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21 by:firefish

【第二十一章 意外之外】


人间春雨初湿花。

十年不见儿孙长。

洞中风水已鸣廊。

几回思量。


幽深的石廊里,罗喉跟在他白衣白发的军师身后,周围是滴水的石柱和石钟乳。

要多少悠长的岁月,才足够形成这样的一个洞【(づ ̄ 3 ̄)づ】穴。

又要多少悠长的岁月,才能让一个地方,令他又如此熟悉的感觉。


“这是哪里?”

“葬龙壁。”

“唔。”罗喉应了一声。“吾想知道你为何想来这里。”

“也许,我能在这里找到恢复功体的方法。而你,能解开君曼睩身上邪天御武的诅咒。”

“君曼睩。凤卿……”昨日君曼睩想见公孙夺锋,故而来找他。那时候,罗喉才知道君家依然承受着当年,邪天御武对他的诅咒,世代都见不到子孙长成。黄泉,真的能这么快,就找到解决之法吗?


罗喉想着,忽然停下【(づ ̄ 3 ̄)づ】身。

黄泉感到他的动作。也停下来,问他,“怎么了?”

“这个地方,让吾感到熟悉。”


“你曾来过吗?”

“吾曾接触过。”

“你,记得?”

“……”罗喉没有回答。两人安静了一会儿。

黄泉“哈”地笑了一声,转身继续前行。


突然之间,四周烛火一亮,照见洞【(づ ̄ 3 ̄)づ】穴内五龙狰狞。一具青面人像,高高站立在葬龙壁上,俯瞰眼前众生。赫然便是罗喉最难相忘的对手——邪天御武。

暗法之袍猛然间拍起一片肃杀风响。“邪天御武。”

“罗喉——好久不见了。”

“这,就是你阴魂不散的原因吗?”邪天御武的诅咒,当然要由邪天御武来结局。

原来这个人的力量,经历的千年,依然仍在。所以君家的诅咒,世代得不到解脱了。而他,也会对这个地方,感到熟悉。

“哈!”罗喉猛然挥开暗法之袍,计都上手,对着眼前的人像就是倾力的一刀。

石壁上的邪天御武雕像收到气劲攻击,周身也暴出白色的光芒。


整个葬龙壁都因为两人的对决震颤起来。

邪天御武最后的力量和罗喉全力的一击,引起古道猛烈的晃动。

壁上石龙突然发出白绿赤紫金五色的光芒,伴随着这一阵阵龙吟般的巨响,碎石乱走,地裂山倾,只有眼前的这一道葬龙壁,岿然不动。


四周传来邪天御武狂狷的笑声。“罗喉,你阻止不了吾。哈哈哈哈……”


暗法之袍落回到罗喉的身上。

风静。

石间一点水滴。落如涟漪。

罗喉安静着,就如在天都的天台上,思考着英雄的话题。


邪天御武的声音重新响起,像是在对黄泉说话:“少年人,你可想得到吾之力量。”

黄泉被刚才的震动掀在了地上。此刻正在拍身上的尘土。听邪天御武这么一问,抬头看了这个传说中火宅佛狱的前任王一眼。突然邪魅睥睨地一笑。“想。你介意吗?”


听到他说话罗喉,衣袖轻轻震了一下,却也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头顶上的邪天御武却是因为黄泉的哈哈大笑。好像是看到罗喉带来之人,也会因为他的诱【(づ ̄ 3 ̄)づ】惑而叛变而感到高兴。“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但是。”


邪天御武咬住话头。未及反应的,是突然出现的一线刀光。直逼罗喉后项。

罗喉这时正在分心于黄泉的回答,不意竟被这刀光破开了暗法之袍。


罗喉眼神轻蔑,反手一记强大的气劲击出。

黑暗中的来者和罗喉对拼一记后,急速退开。

罗喉“嗯”了一声,然后看了黄泉一眼。

黄泉离他不远,此刻也正在看他。依旧是惯常冷淡的神色。但是蓝眼睛里,却有一丝的担忧。转瞬即逝。

电光石火。

黑暗中,刀锋又至。

罗喉冷哼了一声,计都出手,金芒流转,快如闪电。一股宏大的气流随着刀锋流转。

兵刃甫一相交,对手自知不敌,抽身欲退,罗喉却是起手挥出一掌。真气直转而上,在空中击中了对手。

对方轻哼了一声,翻落于地上。奇的是,仍是未受重伤。罗喉侧头“哦?”了一声,“邪天御武之鳞片吗?哈。哈哈哈哈。”

霸道的笑声中,罗喉失了睡醒以来一直都有的好耐性。

计都纵横,星云霎那在手中流转。

——“计都破日斩”。


极招之下,偷袭者疾退。

但是突然,罗喉身后的黄泉有了动作。

只见他双手交错,画出了一个繁复的咒印,突然朝壁上的邪天御挥去。


绿光落定瞬间,计都破日斩也恰恰打中了偷袭者。

偷袭之人退了几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


石壁之内,突然红光大作。

天地一片剧烈呻颤。

啊————————————

原先和罗喉互拼的招式,带着疯狂的无端,猛然朝黄泉罩落。


罗喉见势,计都翻转,迎向邪天御武。

两招相会,又是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旋,自相交之处向外翻延滚荡。


一翻烟尘乱眼。

迷迷茫茫地沙石飞扬在湿【(づ ̄ 3 ̄)づ】润的洞【(づ ̄ 3 ̄)づ】穴之间。生长了千年的钟乳石纷纷断裂坠地。

满目狼藉。

却谁也不想,尘嚣之中,一个不可能的方向上,竟现乍然刀光。

金白色彩,直落黄泉头顶。


黄泉哪及躲闪,眼看就要中招,蓦地里竟有人伸手一拉。继而一道金色的身影将他卷入怀中。

罗喉把人抱定,背手一招“破日狂风”生生荡开了那道致命的偷袭。

只是另一边,一道来自邪天御武处劈下的白光,却也生生没入罗喉体内。

强如罗喉,在倾力交战时候,勉力抽身来助黄泉,又遭如此攻击,也不禁呕出一抹朱红鲜血。

双招过后。


四野一片安静。

黄泉因为刚才强行施展法术,此刻已甚是无力。却仍是勉强站直身体,问身边的人:“你无事吧?”

