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19 by:firefish

【第十九章 瓢泼】

夜,凄深。雨,滂沱。
照管天下封刀多年的老人,久立塘边。荷塘里,一池萍碎,万点涟漪乱。
一如当时心绪。

雨夜泣诉,只见一人悲愁。
至亲别殇,又有几人知晓。

一素不知忧愁的青年,提着很多罐酒,在雨中。且行,且静。

虽无星月,但站立在远端的人,却知夜已深更。
一阵风吹过,雨狂如雾,迷了满天视野。

天都高耸的天台之上,两人蓑衣当风。远远地看着这一幕。
“看清了吧。一人英雄,换来的,是多少心痛。”
“你究竟是何用意?”
他们,正是天都新任的军师黄泉,和天下封刀新近送来的贡品之一,玉秋风。
玉秋风不知如何中了黄泉的迷药,浑身无力,只能任由其摆布,带到了天台,来看至亲因她而起的悲愁。因而虽心中难过,口气中,却满是质问和气愤。
对此,黄泉的声音依旧从容淡漠:“我是想告知你。跟随吾,才是你唯一的生路。”

说完,他便拉着玉秋风下了天台。

回到屋内,解下蓑衣,黄泉便放任玉秋风站在一边,自去洗了个澡睡下。

玉秋风在屏风外站了一夜。这种感觉很难受。仿佛被丢弃的敝屣,夜阑人静,无人问津。身体的温度也因为天时的关系开始降低,寒意从手足传来。
如此的磨难,越发激起了她心头的愤怒。
若是能动弹,她一定要让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付出代价!

然而当她因为太疲累而打了个瞌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已经在床上了。
起身绕过屏风,就见黄泉,正在桌边动手写着什么。

感觉到她的动静,黄泉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却是问了一句:“你醒了?”
玉秋风攥了攥拳头,恨恨道:“将解药给我。否则。”
“如何?你要杀了我吗?”
“否则,这口刀就将染上鲜血。——我,绝对不会服侍你!”

面对眼前晃晃利刃,黄泉却微微牵起了嘴角。一丝如同火狐夜麟的嘲讽,又似是轻笑,“那你就自裁吧。它是你能做的最好选择。”
“你妄想!”虽然无力,但是感觉到体内药性已减的玉秋风,还是选择了出手。
黄泉无惧,伸手轻卸,借力打力,将她推了出去。
这样的手法,全凭巧力。也只有对付像玉秋风现在同样没有功体的人,才管用了。
——够用就好。

黄泉对自己的现状并没有刚开始那样的不满。在他试着找回功体的过程中,甚至还发现了一件值得感到惊喜的事。
——他可以很随意的使用有关时空的术法。也许是因为借助时间城,“创造”了“一段不存在的时间”的关系,这个世界的时间和空间,对他是约束,远比过去来得要小。

也因此,创造一个幻境对付九州一剑知,令他耗费巨大,但是利用时间记忆重塑天都封印,却是得心应手。

意识到这一点的黄泉,昨天利用时空的术法,向沧海平索要了一些药物。玉秋风现在所中的,就是其中之一。

玉秋风又再攻了几招,皆被黄泉挡开。
“再教你一件事,罗喉对女人没兴趣,你可以死了你那愚蠢的心思。”
“对女人没兴趣,难道他对男人有兴趣?”
“如果是你跟我比。这句话不算说错。”
“荒唐!”

“他的确不算说错。”罗喉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外的。黄泉没有关门,他也就理所当然的走入了自己的领地,“黄泉。”

“什么事情?”黄泉一脸的“别打扰我跟女人调情”的厌恶。
罗喉反而走近了一些,可以看到黄泉用镇纸压住的那张纸上,画着各种他所不理解的形状,“这是咒符吗?”
“是。”
“只有最卑鄙下流的男人,才会强迫女人。”
“是吗。不能偶尔例外吗。”
“呵。”
“而且,你不是把人赐给我了吗?”
“赐给你,并不能让强迫她的你例外。”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的这个观点?”
“吾来,是为了告知你。刀无心,死了。”

“嗯?”黄泉心中猛然一寒。
死了?刀无心死了?!君曼睩还没有到天下封刀,刀无心怎么会死了?他怎么可以现在就死!——

黄泉本打算趁着笑剑钝为了刀无心来天都的时机,让罗喉放他一命,再以救刀无心一命,换得笑剑钝成为九龙坡时的助力。乍闻此讯,一番盘算全付流水,一切皆须重新筹措,自然是有很多不甘。

“如何死的?”

