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38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三十八章 寿宴(上)】


天都的请帖送到寒光一舍的同时,在云渡山疗伤的素还真也接到了消息。甚至还来了日盲族的千叶传奇,说是东家举办寿宴,两人应该去看看。

素还真跟千叶传奇打趣了两句,本意是想拒绝。人家没请他,他又何必去。交浅言深君子忌也。

可在听说枫岫主人答应去天都时候,他也终于好奇了起来。


“天都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是啊。留人的时候,人不愿留下。不留人的时候,人却想去了。”

双莲一路彼此打趣。倒是也不会无聊。

两人袖了寿礼,又在路上遇到了独自行走的漠刀绝尘。

“漠刀?你也去天都吗?”

“嗯。”

“是御不凡请你去的吗?”

沉默的刀【(*^▽^*)】客点了点头。


素还真想到黄泉曾提到的关于刀无极的事情。刀无极被证清白之后,曾到云渡山找过他。询问他关于“对待”天都的方式。

素还真那时细问了刀无极和天都可有其他冤仇。刀无极直承没有。素还真看问不出来,又见他身上毒患不浅,便建议他先去养好身体。并说天下封刀的人在天都并没受到苛责,请他暂时勿要和天都正面冲突。也不用为此太过担心。


后来素还真又在醉饮黄龙伤势减轻打算离开的时候,跟他说了啸日猋口中传出的那则“轶闻”。醉饮黄龙听完眉头不禁意地皱了一下,看起来的确是知道了什么。却没有说明。

醉饮黄龙为人正直,素还真不想逼【(*^▽^*)】迫他。于是又假装好奇,问了问关于刀龙的事情。

醉饮黄龙仍是不愿多说。他也就没再问下去。但是对黄泉所言,不由也是又多信了一成。

此时见御不凡请了漠刀,便问:“左护法请了你。却没请刀无极主【(*^▽^*)】席吗?”

千叶传奇闻言,拿着日轮晃了晃,“诶呀,素还真,你的这个问题太狡猾了。罗喉要杀刀主【(*^▽^*)】席。如果左护法请了他,岂不是成了吃里扒外的人?”

素还真假装不解:“也未必不能趁此机会,化干戈为玉帛吧。不是就有人,也意图暗杀武君,结果仍旧好好的从天都回来了吗?依素某看来,对于罗喉,或许勇气比实力更加重要。”

“好啊。果然是你,和天都暗通款曲。”

“好像明明是你们先投降了。我为了救你们而去了解一下敌人,竟然也被你如此冤枉。真是,人世无情啊。”


不知漠刀绝尘是不是不耐两人的斗口,还是只是刚刚想到了对素还真先前问题的答案,突然开口道:“御不凡找我,说还有些私事。素还真,你知道刀龙是什么吗?”

“嗯?左护法找你,难道是有关于刀龙的消息?”

“倒不是。他说笑剑钝也会去。我与他有些交情。”其实漠刀绝尘所以去天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但是他觉得没必要说得太多。

可也就是他这么说一半藏一半的解释,让千叶传奇不由感慨:“天都现在的行为,真是越来越让人不懂了。”


不多时候,三人的步履已到了天都脚下。

双莲虽是不请自来,罗喉倒是也没有为难。只警告了一句:“吾准许你们入内。并不是准许你们试探天都。”便让人入座了。

黄泉见到千叶传奇的时候很轻地按了一下扣心血的开关。千叶传奇不由愤懑:“军师!——”

“哦。我以为你这次来,是经过了天不孤大夫的妙手……不料……”

千叶传奇“哼”了一声。“本来今日不提正事。但是军师既然有兴趣,不如告知千叶,为何天不孤大夫会说,扣心血并非苦境之物。”

“哦?天不孤先生(1)是如此说的吗?”

“然也。”

“真抱歉。我不知道她为何这么说。”看到千叶传奇不开心的样子,黄泉不由高兴地扯起了嘴角,“坐吧。我看你的伤也不是那么严重,就不专门给你配靠垫了。”

或许正是因为看到双莲会让黄泉开心,所以两人才得以进入。


【笑看嫣红染半山,逐风万里白云间。

逍遥此身不为客,天地三才任平凡。】

——“枫岫有礼了。”


“啊。主人。”君曼睩看到枫岫主人来,并不知道黄泉在背后威逼利诱双管齐下,很开心的抱着神之子过去请他入席。

寿星公一句:“天都不闻丝竹之声也久了。难得今日机会。便放松一下吧。”算是正式拉开了筵席的序幕。

“呜呀”一声琴响。

正好遮住了罗喉的一声疑惑。

黄泉推杯饮了一口琼浆。

默默地许:


『罗喉,愿过了今日,那些留在你心中的过往,都能释然。』



枫岫主人未解黄泉真正用意。但既已来之,则当安之。倒也能悠然自若地坐着品那茶杯中的——

嗯?

