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宝莲灯】玉鼠妖-23 by:梅雨季节我最爱

23.

杨婵这才好像找到了神智,她勉强自己定下心神仔细看着杨戬的一举一动,杨戬的身体已经不知道裂开多少道伤口,可他却完全不在意,只是深情的看着聚魂鼎里的小人。因为有了血液的滋养,那小人的颜色在一点点加深,人形也在一点点完整,如今那小人已经可以看到五官了,虽然还不十分清晰,却已隐约能看到白玉的影子。

杨戬的嘴角终于露出笑容,他身上的血液也终于流尽了,他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的身体也终于倒了下去,几乎同时那结界也消失了。杨婵立刻跑过去擎起宝莲灯护住杨戬已经在变淡的身体,可如今就连宝莲灯也不能阻止杨戬的身体慢慢的变淡。

杨戬看着泪流满面的杨婵,拼尽最后的力气道:“三妹,帮我好好照顾玉,一定要让他平安的转世,他会带你来找我的。”

哪吒也连忙上前道:“杨二哥……”

杨戬看着他一笑道:“哪吒兄弟,鼠族和荒尘就拜托你照顾了。”

哪吒点点头道:“杨二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荒尘和鼠族的,也会替你保护好玉鼎师伯和哮天犬。”

杨戬笑着道了声“谢谢”。他的身体终于完全消失了。 

在场的人看着杨戬渐渐的消失,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就在大家还没理清自己的情绪时,突然听到一声“不好”。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出声的人,只见那白衣男子站在聚魂鼎前,大家抬头一看,那鼎中原本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五官的小人,因为没有了血液的滋润,颜色居然在慢慢消退。 

杨婵大叫一声:“玉哥哥,差点昏了过去。”她不敢想象哥哥用性命换来的玉哥哥若有什么差池,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对得起哥哥的托付。


正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突然手腕被人一把拉住,那白衣男子拉着她的手腕问道:“你是杨戬的亲妹妹?” 

杨婵还没说话,哪吒便抓【^_^】住那白衣男子的手腕道:“阁下是何人,怎么不曾见过?” 

那男子冷冷一笑道:“我叫蛟龙。” 

哪吒连忙放开他的手腕道:“请蛟主救救白大哥。” 

蛟龙也不多话,又问杨婵道:“你是杨戬的嫡亲妹妹?” 

杨婵连忙点点头。 

蛟龙二话不说将杨婵推到刚刚杨戬站的地方,划破她的手腕,将杨婵的血注入聚魂鼎中,那原本已经有些褪色的小人,又立刻鲜艳起来。脸上的五官也慢慢的出现了,就在杨婵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时,蛟龙突然道了句“成了。”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聚魂鼎里一个缩小版的白玉,正在无忧无虑的玩耍。他全身赤【^_^】裸,五官、皮肤无一处不美。蛟龙大喜,立刻打开聚魂鼎的盖子,那小白玉便飘了出来,迎风即长,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原本已经分明的魂魄居然再次淡了起来。蛟龙大惊连忙用法力将小白玉再次逼回聚魂鼎,可对已经长大不少的白玉,这聚魂鼎显然小了些,于是他不停的在鼎里翻腾,不一会儿就弄得身上多了一些小伤口。 

蛟龙一见皱眉道:“这样不行,快找个灵气极盛的地方把他放出来,否则怕会前功尽弃。” 

众人一听连忙合计,看什么地方灵气极盛。 

这时突听一个声音道:“蟠桃园,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俺老孙去过的地方多了,但什么地方也没有蟠桃园里那么盛的灵气。”随着声音孙悟空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一出现立刻接着道:“俺老孙这就先去借蟠桃园,你们护着白老弟随后跟来。” 

话未说完,人已离开。杨婵和哪吒就要跟着走,却见蛟龙没有一点动的意思。哪吒连忙道:“蛟主还有什么安排吗?” 

蛟龙冷笑道:“三太子,您不会忘了蛟龙是妖族吧?” 

哪吒一听立刻犯了难,这时却听锦儿的声音道:“烦请三太子跑一趟昆仑山,我哥哥的遮魂珠落在那里,只要能取回来蛟主就能去天庭。” 

“等三太子回来,鼎中之人已经把自己撞死了。” 

锦儿进门来轻轻一笑道:“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南天门候着,请三太子直接带遮魂珠去南天门,以蛟主的修为不会连南天门外也不敢去吧?” 

