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3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三章 沌开】


黄泉走进会客室的时候,素还真和罗喉正对坐着。两人安静的喝茶,谁也没有说话。

罗喉没有穿他那套战甲。而是穿了那套上回他们一起出门时候的便服。

不错。

黄泉在心里评价了一声。越简单的衣服,越遮不住罗喉本身的气质。这样的霸气才是原原本本的罗喉。


一声茶杯和杯座撞击的声音,清晰地昭示着室内落针可闻的安静。


“军师来了。”

“唔。”罗喉看黄泉,“你来跟他谈。”

黄泉看了罗喉一眼:“那你呢?”

“吾听。”


为什么突然觉得罗喉这实诚的样子好想捏一把脸!?——素还真在场,似乎不太好。

黄泉捏了捏手,制止自己的手痒。

他坐到罗喉身边。“素贤人这次来,是因为拉拢两境的事情?”

“是的。

听说武君答应佛业双身拉拢两境,素某想知道,是否有可能让武君改变想法。只要素某做得到,但凭武君吩咐。”


“哦?”不问天都为何要答应佛业双身,而是仅仅问解决的方法吗?真不愧是苦境名人。只是:“罗喉承诺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除非你能在十九天内杀了佛业双身。”


“这……”他这次来天都,本来除了寻求解决之法,也是抱着想知道天都究竟是何立场的意图。毕竟天都虽然一直立场未明,但罗喉突然答应帮助佛业双身,未必就不是选定了立场。在这样的事态下,不担心天都的变化是不可能的,“那一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凭素贤人苦境第一智者的智慧,这样的问题,太掉价了。”

“可是佛业双身那晚复又对天都要挟?”

“素还真。天都没允许你如此试探。”

“啊。抱歉。”探听不出黄泉的口风,素还真也只有作罢。只是罗喉并未为难他……


正思索间,确定黄泉说话。“我也知道,要杀死佛业双身,是不太可能——

既然你来天都,我也不想拒人千里。所以我有个提议,你可以一听。”

“军师请讲。”

“罗喉只是答应帮他们,但是并没有说如何帮。”

“嗯?”

“到时候,我会让佛业双身答应,武君只负责所有所需力量的三分之一。


如果佛业双身履行承诺。等拉拢完两境,他们必然功体大损。届时我虽无把握杀了他们,但重创邪灵势力,让他们在一段的时间里都无法为恶,应是无碍。


但是我想,佛业双身应该是不会守遵守承诺。那么如果他们违反约定,我希望你和千叶传奇能以混沌之力帮罗喉抽身。


如此一来,要么佛业双身最终还是拉拢两境成功,但是功体巨亏,要么就是拉拢两境失败。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不算是罗喉违反承诺。


若是前一种,那么你们还是能重创邪灵,甚至有可能杀了佛业双身。

如果是后一种,也就正是你所希望的了。



你和千叶传奇的混沌之力,拥有拉拢境界的能力。但是这股力量还不够强。

所以,如果你相信天都不会和佛业双身联手对付你们,那么如何增强这种能力,就是你接下去要思考的问题了。


你觉得呢?”黄泉的最后一句话,却是问罗喉的。

罗喉首肯:“吾说过,你可以代表吾。”

“你这样会把手下惯坏哦。”

“无妨。”


素还真对两人的说话方式已经开始习惯了。也不放在心上。只想着黄泉的说法。


问天敌已死,这件事情他问过了枫岫主人,听说是因为笑剑钝那晚带来的胡琴上有毒。问天敌抓君曼睩的时候误中此毒而死。而本来问天敌是来要神之子的。罗喉当时在场,可后来漠刀绝尘匆匆来让罗喉速回天都。


所以虽然天都一员未损,罗喉却答应了帮佛业双身,实是不合理之举。且佛业双身如今是正道公敌,强逼立场不定的天都,未免流于不智。众人都觉得有可能是佛业双身和天都达成了某种交易,他最终还是选择来天都走了一遭。


现在看来,黄泉的这个说法,也确实有可能是陷阱。


但如果他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黄泉是无所谓正邪,只关注罗喉的,那么他现在的这个说法又是极为合理。


为了阻止两境合一,生灵涂炭,他或许也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了。“如此,多谢军师。”

“你已经欠天都很多次谢了哦。”

“素某都记得。武君但有用得到素某的地方,素某定不容辞。”

“嗯。”黄泉轻轻一笑,“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记下了。”

“那素某去准备了。十九日后再回。”


素还真离开后,罗喉突然从后面抱住了黄泉。

“嗯?”

“吾说过。你可以信任吾。”

“我没不信任你。只是两境合一,会大大提升佛业双身的实力。我可不想自己喜欢的人有被超越的风险。”黄泉转过头看罗喉。

罗喉红色的眼睛正看着他。宁静却让人觉得深邃。


黄泉狡辩的话,让他那红色的眼睛流出了一丝又爱又无奈的复杂。

虽然去问了苍月银血,但是显然对方对黄泉所知甚少。他也就只好直接问本人了:“吾想知道你过去的事情。”黄泉对他的担心,一定是因为那个过去吧。

“过去,是指什么?”

