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39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三十九章 寿宴(下)】


天都的军师寿宴上,气氛空前的温和,却也是空前的迷雾森森。

这原不是罗喉的本意,但是事情已经如此,而且寿星公本人眯着不大的眼睛,看起来一脸的享受,天都武君也就没有太计较了。便当做是只有自家人一般的,和黄泉轻声笑闹。


千叶传奇在一边听完漠刀对啸日猋处境的形容,不由也是拉了拉素还真。“罗喉跟刀无极的这场较量,看来越来越有趣味了。”口气中满满的是:“我拉你来,绝对不虚此行吧?”的意思。

素还真看看他:“你怎样看。”

“我看好天都。”

“嗯~”素还真听完,忽然一推千叶传奇,“那还不赶紧给你的东家好好贺寿。”

千叶传奇被素还真一推之下跳了起来。


“嗯?”罗喉和黄泉双双朝他这里看来。这便迫使千叶传奇须对自己行为有个交代。

千叶传奇这样的人,当然是绝不会说这是素还真推他起来的。

虽然即使他不说,罗喉和黄泉也知道。但若是这样说,不但显得会成为人饭后笑柄,更在现任东家眼前显了短。

就算他并没把自己当做天都的属下,但以他千叶传奇之才,这等小场面,怎可能就当真落了尴尬呢。


而此时罗喉虽是脸色淡然,目光却并未离开千叶传奇。

他身边的黄泉更是一脸看好戏的笑意。他轻声对罗喉道:“说起来,素还真真是个有趣的人。”

罗喉反捏了一下黄泉的时候,故意曲解道:“不准在吾面前表扬其他男人。”

黄泉反手点了一下他的手心,笑着眯缝起不大的眼睛,“那你是要我表扬其他女人?”


幽溟在一边看跟嫇娘将这一幕看了个正着。于是也攥了一下妻子的手。

爱染嫇娘带着厚厚的手套,却也能感到幽溟的心意。不由地回握丈夫:“我看罗喉真心对二哥很好。”

“嗯。”


两人说着的时候,被素还真算计了的千叶传奇已在翩然拜寿。

「月影酎泉清,佳酿歌秦缶。三道康开有幸闻,此处萦宾友。

 泼墨泄豪情,帐里凝天宙。十上轻来一笔舒,弹指春秋久!」


“千叶传奇祝黄泉军师寿兴无疆。”一阕《卜算子》,正和殿中乐音平仄。词尽,千叶传奇举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

他这祝寿,最妙在于压轴一句,十加一撇为千。既含长寿之意,又是褒黄泉运筹帷幄之能。

而上阕则将自己说成是代替“三道康开”之愿而来。着实是将自己抬举了一番。


黄泉听完笑眯眯问罗喉:“你满意吗?”

罗喉轻轻点头。“就是太文了些。不过今日是你做主,不须问吾。”

黄泉哈哈大笑,起身谢过千叶,将酒饮尽。“有诗无剑不欢。月族出了舞乐,千叶又出了诗,御不凡,该你了哦。”


这一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把千叶从“三道”打回了天都属臣的位置。

御不凡好不无辜,用扇子敲了敲脑壳。“军师来兴致了。”语气中竟是有几分熟人间的抱怨和无奈。可见他和黄泉相处得不差。

素还真不由更是“哦”了一声,结果被千叶传奇报复道:“军师。说到文武双全,无人能出清香白莲之右。军师怎可浪费如此良机?”


这句本来也有别样的意味。是说如此一来,就把黄泉前一句的意思又转了回来,让自己脱出了天都属臣的范围,又给素还真找了麻烦。

话锋之中,原是有些个暗涌。但也是就这么一搅,筵席的氛围却是轻松了下来。

素还真也不推辞,取巧地给众人变了一把魔术。也顺带献上了自己给黄泉的寿礼。


御不凡想着自己也不好真就推辞。

素还真回来后,他便拉了笑剑钝去舞剑。

酒发兴起,剑鸿杯影之间,正是习武者最风发自在的快意情仇。

黄泉兴致上来,也提【^_^】枪下去跟两人一块儿起舞。三人身姿俊逸,红白青三色纷飞,煞是好看。


归坐的素还真不禁意间收到了枫岫主人投来的目光。

苦境智者漆黑的眼睛里带上温润的笑意,回看对方——天都的军师真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啊。


而就在众人都开始慢慢放下戒备的时候。

罗喉却突然站了起来。金袍飞扬之间。忽然佛业双身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佛自业障,天蚩极荡。】

【爱本祸劫,遍地女戎。】

“天都如此盛宴,怎的竟不请盟友吗?”