蛟龙冷笑道:“我倒不怕,只是怕这鼎中之人挨不住。” 

锦儿的脸色立刻一白,杨婵却道:“哪吒兄弟请先启程去取遮魂珠,杨婵自有办法带白哥哥到南天门外。” 

哪吒一听这话也不多说什么立刻启程去取遮魂珠。 

蛟龙看着杨婵冷冷地道:“你最好真的有办法。” 

杨婵没说什么,只是催促锦儿驾云快走。 

锦儿抱起放在阵中的聚魂鼎,一边驾云,一边将自己的妖力源源不断的送入聚魂鼎中,原本一直烦躁的白玉居然安定了下来,静静的呆着聚魂鼎中,好像睡着了一般。 

蛟龙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除了闭关,就是沉浸在蛟族的内斗中,似乎错过了很多东西。

才靠近南天门,原本一直安静的白玉又开始烦躁了起来,无论锦儿注入多少妖力都无济于事,杨婵见状立刻擎起宝莲灯,宝莲灯发出温暖的光华瞬间笼罩住聚魂鼎,鼎内的白玉才再次安静下来。 

架了半天云,好容易到了南天门外,杨婵擎着宝莲灯的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可笼罩着白玉的光却没有一丝改变。刚到南天门就看见孙悟空等在那里,孙悟空看着三人,杨婵的手已经开始发抖,却依然用宝莲灯护着白玉,锦儿明显有些喘不过气来,却依然紧紧地抱着聚魂鼎,而蛟龙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孙悟空便开口道:“蟠桃园俺老孙已经借好了,随时可以进去。” 

杨婵和锦儿同时看着蛟龙,蛟龙见状道:“你们先带聚魂鼎进去,到了蟠桃园打开鼎盖,他自己会出来的,你们只要小心盯着,别让他跑丢了,他现在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若看丢了,可是很难再找回了的。” 

杨婵道了声谢就急忙和孙悟空去了蟠桃园。一路上许多仙人都偷偷的看着,却没有一个敢挡路的。到了蟠桃园,孙悟空刚打开鼎盖,白玉就飘了出来,杨婵一见他无恙,浑身一松,立刻便倒在地上。孙悟空一见立刻过来扶住她道:“三圣母,你怎么样?”杨婵摇摇头道:“别管我,看好玉哥哥。”话刚说完人就昏了过去。

孙悟空回头去看,却已不见白玉的影子,想起蛟龙的话,立刻急得抓耳挠腮,唤出土地,问清白玉的去向,又托土地将三圣母送回真君神殿,便急急忙忙去找人了。好容易在一棵蟠桃树上找到白玉,孙悟空才放下心来,立刻就感觉到附近有不寻常的法力波动,他连忙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却没发现什么异常,可孙悟空确定这附近确实有过不寻常的法力波动。想到若不是自己来的及时,白玉也许已经出事了,孙悟空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等蛟龙和哪吒来时孙悟空立刻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三人立刻警惕起来,没过多久,三圣母也回到了蟠桃园,一听孙悟空的话,立刻要沉香从真君神殿调来不少人手将蟠桃园重重保护起来。 

白玉自来到蟠桃园就喜欢呆在蟠桃树上,一呆就是半天,第一天时他的变化很明显,个子长了不少,脸上的肌肤也明显了一些,蛟龙大喜道:“若这样养上五日,就可以去投胎了。” 

大家也跟着心里一松,可到了第二天晚上,蛟龙却突然发现白玉越长越高,可身影却越来越淡,于是他大叫一声“不好。” 

杨婵连忙问道:“蛟主怎么了?” 

蛟龙大喊道:“快,将聚魂鼎拿过来。” 

孙悟空连忙拿着聚魂鼎走过来,蛟龙不顾白玉的挣扎硬是将他逼回聚魂鼎,对杨婵道:“用宝莲灯护住他,立刻送他去投胎。” 

杨婵一惊道:“可是玉哥哥如今的情况,怕受不了轮回道里的罡风。” 

“那你就让他留在这里等着魂飞魄散吧。” 

大家一听大惊,纷纷问道:“怎么了?” 

蛟龙一边走出蟠桃园,一边道:“这里灵气太强,而他的魂魄太弱,虚不受补,灵气催着他的魂魄长大,却伤了他的根基,还好发现的早,不然过不了明日,他必然魂飞魄散。” 

大家一惊,再不停留,立刻离开蟠桃园。谁也没有留意到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蟠桃园边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见他们去的远了,那眼睛的主人却喃喃道:“杨戬呀杨戬,你如此辜负本宫的信任,如此负我,本宫一定要你好看。”


孙悟空一行人急急忙忙赶到地府,要阎王立刻安排白玉投胎。 

阎王哪敢耽误立刻安排白玉前往金华白家投胎,可到了轮回台,大家却犯了难,那轮回道的罡风仿佛能把魂魄生生撕成无数片一般,再看看周围的魂魄,哪个也不像白玉那般几近透明。孙悟空刚将白玉的魂魄从聚魂鼎中放出来,阎王立刻惊呼道:“诸位上仙,这样的魂魄别说投胎,只怕连轮回门也接近不了就会被撕成碎片。”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有主意,这时突听一个声音道:“娘,把宝莲灯给我给我,我用宝莲灯护着玉舅舅去投胎。”话音未落,刘沉香就出现在大家面前。伸手接过宝莲灯,对阎王道:“阎君,开轮回门。”

