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13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补发

十三凶案

 

展昭这般说着,便就自顾推门出去了。

晨风尚有些凉意。他才真是一宿未曾合眼,此时不禁觉得眼前有些发花。想了想,还是知会了一声边上的人,打算自己回房睡去了。

 

正巧路上看到刚刚下朝的包拯。展昭立刻意识到对方应该是来找自己的:“大人。”

包拯点头。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展昭现在的疲惫。看这人虽然是强打精神,眼睛里却难免布了血丝,更因为酸胀的关系,还蒙了一层晶莹水汽。况且一宿未合眼的人,到了卯时是特别容易疲乏的。

虽则他原是想来问问昨晚的情况,见了他这样,却又觉得还是让人先休息的好。于是上前拍了拍展昭:“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事情我等会儿再听。”

展昭刚才也是没有看天色,看包拯回来便觉得时间怕是不容得他小憩了。

这才摇了摇头:“我不碍事的。本来想小憩片刻,既然大人回来了,还是同大人和公孙先生说了,方是要紧。”

包拯听他口气就知道这回怕是有了大发现。人家都道展昭恪尽职守,不辞辛苦。可是其实展昭同时还是个非常知道轻重的人,绝不会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劳累自己。这是让他更加看重这个青年的地方。才德淳良,温厚修齐,沉着敦敏。所以虽然知道他此时疲惫还是决定改变主意,听他说说事情的原委。

到书房的时候,主簿先生正在专心致志翻着手中的医书,张赵王马四人还在被他提着背诵《论语》。看是展昭和包拯前来,知道天色也不早了,公孙策才他们暂且罢了功课,先去职守。四人如获大赦,逃也搬的去了。

 

展昭知公孙策定是在研究自己给他的两颗药丸。其中一颗是那包了尸蛊的药丸,另一颗是他在大理寺假扮药人时候,得的药丸。

昨晚他亲眼看见那几个差人,服了那药,便顿时如行尸走肉般的对岳彩馨之言言听计从,倒很像江湖上传闻的中了尸蛊的样子。只是这蛊虫也是珍贵,没有理由随便便对普通衙役下药。怕是这尸蛊有什么特别。何况过去听说的药人,都要以特殊的乐器控制蛊虫,进而控制人的行为,似昨天见到的那样,能用言语控制人的,还真没曾听说过。

所以他又想到江湖传闻,五毒教里有很多是养殖蛊虫的高手,新的毒虫的培养,需要以人为引,还要经过很多代的确认,才能确信下药的力道和效果。

他想着那些差人无辜遭罪,陈琳生死攸关,才将药丸交给了公孙策,看看能否看出些门道,也好确定下一步的计策。

“先生可看出什么端倪?”

公孙策摇了摇头:“苗疆地域广大,昆虫众多。学生学艺未精,实在看不出这种虫子,到底属的哪一亚系。所以也推断不出它的来历和蛊人的根由。”

展昭闻言,觉得也在常理:“先生不必急于一时。按玉堂的意思,那醉和春的老鸨岳彩馨,过去曾是苗疆五毒教的教主。苗疆的五毒教和四川的唐门,历来是武林中谁都不愿意去惹的门派,便是因为他们一者善养毒,一者善配毒,未必便是历来就有的毒虫和毒药。”

闻他此言,公孙策大吃一惊:“五毒教的教主?——那小子如何惹上的她?”

展昭摇摇头:“还不知道。但是似乎是他小时候的事情。具体的还没有问。”

包拯听到这里,知道都不是最主要的事情。他看到展昭还是不自觉显出疲累的模样,决定还是先问重点:“展护卫,你这次去,可是还打探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展昭被包拯一提醒,似乎又清醒了一些,这才越发觉得方才脑中实是浑噩的。

“确有一件要事。属下昨夜见到了一个人。前头画给了公孙先生,似乎便是那都堂大太监陈琳公公。”

“哦?有此等事?”包拯听了展昭这话,也是一惊。公孙策这时恰将展昭手绘的人像递给包拯。展昭虽然见过陈琳的尸体,但是尸体保护得再好,没有见过真人终究不敢断定,因而绘了给公孙策看。只见那几张稿纸上,描绘了各个方位的人脸姿态,此时到了包拯的眼下,便当可确认是非无疑。

包拯看了片刻,展昭就趁着他看的时间,将昨夜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说了一遍。

 

包拯听完,又将那画像看了片刻,捋须道:“确是陈公公无差。只是——”思及那给死人的易容之术,包拯终究还是要更确认一番:“展护卫确信这个人不曾易容?”

