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6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六章 如果罗喉是坏人】


苦境正道有多久没有扬眉吐气过了。


千叶传奇给素还真算了算,自从他出生以来,好像就没有过像这次这么扬眉吐气的先例。


弃天帝那就不用说了,台面上能看的都被这位六天之界的大神虐了一遍,好不容易赶走了弃天帝,就出现了死神。


好不容易找到了死神的弱点,干掉了太学主,立刻又出现了佛业双身。虽然有九界佛皇自我牺牲困住了佛业双身,但无论是之前之后,他们败的那都叫做是一个淋漓尽致。


虽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体验绝望怎懂得希望。没有战争就没有英雄。但是如果只有苦寒没有梅花只有风雨没有彩虹只有磨砺没有宝剑,那英雄这种角色实在是太绝望了一点。尤其是本来打死了太学主以后还能高兴上两天,偏偏他们吃饱了撑得竟然去打罗喉。


他们竟然去打罗喉!事实证明罗喉明明好像是跟他们一边的。他们为什么要去打罗喉。

于是不但没喘上口气,他还被订了一颗扣心血。


要打罗喉的明明是刀无极,为什么罗喉却把扣心血用在了他上?明明他是跟素还真一起去打的天都,为什么罗喉居然对素还真有求必应,而他却要对罗喉有求必应。最最主要,为什么明明是罗喉给他种的扣心血,结果扣心血的开关居然在他的军师黄泉手上。千叶传奇生平第一次蓦然发现自己有点冤枉。


黄泉比罗喉棘手得多得多!


这是千叶传奇本能的认知。这就跟他明白对付自己很麻烦一样。

“我说年轻人,凡事要看好的一面。将扣心血用在你身上,那是罗喉对你能力的重视和肯定。”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回去的路上,素还真语重心长的“劝解”道,“而且我早就跟你讲过,凡事要多观察,再下结论。”


千叶传奇却不吃这一套:“你当初不是也同意攻打罗喉的吗?”


“诶呀。”素还真一脸“素某对付佛业双身的时候还有抽空帮你们,已是委屈万分,怎么成了我挑头”的无奈,“明明是你带着日盲族的人先去骚扰天都,素某不忍心让你一人去冒险,才带伤出手。怎么却又是我的不是了。”


千叶传奇一挥日轮:“这种事后诸葛亮的事情,只会让我认为过去是高看了你的智慧。”


“也许你就是高看了。”


月色朗朗的照落。苦境的天地虽然刚刚经历了一番丕变,零落满地残垣。但因之前罗喉将要和佛业双身一起拉拢苦灭两境的消息流传甚广,又有秦假仙散布谣言推波助澜。人员的伤亡,可说是不大。素还真和千叶传奇刚才已经和天刀等人一起忙碌过了一番救灾之事,现在正要回去休息,明日才好再继续。


千叶传奇最讨厌素还真这种没所谓别人诋毁的态度:“素还真!”


但他的声色俱厉干扰不到素还真此刻放松的心情:“咦?这样说起来,素某似乎又想起来一桩马后炮的事情来咯。”素还真一脸恍然领悟了什么的神情,“千叶传奇,你上次支持仇先生囚禁刀主(^_^)席,该不会是……为了讨好黄泉军师吧……?”


“我是就事论事。”没想到素还真会乍然提起此事,千叶传奇当然不会承认他根本只是唯恐天下不乱。


白莲当然也不会相信他的这种说辞:“我可是从来不曾觉得自己高看了你的智慧——以你的能力,是绝不可能相信仇先生那些虚无缥缈的证据的。”


“哈。”千叶传奇轻笑一声,随口解释道,“就算仇先生不可相信,醉饮黄龙之言和佛顶冥塔所示过去,总可以相信吧。”


“那又如何?”


“那也就是说,当时的确有一个拥有刀龙之眼的人,被刀无极告诉我们的所谓历史遗忘了。

记得沧海平曾经说过,用有刀龙之眼的人,是罗喉得力的属下。这一点,刀无极当时还是赞同了的。


佛顶冥塔的记录明确显示,那个人是醉饮黄龙,是杀罗喉之人。刀无极在这件事情上的一系列反应,你不觉得奇怪吗?”

