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29 by:firefish

【第二十九章 黑莲】

问天敌赶到百灯联戒时玉倾欢与河童刚刚以四象乾坤九星仪加固了联戒的结界,已经退去。
素还真同叶小钗还在与天狼星、阎王锁等和众邪灵抢夺神之子。
问天敌定睛时,神之子正在半空,阎王锁佯攻叶小钗,引开正与天狼星争夺的素还真之注意。遂抢得先机,夺到了神之子。
突然之间,“哇”地一声,原本在颠簸之中始终保持安静的神之子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声震彻了四野。

神之子的炙手可热,源自其本身死神后代的身份和这身份背后意味着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暗示着他不但能成为极好的筹码,而且本身也有客观的利用价值。

只是谁也都不该忘记,这种力量在成为筹码或者被利用之前,首先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当其融入到哭声中的时候,不但引发了四周天地的震荡,也引发着人心的震颤,就好像是久别亲人的孩子,呼唤母亲的关怀,远远传开,引动了多少人性至深处的同情关爱。

哪怕它还不够影响问天敌加入抢夺它的战团。却是能引来关爱它的人的注目。

天狼星、阎王锁、素还真、问天敌等人战作一团。阎王锁意欲突围,却是不得。
招过几合,问天敌、邪灵和素还真因神之子在阎王锁手中而围攻于他,不过片刻,阎王锁已经频频受伤。仅是素还真叶小钗联手,便就攻势缠绵,令他完全无法脱身。心知此番偷袭注定无功,他当机立断,将神之子往朝他冲来的天狼星一抛:“给你了”。自己趁势脱身。
天狼星接过神之子。
又是“哇”地一声哭喊响彻了霄汉。

众人继续为之战成一团。而这哭喊,则顺着上一波的声音,更远地散了开去,甚至震动了远处伫立的天都。
令得一人,为之唏嘘心痛。
也许,这是这乱世之中,唯一会真心将它当做一个孩子来疼爱的人,也是唯一能够有可能将它带到身边照顾这样去做的人。

天都内唯一的一抹软红,为之水袖轻翻,失神凝立。
远处传来的啼哭声,让君曼睩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不禁面露哀伤。那时,她还未曾被枫岫主人收留,年幼失怙,流落无依,也曾哭得如此般撕心裂肺。

身边相貌丑陋、性格忠实的蓝发仆从看到她悄然神伤的模样,试着问道:“君姑娘。你、怎么、了?”
迟钝简单的言语,却是能让人感到温暖。
君曼睩回过神:“我无事,让你担心了。”说完,仍是忍不住唏嘘,“不知这是哪一家的婴儿,哭得这般伤心。就像是失了父母。”

“等、武君、回来。虚蛟、君姑娘、问、武君。武君、知道!”
君曼睩闻言,哪怕神伤之际,也不禁莞尔。虚蛟崇拜罗喉,发自内心的那种喜爱和崇拜。竟是连这样的事情也觉得罗喉能够知道。

“这样的小事,不用麻烦武君。听说黄泉受伤很重,武君同他已离开数日,回来一定有不少天都的事情要忙,也无瑕管这样无关紧要的事。”想到黄泉曾救助公孙夺锋和御不凡,却是被她通知枫岫主人的消息间接伤害,君曼睩心下再一次歉疚了起来。

而虚蛟则不知道她的心思。看她又复难过,朗声坚定道:“武君、关心、你。不会、麻烦。”
“可武君自己也受了伤。”君曼睩说完,才注意到虚蛟说罗喉关心她,心下竟是不由一颤。
照顾在天都疗伤的公孙夺锋时,曾有一次,罗喉在场,公孙夺锋提到了她之身世和君家的诅咒。她记得那时,罗喉转过身,漆黑的暗法之袍下,透出霸道的承诺:“我会尽力解除你身上的诅咒。让你,能活得比任何人更好。”

说完,那个人就独自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曾有一刹那,她感到这个欲要用战火毁灭天下封刀,毁灭她赖以生存的家的恶魔,是在悲伤和愤怒。

一个暴君,怎可能这样的感情?她本能地快速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可也许,那只是她的偏见。
罗喉对她其实一直很关心。冷吹血也曾说过,自己的待遇,比之前的玉秋风要好。连虚蛟也能看出武君关心她。

真的是这样吗?
君曼睩有些无措。但这似乎是真的。

“虚蛟,你说武君,关心我?”
“是。武君、关心、君姑娘。一定会、找到、婴孩。不用、担心。”
“武君为何会关心我?你知道吗?”
“虚蛟、不知。”

君曼睩听到虚蛟的答案,不由对提的自己感到好笑起来。
这样的答案,虚蛟怎可能知道?
说起来,罗喉似乎是因为看到她身上先祖的遗物,才决定留下她的。枫岫主人,似乎也是知道此事。
只是她却始终找不到留下家书的君凤卿和罗喉之间的关系。也不能理解,为何罗喉竟会因此而关心她。

