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14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十四章 历史】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就像黄泉告诉罗喉的那样,有些事情,即使知道如何做,也不能一蹴而就。
但是有些事情,万事俱备,欠的就是那么一阵东风。

冷吹血等人的功夫,单打独斗战胜四大名流,本是极简单的。
缺的,只是那破解四象剑阵的一点灵光。
四季轮转的规律,正好想播种和收成的应运而生。知道了时序,就能够收获庄家。
风雨雷电的交替,有其自身的规律。掌握了他们,就能更多的享受到阳光。

看了黄泉给的破阵图,围在等下备战的天都诸将回想先前被困所见,一一对应,果然分毫不差。而那些令他们不知从何着手的气旋,如今看来,也不过是绣花针交替成刺绣般的简单分明。
只是。

“等等,那个黄泉,他好像没见过四象剑阵。他怎么会知道破解的办法?”突然说话的人是高阳异徒。一头深色的散发打扮,很像是东瀛那些理智不怎么清楚的武士。今日对战四象剑阵时,他曾以绝技攻击剑阵一点,试图强行突破,结果导致阵中其他几人,都遭到了他攻击的反噬。
“嗯?”妖体半僧道闻言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冷吹血乍然闻言,脑袋就像被浇了盆冷水似的。好像清醒了些,好像又还有点没回过神:“巫读经,你看呢?”
巫读经还在看眼前的图纸,双眼不离那上面绘着的阵图。声音一贯的平稳无波:“四大名流成名已久。黄泉知道四象剑阵,也非是什么不可能之事。”
“可是这阵图又是哪来的?就算他知道破解之法。难道还知道我们今天会需要他,特别画了这么一幅?”这次说话的是顶着一头刺猬发型的邪棘。此人长于术法一道,在天都诸将里算是颇能谋划之人。心思也是细腻。
被他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刻都觉得,事情确有蹊跷。


妖体半僧道问邪荆:“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邪荆想了一会儿。“我也不清楚,中间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
“是啊。”高阳异徒对邪荆表示赞同,“如果真说他跟天下封刀有什么关系,倒也不太可能。”
黄泉是被罗喉带回天都的,而对战天下封刀,是在那之后的事情。比起天下封刀,如果说他跟月族有关系,那倒是更加可能。而且,天下封刀给黄泉这阵图又有什么目的呢?
武将都不是多话之人。但是也零零总总给了不少的猜测。
说到后来,已经变得有些玄幻了,甚至连九州一剑知的事情,也怀疑是天下封刀故意为之,好让黄泉在天都站稳脚跟。
“哎,你别说。今天回来的时候。那个九州不就是在外面吗?说不定是趁着我们不在,联络来的。”
“有理啊!”
“巫读经,说话!”看到墨衣巫师雷打不动地慢慢研看那份阵图,就是邪荆也忍不住了,“给点意见。不要再看这图了。万一是假的或者是设计陷害我们的呢?”
被点名的人不为所动:“在我看来,这破阵图并无不妥之处。此等情况之下,就算天下封刀设计我们,将计就计也是无妨。”

众人一听,都觉得颇有道理。
“就怕天下封刀还有其他伏兵。”
“见势不妙,也只能撤回天都。”巫读经说完,抬头看提问的冷吹血,“不过你恐怕是不能撤的了。”
冷吹血咬牙。却听巫读经笑了一声,“放心吧,今日武君记了我的功劳。我应该能替你求个全尸。”
“你少长他人志气!”
“哦,是吗?”
冷吹血气恼,巫读经敲了敲他面前的几幅图,“有的想这些,还是记记牢这上面的东西,明天击破四象剑阵才对。若是怕黄泉所言有诈,便多杀他们几个。或者干脆四个都杀了,不就好了吗?”
冷吹血“哼”了一声。
其余人也认同巫读经,便将关于黄泉的猜测放到了一边,又各自开始研习解阵的方法。

四象剑阵不可小觑。诸般变化都需要记得,才可保万全。
其实此刻,比起黄泉,更让巫读经不爽的反而是冷吹血。让黄泉去现场指导不就好了。就算那人真的临阵倒戈,难道罗喉还怕区区一个天下封刀?这下被冷吹血一推,责任都在他们身上了。黄泉倒正好作了壁上观。

巫读经是个会给自己盘算的人。他服从于罗喉的霸气,但对罗喉的霸业或者身边的人,却从来没有同伴的感觉。
他需要的是一个战场,让他可以远远的站在高处,俯瞰他之巫术下,苍生的折服。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他都懒得去管。所以明天,他只要去打败天下封刀就可以了,至于有阴谋,这种事情,是罗喉才应该烦恼的。

几人谨慎之下,次日一早,冷吹血就叫了其他人行动。
想着如此一来,天下封刀就算有所埋伏,也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罗喉左右无事,天色还早,天台上冷清得很。干脆就朝书房走去。
令他意外的是,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

“苍月银血。”
“罗喉。”
“吾从没准许你叫我的名字。”罗喉说完,看了眼苍月银血正在看的天都制典,“你为何来此?”

“身为天都一员。了解一下天都的历史,也是应该。”
“拿着你要的东西离开吧。吾要使用此地。”

苍月银血抬头想说什么,最后也还是没有说,拿着手中黄绿色的书本离开了。

书架上林林总总放了许多的书册。那是过去的天都遗留下来的史册。早已经无人问津了。
书籍竟然都保存得完好,丝毫没有落灰,倒是连罗喉自己也有些讶异。
呵,历史。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关心过这些东西了。天都的历史,后来究竟是谁在记录的?

