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53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五十三章 意外之外】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村。村边有个山寨子。寨子里住了一群窃贼。

窃贼有个成文的规矩:“行窃不行盗,掠货不掠人”。

他们以偷窃为艺术,艺术的是不被发现的将人家的所有物席卷一空。为此,村内的人家日夜不敢空室,甚至还生出一门“临时看守员”的生意。


这村里有个独居的人,一天晚上临时需要出门。他舍不得请人,亲戚朋友又不及通知不,为防盗贼入户,他灵机想出了一招“空城计”。


他在离开时,将室内的灯火点得通亮,窗户也不关闭,堂而皇之的离开家里。

等他办完事回到家时,果然看到一切安好。

自此,他再不把窃贼当做大敌。

可就在他再次使用相同的计策后,回到家却发现家里遭了洗劫,值钱的东西全都被窃贼拿走了。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一个使用一次有效的计策,使用第二次未必同样有效。



曾经(1),有一个将军,身经百战,功绩彪炳。

只是,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终有一天,这个将军也遭遇了孤城之危,被困一隅,粮草尽绝,手下兵马的数量不足敌军一成,援军更是音讯全无。


他的敌人认为胜券在握,在城外驻扎着守株待兔。

一天,他们看到他的城上趁夜落下来黑压压许多人影。敌将以为这个将军是要趁夜潜逃,立即下令搭弓放箭。

顿时,万千箭矢铺天盖地压下,射向那群黑影。

黑影成批倒下,楼上再次放下黑影。

如此来往,到了半夜方休。

黎明时,却有士兵来报,那些黑影,影影绰绰,好像是慢慢地在向墙上移动。敌将方明白,自己中了对方“草人借箭”之计。


次日,敌军再次看到城上趁夜落下许多黑压压的人影,为防鱼目混珠之计,敌将仍命令射出一轮箭矢。

如此数日,敌将见己方阵营箭矢越来越少,而对方每次拍下的都是草人,便不再下令对黑影射箭。

不知第几个黑影自城墙而下的夜,突然,敌将听手下来报,营地遭到偷袭。

粮仓起火,风助火势,熊熊漫天,瞬间侵袭了整个大寨。

当大家打算救火时,上空又落下无数箭矢,正是过去他们射在草人上的。

原来这夜降下的黑影中,混入了一支精干的突击队,在敌将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堂而皇之的出城潜入了他们的营寨。

将军反败为胜。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一个使用第二次无效的计策,它的目的,可能并不是让自己奏效。


量变会引起质变。



拉动境界的事情,同样如此。


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足以令佛业双身完全恢复。对罗喉也是一样。

但身为苦灭两境的最强者,这点小小的亏伤,自不放在眼里。

以他们之能,就算功体半损,也照样还是叱咤风云,指掌乾坤的主宰。


拉动境界时,仍能暗自较劲。

罗喉因为同黄泉『珍惜自己』的约定,觊得时机,在佛业双身打算再次倾斜力量前瞬间强放邪元,反让佛业双身两人承受了更多的境界压力。

三人此回不比先前。上次拉动境界损耗的大半功力只恢复了一半不到,佛业双身更是为了支撑妖世浮屠,恢复缓慢。如今再次拉动两境,佛业双身被罗喉这样一反扑,一时竟无法逆转局面。


爱祸女戎和天蚩极业各自诧异。一是上一回罗喉遭到暗算后,仍能与天蚩一战,已是远远出乎他们意料。

两人原以为罗喉是耗元强撑,不想这一次从他的恢复情况来看,竟然并非如此。

两人对看一眼。本就已经容不得此人的心思,更增添了雪恨的恼意。

两人暗自提元再次将境界逼向罗喉。

罗喉对此早有所料,既然占得先机,又岂容他们得逞。

如此,双方互不相让,红蓝金三色极元在境界空隙之内强烈击冲,四野的飞沙走石,渐渐形成一股撼天的黑色气旋。

两境山倾地裂,冰火交重,云天犹化齑粉,不知时空为何物。


两境终于接合相撞的瞬间,极元引起的气旋膨炸而出。刹那成了人世间唯一的黑,吞灭万千颜色。


强震之后,是寂静。


云卷,云动。

透出些许月穹,洒照一片残冷的白。


五道身影分别从妖世浮屠和天都的方向扑至气流炸开的地方,却只见满目荒芜。


罗喉和佛业双身——不知所踪!


