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4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四章 云渡山】



罗喉在葬龙壁同邪天御武再次相对。

计都虽刺穿了葬龙壁,但那缝隙,竟是在计都拔【^_^】出的时候,重又合拢。

罗喉见状极元猛提,就要和邪天御武大战一场,结果被黄泉死拉活拽软硬兼施的好歹给拖了出来。

好在他昨晚罗喉刚跟他亲热过,找人对砍的激情有限。


“葬龙壁后的那个空间,或许有什么特别的力量,才能让邪天御武的能力过了一千多年,仍然存在。这样跟他硬碰硬划不来。”


“可是……”虽然罗喉当时在时间城哄黄泉答应的时候,分明是骗他答应了“三十天”后再去时间城。而那时,距离他答应佛业双身的“三十天”,只有“二十天”了。但是以黄泉的性子,等发现自己上当,他也不知道会用什么极端的方法。罗喉就算是如此自信,也仍是不敢大意。


黄泉知道罗喉的担心。也沉默了一会儿,“境界缝隙应该不止葬龙壁那一个。虽然可能只能在葬龙壁后面找到我需要的力量。但说不定,可以有其他方式绕到它的后面。再寻最光阴一问便是。”

罗喉攥着黄泉的手,不由地紧了紧。黄泉反握了一下以示安慰。


既是两【^_^】情【^_^】相【^_^】悦,他又怎可轻易将一半的时间交给时间城而不陪伴着身边的人。虽是几日之差,但他和罗喉之间最后的隔阂已然消除,不到迫不得已,他也不会再去和时间城做那交易了。只是罗喉虽强,那次和佛业双身拉动苦灭两境,却是几乎真气耗尽。天知道当时有多危险——他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自己上次到底是怎么恢复这三成功体的……为什么该死的就只恢复了三成?!

好吧,人要知足。

但现在不是知足的问题。就算在功体方面知足,他也不乐啊!

到云渡山找最光阴的时候,那人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闲的看山下两只獒犬追逐嬉闹。

远处,秦假仙见到两人,大惊失色:“诶哟喂,那不是天都的罗喉和黄泉吗?”

业途灵转了转身体,插着双手点头:“大仔,你应该是没认错。”

“这两人怎么会来云渡山?”

“反正肯定不是来找你玩。”


“走,我们快去通知素还真。万一这两人要来云渡山闹事,我们也可有所防备。”秦假仙说着,拉业途灵就准备离开。

业途灵被拉着一边走一边提醒:“大仔,如果他们要来云渡山找麻烦。凭我们两个,当人家的开胃菜恐怕都不够资格啦。”

话音未落,就见眼前一杆银枪逼面,一道低沉中厚的声音不徐不疾的称赞:“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啊嗫?黄泉军师?”秦假仙伸长了脖子以免被刺伤,瞪着眼睛看黄泉,“你这是做啥?素还真昨天还刚刚说过,天都是这世上为美丽的地方,武君是这世上最英明神武的武君。黄泉军师你,那是真正的算无遗策,正道栋梁。你怎有可能要对我这样一个好人动枪呢?一定是我弄错了吧?”


“好人?”黄泉冷笑一声,“这种话你也就是现在讲。等我要在你和业途灵之中杀一个人的时候,你一定会讲:好人死了之后会进天堂,业途灵人这么好,死了也不会受罪,你过去做过不少坏事,还有很多业要偿还,是绝对不适合死。”


“大仔,这个人好像很了解你。”

秦假仙一晃头:“真实的嗫。不愧是天都的智囊、连素还真都赞不绝口的智多星!真实是好厉害!军师,我秦假仙是怎么样的好人,你是最知道不过了。进天堂的机会,当然是要让给别人的。”

“哈哈哈。”黄泉再恶劣的性格也被秦假仙逗乐了。“还真是会讲话。”

“那是。大仔是霹雳第一嘴炮。绝对是满嘴糊糖浆,打【^_^】炮比放屁更臭更加响亮。”

“业途灵!——”

“诶呀,救命啊~~~~~~”


“轰——”

“啊—~~~~~~~~~~~~”

一股巨大的气劲从侧面袭来,将秦假仙和业途灵双双吹飞开很远,摔在地上。

尘嚣过后,黄泉掸掸身上的灰。看向另一边灰尘的制造者。“打完了?这次怎么这样快?”

