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56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五十六章 两地】


夜华沉寂,万籁无音。

而集境大地上,却正酝酿着一场陨天灭地的交战。


黑金色的计都刀不经意地滑过指掌生死的君王的手,血色的眼在这一刻仿佛吞噬了万千性命染成的冰,睥睨着这人世间。


另一边,红蓝两色的身影。一者妖娆,一者暴戾。却也是同样不可一世的生杀予夺。

他们还不知道一页书回到苦境之事。

虽然自从到达苦境,他们就一直在寻找一页书的下落。

但大半年过去,却始终消息。没有一页书的佛元,罗喉的邪元就是他们拉拢两境唯一的选择。这种唯一,让他们对罗喉多少也有些无奈。

何况,其实就算找到一页书,情况也未必就会好多少,毕竟相比罗喉,一页书更不可能帮他们。


在不能确定两境连接的情况下,他们还不能就此放弃罗喉。最好连消耗他的力量都不要。

双方的力量都已经被损耗得十分厉害了。拉拢境界是极费力的事情,队友越弱,他们要付出的也就会越多。谁都不愿意做吃亏的事情。

何况这还是在集境,周围都是要抓他们的人。这时同罗喉开战,实在不智。


爱祸女戎这般想着,红袖一甩,长长的指甲抚过朱唇,莞尔微笑:“武君这便宜占得未免太大了。万一我们的条件谈不成,受害的可不还是君曼睩姑娘吗。武君舍得?”

“回不去,什么都不过是空谈。”

“我们固然想要回去。但佛业双身并不是没有自己回去的能力。反而是武君……”

“哈。”罗喉轻笑。

真当自己回去不去吗?罗喉心中轻笑。随着等待天数的增加,他对境界的感知也慢慢恢复。

虽然至今他还不能准确知道苦境的位置,但已经不似刚到集境时候的没有方向。

也就不过是时间问题。

只是若能让黄泉少担心几日,总也是好的。


轻笑声将落未落时刻,忽然,一白一棕两道身影以极迅捷的身法同他擦身而过,朝佛业双身杀了过去。

“此二人是集境通缉重犯,不由得任何人破坏集境追捕。”


随着声音由远及近。两将各自报名:

“集境擎羊殿求影十锋。”

“陀罗殿站龙纹”

“请招!”


语毕,白衣的求影十锋攻向爱祸女戎,褐衣的站龙纹攻向天蚩极业。

眨眼就同佛业双身过了数招。

罗喉收起计都,倏然后撤,出了战圈。


趁着四人相斗的间隙,罗喉给佛业双身留了一句:“一天时间,吾等你们的答复。”


“可恶!”天蚩极业之前为支撑妖世浮屠,耗损不少。加之又一次拉动境界,受到罗喉挤兑“暗算”,竟被对手攻得一时只有招架之力。

不由怒从心起。

他强行运气快攻三招,逼退对手,纵身向罗喉劈到。


“嗯?”爱祸女戎见之,喊了一声,“天蚩。先解决集境之人要紧。”

罗喉则抬计都甩开了天蚩极业。“这是你们的决定吗?哈。”

言语之间,金色光芒流转四溢,强大的气旋直冲天蚩极业。


隐隐沉浑的声音随着这奔马般的气流响彻四野。

“集境之人,吾之目的,是回去苦境。吾准你们释出诚意,来改变罗喉的立场。”


话音落下的同时,金芒散去,不世武君的身影已在战圈之外:“此战,吾不参与。”

四周的集境之人都隐隐感到一种后怕。

——好恐怖的力量。

哪怕是军神府的军督,也不过就是这样吧……


但就是这晃神之间,天蚩极业已强攻站龙纹数招。

站龙纹之前见天蚩败退,心中松懈,加之本身不及天蚩招式精妙,手臂和腿上已多处受伤,伤伤见骨。

站龙纹拼着强受一击,借力退出数丈,企图赢得时间催动内元重新应对。

哪料天蚩极业对战经验丰富,一眼看穿了他之用意,紧随其后,在他刚刚落地未及换气的时间,又是一掌。

喷红如幕,飘零成血!站龙纹的身子如断线风筝似的被甩出数十丈远,落在距离罗喉不远的地方,生死不明。

“嗯?”罗喉转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天蚩极业,你是在对吾宣战吗?”