“你所有的过去。”

“既然已经过去了,不知道也没关系。”

“吾想知道。”

“如果我不想讲呢?”

“唔。”罗喉的红眼睛看起来有些失落。


黄泉在心底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转过身,“那么想知道吗?”

“嗯。”

黄泉安静了一会儿。深沉低浅的嗓音突然缓缓道:“我们相见的那晚,你杀了我大哥。”

罗喉抱在黄泉身上的手突然一颤。

因为彼此贴得那么近,所以谁也逃不过谁的感知。

罗喉的手松了一下。——

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为何还要问他。

“所以,你来找我复仇吗?”

“嗯。”黄泉突然将头靠在罗喉肩膀上,下巴磕在对方肩膀。便服让两人身体的贴近更容易被感知。

罗喉也用下颚磨蹭了一下对方的肩窝。

黄泉的声音在离耳朵很近的地方响起。像是透过身体直接传到了他的心里。“别再伤他。”

“……”罗喉将人更深地拥住,良久,突然缓缓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黄泉闻言一怔。

“哈。哈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拉开和罗喉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睛,“为何要到我不需要的时候,才说这句话……?”



看到那分不清是笑还是伤的蓝眼睛,水一般流转着看自己,罗喉心头忽然一恸。



他想起那时候,黄泉因为他重伤,那时候他絮絮叨叨地问他:“罗喉,为何你连原谅你的机会,都不给我……”

也想起那时,自己给黄泉输功后流回到自己身体的感觉——寄托、豁然、欣慰。

那是自己的把功体给他时候的感受。



“或许,是因为若是你能原谅吾,你就无法原谅你自己。”

“……”一瞬间,黄泉愣住了。仿佛世界的一切都停止一般地,整个身体都停住了动作。

——他 、居 、然 、会 不 知 道。

罗喉轻轻将他贴近自己。“吾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亲人、你的族民了。黄泉。”

“罗喉……”声音竟然止不住地颤抖。自己竟然是在感动吗?黄泉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好感动的。但是竟有泪……夺眶而出。

还好罗喉没看到。


罗喉搂着他安抚。“但过去的罗喉,竟没给你杀他的机会?”

“他倒是承诺了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吾违约了?”

“你觉得呢?”

红蓝两双眼睛再一次相交。

“吾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哈。哈哈哈。”这次笑得和刚才那次不同。——罗喉,你不是第一次对我讲这样的话了。黄泉身手按住罗喉的后颈,“你的身体,对我的接近已经连警觉都没了。要怎样不给我机会?”

顺势,还把罗喉回答的可能堵在了嘴里。

罗喉自己也笑起来。他抱着黄泉亲吻。

两人的身体早已不像刚开始那样的容易产生不自觉地杀意。

武者的敏锐,反而因此让自己更深刻的明白,对面的人,是怎样的让自己即使交了性命也甘愿。


“黄泉。吾只把这个机会给你。不必如此担心吾。”

“不要总是让我重复对你自大的评价。”

“那是吾名罗喉的实力。”罗喉,上古人神共惧的暴君,敢直面邪天御武的人类。别人的自大,不过他的只是平常。“你不喜欢吗?”

“……这一点。最不喜欢。”

“是喜欢里面的最不喜欢吗?”

“原来你不只是自大。”

“你又对吾有新发现了?”

“是啊。吾发现,原来你还会自吹自擂。”

“罗喉从不让喜欢的人失望。你还会有更多的发现。”



黄泉伸手捏了捏罗喉。蹭着对方的肩窝笑。感觉到对方的手开始伸进衣服里,这才后退了两步:“会自吹自擂的武君,难道你不知道,战前应该禁欲吗?”

“嗯……?你不想?”

“我是你的军师,有责任监督你。”

“哈哈哈哈。”罗喉笑完,直接就把黄泉压到地上,“吾放你假如何?”

“你太过分。”黄泉翻了个身将罗喉压在下面,“跟你想要我一样,我也想要你。你给吗?”

罗喉眨了眨血红色的眼睛。突然眼底泛出笑意,将人压近了自己:“可以。”

黄泉抱着罗喉亲了亲。“晚上吧,上一次就折腾了很久。”

“唔。”



说了几句哈,情朝也略退下了。

黄泉把刚才跟御不凡说的事情跟罗喉简单说了说。罗喉想天下封刀会属于天都,本来也是黄泉的功劳,他要怎么处理,都随他无妨。

这么想着。他突然又想到,黄泉好像其实很针对刀无极。

和对付佛业双身那种以静制动的方式不同。黄泉对刀无极,几乎是绝对对立的态度。

“刀无极、是……邪天御武……”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刀无极拥有刀龙之眼,不像是邪天御武的转世。不过他一定和邪天御武有什么关系,黄泉才会这样针对他。


〖吾将归还这十万人的血灵与怨恨。我的眼睛会见证你的灭亡,我的骨头会刺穿你的咽喉,你的追随者永远见不到茁壮的幼芽。〗

影神刀、以及上面的妙毗之玉……

会有第二次吗?