“他们当时应该不知道属下前往跟踪,所以没有必要作假,此其一。属下也曾留意观察,那人受刑后,脸色黑红,额头和鼻尖都沁着虚汗,脸上肌肉抽动,实不似曾经易容,此其二。据此两点,属下觉得他们易容一个陈琳的可能性不大。而况如今风声鹤唳,只会有人将真的陈琳易了假的,当不会有将别人易做陈琳的道理。”

包拯缓缓点头,“你分析得很在道理。只是,此事若是真的,便是个非常棘手的事件。”

“而且属下昨夜多少有些托大,故而生怕他们已然起疑。好不容易查到一些个线索。”

包拯于是若有所思的端起边上一杯已然凉了的茶,啜了一口。

“不论多少棘手的事情,总会有个解决。这个大体本府已经知道,展护卫一夜劳顿,不若先去歇息半日再说。”

 

展昭知道包拯说的在道理上。这个事情不是光靠急就能有用的。虽然自己昨晚见到了陈琳,可是开封府若要想去大理寺查人,势必要问过皇上同意。这个事情偏偏牵扯了皇上的家务事体,不能贸然奏本。即便是半隐半真的奏了,皇上也准了,大理寺方面的人也未必就不会得了消息。到时候,且不说有那个能将易容术施展到瞒天过海的人能把一个陈琳给变没。再不济,有个前五毒教的教主,一把不知道什么药,便可将人化骨洋灰。所以现今之计,唯有等到今夜入晚,再到大理寺一探。虽然现在不适宜将陈琳救出,或许能获得一些解药的端倪,那也是好的。

 

展昭离开后包拯又同公孙策坐到一起商议。兹事体大,绝贸然不得。

“学生说一句,大人或者未必要听。”

“你先说着了。何时开始也同我有了这般客套。”

公孙策颔首:“大人,这李妃娘娘是您接入宫中,还得正身的。”

“这是个人的事情,你当知道我的规矩。”

“刘妃娘娘之前也曾生有一子。六岁那年,害了急症,才不到三日便走了。”

包拯看着公孙策,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皇上震怒,祭了当时为太子诊治的三个御医的首级。罢了当时禁军总管的官,逐出了京城。”

“可是刘总管乃是刘太后的哥哥。皇上这样做,岂不是奇怪?”

“所以当时有民间谣传,说太子并非染了恶疾,而是被人谋害所致。”

“大人,民间还有谣传,那晚有人看到一个人自禁宫中抱出一个孩子。”

“这些传闻,本府也曾经私下查访,不得实据。”

“众家牙慧,但有风吹草动,便有各项传说。自然是做不得数的。学生只是说,这次的案子,必然筹谋已久。不知道会掀起多少事情。这水蹚不蹚得,于国于民,是善是恶,现在都不得定论。”

“先生这话,实在叫人听着不喜。”

“学生知道。只是这一善一恶之间,是翻云覆雨的天下。大人要千万谨慎。”

包拯这下,被公孙策说得愣了愣。他阅人无数,却对自己的这个师爷永远捉摸不透。即使是他这个上司,这人说话也时常打着哑谜,今日听这番言语,似乎并不是真的为了让他不涉此事。只是告诉他,一个惊天骇浪之前的预兆。

 

正思索间,却听外面起了响动。张龙来报,门外有百姓递来状纸,说在城郊发现了三具无头死尸。

包拯和公孙策一听俱是一凛。这已是如此不可开交是时节,竟然还起这般人命大案!

也不知,开封府这一干人手,该当怎样分配,才算个足够了。


评论(2)

热度(2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