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34 by:firefish

【三十四 佛业双身】

时间总是如此,当你拖着它走的时候,它沉重而缓慢;当你准备快乐地打一场持久战的时候,它飞纵如白驹过隙。

当罗喉以为他和黄泉还有着很漫长的时间,可以慢慢享受有一个人信任自己,喜欢自己,甚至愿意保护自己的时候,佛业双身却真的如黄泉所预言过的那样,非但未被玄牝母血灭杀,反而以其为契机,破茧而出,更出其不意,重伤了醉饮黄龙和千叶传奇。致使罗喉情窦初开的天台谈情,变成了事故不断的天台“接客”。

要说事情会变成如此,罗喉自己要负绝对全部的责任。因为原本这事情和天都大抵是没有关系的,可是他碰巧看到了佛业双身复出的一幕,于是很顺便地出手杀了几个邪灵救下了千叶传奇。可也就是这么小小的一个顺手,天都一头和佛业双身结了梁子,另一头也没在苦境正道讨到什么好。

先是佛业双身亲到天都,欲以罗喉帮助他们拉合两境作为他攻击邪灵的补过。
接着又是日盲族的大祭司和万古长空借感激之名,意欲讨回千叶传奇。
接下来又是素还真。安顿好了醉饮黄龙,又请教过枫岫主人后,素还真忍着伤势到天都来感谢罗喉出手相助。同时也请求单独拜访黄泉,说是天都军师料事如神,他希望能请教一些事情。罗喉说了一句:“吾是出手救吾的属下。与你无关。”一如既往的把素还真的感激就给打发了。
苍月银血无奈的揉了一下太阳穴,心里想着,以罗喉这样的性格,怎么看也不可能装二十年的好人为了达到什么独裁血腥统治的目的。

更何况要说罗喉的统治独裁血腥,本身其实也就没多大的道理。

先说血腥。他刚到天都的时候,倒是看到过的端倪。扣影毒杀因为办事不力而被杀,是最活生生的例子。
但也就仅此一桩而已了。

其后不论出于何种原因,罗喉既没有因为冷吹血办事不利而杀他,也没有对天下封刀赶尽杀绝,跟没有因为千叶传奇的背叛而惩罚日盲族之人。相反的,冷吹血现在还被照顾得很好,天下封刀众人入驻天都后,待遇和天都其他的士兵并无差别,千叶传奇被罗喉救下一命后甚至还由着日盲族之人带离天都。此般种种,怎么看,也都已经和血腥两个字沾不上边了。

再说独裁。苍月银血不得不说,其实罗喉和独裁是从来都沾不上边的。非但没有独裁,罗喉甚至有时候放任属下到让他都感到纠结的地步。其实有时候当属下的是习惯接收一些命令的,如果都属下自己决定了还要主君干什么。

最后还可以说说立场。之前罗喉欲毁灭月族、帮助问天敌和佛业双身对话,致使鹿苑为守如来圣像,几乎死伤殆尽、更重创天下封刀;说是正道公敌,也是难以反驳。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他却出手杀了数名邪灵,间接保住了千叶传奇、醉饮黄龙甚至可能是素还真和叶小钗性命。
这当然不能说罗喉就是正道栋梁的,其实大抵罗喉可以算是——随心所欲,没有立场。

所以苍月银血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罗喉大抵应该的确是被历史——冤枉了。
这人的心思就像漂流在水中的浮萍,沉浮进退,全然无从捉摸。或许仅仅因为如此,却偏偏具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就会受到世人的贬薄和诋毁。
人们对强者总是敬畏又惧怕,一旦不需要其保护,就会产生排除的欲望。
就像谁曾经说过的那样,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为直接,但是大人的世界其实亦是如此。
过分的强大或是懦弱,都是所谓的“不一样”。更何况是强大本身就意味着威胁。所以用所有可能的方法去排除威胁,很多时候,是一种本能。

其实他苍月银血也曾是这万千俗人中的一个。
只是如今,他有了需要接受这个人的理由。
努力去寻求真相,究竟是幸,抑或是不幸?
苍月银血不知道。但是他想,了解罗喉,并不算一件枯燥的事。他的生命里,有很多很多精彩的篇章,不管结局如何,都足以令人击节赞叹。
而罗喉本人,也不曾令这些精彩蒙尘。他之统治,从来不在强权,只在本心。

某一种角度来说,这本才应该是对人民最好的。

这样说的证据,眼前就有一个。

素还真想见黄泉,罗喉并未置喙,而是直接看了看黄泉,让他自己决定。
素还真找黄泉,并不仅仅是一个个人的会面,它更多的带有一些立场的色彩。而立场本是可以由主君决定的。可是罗喉却给了属下绝对的信任和自由。

黄泉于是没置可否,但是却带着素还真找了个单独谈话的地方。

苦境堪称第一的智者很开门见山的问黄泉,如何能够预见这许多的事情。比如他们会请天狼星破坏天都的结界,比如佛业双身能借玄牝母血复活。比如立刻能知道落木岭一战时的素还真,乃是千叶传奇所假扮。
“武君和佛业双身的未来,又会是怎样呢?”

