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55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五十五章 苦境·集境】



最光阴等人看过了罗喉和佛业双身消失的现场后,做了一段很长的解释。

九千胜善解人意的将之归纳为“凭罗喉的能力,会自己回来的”,以及,“两境似乎是连接到一起了,但状态有些特殊”。

黄泉听完半晌都没说话。

苍月银血知道他心里不舒服,跟素还真说了一声,拽着自己二弟先回去了。



素还真其实倒觉得不错,毕竟没了佛业双身作乱,阴端佛鬼意外伏诛,妖世浮屠一时半刻不可能恢复;君曼睩安全;一页书回归;除却罗喉毕竟是下落不明,难以叫人完全安心之外,简直可以说是诸事和美,皆大欢喜。

至于两境可能已经合并,苦境地貌又遭了一次灾,这都是之前就已经知道会发生的事情,便不算在内了。



当然,由于罗喉的下落不明,黄泉明面上是不会再帮他对付妖世浮屠的了,不但不会帮,甚至有可能还会帮妖世浮屠对付他。

素还真心底清楚,这并不是黄泉的本意。更不会是罗喉的本意。

所以为了避免冲突,也避免做无用功,素还真打算暂时按兵不动。将大部分的时间,重新投入救灾当中。



妖世浮屠也很配合的守着全面防守的形态。只有几个天禁在外走动,寻找佛业双身的下落。



不几天,就传来消息说,黄泉将最光阴的分析告诉了天禁。

还有传言说,黄泉还告诉了他们恢复葵心活力的方法。

由于邪灵一方,现在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维系浮屠的伫立不倒,所以,黄泉给出的这条讯息,对他们无疑就如水中浮木,雪里火炭。

妖世浮屠的根本,是吸收境界的力量,来保持生机。葵心是探索和转化这种能量的中枢。现在中枢由于受到定衡钢的抑制,无法运转,想要解除这种状态,就必须找到能够克制定衡钢的材料。定衡钢是同当年邪天御武搭乘来到苦境的天外之石属于同一种材质,火宅佛狱中有一种叫做“越行石”的东西,能够与之相互化解。火宅佛狱已经有使者来到苦境,能不能找到这种石头,就看邪灵的了。



他这一说,对苦境正道而言,有害也有利。

害处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益处其实却也不小。一者免去了邪灵对定衡钢下落不停搜寻过程中无辜者的丧命,二者大大削弱了他们找到定衡钢出处的可能性,免除了聆水仙等人的危机。三者,邪灵有了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人手如此拮据的情况下,自然会给苦境正道喘息和调整布阵的时间。最后,黄泉通过这么做,还获得了一次和邪灵谈条件的权利。

虽说最后一条放在当前不能说是对苦境正道有益,但至少素还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可是对于他而言,黄泉给信息依旧是过多了。


这日,邪棘来报:“军师,素还真来访。”

黄泉这两日除了忙找罗喉的事情外,还问沧海平讨了几颗有针对性的清毒丹药,以它们为基础,为九千胜设了一道驱毒的法咒。又给了九千胜和最光阴三张可以启动咒术的咒符。

最光阴是在九千胜救济受到两境合并之苦的灾民的时候看到对方的。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就上前帮了个忙。然后帮着帮着,两人就熟了。

相处月余,最光阴就知道,眼前人,应该就是黄泉所说的那个人。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共同救济的灾难,居然某种意义上,就是黄泉引起的。

黄泉便也借口说,这法咒,算是对他们帮助恢复自己所造成的灾难的一点补偿。

“此术法,只能使用三次,而且每一次,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能不能真的帮到你们,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最光阴知道黄泉这样说,是为了不让他们心中到受了他的恩惠。而且,武者通常都有很强的自尊心,黄泉就算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也不愿让他们觉得,他比他们优越,以免伤害彼此的骄傲。



其实九千胜性情温和而且谦逊,他觉得黄泉完全不需要有这么多顾忌。而且事情的根本,是佛业双身逼迫天都而为,并不能将罪名都责怪在天都身上。

谁想,黄泉是不该顾忌的顾忌了,该顾忌的却不顾忌。

“认识不过月余,就知道,我说的人是他?”虽然是问句,语气中却带着促狭的调侃。

朋友就是拿来开涮的。最光阴意识到黄泉完全是这么个意思。

反击道:“这要多谢军师的提点。”——九千胜对“相杀吗”一句的答案,令他恍悟了当初,黄泉阻止他和罗喉“相杀”的理由。

黄泉不想最光阴话中有话,眯缝着本就细长的蓝眼睛:“他回答你的疑问了吗?”

