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60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六十章 归来】

通往啸龙居的路上,一人白衣金冠,冷冷对着面前意图闯关的阎王锁和阎王祖。正是御天五龙之首的醉饮黄龙。
来自死国的魖族同眼前人,已经对峙了整整一夜的时间。
一路上阎王锁兄弟都尽力想要摆脱,可就算让他们逃脱成功了,不过片刻,就又会被追上。
此刻天色已经泛起早晨的霞光。神之子所散发出的死国的气息,却一下子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知难而退,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废话!”
“咿——呀!”
就在三人要再次动起手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神之子低沉浑厚的声音:“半月后,吾会在死国大门前,约见天者。死国之人,现在,全部,退下!——”

话音方落,一股无形的气浪,便从遥远的天际排空袭来,以令山岳崩殂的声势一压而至。四下一片飞沙走石。
尚未真到眼前,已令阎王祖阎王锁兄弟大感心慌无措。
也不知他们中的谁喊了一声“走”,黑红两道身影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开去。

同样退开的,还有从其他方向而来的天狼星、乱神策和封魂印。
甚至于,并非来自四国,但同样是为了神之子而来的千叶传奇、枫岫主人、刀无极以及另外一名,不知身份黑衣人,也被这股气浪生生地从啸龙居逼退了出去。

其中枫岫主人和刀无极,对于神之子显现出来的能力,更是不可抑制地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讶神情。

而这股波动,却丝毫都没有影响到醉饮黄龙和啸龙居的极道先生以及笑剑钝。这也令醉饮黄龙在收刀后,对神之子的力量感到了一丝的讶异。或者说是打心底不愿承认的忌惮,也不为过。

下一刻,神之子收敛了气息,从半空中缓缓飘落,又再次不知世事般地熟睡在了笑剑钝的怀里。
天刀带着点无奈地抱着这个力量无比强大的婴孩,和极道先生一起,望向眼前的天外之石。
这时,一道道的爆裂声响正从石头里传出。凭借着天生血液里的感应,笑剑钝知道,漠刀绝尘,不会让他们等得太久。

天机敛尽后,天都深处的黄泉,也静静地睁开了冰蓝色双眼。
自刚才繁复的天象之中,他隐隐感应到了另一个境界里,那股熟悉的力量。
——果然是在集境!

黄泉想着,气恼中却又有几分释然。
既然有了罗喉的下落,悬着的心好歹算是能放下一半了。接下来,就是如何进入集境的问题。
虽然听说过集境的事情,但自己却从未去过那个地方。而且,集境和苦境现在的距离,也不是他能够简单去到的。

黄泉想了想,打算先去看看绝尘的情况,把神之子带回来。再去找素还真问集境的事情。毕竟,这个苦境第一智者之前就曾经到过集境,应该能给他些建议的。

* * *

另一个境界里的罗喉,却不知道黄泉的打算,他刚刚和求影十锋追丢了无执相。
他二人在追击的过程中,数次将无执相打伤。
但此人狡诈无比,每每紧要关头,都用阴月石做盾牌抵挡,致使他们投鼠忌器之下,竟然迟迟不能得手。后来又遭天外几道来历不明的雷电攻击,以致彻底丢了对方的行踪。
如果说罗喉不熟悉集境地形,被无执相逃走,还情有可原,求影十锋会彻底找不到对方的气息,却是让这集境居民也难以解释了。

这时,两人也已不得不面对现实,打道回府。
罗喉却在当地愣了一会儿。
求影十锋问他什么事,他想了一会儿,却道了句“没什么”。求影十锋虽然不信,但既然对方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再多问了。毕竟罗喉并不像是知道了阴月石下落而刻意欺瞒,而其他的事情,就是个人隐私了。