素还真当然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个中矛盾之处,他当时请教仇先生如何对付罗喉的时候,就曾经提出过。“嗯~!可是就算如此,也很可能是刀无后告诉刀主(^_^)席的历史有误。刀主(^_^)席维护授业恩师,一时不能接受眼前事实,也是无可厚非。仍然不能构成你支持囚禁刀主(^_^)席的理由。”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刀无极自己,拥有红色的刀龙之眼呢?”当时千叶传奇因为扣心血而受伤,后又受罗喉重招,导致意识混沌。但身体对危机仍然有本能的反应。当罗喉极杀刀无极的时候,他勉强醒来,本是想尽力一帮刀无极,谁想却看到了刀无极那一刹那的刀龙开眼。自那个时候起,他就知道,刀无极这个人,绝对和他表现出来的样子不同。


素还真闻言,神色也是不由一凛:“此话当真?”


“你不会连判断一句话是真是假的能力都没了吧?”


白莲心思电转。最初罗喉只要求天下封刀找出拥有刀龙之眼的人。并没有给定期限。但是刀无极在试图用刀无形的尸体换走刀无心后不久,却突然加码到七日杀一人。坊间有过传言说刀无形拥有蓝色的刀龙之眼。这一点笑剑钝也证实他曾经看到过。


会不会是罗喉或者黄泉通过这一点,突然想到了刀无极可能拥有刀龙之眼,或者是一定拥有刀龙之眼,因此才提出了如此进逼的条件?


也就是说,罗喉当时突然的加码,只是为了让人看到刀无极为了掩饰自己拥有刀龙之眼,而不惜牺牲天下封刀的武师吗?


“就算刀主(^_^)席真的拥有红色的刀龙之眼,却不欲人知,也不是什么大错。这偌大武林,几个人没有不想让人知道的过去?”


千叶传奇轻笑:“素还真,这一回,你真的让我怀疑你的智慧了。你可听当日漠刀绝尘是如何形容啸日猋所见之情形的了吗?”


——‘太恐怖了’,‘我晚上都睡不着了’,‘那个人眼睛还会发红光’,‘被他抓到就完蛋了’……

“嗯……”素还真思忖着事情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顺序,的确,江湖传闻之中,也提到了“红色的眼睛”这一点。甚至因此,还有人猜测啸日猋看到的食人者,乃是罗喉。但是根据御不凡的说法,啃噬刀者的事情,过去就曾有发生,只是不曾有人目击。也或许目击之人都已经死了。无论如何,如果两者之间有所关联,那么从时间上来说,就不可能是罗喉做的了。“即使如此,你之结论,下得也仍旧是过早。”


“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啸日猋拥有白色的刀龙之眼。而笑剑钝有绿色的刀龙之眼。根据笑剑钝的说法,他能够自由控制是否开启刀龙之眼。醉饮黄龙当初去取玄牝母血的时候,也动用了刀龙之眼的力量。即使是啸日猋,危及之时,也能刀龙开眼。可是上次我们围攻罗喉之时,你看到刀无极使用刀龙之眼了吗?”


“或许他只是不想别人知道。不管出于何种理由,这都是他个人的选择。”


“可是要对付罗喉的人,明明是他。不是吗?这样的人,千叶传奇可是一点也不敢信任。”


“那也不该给他平添罪名。”


“清者自清。笑剑钝不是请了君曼睩替他解释清楚了吗?”


“所以如果他真的有罪,自然会受到惩罚。——你说了那么多,还是没能回答出,为何当时要支持囚禁刀主(^_^)席这个问题。”


“暂时的清白,不妨碍我仍然认为应该限制他行动的自由。就算现在,也是一样。更何况,我现在是天都的属下,自然也要尊崇军师的意思。”


“哈。”素还真看千叶传奇已不愿再透露更多,也不再逼问下去。“倒看不出你原来如此忠心天都。”


“所以我说,我越来越相信,自己是高看你了。居然连我对天都称臣的诚意都加以怀疑。”

“咦。那上次是谁,假扮成素某去围杀罗喉的?”


“凡事都是在变化中发展的。不过……”


“什么?”