“他说,相杀要有爱才行哦。”

“咳。”九千胜甩开白玉折扇,轻轻咳嗽了一声。

当时一句“有爱才行”,分明只是看着最光阴青春年少,不知世情,才有的出言调侃,没成想对方倒是当真了。

“哈。”黄泉看两人神色,也不再多说,只是笑了笑。

最光阴却反针对他起来了:“不像有些人,一点都不许自己相杀的对象对别人有爱。”

嗯?边上的九千胜愣了一下。原来最光阴逢刀客就问相杀吗,是这么个原因?

只可惜罗喉下落不明,黄泉谈到他,就有点上火:“今天不提他。”

最光阴愣了一下,才想到罗喉不在苦境。赶紧上前拍拍黄泉:“别太担心。你不相信我能力吗?我说过的,他没事。”

“我知道。”

“知道就不要担心了。等他回来再不开心也来得及。”

“喂喂喂。”

“我说错了吗?”

黄泉扶额。“好了好了。对了,现在灾情如何了?”

“百姓基本都有居所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那就好。”

听两人聊起此事,九千胜插口道:“这佛业双身这么厉害,如果以后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也请来告知我。我住在江南的侠雾山。这两个月里,应该还会继续留在灾区。”

最光阴点头,表示自己大多数时候会和九千胜一起行动。

黄泉点头对两人表示了感谢。


就在黄泉留人吃饭没留住的时候,素还真来了。

黄泉正好拿了素还真做诱饵。九千胜都抵不住了解苦境第一智者的诱惑,最光阴也喜欢素还真,于是两人这才双双答应了下来。


因为知道素还真有事找黄泉,两人便先跟了苍月银血和御不凡去参观天都。尤其是天都后面那座,被罗喉移过来的山。

满山坡的红花绿树,环境优雅又平和,真是物似主人。

九千胜不由就好奇起了最光阴和黄泉是怎么结交上的。语气中颇有些羡艳和高兴。最光阴不便透露自己时间城的身份,正好也略去了一段黄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便只把自己沿路遇上罗喉,印刀相识,后来彼此认同便有了交情的事情说了。

九千胜听完摸着下巴:“原来还可以这样认识人。”

“你我不也是这样认识的吗?”

“说的也是。”


这边他们有一句每一句的唠。

黄泉和素还真也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唠。

“素某记得军师曾经说过,即使妖世浮屠回复,也还有对付它的方法。”

“不错。我是曾经这样说过。”黄泉虽然不相信“正道”,但是对素还真,却还是信得过的。而且这事情,在罗喉答应佛业双身后,他也确实提起过。而这一次,需要妖世浮屠恢复的人,成了他自己,“妖世浮屠有穿越境界之力。虽然我不希望看到两境合一的场面,但我需要借助那力量寻找罗喉。找到之后,天都的立场,自然由罗喉来决定。弱他要对付邪灵,我当然回有办法。”

“能可先告诉素某吗?”

黄泉想了想,将定衡钢实际是刀无极搭乘的天外之石,而醉饮黄龙手上,还有邪天御武好他自己两块天外之石的事情说了。

“其中一块,现在应该被用来治疗绝尘了。”

素还真在之前已经从秦假仙处听闻过一些,先前和黄泉定策的时候,也聊起过相关的人事,只是不曾完整了解过,这便详细问了问黄泉事情的始末,黄泉也就大概将御不凡被追杀,绝尘前去救他的事情说了说。

素还真听完,不由地不解:“那笑剑钝他们的天外之石呢?”

“据说天外之石能否保存,要看驾驭者的能力。其他三人的天外之石,似乎都在进入苦境的时候毁坏了。”

“这么说,我们就只剩下一块天外之石可以用了?”