随着天蚩极业和爱祸女戎款款降落的身影,在场所有的人都是肃然谨立的备战之姿。


黄泉更是枪缨轻轻一颤。抢于罗喉之前开口道:“纠正一点,这不是天都的筵席。不过是我个人开开心见见朋友的小场合。能在天都会客,是武君对我礼遇,两位不能理解,本是不妨。但,我真的不认识两位哦。二位擅闯而入,不合适吧。”


“哦,果然是好厉害的一张嘴。”爱祸女戎长长的指甲滑过朱【^_^】唇,恁的就透出一股子魅惑和妍丽。樱【^_^】唇轻启,流一抹叹息,“可是军师这样说,未免太伤人了。武君明明说过,与邪灵并非不能合作,奈何在军师眼中,我们竟连朋友都算不上。”


“哈。朋友吗?朋友至少该有个为客的道理。你们邪灵进朋友的地方都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噗。”千叶传奇忍不住笑了出来。

素还真和佛业双身梁子早就结大了,也不在乎多这一回,也是笑着道:“千叶传奇,你这样太不尊重人咯。人家来自荒蛮之地,不知礼数,你也如此吗?”

“诶呀素还真,是你太不懂变通了吧。你认为对着不懂得敲门的人,笑一声会是无礼之举吗?”


“罗喉!——”天蚩极业不耐这般场合,一声暴喝,周身气息便是一阵爆窜。

罗喉同时提元,在佛业双身和天都众人之间隔出一道无形的防御气罩。“天都之内,吾允准你猖獗了吗。”

一语落下,罗喉周身气息竟是和天都外围的防御罩产生了共鸣。

一股无形的压力顿时罩落佛业双身。


被此强大气息笼罩的不速之客,此时不禁也是神色一凛。“不愧是罗喉。”

强如饿天蚩极业也不禁感慨——自一页书以来,他首见如此威能。不管是功体还是根基,都是不世的雄浑。

再加上结界之内产生的一种无形气流,压抑了己方的功体发挥。情形瞬息之间,可谓对自己佛业双身十分的不利。

可即使如此,枫岫主人还是在一旁护住了君曼睩和神之子。

另一边的千叶传奇和素还真不由想到当初两人第一次被天都结界挡下的情形。

“要是再要跟罗喉打。”

“素某觉得最好是不要有这个‘要是’。”

“我是说,如果。”

“那我们上次的心理建设再做个十次恐怕也还是不够。而且我们当时还没算上他的军师。所以你最好是不要乌鸦嘴。”

“乌鸦嘴这种特质,要像你这么特别的人才可能拥有。”

“那就不用说了,还是想想自己现在应该怎样办吧。”

“怎样办?日盲族是天都的子民,天都有难,我当然是义不容辞。”

“噢噢噢。那你怎么还不上去动手。”


双莲斗嘴,一般都是在没有外人的场合。这次虽然双方强大的攻势遮掩了声音,但距离他们最近漠刀绝尘大约还是能听见。

他面上虽然没有任何表示,却也是不由看了素还真这个苦境名人一眼。——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传闻不可上当吗?


就在形势一触即发之时,爱祸女戎对天蚩极业说,今日情形对己方不利,不如还是先离开。

黄泉竟也是银枪一甩:“我兴致已尽了。今日筵席便到此作罢吧。招待不周之处,黄泉日后必登门道歉。”说完,碧眸轻乜,就等着佛业双身先走。

爱祸女戎甩了一句:“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迅速与天蚩极业离开了天都。


待罗喉松下气劲,双莲、笑剑钝和枫岫主人才纷纷告辞。

枫岫想带君曼睩回寒光一舍小住。罗喉知道他是为了神之子,又想自己也不耐处理此事,已打算答应。但因心中对枫岫主人的身份有所怀疑,因此借机留了人一谈。

黄泉亲自送双莲和笑剑钝离开。

“刚才的情形,对佛业双身极为不利,军师为何要放他们离开?”

“是吗?那你笑剑钝为何不先出手?”

“嗯?”

“因为你犹豫。不仅是你。很多人都在犹豫,这究竟是天都和佛业双身联手设下的圈套呢,还是真的只是偶然?——我说的对吗?”

“并非如此。你想多了。”

“嗯……?——那你为何不出手?”

“主客有别。我在等你的决定。”

“……”黄泉侧头看笑剑钝一眼,月色清朗,天刀的神色平淡坚定,绝非试探。黄泉心中不由一震。——也许怕别人不相信的,只是他自己。“那或许,是我想错了。”说完他又看一眼素还真。但也没有问什么,“已经错过的机会就让它过去吧。你们路上小心。”


“军师留步。素某还有几句话,想与军师请教。”

“嗯?”

千叶传奇和笑剑钝双双告辞,留下了素还真和黄泉。素还真这才开口道:“军师当真只是因为对我等没信心吗?”

“是便如何?”