素还真话并不太多,但是一气也提了七八个问题。最后一个,更是明确的意有所指。
黄泉听完觉得素还真大概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回答他。否则怎么也应该一个一个的来。不过当然若真是如此,那素还真也的确是对的,对于这些问题,他一个都不想回答:“你的问题太多,而且每一个都很难回答。尤其是有关未来的事情,我想你更应该去问枫岫主人。”

“诶,军师见外了。枫岫主人可没有告诉素某,佛业双身会因为玄牝母血提前复出呀。素某觉得,关于佛业双身的事情,军师可能关注得更多。毕竟……”
“嗯?”
“武君身具极元,会是佛业双身需要的对象。”
“所以。你觉得我一定应该帮你对付佛业双身。”
“素某是这样希望的。佛业双身是不是能成为可靠的盟友,相信军师一定比素某更清楚。”
“哦。或许你搞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
“我也许会觉得,让佛业双身和苦境正道鹬蚌相争,才是对天都最好的结果。”
“这……”
“而且我要是佛业双身,在一页书复出之前,就绝对不会轻易和天都翻脸。而你的身边则是鱼龙混杂,有不的人都指望着天都成为他们一举成名的垫脚石。
所以我或许还会觉得,只要武君一天不正面攻击佛业双身,他们就一天不会真正对天都出手。而苦境所谓的正道,为了对付佛业双身,不管是战力或者心理上,都不会轻易再与天都为敌。
你若是我,在这样的时候,会做怎样的选择?”

“啊,原来如此。倒是素某考虑不周了。但素某还是有一事不明。”
“你的不明背后,就是你之前那些问题的答案了吗?”
“嗯?”
“我已告诉你,一页书一定会复出了。你却不加追问。素还真,你的请教,太多算计了。”

素还真闻言挥了一下手中素白的拂尘:“军师你这次真实是误会了。素某的确是想从军师这里了解一些事情,奈何军师处处设防,素某也能有出些下策。但是素某对军师料事如神的能力,那是绝对的信任了,所以才没有问军师一页书前辈复出之事。军师若能告知,素某自然感激不尽。若是不愿相告,素某也不想冒犯了军师啊。”

“哈。”黄泉轻笑了一声。其实他对素还真从来都没有过反感,只不过是习惯性的喜欢跟人斗嘴罢了,“不用找理由了。你若要说服天都相帮,尽可直接去找罗喉。他才是天都的主人。”


“这个自然。只是素某真的是来找军师请教的。”
“我没看到你究竟想问什么。”
“诶呀。素某提了那么些的问题,军师就算不愿意全都回答,至少也可以挑一个容易的说给素某知道啊。”
“哦。一个吗。那我刚才好像已经回答过了。”黄泉说的大抵就是素还真最后关于天都对付佛业双身立场的问题。这一取巧,算是避过了素还真之前所有关于他料事先机的能力的隐射。

素还真知道黄泉还未放下戒备,看来这一次是绝对不会给他提示了。原本,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黄泉看起来对他一直很友善,如果黄泉有冰释前嫌之意,那他或许能获得一些答案。但现在看来,是他心急了,便也就作罢了:“看来是素某的问题太无聊了,军师全都不想回答。那素某改问有关刀无极主席的事情,军师是不是会有些兴趣呢?”

素还真的本意,是想调解天都和天下封刀的关系。在他看来这对现在的局势会很有利而且也是可行的。一者天都收了天下封刀的人马,并没有做出什么屠戮的事情;二者天都也没有阻止君曼睩去给刀无极澄清真相。看起来双方完全有缓和的余地。

谁知黄泉竟是话锋轻巧一转,把素还真的话头就截了下来:“刀无极吗?最近倒是有一个关于他很有趣的传闻哦。”

素还真感觉到黄泉语气中的不善,略有些奇怪。但又觉得黄泉的话并非无法往下接,便道:“军师是说仇先生的指控吗?”

