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2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二章 陌生的身影】


“黄泉。”罗喉穿好了衣服,看着还在那儿不肯挪动的人。血色的眼也不禁添了温柔笑意。

黄泉折腾了整整十天,如今松弛下来,同罗喉激情过后,便觉浑身无一处不懒散。只拉了衣服在身上,免得山风吹冷热潮,便是不肯起来:“我要休息会儿。”

“地上凉。”罗喉边说,边拆了肩甲上的两排护肩。然后拿起对方其他的衣服挂在身上,走到黄泉身边,俯身将人抱了起来。

黄泉“嗯”了一声,他实是累了,又想这种事对罗喉不费什么力气,就拿头蹭了两下罗喉的肩膀,想找个舒服的姿势。忽然发现好像没有护肩的铠甲,模模糊糊抬头看了眼,知是对方体贴,怕他被膈到,因拆去了。心下欢喜,不由地弯了弯嘴角。蹭到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心地休息了。

罗喉低头看看他,笑着展开身法继续下山。



当天都众人看到他们的君主抱着军师回来的时候,还以为黄泉受了什么重伤。

结果第二天,最光阴来访,却见人生龙活虎的出现了接待客人。

虽然不少人都知道他们的军师和他们的武君是睡一间房的,但是武君竟然对军师宠信到这种程度还是超出了想象的能力。


“我看你这个国舅是当定了。”恶世相柳拍了拍苍月银血的肩膀。

苍月银血瞪了他一眼。“吾看得出来。——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孝敬一下我这个未来的国舅?先到先得,初回限量。”

“呃……?”没想到苍月银血竟然会调侃他,恶世相柳顿时语塞。

这时司命太子恰好路过:“天都禁止行贿哦。”

“是吗?”

“当然。”这世上难道竟然会有允许行贿的地方吗?



天都本来还有一半的人反对黄泉,经历了上次对佛业双身之战后,那些人几乎一下子全都倒戈了。


黄泉很维护天都的将士,这点有目共睹,再要怀疑,他们自己也拉不下脸了。一者,在这浑浑江湖,天都将领,至今除了扣影毒杀死于罗喉之惩外,未损一员。二者,上次冷吹血被问天敌打成重伤,是黄泉出手相救,又是他找了千叶传奇来给人治疗。三者,最近这次狂屠对上佛业双身,黄泉宁可自己耗费法力也不让狂屠赌命。更让月族的苍月银血对抗天蚩极业。桩桩件件,怎么看都不可能对天都存了什么坏心。


所谓事不过三,于是一战下来,黄泉虽然最后因大意致使所有努力付诸东流,但却是赢得了天都众将完全的信任。而苍月银血,也获得不少赞佩的目光。

这两人要对天都不利,应该早有过不少的机会了。之前定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果然还是武君眼光好!


这其中,只有一个人还例外。那就是坚定信念,认为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黄泉对天都这么好一定有阴谋的高阳异徒。

只是武君都下令谁要非议,离开天都了。他也只能把话别在肚子里。最多也就是能赌气地说一句“以色侍主小人行径也”,顺带却是确定了君上对军师好到了何种程度。


这日,黄泉见了再次造访的最光阴,两人已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解决你功体的关键,在于时轨交错的间隙。”

“时间城主昨天也是这样对我说。但是要如何做?”


“时轨的运转,就如齿轮的相互联动,每个时空,都有自己的时轨。每个时轨,都有自己的时间齿。他们彼此独立又彼此联系。每个生命都对应着一枚时计。时计跟随时轨运行,每一个齿固定地对应时轨上的一个轮齿,而每个人所在的空间,则决定了时计究竟要对应哪个时轨。这样,就保证了生命体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唯一性。

时间城将你送回,本质上,也就是通过回拨的你的时计,创造出一段不存在的时间。


这种体系大致上可说是是完美无缺的。就算一个人的时计异常碎裂,其命轮会直接和时轨对应,那个人并不会因为没有时计而可以同时出现在不同的时空。


唯一的缺陷是,时轨和时轨之间的交【^_^】合注定会产生时光的缝隙。

这个缝隙具有缓冲时光的力量。那里,有可能保留下经过它的所有非生命信息,包括一个人的样貌、声音,甚至是力量。某一种意义上说,这个地方,可以复制一个人既有的力量。


但这种事件发生的概率非常低。大多数时候,时光缝隙是不记录任何东西的。只有在两个时轨相互叫错过一个齿轮的时候,它才有可能记录东西。而你的力量,恰好就曾经被它记录下来了。