《邪武灭天录》、《创神卷》、《开天卷》、《都典创制》、《灭神卷》。
血红的眼淡淡扫过书架上一本又一本的卷册。最初的几卷书籍的编写,都有君凤卿的参与。
那么后来呢,后来是谁在为天都记录历史?
感到自己似乎从来不曾知道过,天都还有关于他统治的记载。
罗喉缓缓地从架子上拿下一本血红封面的《灭神卷》。不知是不是有心为之。《邪武灭天录》和这本《灭神卷》的封面都是红色,但是这本《灭神卷》却红得更加容易让人想到鲜血浇灌的大地。
书册记载的是义军叛变,夺取邪天御武尸体开始,到他重新回到天都那五年之间的事。

十五年春三月,义军起。
上点左大将凤翔征西南军,右大将白天征东南军。
四月初,白天捷。
十八,凤翔捷。
二十三,邪天御武尸体被盗。上躁怒。

六月,追查邪天御武尸体不得。
上斩义军大将百人,旨盗尸之人还回邪天御武尸体。
无果。

七月,凤翔叛变。武君离天都。
过都江。由乌山道音城。间多闻酒店茶楼,传唱凤翔义举。斥罗喉血云天柱暴行。

二十年秋。武君返天都,斩凤翔。悬首示众。
诛九族。叛军之将,皆同罪。
死者七千余众,天地颤动。都江红赤,暴政始。


罗喉缓慢的翻动着书页,偶尔在有些字迹上停留。倒也意外这是谁,将这些他快要遗忘的过去来记录。
史官吗?天都从他平定凤翔后,似乎就没有这个官职了。人民,不需要史官。反正总有一天,后人随心所欲的捏造,会成为属于过去的真实。

罗喉想着,拿起那本《邪武灭天录》。
这是凤翔入驻期间,调换过的书册。
上面依旧是邪天御武从出现到消亡的全部过程。只是不单罗喉成了一世枭雄——为达目的牺牲十万人之众的罪人;他其他的兄弟,也都被写成了他的帮凶。

随意地翻动书页。那些字迹,即使隔了千年,看在眼里依然灼烧着胸口。但是已经平淡了。
或许是因为,他已经照着这写书人的愿望,成为了暴君。而这个写书之人,大抵也在那七千人之中,成为被一世暴君残杀的万千冤魂之一了。

看着看着,忽然意外地发现,字里行间,竟偶尔的会出现几行批注。
点出当时的史官,在字里行间留下的蛛丝马迹,供有心的后人,推敲出真正属于过去的真实。

人民,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流言止于智者,而智者,总是不说话。

或许,他过去的想法,也不尽然对吧。

罗喉放下书,举步出了藏书间。
来到天台,遥遥地看天都和天下封刀的战场。
冷吹血他们刚刚破了四象剑阵。
妖体半僧道、巫读经、冷吹血和高阳异徒各自选定了一个对手,急攻不到两招,就被听到一人惨呼了一声,倒于地上。
其他三剑各自惊呼,进而越发地奋力拼杀起来。战场倒也难分难解。

杀死对手的巫读经抽身一退,打开地狱诗篇。以风雪为其他人助战。
冷吹血本来就已经占尽优势,受到巫读经相帮,瞬时剑光暴涨,罩定眼前对手。眼看着又是一人要血溅当场。
砍落的剑光,却生生在半空,被一把折扇给挡住了去势。
一道墨绿色的文雅身影掠过,挥开冷吹血的一击。拉着秋剑退离战场。

这时,只听一声“停手”的长喝。一人黑衣红襟,自院子内走出。胯侧长刀,虽未出鞘,已让在场的一众人都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一时双方都听命般地乖乖停手。来人缓缓向双方战场的中心走去,刀尾的兽形柄端昂首怒视,散发着主人王者般的霸气和威严。

“刀无极!”冷吹血怒喝了一声。心中也不免考虑起双方战局的情况。
来人正是天下封刀的主席刀无极。
他看了一眼冷吹血。又扫了一眼满地的尸痕。沉声道:“天都,未免欺人太甚。把天下封刀当做了什么地方?!——”

罗喉在天都顶端冷笑了一声。随即将自己的声音远远地送了出去:“对着下人耍威风。刀无极,你之风格,吾见识了。”
“罗喉!——”天下封刀主席也不是罔叫的。刀无极同样将声音远远地送到了天都。
霎时间,红绿两道光芒在空中猛烈地交集了一瞬。
刀无极向后退了一步,远在天都的罗喉,却是稳如泰山。
原来刀无极本想杀两个罗喉的手下,也算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谁知罗喉不但及时察觉了他的意图,还阻止了他的攻击。
刹那电光石火之间,刀无极就意识到了,硬碰硬,自己,不是罗喉的对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也就是那一个瞬间,刀无极吸了口气。对冷吹血等人道:“你们的条件,天下封刀知道了。人我们会尽力去找,还望天都宽限些时日。偌大天下,七日之内便找到武君所要之人,未免太过强人所难。”

冷吹血对其求情不以为意,冷哼一声道:“天下封刀对天都之不臣,已然彰显。这次不过是警告罢了。有空说强人所难,不如尽力找人来得有用。”

语毕,便同随行众人一起,转身离去。
刀无极皱了下眉头。受伤不轻的玉刀爵看他如此,便去劝解。刀无极见老臣如此,心中也是难过,只得强打精神,好给属下打气。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