两边欲分头找寻,抬头竟是,灭度三宗和黄泉、苍月银血,意外遭逢。


剑拔弩张。


灭度三宗冷笑——天都没有了罗喉,根本不足为惧。

只是这个黄泉诡计多端,添了许多麻烦。如今此人恰巧落到他们手上,也就不用活着回去了吧。

三宗眼里,对付这两人,也就是举手之间。三人更是不屑齐上。

异法无天退到一边掠阵。


黄泉心中原本正自焦惶。也没想到要对付眼前人。

但看到对方架势,却竟是要乘火打劫。

一股无名怒火不由蹿升而上。心底难以言喻的不安和惊惶,加上些许对罗喉总是不听劝告的薄怒,瞬间化作了一声冷笑。


灭度三宗竟想截杀他们吗?唇角轻挂一丝不在乎的弯,手中银枪横扫:“落井下石吗?!”

他本不想显露实力。毕竟天都对妖世浮屠,战力上不具优势。又有刀无极在一旁窥视。此种情况下,最好是兵行奇招,暗藏实力,伺机而动。

但此刻敌已当前,灭度三宗是佛业双身的股肱之力,迟早要你死我活。若能趁机杀之,在现在不暴露实力已难走脱的情况下,也算是值得了。


灭度三宗现在对他能力认识不清,是偷袭的最佳时机。只要出其不意杀得其中一人。他和苍月银血就有完全的胜算。

黄泉一边同对方对峙,一边心中暗暗计较。

他了解灭度三宗的实力,是过去听说三人在云渡山上同三先天曾有一战。但对三人的性格了解却不深。


只记得,为九州一剑知收尸的人曾说,看起来是九州试图和邪说论语同归于尽,被逆吾非道识破,险险挡下了众神之默的绝杀一击。

也就是说,这两人之中,邪说论语可能会轻敌,而逆吾非道可能会应援。

他现在的真实实力,是谁都防备不到的。根本不须对方轻敌。所以——


一切思绪,只在眨眼。黄泉的枪尖在话音落下的一刻,冷冷地指向了逆吾非道。

侧头,眼神简单的交汇,是曾经同门的生死默契。苍月银血点头会意,绝煌上手。


黄泉的动作,看在灭度三宗眼里,不过是在盘算如何求救或者虚张声势以觊得抽身之机的垂死挣扎。

邪说论语也是轻笑,缓慢得好像先生讲课般的语气幽幽说道:“本来就是敌人,哪须落井下石。”

他对猫抓老鼠的把戏,没有什么兴趣,也不想在这次的顺手牵羊上花费时间。佛业双身下落不明,他们还要尽快找寻。


话音落下,儒思魔者手捧邪书,手画方圆,首发攻势。

狂暴气流四下盘走,似欲一招置眼前人于死地。

苍月银血绝煌一指擎天,雪落纷飞。

白色气栅同一团红黑色的光环相撞,双方同时提元,竟是一时对垒僵持。

邪说论语意外地“嗯”了一声。“倒是吾小觑你了。”


苍月银血不语,两人股气劲再抵片刻。月族战神突然一声暴喝,绝煌一引,黑红色光盘吞没白栅,落在他脚边不到一尺的地方,在乱石中炸出一个深坑。

同时,长戟翻转,朝邪说论语杀到。

邪说论语见对方功体虽无法与自己对抗,却已是不凡。又极有经验,看功体相抗不下,立刻转以招式进攻,且平平一戟之中,蕴含诸多变化,倒是收了几分轻蔑的心情。手底画圆,祭出一团气劲。