而且,它们一定不是在你的时计和时轨错位的时候发生的。不然,你必已经掉落空间裂缝。

没人知道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不过你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样说起来,我真好命。”——黄泉闻言在心底狠狠给了自己的运气一个赞。

当时饮岁可没有解释得这么详细。虽然其实也算是包括在所谓的“未知”里面吧。可是这个对他而言的未知,对时间城分明是个已知数啊!饮岁是怕解释详细了,会失了自己这只小白鼠吗?


“成功回到过去,并不算害是特别好命。虽然你是时间城知道的唯一一个,成功从未来回来的人。

但时间城并无法知道谁来自过去或者未来。所以很可能,其他被时间城送回的人,都成功回到了过去,只是他们没有找时间城,所以时间城不知道罢了。


你最大运气在于,你那过去就曾被时光缝隙记录的力量。


回拨一个人的时计会出现什么结果没有人知道。但是可能的问题有很多。穿越时间的人,失去一些原本拥有的东西,是完全正常的。

以你的情况,功体消失就是其中一种。这种情况若是出现,其实时间城是无能为力。


可是你却能将它们重新找回。也就是说,有一个地方,你过去和现在都去过,恰巧正是苦境的时光缝隙所在。在那个地方,过去的你曾施展过你的力量。

如果能找出那个地方,并用适当的方式复原出它记录的关于你的功体,你就有可能恢复力量。”


“这样说,合理,也不合理。我身上邪元的力量,得自葬龙壁。那地方也确实能看到一些过去发生过的事情。而且也是在那个地方,我获得了那份不属自己的力量。但我去过那里了,并没能找到我的功体。”


最光阴想了一会儿,“你身上恢复了一些功体,难道不是因为去了那处?”

黄泉将幻月苍龙泉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我重新去过那处,可惜也并无更多的恢复。”

“嗯……那么在那之前呢?你做了什么?”

“那之前?”那之前众人在落木岭围攻罗喉,再之前……他去了——葬龙壁!


黄泉将那一日的经过又简单和最光阴说了说。

最光阴想了想。“应该是葬龙壁。你带我去一看,或许能有收获。”

“好。多谢你。”

“不必。你昨日对时间城说,我会遇到危险?”

“是。你想知道更多吗?”

“你要同我再做一笔交易?”

黄泉闻言却笑:“不必。这世上,只有陌是生人才是用来做交易的。只是,未来的事情,若告诉了你,便少却一分探索的乐趣了。不是吗?”

“嗯。”最光阴觉得黄泉这话的确不失道理。“那我便不问了吧。”


黄泉一笑:“我可以透露一点哦。——将来,你会结识到一个很好的朋友。却也因此,无意中得罪了另外一个人。”

“暴雨心奴吗?”

“是。”黄泉想,最光阴在时间城的地位果然是不凡。消息这么快就全都到了他这儿。“那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如,我给你一个咒符。”黄泉说着,凭空绘了一道符文,交给最光阴,“等你的好友遇险时,可以用它寻我。若能力所及,我会帮你。但要尽快。暴雨心奴手上有毒,不可让它侵染对方。”


“……这世上,什么人,不是陌生人?”

“也许,是朋友吧。”

“嗯。”最光阴碰了碰那咒符。“朋友是什么?”

“就是不会跟他计较自身得失的人。”

“那我收下了。多谢你。我们出发吧。”

“好。”

“不叫上罗喉吗?”

“不必。他有天都的事情要处理。不过若是你想,也是无妨。”

“那倒不必。反正我现在也打他不赢。”

“哈。要赢他,可是很困难。”

“我知道。”

“哈哈哈哈。”黄泉大笑。嗯,无意中给罗喉找了的对手,真是有趣。


见自家军师跟最光阴离开天都。冷吹血赶紧去告诉了罗喉,免得又要承受武君十天的低气压。

谁知罗喉只是“唔”了一声。“黄泉有他的自由。让他去吧。”


