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50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五十章 多事之秋】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苦境的生活,不外如是。

佛业双身拉拢两境之前的纷纷扰扰,时隔月余再次侵扰苦境。犹如蓄势待发的猛兽,每一下的攻击,都要正中要害。

事情就犹如春风一过百草春那样,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纷纷扰扰,就像遥看近无的草色,不经意间已是漫山遍野,盘根错节。


* * *


【绝尘,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细雨霏霏的夜,像是为谁低诉愁肠,又像是为谁看不见谁的眼。

潺(^_^)潺的水声,是御不凡能感知到的全部世界。


“真(^_^)相是,人们知道它的时候,常常总已经太晚。

而在此之前,它受到的又常常总是嘲笑。”

“你现在是天都的人,有父亲和小妹,还有绝尘,该懂得保护自己。”

黄泉之言犹在耳。


他却仍输得一败涂地。

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存在的怀疑,仍是从来不曾真正存在过。

一直以为是他跟着刀无极和暗武刀炎龙,却从未想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发现。

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寻求一个真(^_^)相,却从未想过,若自己寻求的真的是真(^_^)相,对方的城府又怎是他可以如此轻易看穿。


他想笑,笑一生寸心尽成炭。

他想哭,哭心扉痛彻,累友受难。

他想问,为什么天真的人,总是不知道自己是天真。


路上和五杀阵的连环相遇。

暗武刀炎龙不经意的出现和相帮。

黑衣人的群杀。

暗武刀炎龙的受伤。

他为他寻取药材却中了炎织凤羽递来的毒草。


没有一件事情同刀无极有关。

每一件事情的背后,又都藏着一个要杀死刀龙的人。

他们的目标,是漠刀绝尘——

是他的天真,害了他。


“绝尘。你受伤了。”

“嗯。”

“以后……不要再做这么笨的事情。这是陷阱。”

“我知道。”

“知道你还来。”

“我要救你。”


山洞口,一道紫电光闪。惊雷过后,是大雨。

噼噼啪啪的像是谁跳动的心。


漠刀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人。

任血肉模糊自己的衣襟。任剧毒侵占自己的双手。


他承诺过会保护他。他是他寂寞的童年唯一的玩伴,是他孤单的人生里最耀眼的光焰。

可是他现在倒在一片黑色的脓血中。被发现自己身体已在溃烂的前一刻,这个人还试图骗他离开去“找大夫”。

可这或许才是御不凡。

人前欢乐,人后却藏着跟他一样的沉重。

骚(^_^)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知道是追杀他的人来了。


没有谁能阻挡,他决定的心思。

就像这毫不犹豫砸落尘土的雨水。


绝尘取下脖颈处的项链。

他不能现在就运用这力量,否则御不凡会醒来。御不凡不会丢下他逃走,这些人也不会放过御不凡。


他抱起御不凡,将人藏到他事先就看好了的一处隐秘的洞(^_^)穴,将项链放在他身边。

他听到御不凡迷迷糊糊地说:“绝尘,我累了。不能再陪你玩了。”

绝尘轻轻地看着他。【你会无事。】

但或许,是他不能再陪伴他了。

输入一道力量,让项链的上的能量能够缓缓的作用。漠刀走出洞(^_^)穴,挥剑砍下洞口的大石,让它看起来与周围上百个凌(^_^)乱的山石看起来并无区别。


【荒漠狂沙走万里,孤寂天涯一人行】——

沉默的刀者,一步一步地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狂涛怒潮!】

一招出,霎时又是死伤无数。炎织凤羽见状疾走。

远处的山巅,一道黑绿色的剑气劈斩而来。

绝尘出招挡开。


持剑的手流出皮肉崩裂的血。

但却没有人能阻挡得了他前行的脚步。


四里的黑衣人默默地让开了一条路。

那是一条不知通往好处的山道。

漠刀绝尘却不走。

他在开杀。

挥出的每一刀,都坚决而冷漠。

他不会离开,他要守在御不凡身边,将会威胁到他的人都杀死——


更远的山上,有一双血色的眼,静静看着正发生的一切。


重伤中的御不凡还不知道玉秋风的死讯,也不知,该说是幸或不幸。


* * *


黄泉和千叶传奇谈完。

千叶做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请罗喉问出佛业双身的目的。

这本事罗喉想要做的,金甲红瞳的武君简单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黄泉心中却想——千叶传奇,不愧他自负的本钱!


