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1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一章 时之真(^_^)相】


赶到时间城脚下时罗喉已能感觉到黄泉身上的邪灵之力。

“吾已能感觉到黄泉所在。多谢。”

“不用。若你还想见到伊,就赶紧上去吧。”

嗯?罗喉闻言愣了一下。最光阴却转身意欲离开,“别浪费时间了。上去便知。”


罗喉朝对方微微躬身,随即展开身法朝山巅飞腾而去。

最光阴仰头目送一道金光冲天而上,没有表情的脸上不由生起了一丝肃然。选择苦境修行,果然是没错。

只是莫名开始混乱的时计,以及变奏了的生命谱,又将给时间城,带来什么呢?


凛冽的山风之中,数以千万计的时计滴滴答答的走着。

风中的人银枪红襟,身上数不清的伤痕历历数说着这一路的艰难,却是不减风仪绝代。


“勇敢的人,如此艰辛来到了时间城。说出你的所求吧。”蓝衣的时间光使飘身而出。却在见到黄泉的刹那,不禁一愣神。“嗯……?”

“我要找回我的功体。”

“……”饮岁重又将来人打量了一番,“幸运的人,奉劝你不可贪心。”

“提出时间城的条件吧。”

“……”饮岁沉默了起来。

黄泉安静的等了会儿,但是饮岁一直没有出声。他渐渐有些不耐,“这么难吗?”

“你之情况特殊,我需要禀告城主。”语毕,蓝色的身影光化消失而去。


罗喉来到了时间城外,正见饮岁离开。

说不出来由地,他没有立刻现身带黄泉离开。

他想知道关于黄泉的事情。就算是对方不欲他知道的秘密,也忍不住想要探究。


过了片刻,饮岁再次出现。“你是时间城从未来送回之人?”

“是。”

未来?

罗喉的心不由一沉。——未来……

就像是一团乱麻被抽中了线头,纷繁的谜团忽然破散,散了一地细碎谜底。

初见时候黄泉如能读取他心思一般的了解。

天都海边,黄泉用他的血对天都的结界施法,说“这是个记忆的术法。将来或许有用。”

还有那仿似怅然若失,又似宣泄的反问:“你能肯定,离开的那个不会是你吗?”


“我不喜欢谈论太久远以后的事情。现在这样就好。”

“刀无极、是……邪天御武……”

“保重自己。不要、伤害彼此……

你们平安。吾……很、欢喜。”


混乱却真实的一幕幕,如今都在简单的一句话之间找到了答案。

黄泉知道未来之事,不是因为他能预见未来,而是因为他,来自未来。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他竟会从未来回到这里?



“按理,你无权向时间城提出任何要求。因为你现在的时间,原本就属于时间城。没有时间的人,并无资格同时间城做交易。但是城主说,时间城送你回来时,双方进行的应当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所以既然你来了时间城,时间城就不应拒绝你的合理要求。但是你功体的消失,乃是因为在时轨的交错中,未来的你所拥有的功体,现在存在于另一个人的身上。只有那个人从这世上消失,你的功体才可能恢复。”


“胡扯!”

“这就是时间城的回答。”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什么。但既然我可以恢复三成的功体,你的理论,就不可能成立。”

“这只是你的想法,如果你做不到时间城的条件,我们的交易,就到此为止了。”

“即使我能告诉你,最光阴将来会遇到很危险的事情,你们也不想要知道吗?”

“哦?”


黄泉不可能为了换回功体让罗喉消失。他需要功体正是为了罗喉。而且为了他,他急切的需要立刻恢复。

于是在最光阴的事情之外,他又凭空捏造了一条:“即使,时间城让我回来,也是为了解决将来被卷入武林纷争的危险,你也要这么坚决的拒绝我吗?”

饮岁闻言神色也是一冷——“不可威胁时间城。”

“你认为我是在威胁吗?”虚张声势。黄泉一素都对此很擅长。

但饮岁也没那么好骗:“如果是为了解决时间城将来的问题,你身上必然会带有时间城要你交托的信息。”


黄泉眯了一下不大的眼睛,一个无懈可击的谎话再次孕育而出:“如果我说,那些带着信息而来的人,都没有让未来发生足够的变化呢?”