天蚩极业冷哼。“不值一哂!”


然而话音未落,就见一道红色的光球冲他直击而到。

始料未及之下,天蚩被打得倒退数步,终于忍不住“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集境!……”

未待他把话说完,一道红色的身影紧跟着杀到。

招招凌厉之间,又不失沉稳气度,透出一派雍容。

天蚩极业功体大亏之下,节节败退,竟似没有还手之力。

红衣人再一掌拍到天蚩极业胸口,顺势做了个“请”的姿势。“天机院太君治,请招。”

爱祸女戎见状,弃开对手,来助天蚩。


不想,一道蓝色的身影将其再次挡了下来。

【浮名本是身外物,不着方寸也风流。】

衣袂飘飞之间,端见一派风雅。

“啊,我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怎么又有人牺牲了。惨啊!——”说着,香独秀扬手向天,默默悼念了三秒。

爱祸女戎不明他此行用意,还道是他什么特殊的武技,暗自凝神戒备。

哪知却是错失了良机。

香独秀悼念完死者,衣袍一甩:“果然没有我就是不行啊。哎。虚名,若只是虚名多好。”

长剑上手,抬头看爱祸女戎。“爱祸女侠,你是自己跟我回去呢,还是……”

“休想!呵啊——”爱祸女戎不再等他多言,出手抢占先机。

可惜以她当下的能力,更不是香独秀的对手。


集境人都不自觉地往外站开了几步,让开战团给中间的五人。

求影十锋,和太君治联手攻击天蚩极业。

天蚩腹背受敌,连中三掌。幸而他根基深厚,尚能抗住,更在同求影十锋对掌的时候,借力打力,伤了对方的脏腑。


爱祸女戎同香独秀之战则是更为不利。被香独秀逼得连连败退。欲走却是不能。


罗喉血色的眼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金黑色的计都刀悠然地拄在地上。

平静的姿态下,却是他自己都不熟悉的步步为营。

黄泉和他说过,佛业双身,不是等闲能够杀死。需要一页书的佛力和佛皇玉织翔留下的十二神天守。


现在就和佛业双身对敌,如果出现任何意外,但凡对方活着,君曼睩就会有危险。

而且,也不知道集境是否真的有人能够帮他回到苦境。

要不然,等他自己慢慢恢复,恐怕还要不少时日了。


以现在的情况,在佛业双身没有给他答复的时候贸然出手,要么断绝了合作的可能,要么,就是让对方觉得,自己是投鼠忌器。

按照他的性格,此般时候,何必假作和平。

只是,就算佛业双身回不去,妖世浮屠要伤害君曼睩,仍旧是易如反掌。

他的确是投鼠忌器吧。


罗喉想着,自己轻笑了一声。“哈。”黄泉。这需要军师的时候,你会给我怎样的建议呢?


而相对于他的不动,集境那边,却是干戈大动。

爱祸女戎突然对香独秀发难。香独秀未料她的攻击竟瞬间有此剧变,被打退了数丈。血气翻涌,呕出一口鲜红。


集境之人再一次惊讶愕然——香独秀居然,吐血了!

香独秀自己也皱了一下眉头。


就在同时,天蚩极业被太君治和求影十锋一掌一剑重创。爱祸女戎不敢恋战,趁着香独秀未及回神,太君治和求影十锋喘息的时候,带着天蚩极业急急离开。

不想跑了没几步,却遭罗喉悠然阻挡在前。


“罗喉?!——”爱祸女戎后退一步。

却见不远处,罗喉仿似不知事似得,悠悠坐在一块山石上。

“佛业双身居然如此狼狈。吾该伸出援手吗?”


爱祸女戎不知罗喉用意,皱了下眉头,忽然身形疾走,擦过罗喉而去。

见罗喉没有阻挡,加紧了脚下步伐远去。

天蚩极业因为伤到了元气,正在闭目调养,全然未顾外界情形。


没走多久,又见罗喉事不关己似的坐在不远的地方。

爱祸女戎窝火:“罗喉!你什么意思?!”