也许,罗喉并不是她所想的那个样子……
这样想着,君曼睩突然有了一种想要了解罗喉的意愿。想要知道罗喉是怎样的人,为何会无缘无故就要毁灭天下封刀。这种意愿,不再是因为受了枫岫主人的吩咐,或是因为天下苍生而必须那样去做的责任。
也许罗喉,并不是原本就无情。他只是经历了什么变故。
也许,他对她透出的,真是简单直接的关心和温柔。
只要这样想,心中忽然就起了一片潮水般铺天盖地感动。

感动。

但是原因,君曼睩却说不清楚。


外面的打斗声早已经停歇了。君曼睩想要让虚蛟陪她再去一趟藏书阁。上回去,君曼睩心中害怕被发现,因此没有看得真切。这次既然虚蛟如此说,她也想要相信,便不如大大方方再去一回。
但是虚蛟说这样很危险,要等冷吹血正式通知他们天都恢复才行。

君曼睩想,事情也不急在一时,便又坐下。
神之子的哭声却是又复传来,令她隐隐地难过。

不多时候,妖僧的声音从房外传来:“天都无事了。君姑娘要走动,可以随意了。”

君曼睩应了一声,便起身要虚蛟同她一起去书阁。

走廊里,有下人正从冷吹血的房间里端出了一大盆的鲜血。君曼睩路过,看得吓了一跳。
“左护法怎么了?”
“他受伤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君曼睩听出是黄泉,不由高兴起来。她并不知道,通知天下封刀的是苍月银血而非枫岫主人,因此一直对间接伤害到了黄泉的事,感到很愧疚。如今看到人完好,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脸上不由也浮起了笑容:“黄泉,你无事了。太好了!”
黄泉“嗯”了一声。

君曼睩才发现,黄泉身后还站着罗喉。“啊,武君。”
罗喉点了下头。“此处混乱。虚蛟,你带曼睩去别处。”
“是。”
“武君。有什么曼睩能帮忙的吗?”
“不必。你不该在这血腥的地方。”
“这……”君曼睩微微低头,知道罗喉实是不愿她劳累,心下又复感动。微微欠身,“那曼睩告退。”

君曼睩离开后,罗喉问了冷吹血情况。
虽然黄泉及时以围魏救赵之策令他逃过了问天敌的致命一击。其伤势仍是极不乐观。伤口总是在止血后过不久,又复裂开。
医官们对此,竟是束手无策。

封印已久的人,久违了时代。总有许多不曾知晓的事物。
罗喉也不为难医官。“黄泉,冷吹血因你重伤。你有何说法?”
“你这是让我为你解决难题吗?”
“吾认为这是你的责任。”
“哈。”黄泉轻笑了一声,不再同罗喉抬杠。侧头问身边的医官,“上次带回来的那个‘素还真’呢?”

“那个人并不是素还真。”说到这个事情,一名医官立刻皱起了眉头。
罗喉却并不惊讶,也知道黄泉清楚此事,轻描淡写道:“吾知晓。他是日盲族的千叶传奇。”
相比他,天都的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大度了。更随罗喉身边的司命太子愤愤控诉:“武君,日盲族假意投诚。应该将千叶传奇斩首,以儆效尤。”
罗喉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又看向黄泉。示意黄泉说出找寻千叶传奇的理由。

司命太子在曾经的这个时候,背叛了罗喉。虽说是情有可原,但黄泉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他看罗喉不说话,乐得数落此人两句:“武君的决定,需要你的意见了吗?”
简单一句话,立刻激起了装束文雅的天都战将的不忿:“你!”

“我如何?”黄泉挑眉,他没有功体时尚且敢和冷吹血针锋相对,是如今功体有所恢复,罗喉又明显对他有了信任,更是全然的有恃无恐。“千叶传奇有他不必死的价值。他智慧不凡,对苦境也了解颇多。又理应臣服天都。让他来治好冷吹血,是理所当然的。”
“世上能者几何。不需要因此对叛徒纵容。否则武君威仪何在?”
“杀死一个强者,或者征服一个强者。罗喉,你要选哪一个?”
罗喉点点头,半瞌的血眸不见神色,沉稳的声音却是令人心悸:“将千叶传奇带来。”

武君发话,无人再敢置喙。
不多时候,戴着枷锁的千叶传奇就被带到了罗喉面前。
黄泉挥手解开了那身碍眼的锁具。

千叶传奇重伤刚醒。背着枷锁自是吃力。如今得脱,难免也会有些感激这个人。不由心下猜测黄泉的心思。
施恩,抑或本性。上次黄泉也并没有拆穿他真实的身份,可以说,对他算是不错。
他知道此人来自月族,也猜想过他留在罗喉身边的目的。但也是那一天,他亲眼看到这个人拼死保护罗喉的一幕。是人生豪赌,以此来博取罗喉的信任,还是这人真的对罗喉如此衷心?
聪敏如千叶传奇,一时也无法判断。

正自思索间,就听黄泉开口:“千叶传奇。你曾屈膝武君,表示效忠天都。这话,现在还作数吗?”
“自然。”这样问既往不咎的意思?千叶传奇多少有些诧异。
但也知道不需深究。因为他立刻就能知道黄泉的意图。