——刀无极的目的既然是对付罗喉,分裂他和罗喉,就肯定是重要的一步。而千叶传奇,这一招,正是一石二鸟。一者,他之后的行(^_^)事,本来就可能使他和罗喉产生分歧,二者,正好利用此,让刀无极得到错误的信息,使他更快地暴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一切停当,刀无极和千叶传奇先行离开。

罗喉留下问枫岫主人佛业双身带走君曼睩的详细情况,黄泉以此事为由,要求枫岫主人继续保护神之子不被送去死国。

枫岫问黄泉为何如此相信神之子,甚至不惜为此冒引来死国举兵苦境之险。


黄泉笑说他相信的并不是神之子,而是自己的判断。“交还神之子,就能保证死国不侵犯苦境吗?枫岫主人你该不会是如此天真的人吧。”

“这……”

黄泉并非全不明白枫岫主人的处境:“就算你施恩死国,最多也是换来对方一次的承诺。如果这是你想要还回神之子的理由,我可以代表天都,承诺你一次的出手相助。”

“嗯?”

“不需要如此怀疑我。别有企图的人,绝不会像我这样坦诚。”

“那么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哈?那么你让罗喉对付邪天御武的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我说是保护苦境。”

“那又是为何?你能够知道如何对付邪天御武呢?”

“这或许就像是,军师为何能让素还真都感慨‘状其之多智若妖’是一样的。”

“所以。”每个人都可能有不想告诉别人的事情。隐瞒并不一定都是恶意的。

结论黄泉没有直接点明,反而绕了个毫无关系的大弯,“你没自己想的那么无私。但天都从来不会要求别人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无私就是其中之一。”

枫岫主人摇了摇羽扇。黄泉没有说的意思,他们彼此都知道。双方都是这个世界的异数。所以黄泉能够打乱了他啊安排的世界。但对方似乎并不打算搅乱他预期的结果。

至今为止,对方虽然拒绝解释行为的目的,但就结果来看,都可当作是善意的。包括请他去天都做客。枫岫主人想了想,黄泉虽然把很多事情都说成是交易,但本质上,并没有多少利用对方的成分。“好吧,答应你了。”


黄泉他们正要离开的时候,玉刀爵因为听说玉秋风之事到来。

罗喉说了一声“节哀”,黄泉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玉刀爵摇头辞去。两人也便将玉秋风的后事一并交由他处理了。


走不多久,二人突然感到四里传来一片惊风。

远远是啸日猋和玉倾欢朝寒光一舍而行。

黄泉感慨了一声:“多事之秋啊。”


疯刀手中长兵挥出一道凌厉寒光,正对枫岫主人杀到。

罗喉扬手欲动,被黄泉拉了下来。

霎时只见漫天红叶轻舞,瞬间化开了啸日猋的攻击。


“你知道是何事?”

黄泉看看罗喉,将啸日猋如何发疯,如何接触天外之石,如何想找回自己回忆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他并没有真的对枫岫主人出手。只是在试探罢了。”

罗喉“嗯”了一声。“走吧。”

“不看完吗?他马上就会真正想起来了。”

“吾要去找佛业双身。你先回天都,灭度三宗实力不俗,天都要进入戒备的状态。”


黄泉看罗喉难得谨慎,点头离开了。


罗喉独自找到佛业双身。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吾名——罗喉。】

“佛业双身,出来一见吧。”


【佛自业障,天蚩极荡!】

【爱本祸劫,遍地女戎~】

随着两声诗号,蓝红双体自天而下,落到罗喉眼前。


罗喉没对两人的阵势做任何的表示,开门见山道:“吾要见君曼睩。”

佛业双身当然也知道罗喉的来意,天蚩极业冷笑:“罗喉胆敢一人来找佛业双身,是哪里来的自信?”

“让吾见君曼睩。吾答应助你们合并两境。”罗喉说的是合并,而非拉拢。一词之差,意思却是天壤之别。拉拢是一个瞬间动词,合并是一个持续动词。合并,要到两境真正合二为一才算。

爱祸女戎莞尔轻笑:“武君果然是好大方。但是——还不够。”


“嗯?”血色眼瞳的男人淡淡扫了眼前女人一眼,波澜不惊得好像毫不意外对方的加码,却也是不可进逼的威严,“还有什么条件?”