谁知就这么一下,竟没挡住苍月银血。手低感到一股寒意入体。邪说论语心下一惊。

想到此人并非来自苦灭两境,功夫上实有其特别之处,自己大意如此,实是不该。

这么想着,背后『以一贯之』,应而出鞘。

苍月银血身形疾退,长戟舞出一片雪光,挡开了邪说论语攻来之剑。


黄泉犹如不知周遭杀机,仍是静立不动。

逆吾非道看他口中似是默念有词,想他约是又要施什么术法。

他怎肯让他得逞。衣袍一动,邪道乘也加入战团。

只见白衣轻飘,人影瞬间已在黄泉眼前。绿袂瀑展,翠霞流风,七成劲力,直扑黄泉前心!


就在绿芒眼看要击中黄泉的时候。

突然,黄泉双手翻印,极快地做了一套繁复的手势。

“明火朱夷,四神共侍。以戮为阵,化——”


电光石火的瞬间,一道金色光轮自黄泉掌中开出。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随即,一圈和逆吾非道掌中极其相似的绿色光阵自黄泉脚下展开。一下子蔓延到苍月银血的脚下。


逆吾非道和邪说论语瞬间感到周身出现了一股无名的压力。

虽然无名,却是令两人,怒火中烧。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礼与仁,何等祸世!”

邪儒宗说着,『以一贯之』中字形的剑柄在半空释出两道红芒,组成一道蝶形光影,朝阵法中心的黄泉打去。


苍月银血见状,绝煌紧随而上。

与此同时,黄泉身前的金色光轮中,射出一道金红色彩刃,直扑逆吾非道。


苍月银血和邪说论语的两道气息对接。

蝶形光影顿时被击得粉碎。邪说论语也因此倒退了数十步。

苍月银血更是被震退数丈,一道嫣红血丝自虎口破开。将漫天的雪惊得艳丽。


黑衣儒者半步不停,双脚刚一站定,『以一贯之』再次织出一道花样更加霸道的咒符。

此刻他已收起了等闲可杀眼前两人的心思,出手时的劲力气势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


逆吾非道虽然对对付黄泉没兴趣。

但看邪说论语认了真,也不再游戏。

随手打开黄泉攻来的光刃,趁着邪说论语的第二道咒符,双掌划道魔双力,注入八卦太极的阴阳两极——『极道魔流』。

古老的图腾绵柔却又深重的罩落黄泉周身。


三道暗紫色的咒语,在逆吾非道打开光刃攻击时,自黄泉脚下,分别向着天都、寿木之乡和云渡山的方向飞去。

但是伎俩,大多数时候只能用于弥补小的实力差距。

灭度三宗和黄泉之间的实力差距,却是决定性的。不是一个阵法一道咒术就可弥补的!


即使天都、寿木之乡和云渡山在三个截然不同的方向上,也争取不到什么时间。

飞向云渡山的求援被邪说论语轻轻一个侧身随手击散。

异法无天轻嗤一声,退两步,衣袖轻动,粉碎了传往天都的求援。

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蚂蚁还要找一找。

穷途末路的天都军师,不过如此。随着红色袖摆落下,异法无天的语气中已有了两分不耐烦:“你们两个打算在这里玩多久?”


然而,就是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在逆吾非道的攻击落中黄泉的一刹那。

一片金红色的光雨突然从地底飞扑而出,在逆吾非道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整片地没入了他的身体。