“哼!”最光阴不服气地一甩兽刀——罗喉上次根本是耍他玩的吧?!

罗喉呵呵笑了两声。“吾讲过。你现在还不够资格跟吾相杀。”



原来最光阴见到罗喉,二话不说,提刀就问——“相杀吗?”

罗喉虽予以拒绝,结果最光阴仍是动了手。黄泉看到秦假仙,本来是想问那个人吃人还是吃龙的传闻。他想秦假仙消息多,说不定还有些什么别的信息。结果玩性起来,便逗了逗他。谁知罗喉和最光阴这次居然打这么快。


“不准再提相杀。罗喉要相杀也只能跟我,你找别人去。”

“为何?——”

“没有为何。你跟罗喉,只能叫做切磋。”

难道不是因为吾的命只能留个你吗?罗喉在心里慢慢的想。他拿着计都到黄泉身边:“走吗?”

问秦假仙也不急在一时,黄泉算着恢复自己的功体比较重要,就点头答应了。

三人走远,秦假仙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阿妹喂——这个罗喉怎么这样厉害?!那个最光阴快要逼死本大【^_^】爷了。他居然那么一会儿就打赢了。”

“所以人家叫武君。武力值独步苦境。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大仔你刚才说人家是世上最英明神武的武君。那句话的语病真厉害。”

“那是自然。我就是故意要这样讲的。”

“可是人家黄泉军师好像可以听明白哦。”

“真实的吗?”

“连我都能明白。人家是天都的智囊,怎有可能不明白?而且他刚才对你的评价,简直是入木三分。我要给他一个——‘赞’!”

“诶呀,那要怎样办?”

“呜呜呜……大仔,你完了。据说他谈笑指间就能杀人于无形。你看当时攻入天都的日盲族民。你再看问天敌。问天敌啊,那可是我师尊一页书的宿敌。就被他那么轻松地毒死了。佛业双身都只能哑巴吃黄连。大仔,怎样办?我舍不得你啊。”

“业途灵!你这是在哭丧啊—?!——————”

秦假仙一声大吼之后,就见业途灵红色的身影飞快的绕着云渡山跑了起来。其后一个身穿白衣、公子摸样打扮的人,穷追不舍。



黄泉离了好远看到这一幕也不免觉得有趣:“你的天都怎么就没这么有趣的将士?”

“你要是喜欢。可以去招两个。”

“嗯。”黄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你放权给我吗?”

“当然。”

“好。就这样说定了。”

最光阴听闻邪天御武的情况,说自己也没有听说过。要回时间城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来,双方就分开来。


黄泉转回云渡山,找到秦假仙。

这时候,秦假仙怕他真的手起枪落,又看罗喉在后面。可了劲的说天都好话。

黄泉笑眯眯地听了一会。才说自己是来问啸日猋那件事的。

秦假仙一听黄泉只是要问那个人吃龙还是人吃人的事情,立即舌灿莲花,添油加醋地讲了起来。还告诉黄泉说,素还真说,当时漠刀绝尘也在场。


“哦?”——这样说,也可能是自己想错了?御不凡那个画像,可能是从漠刀绝尘那处问来的?那御不凡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别的事情?

“据讲啊,那个人还有一双会发红光的血眼。咦,好像跟武君的眼睛是一个颜色哦。”

罗喉在那边看黄泉,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见秦假仙的话。黄泉冷冷扫了秦假仙一眼,“你胆子不小,敢这样诬蔑罗喉?”