“给你思考的机会。”

“休想!”

“嗯。”罗喉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答应的声响。

爱祸女戎看他丝毫没有再多说的意思,抽身再走。


如此三次。爱祸女戎已不再打算为罗喉猜不透意味的行为耽搁脚步。

可这是,却看到了罗喉身后的,集境追兵——香独秀、太君治、求影十锋。


毕竟外境之人,怎比得上集境人对地形的熟悉。

爱祸女戎心知,只要再过一刻的时间,天蚩极业就能恢复。

但就是这一刻的时间,他们却争取不到!

就算他们身为特殊的邪灵,本身不会死,而且大多数时候,能够藉由相互的功体快速恢复,但显然这一次,集境之人是有备而来。太君治的一掌,竟让天蚩无法立刻回功。

这种滋味,并不令人愉悦。


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创神大计,他们不容许有丝毫的差错。

何况。她需要的,只是拖延时间。


爱祸女戎想到这处,冷笑一声:“这就是罗喉所谓的一天时间吗?”

罗喉点点头。居然没有再说话。


他没有说话,但太君治、求影十锋和香独秀却是到了。

三个人、两剑一掌,同时指向了爱祸女戎。

爱祸女戎以一敌三,很快就被制服。


看着佛业双身被押走的身影,罗喉血色的眼睛中划过一丝了然。转身离去。

香独秀看人抓好了,又看到罗喉。走过去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罗喉没有领情,自顾自继续走:“你应该去提醒他们,小心天蚩极业。佛业双身能够互相传功,这样押着他们,非常危险。”


香独秀还没理解过来罗喉的一丝,就听身后一身爆呵。

天蚩极业突然袭击毫无防备的太君治。

太君治被一掌正中胸口。天蚩的手掌几乎透过了他半个身体。


血雨纷纷。


* * *


纷飞的血色中,黄泉蓦然从浅眠中惊醒。

苍月银血离去的一幕,他有多久没有梦到过了。为何竟在不见了罗喉的时候,梦见了这一幕。

不过他并无意太多执着在这件事上。


舒缓了一下情绪。耳边才听到敲门的声音。约莫其实是这声音将他叫醒的吧。

抬头,见门口站着的是御不凡。

“我打扰到军师了吗?”

“没。有什么事吗?”

“刀无极主席前来天都,想找军师一谈。”

水蓝色的眼睛透出一抹讶异。“谈什么?”

“主席的意思。”御不凡说着叹了口气,“现今天都帮助邪灵,助纣为虐。天下封刀要收回原来归属天都的人马。”


黄泉愣了一下,随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助纣为虐?好!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哈哈哈哈。”

他说着,走了出去。


来到大殿,见刀无极正在殿上。

“主席一个人?”

“还请军师放回原本属于天下封刀的人马。”

“我如果不放呢?”

“那刀无极就要得罪了。”

刀无极说着,一按荒豹雷,刀气刹那逼迫黄泉身周。


冷吹雪狂屠感受到刀无极刀气,双双现身。

“大胆!”

“哈!——”

黄泉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他侧了侧头:“趁火打劫是吧?难为你还等了这半个月的时间。”

“若不是这半个月里,看到天都帮助邪灵获得一页书手中的越行石,我也不会来。”

“是吗?”黄泉冷笑,“你竟然是比素还真更关心苦境的安危啊。”

“军师的口气,是不打算放人咯?”

“听你的意思,是志在必得咯。”

“刀无极请战了!”

黄泉轻轻一笑。细长的眼化出一种令在场所有人都看不明白的愉悦。“好。就赐你与我一战的荣耀。”

