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27 by:firefish

【第二十七章 窦开】

黄泉走出月族后,一径就只顾着埋头赶路。

罗喉静静在他身后跟着。
以他的教程,不论黄泉怎么走,他都可以跟得很轻松。甚至看起来就像散步一般闲适。

两人就这么走了也不知多久。
很突然低,罗喉大跨了两步,追上黄泉,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怎么了?”
黄泉一愣。随即敷衍了一句“无什么”,就想挣开罗喉继续走。
哪知竟然没有挣开。

罗喉难得地看到眼前人垂着眼睛。红艳纤长的睫毛借着月光投在白皙的脸颊上,细细密密地,异样的美好。

声音也不由为之轻柔,“怎么了?”

黄泉闻言,突然不再挣扎。只是安静地低着头。

时间慢慢地静止。
四野犹如空了一般。树影空曳,百草低伏。

一任月光洗濯。

银白的光泽给眼前白皙的皮肤添了一层淡淡的水色。勾勒那娇好的轮廓。
黄泉那个攥拳的小动作和之后急切的离开,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罗喉只是没想到,这个总是告诉他“强者不会勉强别人做做不到的事情”的人,居然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是因为你大哥的离开吗?”

闻言,黄泉没有回答。却是轻轻又拉近了一点两人的距离,然后伸手拉过罗喉,将脑袋搁在那个穿着盔甲、也并不太柔软的肩膀。静静地靠着。

罗喉愣了一下。
继而抬起手,将人压得更贴近自己的胸口。

纤长的脖颈在月色下拉出的柔软线条。罗喉看着,心间不由一动。他本能地侧过头,试图将这种感受传达给对方。
嘴唇一路从黄泉的耳根落到双唇。像是小兽在母亲身边寻求关爱的回应。

触感竟是异常陌生的柔软。

算不出的情愫,让身经百战的人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手。他伸手抵住了对方的后脑,霸道地加深自己的动作。

脸侧,有对方柔软纤长的睫毛,一下一下刷过的感觉。罗喉换了个姿势。以看到对方难得一见的好看的蓝眼睛。看那里面染上的懵懂诧异。
没有拒绝。

罗喉的心思转了这么一个圈后,毫不犹豫的继续亲了下去。
舌尖轻柔地缠绕,黄泉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上了罗喉的颈子。收拢的动作,是纵容,更是索取。

终于尽兴而分开的两人的唇角,抽出了一丝长长的水线,藕断丝连地动荡着月光。

就像上一次的拥抱似的。罗喉没给自己找出解释,黄泉也没有问。
在罗喉思索着怎么向眼前人说出自己的冲动的时候,对面的人,突然伸出手,突兀地按住了他的心口。

“你的伤,还不治吗?”
只是这么轻轻地一按。就听见不可一世的天都武君难过地闷哼了一声。

“喂!”黄泉原只是为了掩饰自己一时情乱的慌张才扯开话题,没想到罗喉居然伤得这么重,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你究竟伤得怎样?”
“无碍。”

“逞强!”
罗喉没说话。身体里的冲动因为疼痛而消退,在口头上争过黄泉的兴趣也提不起来:“你无事了。那便继续走吧。”

黄泉想想,罗喉的伤再重,看刚才接吻时候的力道,撑回到天都应该不成问题。也就不再计较。转身继续走路。

原以为这一路应是相安无事,哪想半道里突然杀出一刀刀光。
漆黑一片的野地上,月光找不亮人影,只有历风的刀刃,抢出些许的光芒。让人知道危险的逼近。

罗喉发现对方的速度非比寻常,黄泉又在自己身后。便没有闪避,而是直接化出计都,和对方生撞了一下。
这撞之下,双方都往后退了三四步。
罗喉提刀不动。内息却是翻涌不定。
黄泉看清了来人一身乞丐不是乞丐,浑身布匹颜色却不比乞丐服少的装扮。不由也皱了下眉头。

——疯刀,啸日猋。传说中不需铺陈不需逻辑不需理由,哪里缺打手就可以用到哪里,随时随地好召唤而且武功高强更兼打得过就打打不过还会跑,永远不用担心会挂掉的刀龙三部曲头号打手级神经病。

黄泉就是看过剧本也不知道他会窜到哪里。何况他的剧本现在基本已经过气了。过气原因还是这位不可预测的神经病跑去砍了天真纯洁好少年刀无心。

“麻烦。”黄泉咒骂了一声。琢磨着自己靠三成功体把对方打跑的可能性。考虑到这人心性不定,有时候打得过也跑,有时候打不过也不跑。他决定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手里捏了个法诀,拉上罗喉,一声“句龙腾地”,唤起一座大山阻隔了对方追击的道路,沿着既定通往天都的路就跑了下去。

但很快地,他就发现罗喉的身子开始越来越沉重。也不知道究竟伤得怎样了。天忽然又下起了大雨。他打眼瞧见一个山洞,干脆就钻了进去。

这情形有点像他当年带着神之子和虚蛟逃跑时候的样子。

想到“过去”,黄泉突然又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
去你的宿命吧。邪天御武这次休想杀死罗喉。

——虽说现在罗喉也不算活蹦乱跳,但比起当时死一死才能重新喘气,好歹是有活力太多了。

罗喉自己调息了一会儿。
其实他本来也并不觉得自己的伤那么严重。外伤是有一些,内伤也有一些。不过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连日来担心黄泉会不会醒,也就没顾得上管。想不到这一刻竟会铺天盖地的就来了。

运了两个周天的功,人就开始感到累了。
他想了想,对黄泉到:“吾休息一会儿。”