他这反应看在罗喉眼中,却是另外的一番解释了。黑衣人寒了脸色。“你连他也关心吗?”
黄泉不知到罗喉在气什么。反而追问了一句:“我关心他如何死的。”
“他之伤痕,与刀无我身上的,如出一辙。”

——被神志不清的啸日猋砍死的吗?啸日猋虽然神智有失,但真正毫无缘故地对人挥刀就砍,却也不常发生。刀无极三个儿子就占到了两份,这也算是宿命吗?黄泉哼了一声,“真衰。”
罗喉看黄泉的反应,疑惑地“嗯”了一声。“我想知道,你为何关心他之死。”

“他也算是你属下的人,我关心不正常吗?而且他身份特殊,说不定,是别人对天都的挑衅。”

“你的借口,找得不差。”
“你已断定我说的是借口。我说不是,你信吗?”
罗喉“呵”了一声。黄泉的反应,若真要说是为了天下封刀,倒也是说不过通的:“若要挑衅天都,杀他确实是个方便的选择。但是,你可知杀他之人。是谁?”

黄泉看了罗喉一眼。“啸日猋?”
“你,知晓?”
“刀无我功夫不差,刀无心全无武功。同时杀死这两个人,不是和刀无极有深仇大恨,就一定是神志不清。若有深仇大恨,又想隐藏身份,不该留下刀招。神志不清之人要一刀杀死刀无我,武功一定不差。这样的人,我知道的只有啸日猋。所以,我猜是他。”

“那你知道,吾为何要来找你吗?”
“不是为了告诉这项消息吗?”
罗喉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那句话。别让吾对你失了兴趣。”
说着,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玉秋风。

玉秋风发现罗喉在看她,也不愿放过机会。“武君,玉秋风来天都已经多日。我受命来服侍武君,希望武君能给玉秋风一个机会。”
“吾赐给属下的东西,从不收回。”
“武君,黄泉这个登徒子,玉秋风,实在不愿意。”
罗喉闻言突然饶有兴味起来。他转头看黄泉,“你怎样说?”

“我的人,我会管。”
"哈。那就别再让吾听到她的告状。"
“可以。”
见自己被罗喉和黄泉当做物品般的谈论,而自己想要留下罗喉身边,看来也已是绝无可能。玉秋风不愿任务就此失败。眼看此时罗喉黄泉都没有在注意自己,一股冲动莫名而生。她来是为了刺杀罗喉,为此服侍罗喉,也是份内之事,但是陪黄泉那个登徒子,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的。既然已无法接近罗喉,她就该把握现在的机会。

一念已毕,利刃光寒,瞬间杀到罗喉身后。
却被一股无形气盾挡住,再难接近半步。

黄泉感到罗喉出手,讶异之余,狠狠地皱了下眉头。——说了这么多,这个女人是半点都没听进去。


突然,罗喉气劲一展,袖袍飞扬,一股无形大气将玉秋风整个人打得飞了出去。

只需再一击,四大名流中的秋剑,就要命丧当场。
但这时,黄泉却动身,挡在了玉秋风身前。
罗喉回身。“你还要维护她?”
“我的人做错事,我自己来解决。”
“还需要解决吗?”

“你不想知道,是谁派他来的吗?”
“是吗。”虽然知道是黄泉的借口,但罗喉仍是被这个说法惹起了兴趣,“冷吹血!”

随着罗喉一声令下,天都左护法闪身而入。“武君。”
甫一入内,就见屋内一片狼藉之象。地上残留有鲜血,玉秋风手持小刀,正从地上勉力爬起。一看就知此人是有意行刺罗喉,“你!大胆。”欲要拔刀,却被罗喉叫住,“带她去天下封刀,问她是谁指使。”
冷吹血按在刀上的手这才算是收回。应了一声,便将玉秋风带走。走前,还看了黄泉一眼。

待他离开,罗喉亦看了黄泉一眼,“她之冲动,辜负了你为她找的好借口。”
“你不好奇,刀无极会怎样回答你吗?”放任玉秋风在眼前自裁,或者为了一个女人而反叛天都。
罗喉冷笑。“为了一个女人而反抗吾,可能吗?”
“你不是需要战场吗?”
“哈哈哈哈哈。来。就我们就去看一看,是否会有这样的可能。”