银枪上手,天都军师,欣然应战。


刀无极懒得同他逞口舌之快,挥刀纵身,荒豹雷携千钧之力,对黄泉杀去。

无须取巧,不必虚实相接,正是最凌厉霸道的正面攻击。

黄泉银枪翻转,抬、挡、压、缠、推,一气呵成。枪缨将荒豹雷抵至一旁。

伸手捏一道幽绿色剑符,直拍向刀无极胸口。


刀无极感到对方实力远胜预料,眉头轻蹙。但霸者征途的决心仍是毫不动摇。

一提真元,抬手挡开黄泉手掌,右手同时加力,掀起被银枪压制的兵刃。

侧身转刃,荒豹雷贴着自己手臂疾走,刀锋横取黄泉颈项。


黄泉轻轻后撤避开刀锋,长枪点刺,追刀无极持刀手腕。


刀无极立刀相挡。

黄泉枪身一钩,绕著荒豹雷旋枪而走。

刀无极持刀跃起,跟着黄泉枪身而转。忽然腰间用力,猛然停住黄泉旋转的枪身。

反身一拧,甩出银枪。荒豹雷自下而上,取黄泉中路。

黄泉人枪分过,速度快得不似人间所有。避开刀无极一击的同时,更取回了兵刃。

足底踩、旋、踏、踢,长枪和足底同时对刀无极上下两路攻到。

刀无极一脚抵住黄泉下盘,一刀封住黄泉上路的进攻。

却见黄泉借力转身,银枪华光大盛,舞得人一时眼花缭乱。却是在半个转身之后,枪柄自一个不可能的方向对着他胸口顶到。


如此来往数合,各自手上元功加催。

疏忽分开后,都知了对方实力不凡。


片刻喘息,各自凝神提元,由快至慢的打法,是越多的谨慎和认真。

虽是身形未动,却是翻山倒海。

刹那间,地动山摇,水浪滔天,天都上下,尽皆感受到了两股不可一世的力量。


冷吹雪狂屠虽然知道黄泉功力恢复之事,却仍是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劲震撼。

御不凡更是大为诧异。

刀无极感受到黄泉身上邪元的气息,越发感到讶异困惑。

但此时已不由得他犹豫。黄泉手中银枪,幻化万千光华,丝丝如扣,道道如华,编织成绚烂的流银,正中一道,已朝着他直取而至。


【黄泉·引渡】——

枪身贴地直取。无数地气随之被枪身吸纳。加之黄泉本身的力量,简单一招,威力却是恢弘。

刀无极明白此战非是轻易,亦是极招相迎。

【雷宇破空】


“哈。”雷宇破空吗?

当年他在葬龙壁追杀刀无极的时候,对方抵挡的,也正是这一招。

虽无新仇,旧怨亦平。但当他真正看到此时道貌岸然的炽焰赤麟的时候,仍是怒火难消。


未待招数使尽,黄泉即换招释出一股锐劲,断刀无极右侧退路。

同时身形一飘,避开雷宇破空真正的杀招,转身回枪——

雷宇破空侧锋扫过白底红袖的手臂,擦出鲜艳的血色,衣袖的主人,却同时以悍然威能和风驰电掣的速度发出了第二轮的攻击。

【逆杀·破天】。


刀无极足踏方圆,周身气罩护身,避开黄泉·引渡的余劲,却不料对手变招如此之快,且还是伤己伤人的打法。

匆忙提元之下,枪影滑过身侧,擦开血肉。金色气影正中头顶。

嘴角再也难忍那一蓬血色。

倒退数步,竟是回气不足。又被黄泉跟来一枪刺透肩头。


虽知道是自己轻敌下场,但此时此刻,已不由他后悔。

刀无极拼着损耗真元,硬提一口真力,挡下黄泉的下一击。紧跟一招【皇霸千秋】后,抽身急退。

黄泉挡开皇霸千秋,冷眉欲追。

御不凡从震惊中回神,赶紧将他拦了下来。


“军师不可。”

“嗯?”

“刀主席所来有因。军师击退他是捍卫天都。但若是追击,便是残杀忠良。此间差别,请军师三思。”

黄泉攥了攥拳。

是啊,过去他是师出有因,如今的状况,却仍是情况不明。

就算天刀相信他,就算啸日猋也回忆起了往事,却没有人能给出切实的,刀无极为祸的证据。


想到这儿,他余愤难平却也无可奈何地收起了银枪。

“冷吹雪。”

“在。”

“通知天下封刀原来的子民此件事情。”

“是。那……军师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和上次一样。要走可以,要回刀无极身边,不行——”


御不凡看着肃杀颜容的天都军师,不由地攥紧了手中的折扇。



评论(4)

热度(2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