“我没。这么英明神武超级无敌上天入地威震寰宇不可一世古往今来第一伟大的天都武君,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只是军师要小心有心的小人,会那样子传说,阿对啊?”

黄泉的眼神不由更冷:“是你听了什么传闻?”


说话间,去找千叶传奇商量提升混沌之力的素还真回到云渡山。见黄泉将枪架在秦假仙身上,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赶来阻止。“军师,不可啊。”

“嗯?”

“秦假仙若是做错什么是,素某带他向你赔罪。”

“免了吧,我看你是赔不过来。”黄泉收了枪,“你来。”

素还真跟上黄泉往远处走了几步。

黄泉将刚才的事情简单和素还真讲了讲。

素还真看黄泉上心此事,便说自己马上去问个清楚。



秦假仙虽不靠谱,素还真问他的话,仍是还是知无不言。大致听过后,素还真不由也是一皱眉。

江湖传言,背后大多都有着特定的目的。正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他把自己的想法和黄泉说了说:“素某在苦境还有些朋友。军师若信得过,此事可交给素某去查。”

黄泉一想:“这方面,确实是舍素贤人其谁。那便拜托你了。”

“多谢军师信任。”两人又稍微说了几句,素还真说,想跟武君聊几句。

黄泉“嗯”了一声。“如果你让我戳秦假仙两下,我就答应你。”

素还真一愣:“想不到军师还会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哦。”

素还真也不知道秦假仙怎么得罪眼前这位主了。转身看他,道:“秦假仙,素某帮不了你了。”

“什么?”秦假仙未听到两人交谈,听素还真这样说,一瞬间反应过来“不好”,“啊妹喂~~三十六计——走为上!”转身就跑。

黄泉轻笑一声,红缨轻【^_^】颤,一枪正扎在秦假仙的屁【^_^】股上。

秦假仙惨叫一声,扑倒在地。“军师你这是做啥?”

“这枪,罚你口是心非,对罗喉不敬。”

说完,提【^_^】枪又扎,“这一下,罚你信口雌黄,诬蔑罗喉。”

“嗷——————”等黄泉拔【^_^】出枪缨,秦假仙大吼了一声,捂着屁【^_^】股就地打滚,“黄泉军师你也太心狠手辣了。”

一旁的业途灵仍旧袖着手:“大仔,我认为,他说的也是没错。”

“业途灵!——你给我等着!”

“咦?我就在这里等着呢。”



见黄泉的蓝眼睛里转过一丝笑意。素还真便跟他点了个头,朝罗喉走去。

一方面,他想更多了解罗喉的想法。另一边方面,他和千叶传奇现在没什么方向,想要问问罗喉,至少知道两人混沌之力和罗喉极元之力的差距。

结果就看云渡山突然一片红光大盛。几乎映透了整片山川。

还在地上打滚的秦假仙一下子停了下来,趴在地上转头:“啊嗫,啊嗫啊嗫。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罗喉发光了。”

“滚!”他说着跳了起来,“素还真啊——你无事吧?”

结果还没跑两步,就看素还真好好站在那处。

业途灵跟在他身边:“大仔,你的屁【^_^】股还在流血。”

“我知道!啊!————好痛!——————”秦假仙重新趴到地上,心中哀嚎:为啥罗喉这么厉害,这样自己要怎么报复黄泉啊?!

素还真看完之后,细想了一会儿。

对罗喉提了几个武学上问题。罗喉都一一答的。素还真敏而好学,很快便记住了,说回头去跟千叶传奇推敲看看。

罗喉点点头。“吾出此招,佛业双身必会看到。你这几日,不必再到江湖走动。日罗山,吾送你去。”

素还真说了一声多谢,就感到一片金光罩体,再来已是在日罗山了。

这让千叶传奇也不由疑惑地“嗯?”了一声,“你怎么刚走就又回来了?”

“我想念你啊。”

“……罗喉送你来的?”

“是啊。”

“你居然没被他杀了?”