“你给他自由,等找他不到的时候,就让天都的人都提心吊胆……哎……无奈啊!”冷吹血在心底很快地转过了这个念头。不过这种想法,其实他是绝对不敢有的,嗯,武君对他是神祗一般的存在,哦低气压什么的,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他退下后,罗喉到天台上去站了一会儿。有意无意地目送黄泉和最光阴前往葬龙壁的身影。

他没有再问黄泉关于刀龙战袍的事。黄泉既是从未来回来,知道何处能寻得刀龙战袍,便就毫不奇怪了。刀龙战袍是邪天御武之物,交给他也不合适。黄泉既然说自己为了苍月银血而来,苍月银血在过去也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将刀龙战袍给他,一定也是为了保护他吧。


海风吹起了金黄色的衣袂,鲜红色的眼眸静静落在远处移动之人的身上。

罗喉想起,第一次给黄泉疗伤的时候,曾有一股像是属于自己的意识流传回来。当时,他以为是黄泉欺心的法术。

现在想来……

“未来的你所拥有的功体,现在存在于另一个人的身上。”

黄泉身上,有跟他如出一辙的邪元……

即使失去一半的时间,也不愿意以那份功体主人的消失来换取。

那个人,是罗喉吗?


罗喉。

值得吗……


一直到那红白相间的身影看不见了,罗喉才缓缓从天台上下来。他没特别动用邪元跟随,却突然想去找苍月银血。他想知道更多关于黄泉的事情。

黄泉像是知道他全部的事情,他对黄泉的了解,却只限于自己醒来之后。

这不公平。



* * *


黄泉和最光阴一路来到葬龙壁,刚要进入,被兽刀伸出一档。“里面有人。”

嗯?

两人退到一侧。不久,就看一个白发人从葬龙壁中走出。他脸上带着带着红色的面具,看不出脸容。

从身材和发型上,黄泉也认不出他的身份。

但是带着面具,必定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就是说,知道这里的人里,很可能有人能认出他。


会是谁呢?这样藏头缩脸?而且还知道葬龙壁的所在。

想要跟去看看,又知道自己功力不够,势必会被发现,也只有作罢。

两人等他走得看不见了,才进入葬龙壁。黄泉告诉最光阴,时空缝隙,就在这葬龙壁之后。

最光阴起刀劈向葬龙壁,一片强大气流过后,石壁竟是纹丝不动。

最光阴不服,提真炁大喝一声,复又刺向石壁。洞【^_^】穴中发出一声高亢龙吟。“金——”地一声,呒狗利刺入葬龙壁三寸,刀身却也随之“喀”地一声,出现了一道裂纹。


“嗯?”黄泉抬头看了一眼壁上的邪天御武。皱了下眉头。

当年他愤怒之下,尚能将计都插入葬龙壁,最光阴功力不在那时的他之下,呒狗利锋锐虽不如计都,但也没道理最光阴全力一击,居然还无法刺穿龙壁。——难道是因为邪天御武的力量还在?

最光阴又试了一次,还是没有成功。黄泉将他拦了下来:“别试了。这里可能有什么特殊的力量保护着。”

“嗯。”最光阴在意地看了一眼头上刚刚发出龙吟声响的地方,“是它吗?”

“也许。”

“它是什么?”

“邪天御武。走吧,路上跟你解释。”

“好。”

两人离开葬龙壁。路上黄泉先简单讲了讲邪天御武的事情。两人才再行分析黄泉之前找到功体的过程。

最光阴又要求去幻月苍龙泉一看。

两人同行往月族。


全然未察,远处,正有一双眼睛,如鹰爪般紧紧地盯在他们身上。



去过幻月苍龙泉,最光阴仍无所获。回程的路上,又问了黄泉一些问题。最后道:“不如你先设法打开葬龙壁,等我看过那背后是否有时光缝隙,再做判断。我也再想一想,看是否还有被忽略了的关键。”

黄泉谢过他。又告诉最光阴,云渡山有个叫做秦假仙的人,是个苦境通。如果想要游历苦境,可以去问他。苦境有不少名山大川,也是习武的好去处:“越是接近自然,越是可能有所感悟。”

“好。多谢你。那我先去云渡山。暂别。”