他原想,黄泉若指的是此事。那么等于就是他主动提了转圜的契机。可意外的是,黄泉竟是轻笑了一声:“那些人家长里短的事情,我无兴趣。”大多数的指控都是口说无凭,这其实正是素还真想说的。不向黄泉竟全部在意那些指控,显露出并无意栽赃刀无极的意思,“我感兴趣的,是现在正在疯传的,啸日猋看到‘人吃龙’还是‘人吃人’的事情。”

“嗯?……”


这个事情素还真刚刚听秦假仙说过,据说几天前,啸日猋曾在郊外的一间房舍外看到有人杀死了一个少年。少年死后尸体化作一条蓝色小龙。杀他之人将之吞食。那间房舍,据说,属于武林中一个神秘的教派。当地的村名也无法说得详细。啸日猋神智不稳,看到那一幕之后,胆小的那个人格大受惊吓,拔腿乱跑,致使他立刻就被凶手发现并追杀,事情就在他的逃亡的途中传入了江湖。

因为此事过于离谱,啸日猋又是神志不清之人,到底有没有人追杀也未得证实,素还真听后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不想黄泉竟然会提起,而且直接隐射,那个吃人之人,乃是刀无极?这未免有些太过离谱了:“军师的意思是,那个人是刀无极?”
“你不是说,对我料事的能力,绝对的信任吗?”
“军师似乎很讨厌刀主席。”
“讨厌是一种个人的情绪。我应该还不能用自己的情绪影响你的判断吧。”
“那军师就低估自己的影响力了。不过,军师的意思素某真的不明白。”

只有刀龙才会死了变成龙。也只有刀龙才需要吃龙。现在知道自己是刀龙的,除了没空的醉饮黄龙,只有刀无极。这个道理难道不是很简单吗?

哦不对!现在的素还真还不知道具有刀龙之眼的人,其实可以化身为龙。或者说,龙才是他们的真身。黄泉把事情在心里转了一圈,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是忘记了这一点。不由皱了下眉头:“这嘛,你可以去问问醉饮黄龙。他比我更加了解刀无极。”

“可是这中间有一些素某就能知道的矛盾之处。首先,刀主席被仇先生囚禁着,素某听说,昨日他才因为君曼睩姑娘的证词洗清同天都的关系。但是军师所说的谣言,已经有好几日了。时间上来说,刀主席就没有作案的可能。其次,醉饮黄龙前辈会帮忙对付佛业双身,是刀主席提出的请求。

当时虽然还没有‘人吃龙’或者‘吃人’的谣传,但是如果像军师说的,他也能因此联想到刀无极,素某觉得醉饮黄龙前辈听说那事之后,也许也不会再应他的请求了。第三,啸日猋神智有异,他所说的话,素某总是觉得未必能够全然相信。这次的消息传出的如此之快,说不定是背后有人故意在兴风作浪。”

“你的最后一句话,怀疑的是谁?”
“这。”

四目相交。冰蓝色的眼瞳冷漠淡然,漆黑色的眼深沉温润。
黄泉想素还真指的可能是自己。但是现在如果他否认,气势上他便就输了。

鲜红的睫毛轻微地下垂。
两边都没有开口。


良久黄泉忽然觉得这样的对峙实在没有任何的意义。“你第一点的怀疑,我不能给你解释。但刀无极之能力,并不是沧海平能看住的。第二点,等你问过醉饮黄龙,自然就能了解了。第三点,你也只是猜测而已,或许你不妨相信我一次。”

“素某听说军师见了天刀笑剑钝。要求他在为刀主席澄清事实的时候,不可杀仇先生。这件事情,可是真实的?”
“我没否认。”
“不否认,便是承认吗?”
“我不喜欢别人试探我。”
“抱歉。那,军师可知道素某这一次来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请罗喉对付佛业双身吗?”
“啊。我终于感到了一丝的安慰了。”
“我还不喜欢跟别人猜谜猜。”

“哈。”素还真难得的笑了起来,两人谈话的氛围重又轻松起来,“对付佛业双身,需要如来圣像。素某此来最重要的目的,是想请教军师,这,是不是真的?”
“如来圣像是九界佛皇留下之物。这一点你也要来问我,难道你信任我超过佛皇吗?那我可真荣幸了。问天敌找如来圣像是如此的不遗余力,我觉得你的这个问题,有些多余哦。”
“是呢是呢。那军师就再给素某一次机会——如来圣像该要如何使用呢?”
“哦。这个问题好。”黄泉其实当然也希望佛业双身赶紧死,省得他们来烦罗喉,“我会告诉你,一页书看到如来圣像,自然知道它的用法。而且,也只有具有佛元的一页书能够完全发挥它之效用。”
“是这样。嗯……”