罗喉应了一声,示意自己无碍。眼睛却看向出手偷袭之人:“醉饮黄龙?”

前世仇人,今生看来依旧是雠敌。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尘嚣散去,对面人白衣金刀。额前一抹翠绿点缀着英俊刚毅的面容。尽了繁华。

刀者冷冷地也说了两个字:“罗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罗喉一声轻笑:“来。让吾见证你如今之实力。”

计都轻吟一声,向白衣人呼啸而去。醉饮黄龙凝神驻刀,眼神中,也是全力应战的认真。

黄泉退到一个不容易受到波及的角落,倚着石壁喘息。


“罗喉来此结束邪天御武对他兄弟之诅咒,你凭什么要阻止他。”

“你,可想知道其他四龙的下落?”

“呵啊——!”

醉饮黄龙突然大喝一声,跳出了战圈。“你说什么?”

“我说,刀龙落到苦境,经历各不相同。而且炽焰赤鳞以吞噬同类增强功力,你不想知道他还有其他三龙现下如何了吗?”

“你知道?”

“我能知道此地,你认为,我不能知道他们的下落吗?”

“嗯?”醉饮黄龙侧了侧头,看来的确是在思考黄泉的话。

罗喉不屑趁人之危,没有动手。只借机会在一旁调息。

黄泉还待再说,却突然感到体内一阵血气翻腾。“嗯……”喉间的血腥气味再难压抑,自唇【(づ ̄ 3 ̄)づ】间汹涌而出。

“黄泉。”罗喉见黄泉身体摇摇欲坠,不由身形一动,来到对方身边,将人扶住。谁知入手之人,身体竟是一片冰凉。

罗喉知道黄泉没有功体,此是伤势沉疴之兆,必须尽快找人治疗。看了醉饮黄龙一眼。“你伤了他。得不到的答案,就算是罗喉对你的回礼。”

话落,抱着黄泉,身形一闪,便从葬龙壁中消失不见。

醉饮黄龙单手驻刀,并未追击。

黄泉刚才的话还留在他的耳边。


“邪天御武原是炽焰赤鳞所放。你却再此对斩杀它的罗喉出手。不觉得自己,很荒唐吗?

罗喉来此结束邪天御武对他兄弟之诅咒,你又凭什么阻止。”

简单的两句话,他却是一句也回答不了。

无论旁人怎样说罗喉。这两句话,他都无法作答。

但是最令他无法释怀的,还是对方最后的一句话。

“你,可想知道其他四龙的下落?”

如果这个人真的知道另外四龙的下落,那他刚才将人砍成重伤。若是人真的因此而死,岂非是自己断送了找齐四龙的良机。


只是为了唤醒四龙,他还需要邪天御武的力量。

而且,那个人真的其他四龙的下落吗?

兄弟——你们可都还安好?

“这又,是谁?”

醉饮黄龙用刀背翻过地上的人,让来人正面对着他。

这人带着纯黑的面具,身上穿的衣服很熟悉。是——刀龙战袍?


刀无后邀他一起斩杀罗喉之后,一人独霸了英雄之名。醉饮黄龙对此其实并没有所谓。

但是这个人竟还小人之心的设计陷害了他,就已是不值得饶恕的罪恶了。听说后来还将他的友人沧海平害死。哼。


醉饮黄龙蹲下【(づ ̄ 3 ̄)づ】身,揭开来人的面具,打算看清此人的面目,便一掌将其罪恶虚荣的一生斩杀。

没想到,面具下面,竟然是另一张人皮编织的脸容。

醉饮黄龙皱眉,伸手又再揭开了这一道人皮。

一张暗红狰狞的脸展露到眼前。醉饮黄龙皱了下眉头。这决计是刀无后的皇极天斩式的最后一招留下的刀痕。而这脸容的轮廓,却又好像是——沧海平?

醉饮黄龙站起身,还刀入鞘。

这时候,日月行和阴阳使来到他的身边。

“主人。”

“终于找到主人了。”

“隐神刀的下落。”

“我们打探到了。”

“刀龙战袍。”

“还在找寻。”

“咦,主人。”

“此人身上的。”

“可是刀龙战袍?”

面对黑白双使的报告。醉饮黄龙“嗯”了一声。“你们将此人带回刀龙古窟,为他疗伤。”

“是。”

“那主人你呢。”

“要去哪里?”

这两人在醉饮黄龙面前,并不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飘忽不定。但说话仍旧是各自半句。让人听得难免捉急。

醉饮黄龙倒是也习惯了。

他转身,没有回答两个仆从的问题。只留下了一句:“他醒之前,我会回去。”,便离开了葬龙壁。


那一边,罗喉抱着黄泉匆匆赶回天都,不想在快进入天都的时候,却遭遇围杀。

当先的,便是天荒不老少独行。

罗喉一声呼喝,计都出手,将人拦在身外。

紧接着,身后刀锋又至,竟是漠刀绝尘。

还有——素还真!

黄泉昏迷之中感到有杀气逼近罗喉。睁眼正见漠刀蓄势已久的极招,打在已经受了邪天御武一击的罗喉身上。

心中猛然寒彻。千防万防,防不到天下封刀竟然会利用这样的机会——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