“嗯……?”饮岁再次带着怀疑打量了黄泉一眼。


时间城拥有时间,但时间城却无法知道命数。

改变一个人的时计对时间城而言很简单,但是这样做的影响,时间城却无法知道。而且时间城的人,本身不拥有时间,因为时间城所有术法的作用,都必须以时间做交换,所以他们将人送入其他时轨的能力,也就无法作用于自己。若是想要改变什么,或者知道未来的样子,便就只有通过其他人。

这个意义上,黄泉的话,完全没有破绽。


改变一个人生命消亡的速率,对时间城而言,就如春树抽芽,夏苇抽穗,秋枫红满山那样平常自然。但改变的也仅仅是速率而已,有些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时间仍旧无可能阻止其发生。也就是说,也许“改变”本身,才是未来真正的注定。

所以时间城一直想要打破这个“未知”。打破的方式,大抵就是将人送去过去,然后设法看到其对当下产生的影响。


——就像如今这样。


过去的半年里,时间城失踪了两枚时计。不是改变运转的速度,而是完完整整的从时间城消失。

通常,如果是在一个人出生后毁掉那个人的时计,那么这个人必然会消亡。

但是那两枚时计的拥有者,却都仍旧活得好好的。

没有时计,却仍存活着的人,生命就不存在起点或终点。


这样的人不但几乎不可能死亡,而且还能够毁坏他人时计的运转。这是时间城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将意味着时间城会有很多无法掌控的事件。

而出现这样事件的关键,便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所以饮岁一点也不想帮黄泉。

可是黄泉的话,他又不得不考量。


“既然时间城让你回来,那么说出你所携带的消息,应该是交易范围之内的事情吧?”

“你认为,你的城主是这样慷慨的人吗?我身上并没有时间城的信息,也就没有任何的约束。他会信任我回到这里后,仍然为时间城办事?”

“那么条件是什么?”

“所有回到过去的未知。——未知的时间,未知的结果,以及未知的生死。如果我回到了过去,来得及阻止对时间城不利的事情发生,我可以以此为条件,再同时间城交易。 ”


饮岁听完侧了下头。仍旧可说是无懈可击的答案。但是,“我要如何相信你?”

“这取决于你的智慧。”

“我说过。做人不可贪心。你回来实现了你的愿望,那些未知的坏事都没有发生,你该感谢时间城。而不是以自己知道的事情来威胁时间城。”

“嗯……?”这次轮到黄泉迟疑了。某种程度上,饮岁的话,完全是对的。

饮岁见此,顺势道,“或许可以这样,你同时间城签订契约,将剩余的时间,交给时间城。我恢复你的功体,再给你三年时间,完成你想做的事情。将来,如果证实你所说的危机确实存在,而你也能够将它解决,时间城便将剩下的时间还给你。”


“……”黄泉皱了下眉头。时间城的危机完全是他信口说的,虽然时间城列名天榜首位,预示着其将被卷入武林纷争,并非时间城所愿,但若说是危机,时间城也未必就会相信。何况,“如果等你们看到真正的危机时,我还能解决,你认为你们城主还会送我回来吗?”


“哦。好像也有道理哦。不如你先说说最光阴的事情。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这一点黄泉倒是觉得可以透露一些:“这世上,有个人叫做暴雨心奴。他将是最光阴危机的关键。”但是消息不能白给,黄泉决定再掺点水,半真半假的谎言是最难拆穿的,“在很久以后的未来,这也会和时间城的危机有关。”


黄泉的话音落下,时间城主突然出声:“暴雨心奴的时计已然终止,但他却仍旧依靠这某种力量存活。黄泉,你的说法,我可以相信。作为回馈,我可以告知你,找回你功体的关键,在于时空的交错。你自己亦可解决。但如果要时间城出手,你仍然须付出剩下生命里一半的时间给时间城,或者是等那个关键之人消失之后。”


剩下生命力一半的时间。这个听起来似乎不是很坏。嗯,只是一半而已。相比让罗喉帮佛业双身拉拢两境而吃亏,以及自己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而竟会成为人质,黄泉觉得时间城主的这个提议不错。“一半的时间,我给你!”


“爽快。那么给出一滴血,与时间树缔约吧。”



黄泉伸出手,刚要刺破手指。忽然,一道狂霸刀气,自他身侧袭来。黄泉和饮岁不得不赶紧闪避,各自后退了数步。缔约之事,也就一时没能成功。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吾名,罗喉!】

“这契约,吾,不准。”尘嚣过后,是一个黄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诗号——“罗喉!

你——!”

罗喉怎么会来这里?!


黄泉的脑袋不由地“轰”了一声。罗喉是怎么会找到这里的?这不可能!——除非罗喉一直跟着他!那自己爬个山爬了十天的糗事岂不是也被他知道了?