“素某觉得军师没有说实话。”

“素还真。”

“军师今日原本心情甚好,不似作伪。素某相信军师真实的心意,同上次对素某所说不同。我们为何不能坦诚相见呢?”

“坦诚?你的诚意在哪里?”

“素某此来不能算是诚意吗?”

黄泉轻笑:“如果枫岫主人不来,你会来吗?”

“不会。”素还真知道既然要坦诚相见,就不该再多隐瞒。黄泉和罗喉不同。罗喉不可进逼,但是黄泉却可以以理说之,“但是总要有那么一个时刻,总要有那么一件事情,会让素某的想法改变。”


“你到底想说什么。”

“素某认为,今日情形,对佛业双身极为不利。军师不可能是真的担心我们会黄雀在后这么简单吧?毕竟天都境界之内,我们要战胜武君,胜算本就极小。而且天刀的性格,不可能趁人之危。素某一向以消灭佛业双身为先,必然会释出自己的诚意。御不凡和漠刀交好,又与你关系不差。枫岫主人一直都说,罗喉的重生就如春日草发莺长那么的自然。如此算来,军师的赢面本应是很大的,如此不加试探就让佛业双身离开,实在是让素某不解。”


黄泉沉默了一会儿。“那只是你的看法。你刚才也听到了,罗喉曾表态,和邪灵并非不能合作。我是天都军师,当然是以他的意思为先。而且佛业双身功体特别,最了解他们的佛皇已死,一页书也不在。我们根本就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而且天都的正邪,你素还真说了算吗?”

“这……抱歉。”

“不用。若没别的事,你回去吧。”

“……”素还真还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终于暂时作罢了,“军师回去时,也请小心。”


和黄泉分别后。素还真独行于旷野之上。

天都此行,收获着实不小。而对于苦境智者来说,最大的收获莫过于——黄泉这个人的立场。

——黄泉其实没有立场。他所有的行为,都是以罗喉的安全为优先的。

这不同于普通王朝中谋士万事以君王为先的那种忠心。而是一种以罗喉个人为原点的不安。

以黄泉这样几乎事事都能料得先机的人,他会不安,一定是因为罗喉确实面临某种危险。而且这种危险一定很难排除。

实际上和黄泉上一次的谈话,这样的意思就已经非常明确。只是他之前从未朝那个方向去想。

“哦。或许你搞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

“我也许会觉得,让佛业双身和苦境正道鹬蚌相争,才是对天都最好的结果。”

“这……”

“而且我要是佛业双身,在一页书复出之前,就绝对不会轻易和天都翻脸。你的身边又是鱼龙混杂,有不少的人都指望着天都成为他们一举成名的垫脚石。

所以我或许还会觉得,只要武君一天不正面攻击佛业双身,他们就一天不会真正对天都出手。而苦境所谓的正道,为了对付佛业双身,不管是战力或者心理上,都不会轻易再与天都为敌。

在这样的认为下,你若是我,会做怎样的选择?”


黄泉从来没有说过天都的立场是什么。相反的,罗喉有时候倒是会显出帮助他的意愿。

他本以为是黄泉自身有什么目的,那样说,只是一种谈判上的表达技巧。但或许他错了。如果黄泉真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让罗喉和正道出手对付佛业双身,无疑对他毫无坏处。而且这样做,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但是他却选择了让佛业双身离开?

为什么?笑剑钝不解。其实他也不解。


但换一个角度想。如果——仅仅是如果,根据黄泉的种种说法,刀无极的确意欲对罗喉不利的话,那么今天的情形下,开战显然会增加罗喉的危险。

佛业双身面临危险的时候,邪灵方面势必会来增援。问天敌乃一页书宿敌,实力不可小觑。

而就像黄泉说的,即使是佛皇和一页书,当年都没能杀死佛业双身。以他们现在对佛业双身功体的了解,的确不足以断定此役一定能一举歼灭佛业双身。


那么开战的结果会是什么?是天都彻底跟佛业双身翻脸。佛业双身当然不会因此杀了罗喉,可是敌对的情况对天都却很不利。天都和佛业双身的较量又会成为苦境正道渔翁得利的好时机,也就会给刀无极对付罗喉创造出更多的机会。

这一点,黄泉必然不愿意看到。

如果黄泉不能有八成的把握,确信在场人的的确确会全力帮助天都一举消灭或者是重创佛业双身,并且在那之后,罗喉还能够再跟天下封刀大战一场,那么他就不会冒险。

八成的把握,素还真算来,黄泉的确没有。


嗯?似乎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开始慢慢接受黄泉的说法了。

果然是积毁销骨啊。

素还真决定要找个机会,好好问一问醉饮黄龙刀龙的事情,再做进一步的考量。


但即使是素还真也未能料想到,就在他一路思忖的时候,天都和佛业双身之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极端冲突。