千叶传奇看似谨慎地低了低头:“以当时的情况,罗喉立场不明,又那么厉害,身边还有个黄泉。我认为围杀他,没有什么问题。”


“哦?是吗?那现在也不能证明他就一定不是坏人啊。”


“如果他是坏人,你要怎样办。”


“哈。”素还真挥了挥拂尘,“这个假设一点也不让人感到高兴。我们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两日,再看看佛业双身的反应吧。”


“好。暂别。”

“暂别。”


素还真打了个转,回到云渡山。

这次他损耗不算太大。隔天救了半天灾,下午去天都道谢去了。

正巧黄泉在跟罗喉下棋。黄泉身为天都军师,棋艺却是出人意料的差。罗喉正在拿他的臭棋打趣。黄泉一副,“下棋好坏和实际做事能力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这种无聊的笑话你自己笑好了”的满不在乎。正好看到素还真来,也不问他来意,直接便交班给他了。


“来来,苦境棋艺高手来了。让他陪你下。”


素还真本也想更了解天都一些,留着总比立刻被军师下逐客令要好。就不客气的跟罗喉对弈起来。


黄泉在边上看,也不知道是在看棋还是在看罗喉。过不多时,君曼睩听说武君和素贤人在下棋,也带了神之子来观战。


神之子看到黄泉晃着小手讨抱。


黄泉不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哪怕这小孩其实根本比很多成(^_^)人都厉害,伸手将神之子抱了过来。


神之子虽然神识上继承了死神的威仪,思维口吻都与成(^_^)人无异,但身体上毕竟是个孩子。在君曼睩的身边虽然让他感到安心,但君曼睩是姑娘,怀里不如黄泉结实舒服。加之在黄泉身边也很安心,所以他更喜欢黄泉抱。在黄泉怀里还可以拽着那人留在两边的红色头发。好看又鲜艳的颜色,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喜欢看的。



素还真看到神之子,问黄泉是不是打算将这孩子养在天都。


黄泉想了一会儿:“养着倒是不错。只是当此乱世,神之子又身份特殊。能养多久,哈,我还真不知道。”


神之子当然听懂了他的话,哼哼唧唧地抓着他的头发狠拽。黄泉吃痛地嘶了一声。


素还真笑说军师和神之子有眼缘。


正道很多人都想杀神之子,包括千叶传奇。但对素还真来说,神之子不过是个孩子,只要好好教,并不会像太学主那样危害苦境。

罗喉想了一会儿。

如果和黄泉一起,什么都不用做。倒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果然不愧是苦境第一的智者。的确是值得向往的生活。”

“那么武君呢?”

“吾。不曾想过。”


和平会带来腐朽。所以英雄沐浴于战火。

他曾经如此相信。

或许他错了。

可他仍是不相信和平可能长久。那不过是势均力敌的假象罢了。

但其实,即使是假象,也不妨碍人们享受它。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吾想知道,和平是什么样一种景象。”

“过去的天都,不是曾经和平过吗?”

“和平吗?酝酿另一场战争时,表面的平静罢了。”


素还真听出罗喉话中有话,虽想到,那时他去问枫岫主人关于罗喉之事时,对方告诉他,历史本就是一场谜团。那么现在,罗喉会愿意解开这谜吗?“武君可愿意告诉素某,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过去的事情,对你有意义吗?”


罗喉的反问,显示了无意多谈的冷淡。为避免惹恼对方,苦境智者选择先退一步。左右,罗喉帮他们对付了佛业双身,而且天都也没有意图搅乱苦境生息之兆,这事情可以慢慢问。哪怕真的问不出来,也不要紧:“抱歉,是素某冒昧了。”


只是罗喉的意思,又似乎同他理解的不同:“回答吾之问题。”


素还真心思敏捷,想罗喉一直是直接的人。或许是他想多了:“过去发生的事情对活在现在人们也许并不重要。但是历史对错误一点一点地累积,却会让人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是,一旦人们开始想要纠正某一个错误,结果反而是失去了对公正的信任。”


血红色的眼睛看不出神色地淡淡注视着棋盘:“你是故意在讲给吾听吗?”

素还真执棋落子,一子贯了整盘黑子之气脉,盘上顿时一改之前格局,形成了互攻之势。:“武君为何这样问?”


“哈。”罗喉执起一颗白子,迅速落招,“因为,吾想知道你之答案。”

“好棋。”素还真“嗯”了一声,“素某之答案的话,我就只是就事论事。”

罗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吾相信你。”

“多谢武君。”


这边两人下着棋,那边,黄泉则想着邪棘的报告。


一个多月前,天都内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死的人不多,但却是没留下任何的活口,又是天下封刀入驻天都之后的事,黄泉便暗中让邪棘调查。此事需秘密进行,因此除了邪棘,他只知会了御不凡一声。一者黄泉知他可信,二者,御不凡来自天下封刀,又是首查此事的人,因而,黄泉便选了他协助邪棘。