回去后,罗喉问起阴月石的作用,在被告知乃是祭祀所需后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尚在养伤的太君治却在第二天知道此事后,却皱起了眉头。
他很快找到了罗喉,并告诉他,阴月石关系到集境能否送他回到苦境。
这让罗喉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再去找佛业双身,显然是不可能的。
罗喉只想着昨日雷电攻击某一瞬间的事。
如果他感应的没错,他似乎是知道了从集境通往苦境的通道。只是这条通道,并不像苦境到灭境那样容易开启。需要借助某些特定的力量。如果他强行开启,万一被佛业双身趁虚而入,后果将非常危险。而那股雷电中隐含的境界之力,还更让他感觉到,阴月石似乎已经离开里集境。
想到这里,罗喉皱了下眉头。

按照他的想法,这个时候自然是自己上了。可是想到黄泉,想到但万一最坏的情况出现,会让他难过,堂堂的苦境暴君终究还是犹豫了。

“没有其他的方法吗?”
“暂时还不知道。真是非常的抱歉。”
罗喉沉默了一会儿,才复道:“昨日求影十锋对吾说,考虑让吾去救出佛业双身。”
“是。”太君治看了罗喉一眼,“可是原本你带他们离开,是让他们欠你一份人情。这样一来,就算他们能够和你一起打开通往苦境的通道,也许和他们的关系,也不可能改善。
你有什么其他要求?”
不想,罗喉却摇了摇头:“吾想说的是,罗喉,不需要出尔反尔来博取别人的帮助。这个建议,任何时候,吾都不会接受。”
太君治疑惑地看了罗喉一会儿。
一个不知道变通的君主,难怪会落下暴君的骂名。
但是,面对这样的罗喉,他却在不认同之下,生出一种奇怪的认同感。
如果说变通,是一种应对不同状况的能力,那么不变通,何尝不是一种换取他人信任的能力。
只不过,不变通,就太有可能被人利用。因而这种行为,渐渐地被所有的君主所抛弃。
身为臣子,在心底深处,既害怕主君不能变通,又会在心底深处,对于主君的坚持和信任感到暖热和欣慰。
如果,有人能强大到足矣抵抗信任被利用后的伤害,那该多好……

罗喉当然不知道太君治的这些想法。
就算知道,他也会告诉太君治,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无所畏惧。

他不畏,只是因为不在乎。不在乎别人的信任、伤害、生死,同样也不在乎自己的。
黄泉让他重新拾回了感情。甚至让他愿意去为之改变一些行事的风格。
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他觉得,必须和感情一起保留下来的。本心,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太君治和罗喉的一席对话,就以罗喉暂居集境结束了

罗喉回去自己想了一会儿对策,没有什么心得。却忽而想到,既然感应到了苦境的方位,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消息传递给黄泉。这样的方法有很多。想到能够给黄泉传递消息,罗喉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他尝试了几次,慢慢掌握远距离空间传影的方式时。而就在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一排墨色的文字。
『我已知道你在集境。
阴月石在苦境出现。
等我。
黄泉』

接着,一道空白符纸飘然落下。罗喉伸手接了过来。
黄泉没有再留言。他猜想对方虽然术法厉害,且时空力量对他产生的影响不大,但长距离的施法,也需要消耗极大的体力。这张符纸应该是留给他回复的。他要回复得简短些。
想明此节,罗喉抬手在符纸上写下了四个字。
『吾很想你。』
写完要放手,却怎么都觉得不够。忍不住加上一句。
『吾不乱来,你也保重。』
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字数限制。最后一个重字尚未写完,符纸就化作一片金光,飘散在了罗喉眼前。
此后良久,都不再有动静。

罗喉的手举在空中滞留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自半空放下。
就在他要回身的时候,眼前蓦然一闪,两瓣红色的饰品出现在半空。
罗喉本能地伸手接了过来。才发现,是黄泉平素戴在额边的发饰。

罗喉翘了下嘴角。顺手别到了自己头发上。隔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想向黄泉炫耀一下。
提元,施展开刚刚摸索成的长距离的空间影像投映。

他在天都轻易的找到了正在收拾符纸的天都军师。
『黄泉。』
低头的人一愣,抬头看见罗喉,习惯性地就皱起了眉头。“你在做啥?”
『吾想见你,还想你也能见到吾。』
“浪费体力。”
『哈。』
“有什么好笑吗?”
『你比吾浪费得更早,不是吗?』
“你我使用的方式根本不同。”
罗喉闻言笑了笑。觉得黄泉的反应跟他想得完全一样,还是这么不坦白。『吾等你。』