白绿色的身影被抛上半空,光雨过后,“砰”地一声,跌落尘埃。

血雨如泉,浸染荒芜大地。


没有惊呼,没有不甘。

入魔道者的脸上,只有一片不解的愕然。


徒然一身,从道至邪。爱者去,生者恸,不顾师恩。

徒然大志,步履红尘。境界合,道魔统,了断情仇。

徒问苍天,既生己,何生他。胜不过的对手,怎料无缘再逢。

也许无缘,他也就永远欠着他了。


但这心思,却是再也没有人,会明白,会了解。


异法无天“久”字刚刚出口,就惊异地看到地底窜出了无数的光流。

强大的邪能,令她骇然,手边刚刚粉碎的咒语,突然也像是重获生命般化作箭利刃,自后穿身而来。

异法无天提元相抗。

幸而这攻击的目的主在阻止她前往驰援逆吾非道,虽然猝不及防下,异法无天被其的手,但伤势并不重。


同时,邪说论语也遭到了苍月银血暴雪狂风的阻击。

待尘埃落定。邪说论语和异法无天才回过神,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人诧异黄泉的实力,却也知道当下不是复仇之机。

邪说论语喊了一声“走”,冲到逆吾非道边上意图将“人”带走。

却见黄泉脚下阵法再变,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走?打得过就杀,杀不过就想走。

邪灵比礼仁,更加祸世。”

黄泉说着,气流暴涨,跃至两人身前。张扬的红翻飞在如雪的白之间,惊鸿。


邪说论语和异法无天强自定神。

他们二人实力非凡,刚才决意离开,是经验告诉他们,误料敌方实力的情况下,恋战绝非上策。

却也并不是真的怕了黄泉和苍月银血。

此刻见到黄泉展露的力量,虽然知道之前判断乃是正确,却也因对手的口气而恼火。


“黄泉,你以为双宗当真怕了你吗?”异法无天法戟上手,火红色『天邪』戟身如燃烧赤焰,白色流苏在风中吟唱着强者的张狂。

黄泉不答。细长的眼看不出神色。

其实他何尝不想速战速决前往寻找罗喉。但战场之上,最忌让对方看出己身意图!


既已开杀,若让两人走脱,一者失了今日良机,日后再要对付他们,势必事倍功半。

二者千叶传奇那边尚未传来消息,若是邪灵因为佛业双身不在,不肯放出君曼睩,他就必须在此杀人灭口。

三者,他现在心情很坏,自从佛业双身迫使天都选定立场以来,他因天生叛逆而对邪灵存有的放任之心早已不存。如今更是因为罗喉下落不明而生了迁怒。


水蓝色瞳仁中寒芒闪过,是无情的杀戮之决。

他对苍月银血微微点头。

苍月银血退到一旁掠阵。

就看黄泉背负银枪,静然而立。周遭气息静谧,看不出他攻击的意图,更看不出他要攻击谁。


无意图,就无从感知。

无杀机,就无从防备。

隐,则无我。出,则必杀。


杀手的至极之境!

苍月银血直到这一刻,才终于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的确是火狐夜麟。

而火狐夜麟,乃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军师隐藏实力,难道不是为了对付正道吗?”

邪说论语看清局势,虽然不甘,但也知道局势当下对己方不利。

思忖之下,决定采用拖延之策。

妖世浮屠毕竟还有阴端佛鬼坐镇。虽然这人前阵子惹人不快,但帮助邪灵之心意,却是如他们一样坚决。

只要能让对方感到这边的异样。他们同样可以出其不意,反败为胜。


可是黄泉却丝毫不为他的话语所动。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银枪翻转,白芒直落异法无天。

异法无天火戟翻转,两人霎那战到一处。


邪说论语看黄泉心思沉定,丝毫不为他的言语所动,不由纳罕。

想到此人之前就是为了引自己入瓮,一瞬间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自己若是加入战团,是否正是对方所欲。

是否他真的有必胜的把握?这个人如何可能知道他们三宗的实力?

或者,自己当前的犹豫才是对方所欲?