“我无兴趣。”
黄泉的拒绝,令罗喉再次皱了一下眉头。那个女人来到之前,黄泉虽然也拒绝他,但却不会是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
但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反而迈步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黄泉烧掉了之前所画的咒符。
重新点了墨,草草画了几笔,催动咒语,送去天下封刀。

御不凡此时正在打理杂务,突然一道银光划过。他愣了一下。随即就见几行黑字展开到眼前:
“玉秋风行刺失败,天都将至天下封刀问罪。”

这是什么?
字迹在空中停留了片刻,便随风散去。
而后落下一只银质的手环。

御不凡伸手接下来。
眼前又复出现一行字迹。
“将此物于她带上,或可留一线生机。”

字迹飘散后,御不凡抓着手上的银镯,心中只觉无限诧异。——此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奇怪此人目的的,并不只有御不凡一人。
天都之内,听闻玉秋风一事的苍月银血,心中也是诧异黄泉的做法。
当初几次针对天下封刀的人是黄泉。
这次设法帮助天下封刀的人,也是黄泉。

虽然生气天下封刀不顾幽溟安危、设计让天都误会月族一事,但天下封刀毕竟曾经是月族盟友,他自觉天都之内,对玉秋风一事最关心之人就该是他。
身为同样打算这伺机刺杀罗喉的他,也很容易就看了出玉秋风的目的。
只是玉秋风从未受过刺客的训练,甚至连如何掩藏自己的目的都不知道,就希冀能利用自己身为女子的优势来完成这项任务。
实在太过天真。
他虽有心想帮,却是无门。
想不到,竟是黄泉挺身而出。

“你喜欢那个女人?”看着黄泉凝身施展了第三道术法,并不再继续,苍月银血进屋问道。
黄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苍月说的是是玉秋风。在他的想法里,玉秋风还是当时那个,和他有着同样目标的人。当时他想要帮她的心情,依旧在。所以帮她,是理所应当的。“你是说天下封刀派来的那个笨女人?”
“我是说,你问罗喉讨要的那个女人。”
“男人都会需要女人,你例外吗?”
苍月银血沉默了一会儿。“若真是如此,你就该收走她身上的刀。”
“危险的感觉,能让我更有兴致。”
“那你刚才的术法,又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我是为了她吗?”
“不是吗?”

当然不是。黄泉想,若是刀无心已死,笑剑钝应该不会再来天都。这对于天都不算是件坏事。但他若放任历史行进,罗喉九龙坡之劫,就无从周旋了。
对此,他在极短的时间里,想到了取信御不凡,进而阻止公孙夺锋被杀,以避免九龙坡一战的解决之法。至于如此一来,之后的事情会怎样发展,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若是之后还有别的办法,至少有了御不凡之信任,总好过束手无策。
“你来,就是为了知道我是不是喜欢那个笨女人?”
“你在逃避我的话题。”
“你在做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如果你还是想帮天下封刀,就应该跟冷吹血他们过去。好在刀无极做出什么蠢事的时候,能及时阻止。”

“我不认为他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一个连杀了自己长子的人都能放过的人,很难想象,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其冲动了。
“那么你呢?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罗喉不知道她的目的吧?”
“所以罗喉是为了得到消灭天下封刀的口实。”
“你冲动了。你还不够了解你的敌人。对刀无极来说,这一次的行动,他一定能承受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说,就算失败,就算天都对天下封刀再次发兵。他也能够承受。但是他却降了。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真正的战士,并不惧怕死亡。”
“如果他之目的,是保全天下封刀之人,就不该冒险。
如果他不在乎,屈服就只是虚伪的表象。”
“是你太绝对了。”
“是吗?……”黄泉欲言又止,“算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苍月银血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你说我不了解我的敌人。你认为,刀无极是我的敌人吗?”
面对这个问题,黄泉凝视了苍月银血片刻,才道:“你心中认定的敌人是谁,你比我,更清楚。”你的敌人依然是罗喉。但是,你还不够了解他。身为一个刺客,面对比自己实力高出许多的敌人,只有去足够地了解那个人,才能知道什么时候,能算是下手的机会。然后在这个机会出现的时候,懂得把握。