居然是酒。


他诧异看了黄泉一眼。那日【(*^▽^*)】他请少独行到寒光一舍,以茶杯装酒。以此换得了隐神刀……

这是黄泉对他的暗示吗?但黄泉却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黄泉看到枫岫主人诧异的神情,也抬头回看他。嘴角轻轻有一抹笑意。

君曼睩在枫岫主人身边。看枫岫饮酒后显得疑惑。便道,上回自己在他的两个属下处听说过他以茶杯装酒邀请好友之事,便以为他有此好。

“原来不是吗?”

“嗯?是你和黄泉说的?”

“是啊。军师问我,您可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我就将此事说了。军师便吩咐了要如此招待您。”

“他可有问你我的朋友是谁?”

“没有。主人的朋友,曼睩也并不知道。”

“这样。”枫岫主人又喝了一口酒。心想:看黄泉刚才的眼神,决计不会有如此简单。御不凡来过寒光一舍多次,对他也有了解,加上天都原本就重视隐神刀下落。如此多方信息结合,做出此般试探,他倒也无须太过讶异了。


耳边传来笑剑钝的琴音。丝丝扣扣的绵长。动听。却是找不到欢喜。

都说乐由心声。枫岫主人不由就去看这个刀【(*^▽^*)】客。——不管怎么说,人既然到场,又是给人贺寿。如此乐音,总是显得怠慢了些。

实则笑剑钝倒并非刻意。只是手中胡琴来自刀无心,他想到好友无缘无故为啸日猋所杀,自己却没理由找一个疯子复仇,难免心生哀戚,带入了琴音。


也恰是如此,倒让枫岫主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着重了几分。

落定笑剑钝一阵子,又去看黄泉。

黄泉偶尔会看枫岫,大多数时候不是在跟罗喉说话,就是跟另一边的月族的人说话。

另一边御不凡、漠刀绝尘和双莲似乎也在讨论着什么事情。

气氛说融洽,那是十分的融洽。可总是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其中流转着。


来回看了几次。枫岫的目光突然落在笑剑钝的胡琴上,然后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曼睩。”

“主人?”

“笑剑钝手上的那把琴,是从何而得?”

君曼睩见枫岫主人当真问起胡琴之事,心中不由也是一紧。便将琴的来历和黄泉之前交代她的都告诉了枫岫。“难道这把琴上,真的有什么不妥?但是我刚才也私下问过笑剑钝。他说已经使用过这把胡琴许多次,并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


“嗯。我知道。你等下若要看那琴,但看无妨。”

“是吗。太好了。”

看到君曼睩开心。枫岫主人不由再次看了黄泉一眼——这个人,究竟是想做什么。为何能知道如此多的事情?


一曲罢了,幽溟嘟哝了一句这个琴声不适合今日的氛围,找了两个月族的人接了笑剑钝的事。

黄泉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笑剑钝不够有诚意,然后也没等人回答。就让他到他好友漠刀那一边去了。

枫岫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让身边的人去请了他过来,取琴给君曼睩一观。又重新问了一次胡琴的来历。


“琴上有毒。”

“嗯?”笑剑钝闻后神色一凛,“什么意思?”他刚刚使用过此琴,并未发生不妥。而且枫岫还将琴给了君曼睩。

枫岫摇了摇扇子:“此毒甚是特别,毒性虽然剧烈,但只要接触后不立刻动武,两盏茶后便会自动散去,且对身体无害。相反,若是在那时间里动武,则神仙难救矣。”

“……”笑剑钝不解,“无心不可能这么做。”

“当然不是他。”

“但。”总也不应该是天都。笑剑钝虽然也怀疑黄泉用意,但仍觉得罗喉和黄泉应该都不会这么做。

枫岫主人扇了扇手中的羽扇。“不用猜了。费心安排你带着此琴出现在我面前,对方的目的总不会是为了伤害你。这件事既然我参与了,便交给我来解决就好。若是信得过我,明晚请来一次寒光一舍。”

“多谢先生。”

“诶。”两人客套了一会儿,御不凡来说,要笑剑钝等会儿去陪他舞剑玩耍。

枫岫主人叮嘱笑剑钝记得过两盏茶的时间再动,便留下了琴,让笑剑钝去了。

转头又问君曼睩,笑剑钝是怎么会来的。君曼睩就将经过大致说了。


“是你的主张?”

“对啊。而且曼睩看笑剑钝人很好,可是对军师有误会。主人当年说,要曼睩用善良感化天都的人。如今看,军师既然愿意同正道之人交好,而且还出手帮忙救过人。能借这个机会让双方都走出和解的第一步,难道不好吗?”

“嗯。好,当然是好。”


他们这边说着的时候,那一边跟黄泉说话的罗喉,实则也注意到了枫岫和笑剑钝之间的对话。

因为黄泉不经意的打乱,让枫岫主人一直没能找到适当的机会唤醒罗喉尘封的记忆。但是这不代表罗喉其实就真的忘记了什么。也不意味着罗喉忘记了天舞神司。



“枫岫主人,是谁?”

黄泉看问话的罗喉一眼。感到这人口气有些不善。不由歪了歪头。“抚养君曼睩长大之人。”

“黄泉。不可欺瞒我。”

“哦?那你的信任呢?”