邪天御武的力量仍然存在,刀无极,会是第二个醉饮黄龙吗?

一样的拥有刀龙之眼。

“可是影神刀现在不在他手上。”

“嗯?”

“吾的意思是。天下封刀那些人的事情,你可随意处理。吾只想知道,刀无极是不是有杀的价值。”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因为他还受到爱戴吗?”

“或许吧。就像你知道的,影神刀还不在他手上。”

罗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是他,让吾对你失约。”

“嗯?”居然被罗喉套了话!黄泉叹了口气。所以说,罗喉动脑子的时候,其实脑袋还是很好用的吗?

“你一定都要知道吗?”

“黄泉。没有让过去过去的人,是你自己。——既然如此,其实我如果知道了真【^_^】相,你反而就不必担心了,不是吗?”

“有的时候,过去是一种成见。曾经发生过的,重来一次,不一定会再发生。我……”他说着抓了抓罗喉的手,“不想你难过。”

“吾最难过的,是让你难过了那么久。”

“那你就不该让我重提那些事情。知道和再说一遍,是不一样的事情。”

“好吧,吾不再问了。”——反正杀他的,就是拿着影神刀的刀无极,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了。


* * *


素还真离开天都后,被追出的御不凡叫住。

“素贤人留步。”

素还真看是御不凡,也就同他边走边聊了几句。御不凡将天都那一日战的事情大概跟素还真说了说。

“我知道你是为了此事而来天都。军师的性格,想必不会告诉你实情。希望素贤人信得过御不凡的为人。”

“原来如此。”素还真想了一会儿,“左护法好像已经很了解黄泉军师了?”

“很了解,我不敢说。也怕说错了,误导了你们。毕竟我自己对天都到底想做什么,也不敢确定。但是至少,佛业双身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但是的情况,并不像是作伪。”

素还真点头:“若是作伪,天都就应该对素某好好解说才对。”

“但或许军师料到御不凡回来告诉素贤人呢?”

“嗯。既然如此,左护法为何还要告诉素某?”

两人说完,各自都笑了起来。

猜疑,是无底的深渊。它就跟信任一样,是无法用道理来衡量的。

御不凡展开扇子,扇了扇已经开始蒸腾的暑气。“御不凡只是觉得,黄泉军师,和武君罗喉两人的为人,都很不错。尤其是罗喉,他和传说中完全不同。”

“这一点,素某十分的同意。”如果罗喉现在做的一切,真的只是伪装。那么当年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被以暴君的名义推翻。

如今苦境如此式微,就像黄泉说的,就算罗喉真的与苦境为敌,中原又还有多少人,能够分出力量来对付天都呢?

而且罗喉的言行都很直接,对他的帮助,也是出于真心。比如上一次自己想去请他取玄牝母血的时候,若不是黄泉阻拦,他必然是会帮忙的。而黄泉的推论,最终又被证明是正确的。天都若和佛业双身连成一气,想要骗他,当时答应帮忙才是再好不过。

人家给予了真诚的样貌,自己这边却是各种顾忌和怀疑。

人心啊……

“所以,看来我们是共识了。”

“是。多谢左护法相告。——对了,素某也很想了解黄泉军师。左护法刚才为何说,以他的性格,不会告诉我实情?”

“因为他会觉得,自己口中的实情,对你并无意义。反而让人觉得,天都好像急于解说自己的立场。”

“哦?”素还真甩了下拂尘,“不是因为,事关他的失误吗?”

“这。御不凡倒是不清楚了。他很少失误,所以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参考。但反正,我看他从不解释的性格,倒是跟武君很相似。”

“是吗。”

两人又一路走了走,御不凡将天都最近发生的事情大致跟素还真提了。也说道黄泉要释放天下封刀不愿降服之人的事情。也提到了啸日猋所见的人吃龙的事情,并拿出画轴,请素还真有空时候,帮忙调查。

素还真说此事流传甚广,他已经请秦假仙留意。有了画像,就是如虎添翼。虽然不能保证何时能有结果,但也算是答应了下来。

两人这才分别。



============================我是抽风的分割线=============================


【有一段不知道怎么回事,写着写着,泉仔突然绮罗生上身了。重写后觉得原本的段子好可爱,于是贴上来。我这是个神马毛病orz】

黄泉伸手捏了捏罗喉。蹭着对方的肩窝笑。感觉到对方的手开始伸进衣服里,黄泉后退了两步:“会自吹自擂的武君大人,战前是该禁欲的。你不会连这都要用吾名罗喉来推托掉吧。”

“嗯……你不想吗?”

“谁让我是你的军师,只好勉为其难,跟你同甘共苦咯。”

“哈哈哈哈。”罗喉笑完,直接就把黄泉压到地上,“共苦不如同甘如何。”

“我说你,太过分。”黄泉翻了个身将罗喉压在下面,“既然要同甘,你让我抱如何?”

“可以。”

“嗯。好。那今天晚上把自己洗白白了等我。”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