但是他相信,苍月银血在足够了解罗喉之后,不会再选择去杀他。
“我累了。”

虽然时空的法术对他而言并不吃力。但是刚才制作那个手环耗费的力气,却是真真实实的。
黄泉想,之后等君曼睩来了,天都这边的事情稳定之后,他应该去一次时间城。这个想法他已经打算了一段时日。只是一者凭他现在的能力,未必能登上时间城。另一者,他对自己付出的代价并未感到任何的不满,所以也犹豫是否有必要再去。但若是未来真的将要完全走出他所知道的方向,而罗喉也有意让他恢复,或许,他应该做一次尝试。

冷吹血带着玉秋风的尸体再次回到天都的时候,黄泉并没有在场。
但是罗喉认出了玉秋风右手上,那道属于黄泉的法术。
这道法术和当时黄泉对天都防护罩所使用的咒语很相似。做到这个份上,罗喉不禁会想,黄泉对这女人如此上心,或许他也该遂了这份心愿。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个女人值得黄泉的付出。但既然黄泉在意,他便也放任这一次好了。
任冷吹血按照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去处理了另外两名女子。
罗喉下令将“三人”送还天下封刀。


御不凡抱着妹妹的尸体,一路回去。
天上始终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而怀中人的身体,竟传来了一丝的温暖。

这令亲身探视过妹妹尸体的人,不禁心头颤动。
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那个不知身份的人传递来的讯息。但当看到冷吹血押着妹妹进来时候,他还是犹豫了。

就算明知道这样的讯息可能隐藏危险,就算明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去相信。但是当亲人的生命面临危险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未来。如果连现在都把握不住,那未来还有什么意义?

他回到天下封刀,将妹妹两个女伴的尸首交给身边的人好生葬下。再小心地将妹妹放到她房间的床上。
玉刀爵听说此事后,叹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自己的这个儿子,一直都善于强颜欢笑。就算自己很伤心,为了让身边的人高兴,也还是会做出笑颜。就算自己的心思被人误会,也仍旧是那么固执地笑着。
当时自己的妻子、御不凡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就是如此。
如今,他终于表现出了情绪,就算是在拒绝接受玉秋风的死,他也不想去打扰。
盟主刀无极连失三子,还要为了他们这些天下封刀的人对罗喉屈膝。他自己的这点悲伤,实在是算不上什么的。

远远地,看见玉秋风的房中,一灯如豆。有个身影坐在床边。安静地注视着床上的人。
玉刀爵看了一会儿,熄灯,睡下了。

而御不凡,还是等待。
除了身体是温暖的。玉秋风身上一切的生命迹象都已经停止了。
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也没有心跳。
但只要身体仍旧温暖,他就不会放弃等待。

不觉,已是一个昼夜。

下人进来,劝他吃些东西,他只是木然地喝了两口水。
巨大的希望,未知的恐惧,以及希望可能的落空,都令他不安。即使下人苦劝,他依旧是粒米未进。

就在此事,忽然,床上传出了一声的呻吟。
身边的下人和他都好像被雷击了一般,愣了一瞬,双双冲到了床边。

玉秋风未死。

消息,很快传遍了不大的玉府。
玉刀爵听说后,匆匆穿着亵衣,套了一件大氅就赶到了女儿的房间。
大夫诊断,当时玉秋风一掌击向自己天灵的时候,气力未足,先前的症状,或许是休克所造成。
玉刀爵生怕此事被天都知道,赶紧吩咐府中之人,不可将此事外传。

御不凡则害怕玉秋风的复活包含了什么异状,又仔细地陪了几日。
好在一切都安好。
玉秋风除了极其虚弱外,并没有什么异状。言谈也正常,甚至还说了一些天都内部的事情。
可惜她知道的也并不多,无法帮助天下封刀更多的了解天都。

从玉秋风的描述中,御不凡注意到了黄泉。
救玉秋风的,会不会是这个人?虽然不明白这个人的用意,但是看起来,并不是为了要害玉秋风。

眼看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他的戒备之心,也一天一天地减少。就在他以为,事情会如此结束的时候,那道银光却再次在他的房间里闪了起来。

而这一次,却不是关于玉秋风的。
“名刀神坊有难,速援。”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