两人分道。


黄泉回到天都。罗喉问过了他事情的经过,就要亲自去看葬龙壁。

黄泉说不急在一时,等明日再去不迟。——他要想一想如何调查那个戴面具的人,所有去葬龙壁的人,都是他要严加防范的对象。


和罗喉一起理了会儿天都的事情。

御不凡来说,漠刀绝尘想见黄泉。罗喉看黄泉一只对两人礼遇,就顺口问了黄泉一句,绝尘是什么身份。

对于已经知道自己来自未来的罗喉,黄泉不打算再隐瞒什么:“他也是御天五龙之一。”

“唔。”第一次为了隐神刀对上少独行时候,黄泉说过,啸日猋和漠刀绝尘就是他要找的人,“他的确是不错的刀者。”

“不准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那你还要去见别的男人。”

“堂堂武君,如此小器。”

“你知道自己一向是例外。”

“嗯。我发现你的回答越来越有趣味了。我中意。”黄泉说着,俯身亲了一下还在桌子前看着奏折的罗喉。

罗喉顺手捏了黄泉一把:“罗喉从不让喜欢的人失望。”

“又自大。”

黄泉说完,自去见绝尘了。

罗喉动了动刚刚捏了他的手指,不由地温柔了嘴角。

心已经沉寂了多久,他不知道。但这一刻,他能感到自己的心,从未有过的暖热。



绝尘是来问关于荒漠血仇一事的。黄泉听完他的描述,沉默了一会儿。

“我无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按照你的说法,啸日猋的嫌疑是最大。他的三个人格,和尸体的回答完全相符。

但啸日猋神志不清。他的确会乱杀人,可那都是失心时候的一时之举。杀人时候,往往也不会出现三种人格,还会让人不要靠近他。刀无心和刀无我都死于啸日猋。所以关于他,御不凡应该也知道一些。”


御不凡闻言敲了一下折扇:“这话有理。确实,曼睩说过,刀无心是因为看到有个人疯疯癫癫,让人不要靠近,结果上前关心,才遭了杀害。刀无我的事情,已经无法对证。但是军师这样说,回忆刀无我的尸体,确实是全无防备的样子。”


黄泉颔首:“所以讲,啸日猋屠杀整个荒漠的可能微乎其微。

除此之外,就我所知,只有刀无极有嫌疑。

他会使用一种叫做三玄鸣的刀法,这种刀法展开的时候也会出现三个不同的人格。

而且罗喉也曾看过他刀龙开眼。

只是这中间也有说不过去的地方。刀无极的刀龙之眼是红色。一般的人,如果看到发光的红色眼睛,一定会记住那个颜色,不太可能仅仅回答你,凶手的眼睛会发光。

尸骨上,可还有什么伤口可以作为推断的依据?”


“何种样的依据?”

“这个一时之间,我也说不清。你是刀者,应该比我更能感觉出杀人时候,刀式的走向。或者,你可以去看看啸日猋杀死的人的伤口,然后对比一下。或许能有帮助。”

“好。我再去一次荒漠。只是时隔多年……”

御不凡看绝尘惆怅,安慰道:“功夫不怕有心人。像我这样有毅力的人,一定也会找一个有毅力的朋友。”


“世上是不是只有这两人有可能。

黄泉想了想。“这世上拥有刀龙之眼的人不多。我的确只能想出这两个来。”

“好。那我回荒漠后,如果有什么发现,再来找你。多谢你。”

“不用。你上回帮了天都的忙。我这点回馈,不足为道。”

“彼此。我先告辞了。”

“我送你。”


送走绝尘,黄泉突然问御不凡道:“虽然已经问过你一次,不过,你对刀无极的态度,似乎不如以往那样维护。刚才我提到刀无极,你也未提出反对。外出的那段时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御不凡记得自己也回答过军师了——并无什么啊。只不过,军师之为人处事,御不凡认为可以相信。或者军师觉得,御不凡的判断,错了?”


“倒不是。”黄泉想了会儿,“只是刀无极……”黄泉欲言又止,“算了。你自己行【^_^】事的时候多加小心就是。若真发现了什么,不要一人逞强调查。可以找素还真或者笑剑钝帮忙。笑剑钝最近有事缠身,若你要找他,我将他的问题解决也是无妨。你现在是天都的人,有父亲和小妹,还有绝尘,该懂得保护自己。”


黄泉说完,也没等的御不凡回答,就换了个话题,“对了,最近玉刀爵如何了。还是不愿服从天都吗?”