“你不用说得听起来这样遗憾吧。”素还真说着,将刚才的事情大概和千叶传奇说了。

千叶传奇听完没做声。

素还真拍拍他的肩膀:“有这样厉害的上司,你难道不是应该感到高兴?”

“我看他根本不需要我们帮忙吧。”

素还真一听千叶传奇有打算耍赖,故作深沉地想了想,“嗯……不听命令行【^_^】事,恐怕你上司的军师会罚你哦。”

“素还真你够了!”

“咦~还不够。”

黑白双莲打趣了一番,才慢慢进入正题。千叶传奇虽不是武痴,但是对武学中暗藏的各种心思机巧,却着实无法抗拒。听素还真描述罗喉之招,强中更有关窍,便也罢了斗口。



罗喉送走素还真后,交代了秦假仙两句,就和黄泉回去天都了。

第二天黄泉没什么事,忽然想起罗喉说要看夜市,就叫了君曼睩等一起陪罗喉逛。

黄泉问银血去不去。苍月银血很无辜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跟罗喉两个人的事情,喜欢带上这么多人围观?”

“人多才有趣味啊。”

那我可以不陪你的恶趣味吗?苍月银血在心里挣扎了一下。结果想想也没什么,反正都看习惯了。他本来不善于表达,和二弟单独相处能说的不多,反是有旁人在的时候容易更多亲近黄泉。逛街这种事是再合适不过,便仍是答应去了。

君曼睩有的没的还要抱着神之子。结果枫岫主人也跟着大驾光临。倒是颇有几分热闹的趣味。


说起神之子,倒真是有一番的奇异。在寒光一舍的日子,他可谓乖巧安静。

也许真是天生能够感通人性,竟是在那之后一次都没有大声哭闹过。

倒是玉秋风到寒光一舍陪君曼睩后,被他抓伤过一次。


神之子身上流传着死神的血液,对于原本应该属于死神,但却被其他力量牵引,躲开死神之刃的人异常敏锐。

玉秋风并不知道这事,只是哼哼唧唧地说,这小孩子太过凶悍了。


要说她的想法完全没道理,倒也未必。因为黄泉这个罪魁祸首,就尤其受神之子的青睐。

君曼睩路上看东西的时候,顺手将神之子交给离得最近的黄泉抱。结果君曼睩要抱回的时候,神之子用小手扒拉着黄泉的衣服,就是不肯离开。君曼睩哄了好一会儿都没给哄下来。致使接下去的一路,便是黄泉给带着神子了。

罗喉看了一眼,觉得黄泉抱着孩子的样子很温柔,不觉就多看了两眼。

忽然发现,黄泉好像其实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黄泉觉得神之子这样做必然是有什么缘由的。就找了个机会,带着孩子找了个没人的所在。

罗喉一则有意无意地拖住想要跟去一看究竟的枫岫。

黄泉问神之子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说的。


神子果然开口:“不可让吾回到死国。或者,杀掉吾。”

“为何你竟会选择对我开口?”

“吾现在控制自己的力量有限,你来历特殊,吾才能够开口。你该知道,吾之力量,会造成死国生灵涂炭。”

黄泉沉默了一会儿。“我要保护我身边的人。暂时怕是没有答应你的能力。”——如果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如何管得了生灵涂炭?

“吾明白。吾累了,明日【^_^】你再来找我。三日后,或许吾能给你答案。”


枫岫主人的原意是想归还神之子。可看着君曼睩喜欢,又有黄泉的各种威逼利诱在侧,便留到了今日。

这也令寻找神之子下落的众人骚扰了寒光一舍不少次数。晚上看神之子喜欢黄泉,便说让他带回去哄几天。潜台词是,神之子我要,但找神之子的麻烦,你这个开了这么多条件的黄泉是不是该承担一下。黄泉一琢磨,忽然心中灵光一现,闪出一条自觉不错的计策来:“好,让曼睩也回天都住一段也好。”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