罗喉送君曼睩去寒光一舍的路上,遇到了问天敌。

几乎是同时,刚刚回到天都的黄泉,再次遭遇了佛业双身。


佛业双身一出现,黄泉就知道自己失算了。

这两个人今天是打算来硬的了。

那么君曼睩那边一定是问天敌在抢夺神之子。

枫岫主人未必肯动真格。而罗喉也未必知道枫岫真正的实力。


“漠刀。拜托你去找回罗喉。幽溟,你带月族的人回去。”

沉默的刀者点头离开了。

黄泉没说的潜台词是——问天敌就交给你和枫岫主人了。这样做既能保证君曼睩的安全,又让罗喉得意抽身回到天都。

佛业双身并没去拦漠刀绝尘。神之子也并不是他们今日的重点。


“黄泉军师,女戎在妖世浮屠为你准备了贺礼。想邀请你一行。”

“喝。好大的贺礼啊。”

“二哥,我不走。”

黄泉没心思兄弟情长,看了苍月银血一眼。苍月银血轻轻皱了下眉头,遂对幽溟道:“你不走,是要让我也跟你一起走吗?”

幽溟知道苍月银血的意思。攥拳狠狠皱了下眉头。拉着嫇娘离开。


黄泉伸手结了个阵。“来,让我见识一下,佛业双身胆敢进犯天都的资本。”

绿芒乍起,竟然又复是那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嗯。”天蚩极业身形一震,突然哈哈哈大笑,“好胆魄!”

原来黄泉竟是将所有的力量都灌入了天都结界,以激发罗喉在结界内留下的威能。

天蚩身形暴涨,直取黄泉而来。

行到中途,突现一杆银煌挡道。天蚩冷笑一声,“找死!”。掌风骤变,直取绝煌。

苍月银血知道天蚩极业厉害,并不硬拼,只在天蚩身形略顿之机,招数一错,游身走于天蚩身周。

天蚩极业一击不中,攻势更见狠辣。


黄泉心下不安,但此刻穿着刀龙战袍的苍月银血,已经是天都之内对付天蚩极业最好的人选了。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借助天都结界对佛业双身施压。

结界的光芒慢慢由幽绿转成了金黄。又从金黄变至橙红。

天蚩极业已经几次打中苍月银血,所奇几次重掌竟然都没产生预料的效果。本拟以苍月银血功体中招不死也要重伤的力量打上去,对方竟是丝毫不为所动。

是因为结界?还是因为这人练就有什么特殊的功体?

——天都!真是个麻烦的地方!

赶来的狂屠加入战圈相帮苍月银血。可接不过天蚩极业两掌,已是险象环生。

巫毒经和司命太子虽然也从旁相帮,仍是难免狂屠受了天蚩极业极重的第三掌。

血喷如注。

但忠心的战将仍旧毫不退缩。

黄泉不欲这天都右护令再次身亡,喝了一声:“狂屠,退下。”

狂屠却是不动。黄泉又喊了一声,最终无奈,只得下令高阳异徒将他拉了拉回来。

天都的其他将士早已赶来。只是场中气氛太过压抑,狂屠尚且不敌,他们自知上前也是送死,便没有动。至于高阳异徒和御不凡等,则是一直盯着另一边尚未出手的爱祸女戎。


而就在天都防御结界转为赤红的时候,爱祸女戎突然高喝了一声飘身出手。

御不凡、冷吹血、高阳异徒和恶世相柳在她身动的同时,不约而同的迎上。

双方刀来剑往,一时竟是相争不下。


“喝啊——”天蚩极业终于暴怒而起,一掌击向了苍月银血的头顶。

刀龙战袍虽然即使在头顶上也并无破绽,但苍月银血身上的刀龙战袍到底不是全品。黄泉哪里敢冒这个险,不及多想,银枪出手。直取天蚩极业咽喉。

天蚩极业侧身避过,冷哼一身,复取黄泉。

苍月银血低头,绝煌自背后伸出,取天蚩极业前心。

天蚩重心未及调整,竟是中枪。不由怒喝。

此际黄泉出手,维持结界的力量倏然一减。

天蚩极业和爱祸女戎陡觉身上压力一轻,双双极招上手。


“蚩世极暴——”

“祸水吞天——”

众人都是心中暗道不好。

霎时巨力滔天。气浪排空。滚滚如洪潮没顶而来。

黄泉再待阻止,已是为时已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天都结界突然金光大盛,赤红熏夜,染亘天幕——

恢弘刀光拔地而起,“殒天斩星——”长喝之下,刀芒生生在佛业双身和天都众将之间划出了一道光壁。


“罗喉——”

黄泉见罗喉回来,神情便是一松:终于回来了。

却不料,这一瞬的轻松,竟是铸下了大患——



评论(8)

热度(27)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