“哎。父亲他。”


黄泉想了想:“原本,让他们离开天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无妨。只是……他一走,你和玉秋风恐怕也要走了。罗喉还想让玉秋风陪君曼睩一阵……


说起来曼睩最近也不在天都。不如这样。那些仍旧不愿留在天都的人,就让他们离开吧。让玉秋风就去寒光一舍陪陪曼睩。你父亲想去陪她,也可以。不然,你陪他去散散心也可。”

“军师……这……”


“不用如此讶异。前几日宴会,罗喉也算对苦境正道释出了善意。也就不必拘着他们了。如果那些人还有什么亲人也想跟随离开,亦是无妨。只是有一条,不准回去帮刀无极。否则就不要怪天都不客气了。”


御不凡依旧愣在那处。

“怎么了?还在讶异?”

“我……从未想过,天都竟能如此宽容。就算是天下封刀,也未必能如此做。”

黄泉笑了笑:“你可以当我这两天心情好。”

“多谢军师。”

“去吧。”


“这。御不凡还有一事。”

“何事?”

“军师可见过这个人?”御不凡说着从袖中抽【^_^】出一幅卷轴,展开来,正是个和黄泉在葬龙壁外见到的几乎相同的蒙面人。

“嗯?”

“军师认识他?”

“今日我同最光阴在路上见过这个人。我不认得他。你如何有这画像?”


“不瞒军师。我最近在查一件事。在天下封刀这些年,时常会听说,有刀者被啃食殆尽的事情【记载于《刀龙传说》37集】。一直都查不出头绪。最近啸日猋传出有人死后变成龙,然后被吃了的事情。我便着意打探了一番。这幅画像,是根据多年来,我调查的结果,拼凑而出的。”


“嗯?”黄泉侧头看了御不凡一眼。忽然心中闪过一道灵光,莫非——御不凡也看到了刀无极吃那个孩子?!

这就能解释他最近来的各种反常了。而且御不凡那阵忙于为刀无极洗清冤屈,又因为自己的言辞,不免会暗中监视刀无极。刀无极当时身中剧毒,虽然他能够抵抗,但是功体巨亏之下,没察觉御不凡跟踪,也并非不可能。

只是御不凡一定还会担心,这一幕会不会也是有人捏造陷害刀无极的,所以仍旧对天都有所保留。


原来如此——

这事情,御不凡不说,他也不必点明。

只是,原来今天自己在葬龙壁外见到的人,竟就是刀无极?!——哈!刀无极!————你竟然去了葬龙壁。难怪要带上面具呢。

黄泉不自觉攥了一下拳头。


谁敢动罗喉!!——


“军师?”

“……”黄泉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已不自觉流露出了愤怒,赶紧弥补道,“世上竟有如此丧心病狂之人!真后悔今日遇到他时,竟然不知。”

“他实力不群。至今无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军师足智多谋,武功却是一般。幸好是不知道。”

“御不凡。”

“啊。抱歉。我忘记军师术法神通了。”

“我发现你开始不把我这个天都军师放在眼里了。”

“啊。”御不凡拿扇子掩了掩嘴,“难道只有不敢说实话,才算是把军师放在眼里吗?”

黄泉轻笑,“我猜你接下来想说,像你这么心直口快的人,那么还真不适合在我身边。”


“不是。军师误会了。御不凡想说,要知敌长我短,才能扬长避短。所以,军师还真需要我这么心直口快的人在身边,多听听逆耳之言。”

“哈。哈哈哈哈。”

“御不凡说认真地。”

“那你还有什么逆耳之言?”

“诶。军师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对于这个人,”御不凡说着,指了指画像,“军师可有什么能指点可以给御不凡。好让不凡查出真凶。”

“无。也许你可以从这个人吃人的规律上来着手。比如说,吃人的频率,有没有固定的变化。例如越吃越多。或者近年来越吃越少。如果有,那么就跟他的心性或者什么长期的习惯又或者所联系的武艺有关。

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律,那么他吃人的时间,就应该是跟自身的情况有关。比如,受伤、或者功力大亏的时候需要吃人。

这人既然带面具。而且从来不换面具。那么他的真容,一定也在这武林中行走。你可以根据这些,来找查询。”

“嗯……真有道理。”


御不凡还要说什么,巫毒经却来敲门,说素还真来访,罗喉让黄泉过去。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