御不凡问黄泉为什么在天下封刀里独独信任他。结果被黄泉以一句“或者你认为自己不可信”给打发了回来。


信任和怀疑本来就都是说不清的人心向背。御不凡在内心里不得不承认,他其实还挺喜欢被黄泉信任的感觉的。


即使告诉自己应当心存戒备,御不凡也无法抑制地,越来越难以拒绝黄泉的判断和信任。而这次天都斗殴事件查证下来的结果,也的确证实了它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死者的伤口虽然乍看之下是相互斗殴致死。但是他是第一轮查看此案的人,在黄泉让邪棘调查之前,就已经发现了死者身上其实还有外伤之外,更有透骨的伤痕。道道,都让他联想到当日(^_^)他在五杀阵中看到的招数。


这件事,他一直都没有说。而且邪棘也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邪棘是通过其他途径查出此事头绪的——他在一个死者的喉咙里发现了一根鸡骨头。这种情况除非是突然被杀,否则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会有什么人卡着跟鸡骨头还主动跟人斗殴。如果是多对多,就更加没有没有理由不先把鸡骨头弄出来再加入战团了。


而且因为喉咙口没有伤痕,就更像是正在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受到惊吓,将骨头不慎吞入的了。如果在此后马上被杀,那么就决计不可能是斗殴了。


根据这一点,邪棘慢慢发现,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并不是案发现场。他们真正被杀之处,另有所在。


查到第一案发现场后,线索便就断了,邪棘这才报告了黄泉。

那是天都脚下,临水的一处洞(^_^)穴。那是天都士兵临时储藏食物的地方。


天都的基柱天然产生的洞(^_^)穴,气温低凉,高一些的湿气也不重,最是适合储藏食物。但正式的粮仓都有专人看守,像这些离水近的,有时候士兵们打大鱼,或者猎了什么大只的走兽,便会用作临时存放食物之所。


也有的时候,在海边烧烤过了,吃饱喝足有了睡意,还会用作休息之所。


黄泉在现场看了一会儿。突然走到一块石头前,蹲下(^_^)身,将石头拿了起来。

邪棘和御不凡就见下面压着有一封朱漆红封的信。

三人都是不由地一皱眉头。


“这……”

黄泉摆了摆手。将石头放回,除去脚印,说了一声:“离开”。


三人借助邪棘的遁地之术离开现场。

肯定了邪棘调查有功后,黄泉让他暂时不用再查此事,遂令巫毒经和妖僧和轮流监视那处。



吩咐完了,黄泉又将御不凡单独叫了出来。问他可曾注意到什么蛛丝马迹。

御不凡敲着头想,自己是不是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也都告诉黄泉。其实他还曾经看到过暗武刀炎龙去过那个洞(^_^)穴。但是因为不知道对方去做了什么,所以便几乎将事情给忘记了。


但他最终还是决定等一等,在没有切实证据之前,他仍旧告诫自己先不要说话。

江湖永远没有可以见低的水。涉水之前,必须谨慎。

黄泉听完他的答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些不相信。但也没有追问,只让御不凡如果知道了什么,可以告诉他。打算离开时,却被御不凡叫住。


而相对于御不凡的谨慎,漠刀绝尘实在是轻信到让前天下封刀的左护法不得不担心。


昨晚,醉饮黄龙虽然最终没有出手,但因他之前为笑剑钝解除了百罹刑迹之扰,后又答应,若是佛业双身暗藏战力,他会出手相助。所以笑剑钝应允他,会去一次葬龙壁。


昨天,御不凡碰巧听到笑剑钝约绝尘三日后一起去葬龙壁。他想绝尘虽然武艺不凡,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记得黄泉提到过这个地方,便想找黄泉问问,葬龙壁是个怎样的所在。若是危险,他现在还来得及去阻止。


此时倒也顾不得对黄泉的不信任了:“军师上次说,去过一个叫做葬龙壁的所在?”


黄泉听完,奇怪御不凡怎么关心起葬龙壁来了。后来听说绝尘要去葬龙壁,就说了声没事。

御不凡那就苦恼啊。为什么醉饮黄龙杀过罗喉,黄泉不防备,偏要防备和罗喉冤仇不大的刀无极。


黄泉觉得御不凡的这个问题挺好。他想了一会儿,说了和千叶传奇对素还真时候一样的四个字“清者自清”。“只要你活得够久,总会看清真(^_^)相的。我只是暂时比你知道的多一些。”


御不凡“嗯”了一声。就像他自己知道的那样,虽然他理智上告诉自己黄泉不可信,但是黄泉说漠刀不会有事,他还是感觉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似的。


“哎……人心啊!”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