虽然黄泉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也看淡了很多的事情。

但是在心爱的人面前出丑,这种事情他还是根本淡定不了!

饮岁神色一冷。“谁敢在时间城放肆?!”

“吾。罗喉。黄泉的时间是吾的。吾不准他同时间城签订契约。”

“这由不得你!”

“这由黄泉。他是吾的人。”罗喉血红的双瞳没有神色,却自散发着不世之威,“他只功体还未恢复,停止交易,彼此都没损失。”


饮岁挑了下眉头。

罗喉已转身,带着黄泉光化离去了。

“你们!太不将时间城放在眼里了!”饮岁刚要催动功力阻止罗喉,却被时间城主拦下。

“他说的也没错,让他去吧。”

“城主!如此时间城威仪何在?”

“威仪不是以暴力的方式体现。何况时间城一向温柔处事。”

到底眼前人才是一城之主。饮岁虽不满,却也是作罢了。


当黄泉接受过啦,罗喉的确是到了时间城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被带到了山腰。

天都智囊一瞬间就不理智了。他甩开罗喉的手:“谁让你随便替我做决定?!——送我回去。”

“你不须同时间城做那种交易。”

“不须?难道让你再死一次吗?”

“嗯?”罗喉虽然是简单的人,但是并非不能思考。“你从过去回来。是为了吾吗?因为吾,死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漏嘴,黄泉愣了一下。却也为罗喉听到了他和饮岁的对话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和——兴奋。他并不想告诉罗喉他本来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他觉得那是不是罗喉该得到的。但是他并非不希望罗喉知道他从未来回来的事情。


不然他和罗喉之间,就总好似有些芥蒂。哪怕相爱相争有时自有一番情调。但这种没来由的怀疑却并不包括在内。何况他又没有自虐痞。没道理为对方做了事情,还要矫情的说不需要对方知道。如果对方都不知道,还要喜欢你什么呢?

“你都听到了?”

“嗯。”

“我回来是为了银血。”不是你。

“可是你没有阻止丹莹。”

“没来得及而已。”【没道理为对方做了事情,还要矫情的说不需要对方知道】。话是这么说,但黄泉还是不想承认他回来是因为罗喉。——他只是从来也没有做出选择罢了。一个贪心的魔鬼,想要银血和罗喉都好。没有谁先谁后。

罗喉伸手轻轻触碰黄泉的脸。那上面还有些伤口,像是在上时间城的路上,被风刃挂到的。

“你太逞强了。”

说完,天都武君却低头,诚挚地吻上了爱人的唇。

黄泉没拒绝。也没太大的回应。

只是在结束的时候推开对方,道:“我不想再被人当做人质。”

“吾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自大。送我回去。”

“吾不准。”罗喉说完,将黄泉抱得更紧了些,“最光阴来找你,他也许知道了什么。时间城的人刚才也说,你可以自己解决。就算要找回你的功体也不必如此。”

“可是你马上要去帮佛业双身拉拢苦灭两境了。你确定到时候他们不会把压力都放到你身上吗?”

“罗喉的能力,岂是他们可以测度?”

“都说了不要这么自大!”黄泉突然就火了。虽然罗喉的死亡和此事无直接关系,但最后会败战天蚩极业大抵是因为真气耗损过度一直没有恢复。不然刀无极也不会有机可趁!

可惜罗喉不为所动。反而因看到黄泉这么关心自己,心里沉甸甸的,又高兴又心疼。“现在还有时间。等到了三十天,若吾无法恢复你的功体,吾再送你上去。”

这话让黄泉稍微冷静了些。“好吧……”

两字出口,不想竟便是铺天盖地的拥(^_^)吻。

“喂……”

罗喉血红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安静,却又在底下汹涌着什么。浓烈的感动和想要刻入骨髓的激烈。


山腰边云岫缭绕。吞吐得好像是棉絮铺展的海。

崖边遒劲苍翠的树,绘在天地之间。那盘错的深根延展着承载了多少今古,幽深宁静的让人想要忘淡世情暖凉。人世不过洪洪沧海几飘粟,谁要管谁纷争胜负。

就纵他年光。痴狂。何妨。


黄泉伸手轻轻一带,将罗喉的身体更加压近自己。

唇(^_^)舌的纠葛,像是邀请又如邀战。感知彼此体内正孕育着什么,滚滚可发汹涌。


“来吧。”

罗喉闻言拉过披风往地上一展。也不知是谁带了谁,便双双碾了下去。

山席云帐,激烈,何须战场。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