“你要助我们找出恢复妖世浮屠的方法。”佛业双身没料到,定衡钢材质特殊,他们用了很多办法,妖世浮屠的葵心依然无法恢复。没有妖世浮屠,就算拉拢了两境,他们也无法令境界稳定,更别说继续穿越其他的境界了。

“可以。”

“哼。”天蚩极业看罗喉这么好说话,有气也再没可说,但是刁难却是不会因此而减少,“等两境合一,我们自然会让你见到君曼睩。在此之前,休想。”

“天蚩极业,不懂得见好就收的人,没有和罗喉谈条件的资格。”罗喉计都冷扫,是不惧一战的睥睨。任对方有灭度三宗,十一天禁,在武君罗喉的眼里,不过是多挥几刀的问题。佛业双身,自妖世浮屠葵心被制之后,实力恢复,也并不比他快多少。这一战,是他名为武君的胆魄,也是他之底线。


爱祸女戎“嗯”了一声:“武君何必动如此大怒。”虽然不惧罗喉,但爱祸女戎是精打细算的人,要败罗喉,现在既不是最轻易的时候。也不是能让利益最大化的时机。

罗喉已经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只要妖世浮屠恢复的时间限制在拉拢两境后的半个月里,他们就有可能趁罗喉尚未恢复的时候将他轻易的击败,还能因此解决拉拢两境和妖世浮屠的问题。这笔账算出来,他们实在没道理现在争这一时的意气,“我们还有两项合作在案呢。”

她说着,靠近天蚩极业。天蚩哼了一声“明日此地,两境合一!”。

“可以。境界合并后,你们须立刻放回君曼睩。”

“成交。”

交易完成,天蚩极业才让邪说论语将君曼睩“请”了出来。

小姑娘幽幽的自藤蔓围绕的妖世浮屠中走出来。见罗喉在,不由地“啊……”了一声。“武君……”

罗喉点了点头。“无事。明日吾来接你回去。”


金甲武君说完,转身光化离开。

爱祸女戎长长的直接抚过樱(^_^)唇,“真是个有气魄的男人呢。”妩媚的绛红色衣裙舞动,拉出一世界不应人间拥有的妖(^_^)娆,“——要杀死这种男人,真是让爱祸女戎心旌荡漾,满怀期待。”


* * *


罗喉回到天都的时候,天都正热闹着。啸日猋和笑剑钝都在天都。


更赶上御不凡从外面匆匆而入:“军师。绝尘中毒了,请你救他。”

黄泉站起来,也没来得及跟罗喉打招呼,就看御不凡抱着浑身发黑的漠刀绝尘,“快放他下来。”

黄泉迅速地扫了漠刀绝尘一眼,“他身上荒漠王族的项链呢?”

“他用来救我了。”御不凡见黄泉皱眉,不由自责道,“是我太大意了。我已经封住了他身上的穴(^_^)道,但毒性还是在蔓延。”


黄泉挥手在绝尘身上覆了一层冰霜。常理而言,重伤之下,如果及时不能就医,冰封总是可以大幅延缓伤势的蔓延,争取治疗的时机。

笑剑钝上前问黄泉:“这毒和我胡琴上的毒可是一样?”

黄泉摇头,“我不知。”说完,他侧头去看御不凡,“你没再沾上毒?”

“没。我很小心。”

“先让医官来看一下。笑剑钝你去找醉饮黄龙,跟他说绝尘出事了。请他来一次天都。啸日猋你去请枫岫主人。嗯?”黄泉说着回头意识到罗喉回来了,“你回来了?”

“嗯。”

“正好,那我就可以去找天不孤了。”

笑剑钝知道诸事中,请天不孤是最不讨好的。此时他已经觉醒,知道绝尘乃是他的兄弟,便道:“军师不必如此。我去请天不孤大夫。让白帝去找天尊,枫岫主人交给你就好。”

“嗯?”

啸日猋此时心神大定,也赞同笑剑钝的说法,“就这样定了。”

黄泉到了声谢。“那笑剑钝你先等一等,看医官怎么说。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笑剑钝点头,和御不凡留下看医官们医治绝尘。黄泉和啸日猋离开。


罗喉留意地看了御不凡一眼。离开大厅,叫来巫毒经吩咐了两句。


最后枫岫主人和天不孤都对绝尘的症状束手无策。天不孤施针尽量维持绝尘的最后一点生机。枫岫主人说关键并不在于毒本身,而在于绝尘体力透支,且本身的能力受到另一股力量的限制,两股力量不死不休的争斗,让人根本无法施救。

黄泉送走天不孤后,盯着枫岫主人看了一会儿。“你真的救不了他?”

