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62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 第六十二章 邪天御武】

天际,一道金白色光球从寿木之乡飞射而出,带着不可回转的气势,一路开天裂地,碎石蹈浪,滚滚在天际划出一条毁灭生灵的沟壑。

葬龙壁外,素还真叶小钗醉饮黄龙,远远地注视着这一幕。
淡紫色素衣的智者,没有意外却仍是感慨地道:“果然如黄泉军师所言,封印了葬龙壁中邪天御武的力量,不像果受到极元震荡就会开裂,并产生能量强大的光源。”
醉饮黄龙却皱了皱眉。“现在看起来虽然不错,但还要看它是否真会撞向妖世浮屠。”
“前辈不相信军师?”
“只是有些意外。”从刀无极的身份,到暂时封印葬龙壁中邪天御武气息的方法,再到不像果的成熟条件和之后可以利用来做的事情,这个人为何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倒是你,为何这样信任他?”
“嗯~总要相信一些人的,不是吗?”
醉饮黄龙没有再说话。
黄泉的行为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知道得太多,索要得却太少。让他难以相信。
素还真知道他的看法,却倒也没有试图说服他。只是提议说,左右结果不会现在就分明,不如先去休息。且看最终如何发展。

另一处的寿木之乡,也正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一页书和笑剑钝在山巅目送不像元果向着天边滚滚离去。
所不同的是,一页书和笑剑钝对黄泉的判断并不带任何怀疑,所以看到结果正如所料时,很开心放心地长长舒了口气。然后相互道别,各自离去。

这些,已是罗喉回来之后第三天的事情了。

天都里,把事情扔给了素还真,自己正和罗喉两人世界的天都军师——姑且还是让我们使用这个顺口一点的称呼,暂且忽略武君罗喉心血来潮、真意难辨的武侯封号——嗯,天都军师,其实正和罗喉一起,听着妖体半僧道的汇报。

从宣布欢庆三天开始,天都一共有四拨出入的人或讯息。
第一波是巫读经去接回了君曼睩千叶传奇
由于日罗山某处,突然出现了一道不明的时空裂痕,千叶传奇正着手安排此事,抽不开身,所以巫读经只接回了君曼睩,并向罗喉和黄泉报告了此事。
第二波是一则发到东南方向某山林的讯息。内容大概就是交代了罗喉回来后发生的事情。妖僧虽然及时派人前去查看讯息的具体落脚点,但派了三拨人去,却都是有去无回。
第三波是御不凡在第二天上午出去买了一些食物和药品。
第四波,则是拖延了两日前来的千叶传奇

上次出事的那个山洞,这一次并没有人去暗藏什么讯息。

黄泉听完,微微眯缝起了不大的蓝眼睛。神色间零星有些危险的味道。
罗喉血色的眼睛亦沉浸了片刻,才挥手先让妖体半僧道退了下去。

“直接向外传送的信息,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或试探。不再使用原先传递讯息的山洞,说明天都内部,有了他们更可靠的传讯人员。你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黄泉闻言,有些诧异地转头看罗喉。像是从来不知道,这个人还会对事情做这样细致的推敲分析。
当然,事实上,过去的罗喉确实是很少这样做的。
一个人只想要毁灭并且丝毫不介意战火会一同烧尽自己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做这样的事。
但如今却已不同了。
他有了要保护的人——黄泉、君曼睩、还有所有现在仍留在他身边的,所有人。他还更有了一再叮嘱他要好好保护自己的人。也已经承诺了对方,会做得可以让他安心。他需要更加小心、考虑得更加周全、甚至未雨绸缪。

“黄泉,吾令你意外了吗?”
黄泉一怔,回神轻哼了一声:“你怀疑谁?”
“御不凡。”
银发的天都军师闻言皱了下眉头。罗喉的分析并没有错,但却没有人比他更肯定,和刀无极暗中联系的,绝可能是御不凡。“我跟你说过御不凡的过去。他并不知道刀无极的真实身份。刀无极当初吸纳他,也只是因为他同漠刀绝尘交好。如今他已被刀无极追杀过了,更没有可能再帮助刀无极了。”
“嗯。”罗喉闻言,没有否定黄泉,也没有肯定他,只是温柔却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声。
这更让黄泉皱起了眉头。罗喉这反应,或许就是在说——也许他是被自己知道的未来,蒙蔽了什么可能。
但是在本心里,的确排除了这种可能,而且排除得彻底而坚定。
他们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把所有的可能性一一筛选,他必须要将精力更重点的放在更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