“可是,这……”.阎王还想再说什么,刘沉香不等他开口,便冷冷的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阎王看着他,又看了看一边的人,终于道声“是”打开了轮回门。 

刘沉香擎起宝莲灯,宝莲灯的光华立刻大盛,刘沉香怕自己身上的仙气伤了他,于是小心的用法力将白玉的魂魄护在身前不远处,立刻便跃入轮回门,刚刚进入轮回门,一阵阴寒之气便迎面而来,刘沉香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结成了冰,再看白玉的魂魄,也一直像宝莲灯上靠过来,刘沉香看着他,明知道他没有神智还是开口道:“玉舅舅,如果冷的话就靠我近些。”

说着话又将宝莲灯向自己移来,这一移,刘沉香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只见白玉的身上居然扒着无数的魂魄,他们有的已经几不可见,有的像白玉一样几近透明,离白玉最近的几个,颜色居然比白玉要深的多,刚刚离得远,那几个魂魄又有意藏在白玉身后的角落,自己不曾留意,如今靠近一看,那几个魂魄居然在吸食白玉的灵气,刘沉香大怒,就想释放法力将他们全部消灭,可他看看白玉几近透明的魂魄,却不敢确定他是否惊得住自己法力的冲击,于是他立刻收敛法力靠近那个颜色最深的魂魄,想将他从白玉身上扯开,可还没靠近,那魂魄居然舍了白玉而朝自己靠近,之后一口咬在自己身上,刘沉香疼的一个激灵,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发现那些魂魄,居然是无意识的向灵气最盛的地方靠过来,开始时自己有法力护身,那些魂魄不敢接近,如今自己敛了法力,身上的灵气自比白玉的魂魄强的多,那些魂魄自然舍了白玉而靠近他。 

看着白玉在那些魂魄离开后,又开始无意识的在宝莲灯的光华中徘徊,刘沉香欣慰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角。 

可不久之后,那些魂魄却突然全部逃离了自己的身边,沉香还在奇怪,就被一阵能撕碎任何东西的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差点站不住脚,刘沉香顾不得自己连忙去看白玉,只见白玉依然无意识的徘徊在宝莲灯的光华里,刘沉香这才放心下来,努力站稳身体,忍受着似乎被千刀万剐的冷风,一直向一点遥远的光驰去。等穿过那些罡风,一座散发着柔和光晕的门出现在眼前,沉香看着眼前的轮回门,一阵欣慰,才想将白玉的魂魄送进去,就见白玉自己居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离开宝莲灯的光华进入了轮回门。 

刘沉香站在门口看着白玉化成一个光点,终于有些撑不住的坐在轮回门前休息了好久才顺着原路回去,当他浑身是伤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立刻围过来问他怎么样了。 

刘沉香欣喜的告诉大家白玉已经投胎了,大家才放下心来。阎王这时却道:“那样虚弱的魂魄即便勉强投了胎,只怕也会夭折吧。”一句话换来五双眼睛的冷瞪,只听刘沉香冷冷的道:“不劳阎君操心,玉鼎师公早和小玉、华佗、哮天犬还有锦儿姑姑在人间候着,只要玉舅舅一转世,哮天犬就能找到他,华佗若连一个凡人也救不了,还怎么留在天庭。” 

众人一听才放下心来,杨婵连忙过来查看沉香的伤势,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阎王看着他们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可过了没多久,就听鬼差来报说王母娘娘有懿旨到,要阎王立刻去听旨。阎王一听,差点没哭出来,心道——这些上仙怎么就不能让人消停一下,才送走司法天神没多久,王母娘娘又来了。心中想着,脚下却一点也不停留的去听旨。 

来到阎罗殿,就见一个天奴坐在殿前喝茶。那天奴一见他便拿起懿旨宣读,让他尽快安排王母娘娘转世的事情。 

懿旨宣读完毕,阎王赶紧遣退所有人,私下问天奴——娘娘想投在什么样的人家。天奴看了他半晌,之后盛赞他懂事,最后才说——娘娘不想和太多凡人打交道,最好是寻个刚投胎的仙或妖,比邻而居,也好有个玩伴。 

阎王一听连忙道:“不久前司法天神才送了一个妖族投胎,此人已投在金华白家,尚不满百日,正好做娘娘玩伴。” 

天奴一听高兴的道:“那娘娘该投在哪家呀?” 

阎王翻了翻生死簿道:“松江茉花村丁家的三小姐,一生富贵荣宠,是个好胎。” 

天奴一听不高兴道:“阎君难道欺杂家不知地理,那金华和松江可算不上比邻而居。” 

阎王一听连忙道:“那白少爷虽生在金华,可却少在金华居住,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与茉花村一水之隔的陷空岛。” 

天奴听后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即如此就有劳阎君了。” 

阎王连道:“不敢”。随后就送了天奴出门。 

之后没多久天庭就传来王母下凡历劫的消息,却少有人知道她投在谁家。 

【上部完结】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