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29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二十九狼籍

 

展昭一路往回,从城东追去城西,一路查看路面的痕迹,终于在天际微微露出曙色的时候看到邻近村子的入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在马上,却是斜坐在那儿,似乎正在等他。

 

展昭看轻马上的人,翻身下马。

“小助,你在等我?”

周助一笑:“不,我在等人。虽然,多半等来的应该是你。”

“那你打算跟我回去么。”

“如果我不呢。”

这个回答,明显的让展昭的脸色有些泛白。“展大哥,这个世界,未必什么事情都能两全的。如果我执意不救马汉和赵虎,你要怎么办?”

“我没有办法。”

“那就是了。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包大人和公孙先生要判我斩立决?”

展昭这次没有说话,他在等,等对方说下去。

周助微微垂了垂眼睛,晨曦的照设下,为那眼眉镀起一层金辉,柔和明媚,宁静得不可方物。

“因为国风今天就会将小皇子医好。——但是他们忘了,国风,也可以不把小皇子医好。”

这句话,让展昭变了脸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夜未眠,让那始终温柔的杏目微微泛起了血色,他直视着周助,漆黑的同仁,清澈依旧,却是凌人。

“你生气了。”周助靠在马上,“展大哥,本来事情有其他回转的办法,可是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太过分了。我和国风如果拼个玉石俱焚,你们能有什么好处。”

“小助。谋害小皇子,可是欺君罔上之罪。诛的是九族。你忍心秦国风为你走上这条不归路?”

周助看着展昭。“你们以为你们有证据么,——那你就太小看唐门了。”

 

“你这算什么?威胁么?”

“不。我很生气。”

展昭有些无奈。“你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

周助闻言冷哼了一声。“我跟你回去。”

难得的,那棕色的瞳中闪出一种决裂的光芒,其锋如剑。

 

展昭答了一个“好”字,便不再多说,只是会周助一起去找白玉堂。

然而,到了原先同白玉堂动手的地方,竟然是一个人影也无。这让展昭顿时头疼起来。

周助也显得很是惊讶。

两人四处的寻找,展昭又三番两次的查找路边的各种痕迹——一切都显示,他们的确没有搞错地方。

怎么可能没有人。

“你离开他大约有多久?”

“不到三个时辰。”

展昭的回答让周助不由一愣。什么手法能让一个人三个时辰动弹不得:“你对他用了劫穴手?”

“我怕他再追来。到时候又要动手。”

展昭看周助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心中不免打鼓:“怎么了?”

周助沉默着摇了摇头:“这么说,你肯定他的穴道不会自己解开了?”

“不肯定。如果他强行运功冲穴。可是……”

“可是就算他这样做,也不可能在四周一定痕迹都不留下。我们这一路过来,都没见到人影。”

 

两人于是在四下里找寻了一番。这时的天色已经很亮了,阳光无情的洒落下来,伴着晨风,吹卷一地绿叶。

“白玉堂,你不要玩了。出来吧。”展昭喊到此时,觉得自己头都疼了。一夜未眠,穷尽心智,更令他此刻的心情莫名低落。

周助轻轻一叹:“你明知道,一定不是他自己走的。何必如此。”

他知道展昭此时不想说话:“不过你要想,至少是不见了人。”——而不是留下一具尸体。他难得好心的没有将后一句话说出来。

展昭亦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分明知道,对方是有道理的。

两人又将四下里看了几遍。终于,周助在一丛树叶下,发现了一片黑色的虫甲。

“像是蝎子尾巴上的毒针。”

“这算什么?”

“不知道。现在只找到这个。”

 

因为实在没有什么新的发现,路上的行人也愈见多了起来,展昭无奈,只得先同周助回了开封府。

不想,到开封府的时候,秦国风居然在。包拯和公孙策正在同他一道品茶。这一幕令展昭和周助都是一惊。

进屋后,两人才在秦国风手边,看见一份诏书。

“皇上下诏,令我带你回宫。”

听了这一句话,展昭突然就想笑了。心说道:难得,真难得,开封府的一个主簿加一个府主,被好好的摆了一道。然而更可笑的是,他和白玉堂算什么。

于是周助真的就笑了起来,他看着屋中的另外两个人:“两位大人怎么说?罪民能离开了么?”

包拯点头:“皇上的旨意,包拯岂敢不从。”

公孙策在这事上,自然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是转过来问展昭:“白护卫呢?”

展昭叹气:“属下也不知道。属下同他交手之后,撇下他去找周助,之后就没再见到他了。”

他这话一说,其余三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展护卫的意思是,白护卫不见了?”

“是。”

真真好一个多事之秋。

秦国风冷冷的哼了一声:“开封府这算是内讧么。”

他这一说,公孙策的脾气可来了:“秦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两人正对峙着,忽然只听啪啦一声,展昭身旁的茶几应声断成几节,哗啦啦散落了一地:“都有完没完!秦国风,我不管你做这些到底因为什么,我今天可以告诉你,你和周助要出开封府,除非先放到我展昭!你们若是铁了心不救马汉和赵虎,那说不得,我也只好拉二位抵命。”

展昭说着,嘡啷啷两声,湛卢画影同时出鞘——左右闪过两道血丝,竟是双双划在周助和秦国风的左手四指的背面。

剪影仓促起落,展昭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给我一个好字,现在去救人。再多说一句,下一剑伤的必是你二人的右手。”

医者不同习武之人,若是手指被伤,对针灸的下针影响极大。而况唐门擅长用毒,最重要的诀窍之一便是手快。这一下让秦国风意识到,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有伎俩可以玩的。

可是他还是不打算就此缴械。“那赵昕的命,展大人也不管了么。”

“与展某何干!——秦公子,你莫道展某不伤你右手,是为了留着你给赵虎和马汉治疗。若是你再说一个多余的字,你看看展某动不动手!反正就算你的手坏了,还有公孙先生可以替你下针。”

 

周助见展昭是动了真格。自己这个大哥的脾性,他虽然说不上了解,却也多少知道。那人若是较起真,那是绝不可能有人说动的。若是没有这股子狠劲,他当初也不会认他这个大哥。果然,凡事都不能太过分。

终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出两个字:“我救。”

 

展昭听到周助的回答时,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那你去救吧。等我看见赵虎和马汉活着,再放了秦公子不迟。”

 

目送着周助离开的身影,展昭的眉更深地锁了起来,薄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

事情,究竟是怎么闹到这个地步的。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