“这事情我知道了。”
“黄泉,我不是在命令你。我也会努力保护自己,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担心。”
“又开始自大了!”
“哈。”

“轰轰轰轰轰——————”
天外,一阵细远却尖锐的轰鸣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罗喉抬头看去,眼角余光却扫到黄泉像是放心似的松了口气。他不由疑惑地转回头。
注意到他疑惑的黄泉,侧过头,笑着问:“要去看看吗?”
“嗯。”

当两人上到天都的天台,正看到不像果果实出现在天边的角落。原本金白色的光芒已转化出了淡淡的红色,像是吸纳多了血肉生命,而变得妖冶鲜活。

“那是什么?”
“寿木之乡的不像果里邪天御武残留的血肉。”
“又是邪天御武。”
“要动用武君罗喉去灭杀的对象,当然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罗喉白瓷般的脸色,在一瞬之间,似是染上了一层元果的光晕,也让那血红色的眼越发地红润明亮,“你是在恭维吾?”
黄泉轻笑:“手下恭维主君,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你不是吾手下。”
“哼。”黄泉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话题一转,解释起不像果和邪天御武的关系。

当年邪天御武死后,残留的骸骨和眼睛被做成了影神刀和影神刀上镶嵌的妙毗之玉。
影神刀在醉饮黄龙及刀无后同罗喉一战后,由于天舞神司也就是现在的枫岫主人的安排,流落到了天荒不老少独行的手中。及至罗喉复活,被枫岫主人从少独行手中换到了寒光一舍。

邪天御武的鳞片被做成了刀龙战袍。
刀龙战袍被从刀无后手上传到了刀无极处,后来被梦如芸偷出给了刀无心,又被黄泉一分为二。一部分给了沧海平,另一部分给了苍月银血。
沧海平手上的刀龙战袍,现在在醉饮黄龙手上,但这件事,黄泉和罗喉都并不知道。

邪天御武的心血,当年留下的几滴。
罗喉饮下一滴,君凤卿留下一滴,现在在君曼睩手中。两滴被撒入罗喉两个兄弟的坟头。还有一滴,自行形成了扣心血,暂时还在千叶传奇身上。


邪天御武留存的力量,也就是君曼睩甚至是罗喉本身身上仍旧遭受的诅咒的力量来源,亦是刀无极至今觊觎的东西,现在还在留存在葬龙壁。

这些,是邪天御武明确已知的留存的部分。
除却它们,不像果里留存的邪天御武剩余的血肉的力量,就是现在他们正看到的,在天际狂烈奔驰着的不像元果。

以后,还会出现一个名为“炽蝶鳞”的,邪天御武蜕下的旧皮。
这旧皮和邪天御武的心血有一些类似的功能,也能够使人死而复生。

“这种浑身是宝的大boss,你当年真应该多刷几次,看能不能多捡几套装备。”
“嗯?”
黄泉最后不冷不热,很有点秦假仙上身的总结,引来了罗喉一声疑问。
白衣红袖的军师满意于自家老头子反应地笑了笑。“你该多出去熟悉熟悉现今的世界了。”
“嗯。”
认真的样子,配上那瓷白地像剥了壳白煮蛋般光洁的脸蛋,真是虽然思想是个老头子,但是样子实在太好欺负了。黄泉想着,伸手捏了上去。
罗喉任由着地将手覆上黄泉手背。

两人之间一时无声。却是谁也不想出声打破。

远处的元果还在轰隆隆地划过天际,近处的海风,将两人的发吹得纠缠在了一起。

黄泉也不知什么时候捏够了放开了手。
而罗喉,却依然握着他的手背。
“罗喉,等君曼睩的诅咒解开了,一起退隐可好?”
血红色的眼,透过刹那的差异,却破出了释然的温柔:“好。”
“你可不可以稍微多发两个字节?”
听出自家军师语气里带出几分本性里的恶劣,罗喉知道这人是有些着恼了。
却是不禁莞尔:“我们一起去月族,就在上次我们看到的那道瀑布那里居住。可好?”
“哦?”黄泉瞥眼,“你舍得天都的基业?”
“成立天都,并不是吾之初衷。”
“所以你的初衷是什么?”
“唔……”
月色下,黄泉抬头,蓝眼睛里难得不带顽劣或气恼,清澈干净得如同雨后透彻的青空。这青空色的眼看着罗喉,等他回答。
而或许也是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黄泉才突然意识到,对于这个问题,自己那么长久以来,从未找到过答案。
越是了解罗喉,越是,没有答案。