“也未必。寿木之乡,也就是上次你们取得定衡钢的地方,还有一样邪天御武留下的不像元果。那里面包含了邪天御武除却诅咒罗喉之外的所有剩余力量,在过去的一千年间吸收日月精华,此物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可以大幅损毁妖世浮屠。只要那时候牵制住佛业双身,不给他们救助妖世浮屠的机会,我们就大抵可以摧毁这座妖塔。”

“咦,军师不担心素某现在就去毁掉妖世浮屠吗?”

黄泉摇头轻笑:“此事讲求时机,胡说八刀和火帽三丈已经等了许多年了,不像果也没有落地,若是时机不到,不管是你是我,都只等静等。现今邪灵之力大不如前,情势对我们有利。暂时恢复一下妖世浮屠,并没有什么关系。”

“养虎为患……”素还真的自言自语绝对是故意让黄泉听到的。

黄泉倒是也不介意:“如果你有能力让罗喉回来,不恢复妖世浮屠,也是可以。”

素还真无辜地看黄泉。可惜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够用眼神让黄泉让步的人现在不在苦境:“其实素某也非常的希望武君能够早日回来。”

“在这个问题上,我肯定比你更有诚意。”

好吧,素还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那素某也只好暂时,和军师站到对立的位置上了。”

“素贤人能否打个招呼,所谓的对立,是对立到什么程度?”

黄泉语毕,两人不由又是相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

“说认真的,这个问题,素某还真是要好好想一想。”

“那一边吃一边想吧。”


自从黄泉到了天都,天都请正道人士吃饭就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也的确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没有君曼睩的便饭,实在是太——便饭了一些。

黄泉看完桌子上的菜,招招手把近旁的恶世相柳找了过来:“就吃这?”

“禀军师,今天原本的厨师病了。”

“下次能不能早点通知我?”

“是。”

最光阴在一边偷笑。

黄泉皱着眉头有些尴尬。

九千胜说,干脆大家一起出去吃吧。

黄泉扶额。素还真忍不住哈哈大笑。拉着黄泉走,一边走一边还跟九千胜打招呼。黄泉却说天都现在的态度,两人出去吃饭公然你好我好,不太合适,便说让最光阴九千胜他们和素还真一起去好了。


最后变成四个人到天都边上打鱼烧烤吃。

素还真和九千胜之前已经合作对付过妖世浮屠,素还真知道他刀法很好,加之九千胜白衣白发,温文儒雅,让他很想结交。所以倒是变成他和九千胜聊得最多了。

得知九千胜帮助救灾的事情,素还真更觉得这个朋友值得交了。

看他们聊得开心,黄泉装模作样的吃味。“别听他的。根据他一个莲花胎里出来的兄弟的说法,这位苦境第一智者,经常坑死朋友不偿命。”

“军师……你这样说不好吧。”

黄泉这才开心了。


最光阴听说黄泉在帮助妖世浮屠之后,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我说了,你该相信罗喉。他有能力自己回来的。”

“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怎么放心。”

“那就算妖世浮屠有穿越境界的能力,你还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苦境之外的境界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要怎么找?”

“自然是从近的找起。”——如果历史终究不能改变,那应该不外乎灭境、集境和火宅佛狱。

“嗯。”素还真听了最光阴的话,突然灵机一动,“不说倒差点把我自己也套进去了。”他比最光阴更清楚黄泉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获得穿越境界的力量,也是一种对天都的保护。所以之前不知怎么的,就没往穿越境界找到罗喉的方面想,原因大抵就是最光阴所说的,境界太多,一个一个找过来,是不可能的。但如果黄泉执意要做,或许他至少能给点别的主意,“要穿越境界,其实也不一定要恢复妖世浮屠。一页书前辈似乎能够做到,我去问问他。”

这建议,黄泉当然是不会反对的:“那就麻烦你了。”

“军师太客气了。嗯……素某好像闻到了焦味……”