“那就治好伊,让天都见证你之价值。”
“嗯。”这条件倒是简单的让他有些意外了。
黑莲看向重伤的冷吹血。

博闻广识如他,饱览群书、过目不忘又兼天性聪颖,这样的症状对他并不算难题,“是问天敌元功所伤?”
“是。”黄泉回答得直接。
也引来罗喉赏识性的一声轻慨:“嗯。”

罗喉会对千叶传奇用出了扣心血,就从不曾小觑此人。所以这声与其说是在赏识千叶传奇,不如说是在赏识黄泉。
这个人总能给他意外的惊喜。

不但有识人之能,更有让人难以揣摩,却会愿意出力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合适的军师之选。追究叛徒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最终的目的,除了警戒,更是要令更多人愿意臣服自己身边。
黄泉现在的处理方法,并不提是否惩罚,却首先给强者为自己施展能为的空间。可谓大气,亦可谓专断霸道。
合适罗喉之名。


这一做法的重点,正在于让千叶传奇也对黄泉产生了赞叹。黄泉的做法不但理所当然,而且就算换做他,也想不到更好手段。

而且他找不出不合作的理由:“此伤源自问天敌冰火两极的功体。伤口严重冻伤和烧伤。止血的包扎会引起烧伤部位更严重的出水和肿胀。冻伤部位会因此迅速开裂,并且伤上加伤。导致了再一次的流血。
道理很简单。但是不管用治疗烧伤还者用是冻伤的办法,都会倒是另一种伤口恶化,所以治疗的问题就……”

“为何?”
“麻烦。问天敌下手很重。看的出,这人还没死,是因为问天敌中途转开了攻击重点。尽管是死里逃生,这人的伤口还是太深,而且伤口周围的身体组织已经几近完全坏死。这种情况下,只有将坏死的组织挖除,才有可能保命。可是他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了,要如何手术?”
“也许可以把他冻起来挖。”
“你真有想象力。”

“不行吗?”
“嗯。”千叶传奇看着黄泉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行。但最好立刻就有能这样做的人动手。还有。”
“什么?”
“冻起来之后,也要有人能透过冰层做好手术才行。再有。”
“你需要学习如何一次把话讲完。”
“啊。抱歉。我是伤患,脑子还没完全清醒。”

“说下去。”
“他的伤口虽然不触及要害。但已伤到骨骼。手上的骨头也需要挖除。这样做可能会影响他今后的功体。”
这一次,黄泉没有立刻接下千叶传奇的话。
却是一直没怎么出声的罗喉说了两个字:“无妨。”

一锤定音。就见黄泉袍袖一扬,袖口鲜红的边幅随着气劲颤巍纷乱。一片风雪飘摇。
冰落。
雪花晶莹了一地。

罗喉血红的眼睛在这一片白中,竟是显得异常的深邃夺人。
而这双眼睛,安静地在这洁白的创造者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白发红襟的天都军师收手。转头看千叶传奇。“治疗之事,就交给你了。”
“我是伤患。天都怎可如此不近人情。”
“天都是讲实力的地方。要讲人情,你可以现在就离开。”
“哈。人心不古啊。”
“别让我怀疑你之智慧。天都离世千年,人心不曾不变化。这世上,没有比天都人心更古的地方了。”
“难道,人心那之前就已经不古了吗?”
“也许吧。千叶传奇。”
“嗯。”
“我不是请你到这里来当文学家。”
“好吧好吧。”千叶传奇难得在斗嘴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小小退让了一步。就见他白紫衣袖轻扬,掌中真气回旋。凛然之间,倒真也有几分素还真的道骨仙风。
随着清朗一声长喝:“呵啊!————”,就见两道紫黑光刃,自他双掌击出,光芒凌锐,斩冰如泥,削去了问天敌伤口周围一大片的皮肉。直见白骨露髓。而切口处的冰面,竟无半丝裂痕。

不愧是令罗喉掷出扣心血,孕于弃天帝,集合天地精粹之千瓣黑莲。

“你的冰,真不禁砍。”
“我是考虑到你的能为。特意如此。”
“哦。那我该多谢你吗?”
“同为天都之人。不必客气。”黄泉说完,运功化开了冰封,好让天都的医官为他做之后的治疗。
千叶传奇提出要去休息。罗喉便叫人送他去了客房。

命令刚落,近旁的高阳异徒便很是不服。“武君。这样未免太便宜伊了。”
“等你能解决我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再讨论这个话题才能算是恰当。”
“黄泉。”
“做啥?”
“走了。”罗喉说完,吩咐医官有了进展及时报告,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冷吹血的房间。
司命太子和高阳异徒陪在罗喉身边,黄泉走在后面,一行去到御武殿。

大殿之上,其他人都已经在等待武君的驾临。
玄金色身影一现,立刻想起一片“恭迎武君”的高喊。

漆黑大殿之内,仍是那般肃穆森森的沉重威严。
而罗喉此番归来,黑衣换做金甲,所说的第一句话正是:“通知刀无极,他一人死或者天下封刀尽灭,自选一个。”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