“吾只允准你信任吾。”

“堂堂天都武君,居然耍赖。”

“回答吾之问题。”

“你自己问他不好吗?”


“嗯……?”罗喉垂了垂眸,遮住血眸的神色,“笑剑钝的那把琴,又有什么问题?”

“想来是刀无极在那把琴上下了毒。我不识毒,但想枫岫主人能够知道。”

“唔。”虽然黄泉说自己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但对于黄泉这种没有道理的料事如神,罗喉却是已经很习惯了,“吾觉得,天都就快能成为正道栋梁了。”

“哈。”黄泉失笑,动手捏了下罗喉的腰,“要是你想帮佛业双身,天都一定能成为邪道魁首。你想要哪一个?”

罗喉伸手抓了黄泉的手攥【(*^▽^*)】住:“这样就好。”

两人这时候挨得近,虽然看不清黄泉的动作,但在场注意到他们的人,也不免为两人的关系感到诧异。

素还真已然见怪不怪。倒是因听漠刀绝尘之言,眼神中掠过一丝诧异。

漠刀正在和笑剑钝说他找到了仇人之事。

当时笑剑钝和漠刀曽因为漠刀身负的灭族仇恨而有过一战。虽然只是短暂一瞬,却也令两人成为了至交。

方才笑剑钝听漠刀对御不凡说,自己找到了仇人。便多问了一句。不想,漠刀竟说出“啸日猋”三字。

这事情本来也没有什么,可是因为笑剑钝说啸日猋神志不清,漠刀便沉吟了一会儿。道:“他若神志不清,就更难想象,可以一下子杀死整个荒漠的族民?”继而解释道,最近啸日猋似乎正遭受围杀。前几日,他遇到啸日猋神情疲累,因不想趁人之危,便没有立刻动手。谁知竟看他一个人正在那里跟自己说话。御不凡和笑剑钝都关心他看到了什么。漠刀虽不善言辞,倒也竟能形容得绘声绘色。

“他一人站在那儿,道:‘那个人真恐怖。生吃人。’然后立刻转到另一边,说:‘笨啦,那个明明是条龙。’两个人转来转去吵了一会儿。突然一个问:‘风,你说呢?’接着他站到第三个地方,说:‘别吵了,活的时候是个人。死了以后是条龙。’后来又说了一些‘太恐怖了’,‘我晚上都睡不着了’,‘那个人眼睛还会发红光’,‘被他抓到就完蛋了’,‘嘘,不要说那么大声,被人听到怎么办。’这样的话。这个时候,我看到有一群蒙面人来追杀他。因为听他说那个人眼睛也会发光,所以才来找你。”他的话是对御不凡说的。因为听说啸日猋还杀了笑剑钝的好友,因而也看了看他。

素还真听完沉吟了起来。

* * *

肃杀旷野之上,一群黑衣蒙面人围着一个穿着奇异的人。

那人手中一把单刀,许是就战之下力气不济,正在呼呼喘气。刀上也滴下了一滴又一滴的鲜血。

“又是戴面具的人。”

“等一下,我有面具哦。”

“笨啦。你的面具不是被人提走了吗?”

“哦,对哦。那怎么办。他们人这么多,根本杀不完啦。”

“杀!——”

一声嗜血的“杀”字,被围攻之人突然发难,将身边人突然打散。

胆小的封再次占据主导,迅速逃离了。

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湖边,啸日猋停下【(*^▽^*)】身形。胆小的封再一次担心:“怎么办,他们一直追,都逃不掉。”

“我都讲了,逃不掉就不要逃了。”

“但是我真累了。”

“我也累了。”

“这。我也不轻松。”

“所以不逃怎么办?”

“那也要有个好去处。”

“我看就上次那个刀龙古窟就不错。”

“刀龙古窟只是一场梦。”

“难道我们三人做了同样一场梦?这不可能。”

正当啸日猋一人三体的在那儿手舞足蹈的时候,远处有黑白两道身影,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他们正是醉饮黄龙的两名手下,阴阳使和日月行。

看时机成熟,两人来到啸日猋身边,诱他前往玄灵地层下的葬龙壁,以了解自己的过去。

两人离开后,封害怕葬龙壁,不肯前往,但是因为受到追杀,又无处可躲,最终被另外两人拖着去了葬龙壁。


伤势初愈的醉饮黄龙在高峰上,安静的看着天都下的灯火绚烂和寂静的葬龙壁。

——炽焰赤鳞,刀无极。真的是你吗?你真的要刀龙,如此相残吗……



注释:

(1)先生是对有学识之人的一种尊称,并非只能用于男性。由于暂时未查到确切证据证明原剧有明确说明天不孤为男性,而且秦假仙曾指出过其女性的身份(我有空去找找哪一集),又天不孤也曾对千叶有过爱的小暗示,虽然他也曾经自称乡野村夫啦……总之,文章暂时设定其为女性。


评论(5)

热度(33)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