罗喉自己也想了很久的时间。才慢慢道:“吾……也许,只是希望兄弟开心。”
“所以,说要去月族,也是希望我开心吗?”
“你会开心吗?”
“别岔开我的问题。”
“吾不知。但吾想要那样做,吾想和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在那个安静的地方生活。”
“你知不知道,人有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得不到或已失去的,才是会被他们看在眼里的,重要的事情。人民,就是这样的愚蠢而贪婪。”
“并不是所有的人。”
“哦?我记得过去,你并不是这样说的。”
“是吾偏激了。”
“哈。”黄泉突然低头,轻笑了一声。不似往昔的嘲讽,却是透着些许的欣然。然后,又突然地像是被什么卡住了,非要在这一刹那问出来不可,“那我能不能好奇一下,君凤卿离开你,你曾恨过他吗?你最亲近的人,却抛下你,走得了无牵挂。甚至在别人反叛你,污蔑你的时候,都不曾站出来为你说一句公道话。”
“黄泉,你逾越了。”
“我逾越?”黄泉突然地打开罗喉的手,“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个结论?该不会是你认为我在离间你和你的兄弟,或者认为我仍然在生气你非要去救君曼睩的事情吧?”
“吾并没有这样想。”
“那你在想什么?”
“凤卿是吾兄弟。吾不会憎恨吾之兄弟,也不希望你说他的不是。”
“所以,我说对了吗?”
“你为何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罗喉,你根本是在逃避!”
“——也许,凤卿是因为生怕邪天御武的诅咒成真,而我知道了会自责。之后……”之后的事情,也许君凤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似乎是被黄泉逼迫着,找到了一个理由。
然后很突然的,罗喉觉得心中的某一片地方,化开了,连同里面深深包裹着的疼痛。
可是随后,又有了一股子新的自责,蔓延开来。——原来,是他失察。


而这时,额间传来一点凉意。
抬头,是黄泉伸手触上了他的眉心。“想开了就好。”
“黄…泉……”
“哼。”抬起头,转眼看天际快要飞出视野的元果。
他家老头子真是给他点关心就可以快乐一辈子的家伙。这么容易满足。

但是谁说不是呢。
罗喉重新拉住了他的手指。“多谢你。”
“废话。”
“吾是认真的。”
“闭嘴。”
这次罗喉却没有真的闭嘴,只是转移了话题:“黄泉,那个元果,是你前日出去的目的吗?”
“是。”
“它和妖世浮屠有关系?”
“猜得这么准——但是没奖励,怎么办?”
“下一个猜对了,便给奖励可好?”
“天都的一切都是武君的。我有什么能拿做奖励?”
“收下属于你的一半。”
“猜!”
“唔……”
“猜对了便奖你。”
——如果罗喉猜“是”,黄泉说“不是”,便是罗喉猜错了,所以黄泉不会接受奖励;而如果罗喉猜“不是”,那么,如果他猜对了,便就是要黄泉不会接受奖励了。所以这是个永远不可能答对的问题。
好在罗喉还知道要选第三条路:“这个题目太难,换一个。”
黄泉“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也不再为难罗喉地将计划说了出来。

不像果能够被极元之力震撼开裂,而内中邪天御武的血肉所成的元果,能够撞毁妖世浮屠根基。如果能掌握时机,趁此偷袭佛业双身,必然可以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单如此。我还想试试,以元果的冲击力,是不是可能撞毁葬龙壁。”
“你是担心同为邪天御武的力量,他们会相辅相成?”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我把这个难题扔给了素还真。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
也许这个苦境名人会去找刀无极来吸收这部分原本该当属于他的力量。
罗喉和黄泉心底都明白这种可能性,但他们都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这个世上,他们总要选择去相信一些人,依靠一些人。素还真的智慧和学识,足够成为很好的伙伴。能得这样一个人相帮,自然要好好依靠一下的。