异法无天和黄泉两人以快打快。

瞬间已过数十招。

只是在黄泉周身气魄的威压之下,异法无天的动作渐行渐缓————




注:

(1)典故原型:唐·安史之乱时期,张巡率领的雍丘之战。


题外:


吐一吐霹雳武力值的槽。被霹雳的武力值整得好心碎。

是说我对实力这档事情本来就不是很敏感。然后看霹雳也没资深。

可于是所以……我就是觉得罗喉被天蚩打败纯属破格的。

虽然说,不能一直戴着月族那一场仗的新人光环。

但怎么说也是刷少独行+啸日猋+漠刀无压力啊。

千叶+漠刀+少独行+刀无极靠着偷袭还要在少独行走了以后耍个赖才能摆平他。

跟天蚩打成那样真的没要紧吗?虽然说佛业双身功体特殊,不到一成体力的时候遭逢阿修罗都没被刷掉。但刷不掉和被刷掉是两个概念哎。

天蚩去寿木之乡找火帽三丈和胡说八刀晦气的时候,笑剑钝还打算刀龙开眼抗一抗来的哎,抗不抗的下来反正他刷罗总是没刷过(虽然砍掉了暗法之袍让罗总从此成了一棵黄金大萝卜)……


如果真的是红蓝从拉好两境刷平了一次以后就一直没恢复,那也只能必须是……情商破格!

黄泉都回来了好吗,武君你千里追妻的情商哪里去了。硬拼天蚩没意义好吗?

我又怨念了……


因为所以,这里拉两境的情节,就成这样了。



接着是关于银血大哥的武力值。


银血大哥的武力值太没参照物了。天启44的时候,拿了个投影跟千叶耍帅,那个时候感觉还是蛮厉害的。

后来基本就没遇过什么像样的角色,再然后就被新人光环的武君刷了。

但是好歹他也是对受伤的太学主放出过“那你只好死了”的狂言滴伦哎【参见《刀龙传说02》,07:00-12:00】

虽然那个时候太学主基本在破格边缘了。

但苍月银血和隐藏幕后的黄泉完压太学主的“天地尽绝”和“天地俱灭”。


黄泉的术法绝对是个隐藏版bug。

就没见过哪个阵能够压他的orz

神马五杀阵啊,神马四象之阵。但凡是个阵,到他手里就是叠白菜。

太学主是学海老大又继承了死神六成术法之力,一个异变空间,他扔两个火球说破就破啊……【也有可能在外面研究了一会儿了……】


那黄泉的武力其实也很难讲。

论证的来说,武力值以外,他的对战智慧非常高。

兵法来说,兵行险招是异数,通常都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真正的用兵,就是要依靠战略设计,来使得己方能在开战前就把握到胜机个人脚得拿破仑必须是这个方面的典型教材。他一生戎马,居然可以一次奇谋都不用而横扫欧洲,这某种意义上,就是极大的奇谋了。说到这个,不得不说俄罗斯那变态的天气了,莫斯科上空必须是有个逢战就冷的天寒地冻大阵吧。要不然拿破仑打过去它零下38度,希特勒打过去它零下40度……


呃,扯远了,是说黄泉出手,一般都能在出手前创造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环境。

虽然黄泉可能并不是智者的设定,但就事论事,黄泉的行动体现出他在战略层面的智慧。

这种智慧可以弥补纯实力的不足。他能从问天敌手上抢过神之子,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而且,鉴于他充分贯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旦不是目的所在,打得过他也跑的行为,这家伙的硬实力真的很难揣度。【是说就他对付御不凡和暗武刀炎龙来说,他的力量值应该不是很高,但是他对付太学主时候那一颗颗轰轰下来的火球看起来好惊悚……难道讲他为了避免罗喉认出来所以也改换了功体??】


至于传承之后黄泉的实力,这个就……我脚得随意编,大概也是可以的?

他一直没对刀无极出手,大抵不是因为打不过,而是刀龙战袍没法破。

当时枫岫和一页书对峙的时候,他去掺了一脚。就此推断,他对惹一惹书大表示无压力【当然不是说他打得过书大】。


不管怎么讲,这次,就到这里。


黄泉终于恢复了!!!但难道不是应该在罗喉遇难的时候突然爆发,来个英雄救,呃,英雄比较好吗?哭……

先酱紫。

武戏什么的好苦手,苦手死了啊啊啊。我跟三宗真的不熟啊啊啊……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