最光阴这才跳了起来。刚才说得专注,忘记手上的鱼了——


火光明灭着黑夜。最光阴稚气的样子将另外三人都逗乐了,黄泉不禁地想起和罗喉一起烤火的情景。


这时,集境中的罗喉,也正看着篝火,回忆起了他和黄泉第一次一起烤鱼的情景。


这时,他已经得知了佛业双身也来到集境的事情。

听香独秀的说法,似乎两人到集境的第一天,就杀了集境三仪三司十二殿中三司之一的天梁院院主,惹得整个集境都在追查两人的下落。

可惜香独秀似乎并没有要去帮忙围追的意思。

罗喉很不厚道的,告诉他,自己就是因为他们两人,才会掉到集境来的。

这一说不要紧,话音没落,香独秀就不见了。

罗喉本来说这话的目的,是想让香独秀带他一起去找到佛业双身。然后不管是和集境的人谈条件让他们设法送他回苦境,还是和佛业双身还有集境一起谈条件离开都可以。

谁知道香独秀完全没有领他的情,一个人就跑没影了。


以罗喉现在不到三成功体,外加不熟悉集境状况的情况来说,要追上香独秀,根本就是扯谈。

罗喉血红色的眼睛平静着看着对方迅捷的身法,只有在心底感慨了一句:集境的人真是很特别。

前两日四处走动的时候,遇到了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就对他喊打喊杀。

他后来知道是因为佛业双身的原因。便同人解释,但是香独秀口中“很热情,绝对不排外”的集境人民,还是意图把他抓起来。

于是如此三次之后,武君只好尽量找没有人的地方走,顺便从香独秀口中多了解一些集境的风俗。以便之后换了衣服后,就能冒充集境本土人士上街去。


这时,武君罗喉还不知道,自己在集境最先碰到的这个,正是集境上下,人见人愁,避之唯恐不及,纵使是掌握着全集境军权的破军府军督烨世兵权,也不愿意招惹的——“剑葩”。


当然,能够在全境界都这样知名,“剑葩”的剑术和他的奇葩程度,可谓是同样的出类拔萃。也正是因此,罗喉至今还没有意识到,他是集境的一个十分个例的个例。


正想着的时候,他感觉到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股强烈的震动,似乎是佛业双身正在和谁有相斗。

佛业双身其实现在的状况并不比他好多少,只不过两人可以互相传功,所以一加一总归大于一。而两人的对手显然也不弱,居然战成了势均力敌之势。


罗喉灭了眼前的篝火,起身前往感应到的战场。

不想到达的时候,竟然看见远不止三个人。只是只有香独秀一个人在那里同佛业双身交手,其他人都只是围着在看。

他一出现,所有围观的人都看向了他。这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爱火女戎也看到了罗喉。

“哎呀,武君也在这儿呢。”说着,她虚晃一招跳出了圈外。天蚩还在对付香独秀。

香独秀打了一身的汗,也想收手。“罗喉,是你啊。你怎么不告诉他们这样难缠。这里先交给你一下。我去去就回。”

说完,他更干脆,虚晃一招,走了。

本来围着打算跟罗喉动手的人,听香独秀这么一说,开始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这个外境来的人,究竟是哪一边的。

天蚩空出手,问罗喉道:“罗喉!我们的事情,该回到苦境去了解!”

“嗯。”罗喉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的应了一声。

佛业双身也没傻到认为罗喉会这样和他们联手。毕竟之前双方的关系已经差到无可挽回了。如今他们在集境遭到围杀,罗喉开条件是正常的,不开条件一定是脑壳摔坏了。

果然,罗喉顿了一会儿,道:“放回君曼睩,我们之间两清。”

“嗯~武君罗喉,这是打算食言吗?”

“回不去苦境,所谓的创神大计,就不过是个笑话。在我们离开之前,境界已经合并,虽然不是没有可能再次分开,但是是要当笑话,还是博这五五的机会,吾想你们不会没有判断的能力。”

罗喉这是跟着黄泉嘴皮子功夫见长了吗。居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

其实罗喉并不是真的不会说话。他之前只是因为冷漠,所以懒得说话。

当然,如果不是他需要佛业双身回到苦境,他也还是懒得和佛业双身说话的。

但是不喜欢说话的人,一旦开口,总是让人很难反驳。

天蚩不由地皱了下眉头:“我们回不去,不过是暂时的事情。”

罗喉却是轻笑:“是吗?吾不介意将它变成永久的事情。”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