“军师这是在怀疑我?”

“你可以选择不要说得这么明白。”

“咦?那要怎样不明白呢?而且,军师不关心佛业双身对罗喉说了什么吗?”

黄泉看枫岫:“倒是我大意了。”

枫岫得逞起身告辞:“那枫岫就不打扰了。”

最后,黄泉让醉饮黄龙带走漠刀绝尘,去啸龙居找极道先生。

笑剑钝和啸日猋因为有事找黄泉,所以没有离开。

啸日猋和笑剑钝离开后问笑剑钝对刀无极怎么想。

因为黄泉换走刀龙战袍的原因,除却下在胡琴上却没真正起到作用的毒,他和刀无极算不上有什么个人的仇怨。

但一者漠刀绝尘和啸日猋都为赤龙所害,他有着同仇敌忾之心。二者,细算起来,天都于他施恩不少,而罗喉的遭遇,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刀无极当年放走了邪天御武。

“我不是天尊皇胤。因为是兄弟,我更不能坐视他如此为祸苦境。”

“说的好。”


说着的时候玉倾欢因为金榜的事,再次来找啸日猋。

笑剑钝昔日和百里罹刑迹一战,被卷入异空间而觉醒,之后一直不得时间回去看聆水仙。心下到底放不下,便借机同啸日猋分道而行。


两人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到天都的防御罩似乎晃了晃,都是疑惑地侧了侧头。但因为其气流很快再次稳定,他们也就没再多想什么。倒不知是自己错过了天都军师难得的火冒三丈。


“你!”黄泉气乐了。不同于过去气极的狂笑,而是真的被罗喉气乐了。

笑剑钝他们离开后,他拉着罗喉问去接触佛业双身的结果。

罗喉将两人的条件说了一遍。

黄泉轻笑。“想得挺美。”

他本来想事情都交给千叶传奇了,罗喉多少会明白,越是表现得重视君曼睩,越是容易让佛业双身漫天要价的这样一个道理。所以不用担心罗喉会把佛业双身的条件照单全收。何况君曼睩是儿孙辈的,又不是老婆,应该是不会刺激男人肾上腺素分泌过盛导致无法理智判断。

但是他错了。罗喉的理智是不能用常人的理智来测度的。

“吾答应他们了。”

天都武君就看到他的首席军师瞬间变脸,“什么?”

罗喉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黄泉一瞬间失语。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最后转头走了。


罗喉听见黄泉的房门重重地响起了一声和门框亲密接触的“嘭”然巨响。红色的眼睛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然后慢慢地朝黄泉的房间走。


天都的其他人统统识相地削弱存在感,躲在武君看不到的地方以免一个不好殃及池鱼。

没有什么比主君和军师是情侣更恐怖的组合了!

吵架都没有人敢劝啊!!


幸好这次虽然激烈度很高,但是持续的时间出人意料地短。

罗喉敲门。

大概敲了十几次,黄泉开门,扔出一句:“我很不冷静,别来打扰我。”

要关门的时候罗喉把手搁在门框上。黄泉的手就松了一下。“要我重复一遍吗?”


罗喉仍旧保持着自己不见表情的威仪。“你说过,不能要求别人做做不到事情。放任君曼睩有危险,是吾做不到的事。你不能要求吾做做不到的事。”

看对反噼里啪啦地把自己过去的话照搬还回来。黄泉再次语塞。都快不像伶牙俐齿的火狐夜麟了。

所以恋爱果然是一种让人智慧下降的东西。

半天,他又气又无奈地恨恨地说了一个“你”字。也没关门,转身走进去。

罗喉理所当然地跟了进去。“吾知道你担心吾。”

“所以你做得乐此不疲是吗?”

“但没有人可以保证曼睩一定不会有危险。以佛业双身狡诈贪婪的性格,答应他们妖世浮屠的事情,能够确保吾对你的承诺。”

打是亲骂是爱(^_^)爱得狠了拿脚踹。黄泉听完毫不犹豫地一脚朝罗喉招呼了过去。“你这么大方还要找千叶来做什么。”

“……这是对他智慧的考验。”

黄泉白罗喉一眼。余气难平地坐下来喝了口水。才差人送了两封书信,分别给素还真和千叶传奇。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