黄泉闻言有些意外,愣愣眨了两下眼睛,才答应了一声。
罗喉觉得那人眨眼睛的动作都十分的可爱。
“你来。”
黄泉不知罗喉又要干什么。但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哪知罗喉拉着他的手,就躺下自己睡了。

——这是什么意思?
黄泉不太明白。但是看罗喉真累了,又舍不得拂他的意思。就着他躺的地方坐下了。还施了一点法术,在两人身边生了一堆火。

啸日猋是不可能继续追他们的。要不然世界铁定是疯子的了。所以黄泉并不太担心两人的安危。不过还是设了个结界。

这处距离天都已经不远了,就是他现在三成的功力,带着罗喉连夜赶回,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罗喉肯定不想人看见他被扶着回天都。秉着一切以罗喉为重的原则,黄泉决定以罗喉恢复为当前最紧要之事,而将回天都的优先级从第一位降到了第二位。

根据过去的经验,罗喉具有极元,恢复得比常人快很多,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回到天都了。只是想不到罗喉光睡就睡了一整天。

黄泉在打了第N个瞌睡后,发现自己的手居然被罗喉拉得麻了。
天知道,如果拉着袖子多好,他就可以“割刨断义”,再也不要管这个任性得莫名其妙的家伙了。

黄泉在心里小小咒骂了一番。
突然听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唱空城计了,进而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似乎应该出去找点吃的。
万一饿死了可划不来。

黄泉盘算了一下。施了个咒,搞了个假手代替自己的手,让罗喉捏着,自己则站起身,甩了甩已经不太会动的手臂。心里难免嘀咕了一句:我怎么会这样笨,早点不想到这个办法。

他在罗喉身边又专门设了一个结界。才出去找吃的。
有功体的感觉实在是好的不得了!

考虑到罗喉的身体。虽然打了一点野味,但他还是细心地挖了几颗可以吃的蘑菇,还找了一些青青菜。杀手一般叫青青菜刺萝卜。不算是多特别的东西,但能当做蔬菜吃,还能止血化瘀,功能上来说还是不差的。

他捣鼓了会儿,本来想在山洞外面烤,免得吵了罗喉。结果老天很给力的又开始下雨。
他只好带着打到山鸡野兔和蘑菇蔬菜回到了山洞。

进洞后发现罗喉已经醒了。正拿着他搞出来的假手看。

“你醒了?感觉如何?”
“做得不差。”罗喉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对他做的假手很感兴趣。
不差吗?那是!他的水平当年都可以做个爱染嫇娘的头骗过幽溟。能差吗?

等等。“我是问你自己感觉如何。”
“好多了。”
“那等会吃点东西。”

火光一明一灭,安静地照着洞中的两人。
不多时候,洞中就弥漫起了肉香。
黄泉不知道哪里搞来了个石钵,里面盛了水,煮了蘑菇和青青菜。还有两把木勺子和木筷子。
他叫罗喉到火边上开吃。

罗喉站起来走过去:“你可以再做两只碗。”
“我。无兴趣!”
“……”罗喉没再说话,挑想吃的东西开始吃。

黄泉觉得罗喉好像有点不高兴。却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再想想,年代古远的老头子的想法,想不明白,也正常。于是果断的开始啃兔子腿。顺带给罗喉也扯了一块,抛过去。

兔子肉香膘少,对他们的伤也是适宜。
罗喉接过来。突然问:“你不喜欢我拉着你?”
“啊?”黄泉一边嚼着肉,一边一脸的莫名其妙。突然看到一边的假手,才跳脚起来,“手都被你拉麻了。不找个替代的。你想饿死吗?”
“唔。”罗喉听完似乎高兴了起来。长年不动声色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点。张口咬了下眼前的食物。

黄泉更加莫名其妙。
不过罗喉心情好,他当然也高兴。


只是那该死的雨。“也不知道天都现在如何了。”
“无事。天都的结界还在,他们攻不进去。”天都的结界若遇到攻击,他能感应得到。早晨将醒未醒的时候,罗喉的确曾感觉到过结界的震荡。但似乎很快就平息了下去。其实天都里他最担心的还是君曼睩。好在君曼睩是天下封刀送来的,就算天都真的有什么危险,应该也危及不到她。而且从天都的结界来感应,她应该也是无事,“我已恢复得不差。等会就能回去了。”

“少来。你至少再给我睡一天。”
“罗喉不受他人命令。”
“哈。你的意思是,凭你现在的能力,冷吹血狂屠妖僧他们加一道再加上个天都结界搞不定的攻击,你就能搞定?躺了一天还要饭来张口的人,无资格不听别人的意见。”

“黄泉!你逾越了。”
“我知。绝对无下次!”反正到了下次,所谓的下次就是下下次了。黄泉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罗喉哼了一声。心里却也不感到生气,便低头继续吃东西。

吃完后,黄泉收拾了一下。
罗喉站起来帮他。“你昨夜无休息好。去休息一下吧。”

黄泉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次罗喉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好。那你收拾好了也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好赶路。”

罗喉看了黄泉一会儿,他又有点想抱抱这个人。又觉得这种感觉,似乎哪里有些隐隐的不对。这种身体的接触,好像变成了他表达感动的方式。这样做太浅薄了。感动应该为那个人做点什么切切实实的事情才对。

比如,苍月银血的事情,他也许知道怎么做。
这样想着,罗喉便走过去,接过了黄泉手上的东西,继续收拾起来。收拾完了,就回到原来休息的地方,静心运起邪元之力疗伤。

因为功体中有同源的部分。罗喉邪元的流转也影响到黄泉的功体,让他觉得周身都意外的舒畅。于是靠着石壁休息的人拿头蹭了蹭靠着的石头,睡地更熟了。

评论(1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