“会有和平吗?”
“也许。”
“……”
其实,罗喉在骨子里,看不得天下动乱,人事飘摇的样子吧。
看着罗喉欲言又止的神情,黄泉禁不住在心底默默地想。为什么当时的人民,有这样好的主君,却要污蔑他,赶走他,伤害他。果然是一个可悲的世界啊。
———即使和平,也不会长久。
不过这个结论,他才不会说出来。
“会给你机会去砍佛业双身的。”
“吾……”
“停。我不想听你说教式的狡辩。”
“吾是想说……”
“除非你想说你不愿意去。否则我都不想听。”
黄泉说完,抬眼瞅罗喉。
罗喉欲要出口的言语果然被他堵在了嘴里。
那别人看来是波澜不惊,实际上只是思维简单的酒红色眼睛里,黄泉看出了一点点的无辜。
这令黄泉有一些果不其然的得意,又还有些无可奈何的纵容。
“希望一切顺利吧……”

“二哥,二哥——”
说到一半的,黄泉的话忽然被幽溟的声音打断。
那个三兄弟中最早有家室的人,也是理应站在最高处,身在权利漩涡中心的人,却意外竟成为三人中最开朗活泼的一个。
冲过来的样子,哪有半点一族之王的威严。
但黄泉却不得不接住扑向自己的三弟,然后毫不意外的被对方高高兴兴的拉住。根本没有冷脸或是不加理睬的机会。
“你怎么来了?大哥不是去月族找你了吗?”
“就是见到大哥我才来的。二哥,听说罗喉,呃……咳。”幽溟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罗喉就在边上,略躬身向对方致意,罗喉点头回应,示意他不必拘束,可继续和黄泉聊。其实幽溟也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嗯,听说武君封你做武后了。这算不算是给了名分。”

“……”黄泉愣了大概有十秒的时间。才在反应过来幽溟所谓的名分,是罗喉收到君曼睩被佛业双身挟持前的话题。当时他们正说到“嫁妆”的事情。虽然很想骂对方一顿,但想到这个话题会被越扯越远,最终只纠正了一句,“是武侯。”
“诶呀都一样啦。”
“与名分无关。只是……”
“黄泉。吾认为幽溟说得并没有错。吾给了你执掌一半天都的名分。”
该死的老头子还要来凑热闹!黄泉腹诽了一句。不冷不热的回道:“不是还有一半是君曼睩的吗?”
“与吾平分吾的那一半。”
所以你也给了君曼睩名分?黄泉想顶对方一句,但总觉得听起来不对。为什么优点争宠的味道?呸——自己在想什么。
而且君曼睩不需要给什么“名分”,人家那是身世里带着的。“所以你想说什么?你的封号是在昭告天下,你打算与吾共享你之所有?”
“嗯。”
“……”这下连幽溟都有些佩服罗喉的魄力了。居然能回答得这样理直气壮!
直接说得他伶牙俐齿的二哥,愣是又半天没接出一句话来。
隔了也不知多久,才听黄泉终于找回自己似地悠悠道,“所以,你打算怎么送出你的祝福呢?月王小弟。吾现在,是你半个主人了哟。”

“诶?!”幽溟愣了一下,“比如,恭祝武君武后,仙福永享,寿比天齐?”
“……哦?那寿比天齐的礼物你可准备好了?”
“呃……”
“没礼物是吗?”
“所以二哥你是承认了吗?那光有礼物可不够。我要好好在月族给武君的加入举办一场宴会。”月王一边说,一边朝罗喉挤眼睛。
罗喉也愣了一下,但又觉得幽溟的这个说法他很中意。所以应和地“嗯”了一声。
黄泉整个一下子就没反应过来。“你们两个!不要随便替人决定啊!罗喉你刚才的问题还没回答对,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于是远远地,苍月银血就看到天台上三个人“混战”做了一团。
试图保持镇定的二弟,终于在另外两人的“我行我素”下,吼了起来。


是日,天光潋滟,秋色正浓。
有元果暴行,却也在破坏中,承载着许多人对未来的期盼和梦想。


【此文目前仅更新至此,欢迎大家一起留言来催促作者更文,谢谢观看】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