说完,罗喉的身影便消失了。
黄泉只来得及喂了一声。

看到罗喉不见了,虽然觉得对方影像现身实属多此一举,黄泉还是不舍起来。
不由又哼了一声。也说不清是生气还是欢喜。只想着要是找回了对方,一定要让这个自大的老头子明白,别以为这样就能让他消气,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过了一会儿,黄泉才想起来,罗喉似乎把他给的两枚额饰戴在了鬓边。
突然就有点无力。
他看起来很少女吗?像是这种会隔那么远的距离传个相思信物的人吗?
呸————谁相思了。

算了,反正那个自大的家伙安分点就好了。管他是怎么理解的。

不管怎么死鸭子嘴硬,黄泉在潜意识里,心情正紧是颇好的。他收好了符纸,打算去天都外面溜达一圈,和众人交流一下感情。
这时,妖僧传来了消息:天堂之萼、夜暴双镰、病色哀歌三人离开妖世浮屠,找到了天刀笑剑钝,问他要一个叫做越行石的东西。
双方一语不和,大打出手。最终未分高下,不欢而散。

黄泉闻言,顿时把出去和众人交流感情的心思收了起来。
虽然明确了罗喉就在集境,可根据素还真的说法,即使一页书愿意帮忙,一时也无法找出可以通往集境的方式。所以,借助妖世浮屠之力进入集境,成了势在必行之举。

越行石的对妖世浮屠恢复的作用,作为过来人,他很清楚。只是葵心复活一事,当年的佛业双身也是借助了枫岫主人的力量。
如今的妖世浮屠虽然遭受定横钢冲击远较上一次严重,但还没有经历元果之力的冲撞,所以他并不能肯定,集合了阴月石和越行石的力量,是否仍然需要枫岫主人的力量,才能令妖世浮屠复活。
但事情总要试过才知道的。如果真的不能,那就再去找枫岫主人好了。

想罢,黄泉走了一趟啸龙居,问笑剑钝讨要越行石。
笑剑钝反倒是愣了一下。在他的记忆里,黄泉从未向他讨要过什么。就算有,也是以交易的形式。

这让他的心情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他想,或许真的如素还真所说,黄泉的不可接近,只是因为他们从未释出接纳天都的姿态。他想,这或许对黄泉真的很重要。

于是他没有问黄泉为什么要越行石,而是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灰色的金属,交到天都军事的手里。

然后才道:“可以问你,为什么需要它吗?”
黄泉对此也愣了一下。接过越行石,听到对方的问话,黄泉停了一会儿,才道:“它可以恢复妖世浮屠。我需要妖世浮屠找回罗喉。然后我会亲手将它再次毁掉。希望你,相信吾。”
“你告诉他们,越行石可以恢复妖世浮屠,所以十一天禁的人才来找吾?”
“应该是这样。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我相信你。”
“多谢。”
“你上次说的关于罗喉的事情,我找大哥证实过了。对不起,我们给苦境造成了困扰,还要让罗喉来承担后果。”
“错误,从来不是单方面的。感谢你相信我。”
“你知道罗喉在哪里了吗?”
“嗯。他在集境。”
“他平安吗?”
“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希望他能够早日回到苦境。我很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借你吉言了。”
目送黄泉离开,晚风浮动着碧眼银戎的金色的发。越行石是他的兄弟以性命为代价交付他的东西。他不是很确定,将越行石交给黄泉,一定是正确的。但是他想试一下。试一下不用成见去看待天都。

黄泉在将越行石交给妖世浮屠之后,妖世浮屠的人问起越行石的用法。黄泉其实并不知道具体的用法,但又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便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喂给葵心吃,不就可以了吗?”
双重否定表肯定。大多数时候,是人带有情绪或吃不准的时候才使用的伎俩。幸好妖世浮屠的人并不是每一个都有读心术。
当日,就看到妖世浮屠中心处,突然发出一片耀眼的妖红色光芒。整座大地地震着,一座黑色妖塔,张着鳞片般的锐角,穿过云天,直破霄汉。
一层一层地无边无际地蔓延,好像永远没有止境。