黄泉听到素还真的尾音,不由轻轻一笑:“一页书什么时候会复出这样的问题,真的比较适合枫岫主人。关于这一点,我是完全的不知道。”
“啊。可是军师还是给素某吃了一剂定心丸。多谢军师了。”
“不用了。”
素还真看黄泉转身打算离开,也跟了上去。
黄泉转身问他是否还有事。素还真说,还有一个私人的问题。“当初在月族,究竟发生了什么?”
黄泉闻言,却是轻笑。“这个问题,以素贤人的智慧,既然问了,就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才是。”

“那么素某是不是可以问下面一个更加私人的人问题。”
“问不问在你。答不答,在我。”
素还真侧头。“军师很了解武君吗?”
“呵。”黄泉的笑声中,竟然透出一丝温柔。
这令素还真不禁讶异。但他很快收起了这份在此刻并不恰当的心思:“枫岫主人想请军师去寒光一舍。说事关武君,不知军师是不是愿意一行。”

“哦。”这次换黄泉诧异了。他停下了脚步。“枫岫主人吗?”
“是。”
“既然事关罗喉,何不直接找他本人。”
“素某只是转达枫岫主人的意思。”
“哼。”当年的天舞神司,是不是也算是间接的害了罗喉。虽然不应当这样想,黄泉还是忍不住在想到枫岫主人的时候感到不悦,“我知道了。”
他说完,复又举步回去御武殿。


路上正好见到刚刚去看过君曼睩的罗喉。黄泉就让素还真和罗喉说关于佛业双身的事情,自己欲要离开。哪知却被罗喉叫住。“吾想你留下。”
黄泉抬起来的脚步滞了一下,险些绊到自己。

热恋期的人一般都喜欢对方陪着自己,罗喉也不例外。只有黄泉这个看上罗喉好久的人无法体会这样的心情。
但是罗喉希望他留下,他自然也高兴。
罗喉看他要摔到,伸手扶了他一下。黄泉顺势就站在了距离罗喉很近的地方。

素还真再次诧异了一下。罗喉和他军师的关系未免有些太亲近。
不过其实这事情跟他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只是,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他似乎可以换一换说服罗喉的开场白。

“军师好像不太喜欢佛业双身。”
黄泉“哼”了一声。心里想着素还真这蹬鼻子上脸的察言观色功夫果真是练得一流。之前来的时候还总是小心谨慎。如今竟敢拿他当筹码了。看来也是知道罗喉真实的性子了。
毫不意外的,罗喉很老实大意地“嗯”了一声:“吾知道。告诉吾这句话,就是你找吾的目的吗?”
“是呢。素某听说佛业双身复出当天就亲自来过了天都。他们想要拉拢四境,所以需要武君身上的极元之力,一定会开出让天都心动的条件。可他们有两个人,武君只有一人。拉动境界之时,佛业双身若想对武君不利,恐怕会很简单。”
“哈。你之担心,实在是无必要。”
“真实吗?那素某便放心。多谢武君。告辞。”

送走了素还真,罗喉拉过黄泉。
“他刚才说的,也是你的担心吗?”
“他所说,也是无错。佛业双身并不是什么知恩图报的人。”
两人距离很近,几乎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罗喉知道黄泉担心自己,心里又温暖又感动:“你不用总是担心吾。你的功体,仍然没有恢复。吾想你早日恢复完全的战力。”
“想与我一战吗?”
“吾会期待。”
“呵。”黄泉哼笑了一声,凑近和罗喉舌战了一番。

分开来,罗喉才道:“那日你的能力在幻月苍龙泉恢复了一些。吾希望你和苍月银血再去一次试试。那泉水具有很强的灵能,也许对你的恢复有所帮助。”
“你呢?”
“吾之力量同那泉水的灵能有所冲突。不过吾可以送你去。”
“我自己会走。”
“哈。”罗喉忽然又想到了黄泉身上邪元的事情,“对了。那日,你在幻月苍龙泉的时候,吾感受到你身上,亦有邪元之力。”
“是。我有一些邪元的力量。但是并不完全。”
“它与吾身上的力量,好像完全一样。”
“可能因为都是极元之力吧。”黄泉说完抱着罗喉亲昵。其实也是希望罗喉不要再提这样的问题,免得他无法回答。总不能告诉罗喉,“我身上的力量是你给我的”吧。

这一幕,恰给匆匆赶来找罗喉的高阳异徒撞见。
蓝发的战将就觉得自己的脑子“轰”了一声。——这感情黄泉就是这么得到罗喉的信任的吗?!! 

评论(10)

热度(3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