时间大约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
当它终于停止的时候,整片天地都暗淡了。妖世浮屠在天空戳了一个洞,挡住了一切能够照射进来的光芒。

距离天空很近的地方,天都的军师黄泉,正仰头静静地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天际忽然传来了三道破天的诗号。

【佛自业障,天蚩极荡。】
【爱本祸劫,遍地女戎。】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吾名——罗喉。】

紧接着,红、蓝、金三道身影相继自虚空飘落。

黄泉轻皱了下眉头。眯起细长的蓝眼睛来。随后身形一动,带着罗喉,化作一道星辰似的光芒,离开了妖世浮屠。

佛业双身见此,并没有阻拦。而是先后落到了妖世浮屠之上。
邪说论语和异法无天以及剩下的天禁躬身迎接王者的归来。
“发生了什么事?”
“黄泉的功力,怎么增长至此?”
两人各自发问,邪说论语和异法无天相互补充着,将佛业双身不在期间发生的事情讲说了一遍。

* * *

黄泉将罗喉携回天都,将人往天台上一扔,便带着枪往阶梯处走去。
罗喉愣了一下,便追了过去。
“黄泉……”
黄泉没有理睬他,径直地迅速往前走去。
罗喉有点无奈又实在没有办法可想地紧跟上去。
“黄泉,你在生气吗?
黄泉……
黄泉,吾平安回来了……
……”
“!——”黄泉突然回身,银色长枪随身划出一道优雅的弧度,飘逸却迅捷地直指向罗喉喉间。蓝色的眼里,看不出半点神色,几乎和那凝固的长枪一样冰冷。
罗喉随着他的动作停下了脚步。

天都众将看到罗喉回来,列队在一旁本想表达一下喜悦的心情和对罗喉不变的崇敬之心。但看到这一幕,还是自动默默地躲在容易被两人忽略的走廊里。

天都武君和天都军师,就突然这样对峙了起来。

最后还是罗喉先说话。“黄泉,至少告诉吾你在气什么吧。”
“你回来了。你是回来了。但是火宅佛狱的人也出现了,你知道吗?”
“火宅佛狱是什么。”
“邪天御武的故乡。”
“唔。他们是来复仇吗?”
“他们是来扩张火宅佛狱的。你要阻止吗?”
“……”
“如果你阻止,君曼睩会更加危险。——你是不是又想说,没有人能威胁罗喉了?”
“吾相信吾之军师。”
“你没看到自己的军师正拿枪指着你吗?”
“吾之军师在生气。他有生气的理由。”
“哦?什么理由?”
“吾不知。”
黄泉攥了攥握住强身的手。
恍然是那一夜,山洞里,幽暗的火光。明灭着对面人的脸。
刺眼的金甲和刺眼鲜红的血。瓷白的脸,还是任何时候那样微微下垂的嘴角。
他说,这是他特别留给他的机会。
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机会。
其实或许就算不刺出去,对面的人也会死。
但他一定要动手。已经说不清是为什么。

可是原来,只有那拼着受伤也要摆脱御不凡的刹那的心情才是真的。
早在那个时候,并肩而战,就已经是一种本能。
可是其实,他仍然一直只是站在他的身后,从来没有真的站在他身边过。

“黄泉……”
见到对面人神色恍然,蓝眼睛里闪烁的晶莹像是泪光却又看不真切。
罗喉不知道为什么,却又务必肯定,他是想起了过去的什么。
伸手推开指着自己的枪樱。罗喉又靠近了黄泉一点。

黄泉转开身。
自大、无聊、自以为是、自作主张。他已经说过他很多次。
好在这一次,罗喉回来了。
“把你要重点保护的人列个名单,我不想这次的事情再有重演的机会。”
说完,他走进不远的卧室,“扑”地一声关上了门。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