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12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十二章 刀龙战袍】

是夜,罗喉得知影神刀之下落,离开天都,去会它现在的主人少独行。
黄泉对此的感觉就是罗喉睡久了缺乏锻炼,所以要出门散散步。

在罗喉出门前,黄泉因为听说影神刀之事,找罗喉说了几句。
顺便还还“好心”地又给了罗喉一个建议。
罗喉给天下封刀臣服机会的条件,就是找出一个具有刀龙之眼的人。

其实谁有刀龙之眼,黄泉都知道。但他却无意干涉事件的进程。只是在无关痛痒的事情上,给了些想法。
比如说,人的价值是需要压榨的。那些没有活下去价值的天下封刀的武师们,死法不同,价值就会稍有区别。如果告诉天下封刀,他们不卖力找人,每七天就会死一个武师,那这些人就才会更加明白,罗喉的条件不是听过就算了的儿戏。
好处还不仅如此。

这样的逼迫,一方面会让天下封刀全力去找拥有刀龙之眼的人,另一方面,也可能加速激起天下封刀的反抗,让罗喉杀个尽兴。
当然还是有一点,黄泉并没有说。那是为了今后考虑的。将来若是有朝一日,刀无极用心系天下的嘴脸,聚众杀向罗喉,他也能以此让天下人知道,刀无极为了隐藏自己具有刀龙之眼的身份,曾经害死了多少自己门派内无辜的人。

罗喉听完后,觉得黄泉的建议很好。所以出门的时候,顺带交代了冷吹血去通知天下封刀这项命令。
为威慑天下封刀不服从,冷吹血带去了天都大批的武将。
只剩下了苍月银血看家。
一者,苍月银血不会听冷吹血的。二者,苍月银血原来和天下封刀之人为了阻止罗喉复活而合作过。对黄泉的意见,并不乐见。


所以他不但留了下来,而且还找到了正在天台上喝茶看书的黄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黄泉早料到自己的大哥会朝自己发难,心中微微叹息一声,面上却平静无波。他给人倒了杯茶。有那么一刻,他好像有些了解为什么枫岫主人那么喜欢请人喝茶了。
别人怒气冲冲找过来,自己却不想动手的时候,倒茶是个很好的转移对方注意力的动:“月族现在是天都的部属。帮天都,就是在帮月族。大将军也该努力才是。请饮茶吧。”

“夜麟。我不知道你复活并接近罗喉,有什么目的。
但是天下封刀曾经帮助过我们。当年罗喉铁蹄意欲践踏幻月两族的共生之陆,若不是天下封刀的创者刀无后,我们早就沦为亡国的奴仆。
你就算想帮罗喉,也不该如此伤害天下封刀之人。”

黄泉其实很想告诉我苍月银血。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杀死罗喉、帮助月族的,并不是刀无后。而刀无极,也更加不是他看到的这般仁义善良。
对他来说,比起被那个灭了幻族的老月王的统治,他宁愿统治月族的是罗喉。
然而一切之中,对黄泉最为重要的是,他想要帮罗喉。虽然醉饮黄龙在替刀无极求情的时候说,罗喉也曾迷失过。而且现在的罗喉,正是在迷失的时期。但是罗喉的迷失是因为伤心,刀无极却是因为自身的欲望。这在黄泉心中,是全不相等的。他不在乎天下封刀如何,但是他在乎罗喉如何。

“我不知为何你认定罗喉的统治一定就不如月王的统治。我对罗喉建议的那些,才是一个暴君该有的基本行为。但那并不是罗喉想要做的。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吗?我说的那些,正是出自老月王的手段。”
“你不该这样报复。”
“我们的想法不同。还是饮茶吧。此茶甜苦适度,还盈满了月色,若是凉了,便浪费了。”

“夜麟……”苍月银血皱了下眉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这时候,两人同时感到一阵巨大的颤动,自天都地柱传来。

“罗喉,出来!”——又是九州一剑知。
真是麻烦。黄泉皱了下眉头。然后看苍月银血:“我身体未复,烦你送我去见他。”
说着也不待苍月银血答应,就抓住了他的袖袍。
苍月银血无奈,带着黄泉来到天都外围。

“九州一剑知。你又来做什么。是想看刀无心死吗?我可以现在就成全你。”
“等一下。”这时,自九州一剑知身后走出来一个华衣女子。被染做明黄色泽的兔毛衬托起一股雍容委婉的华贵。这是装作自己的孪生姐姐梦如嫣成为了刀无极妻子的,九州一剑知曾经的枕边人——梦如芸。
也是刀无心的母亲。
世上没有什么比母亲对孩子的爱更加无私,为了自己的孩子,母亲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我无心的母亲,梦如嫣。我带了替换的衣裳和一点吃的,想亲手送给无心。”
“嗯?”黄泉审度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将衣服和食物交我。”
“不。我要见到无心。”
“见他可以。天都之人并非石木,自会成全你的爱子之心。但是,我需验过你所送之物。”
“难道我还会害我的孩儿吗?”
“你说他是你孩儿。我怎知你不是谁派来,挑唆天都与天下封刀战事之人?”
“哈。天都害怕别人的挑唆吗?我以为天都很厉害呢。”
“怕?古往今来,还从无人有此能力,让武君害怕。但是有很多的人,比如日盲族的那个千叶传奇,正等着隔岸观火,看天都与天下封刀这场对局的破裂。天都,可不是别人戏台上的戏子。”

“欺人太甚!——”
“不服吗?”

梦如芸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见到儿子心就占了上风。“食物给你看。衣服是我亲手所织。我要见到无心才打开。”
“我不是在跟你谈条件。”
梦如芸又再挣扎了几句。黄泉却毫不松口。就像这件事完全是天都给于一个母亲的恩惠。如此做已是太过仁慈,若是梦如芸不接受,那就只有请回。

最后梦如芸只有答应了将食物和衣服都交到黄泉手上的要求。
黄泉拿过拿包衣服的瞬间,结结实实地愣了一下。
——刀龙战袍!

意识到这一点时,黄泉几乎要大笑出来。居然是刀龙战袍!虽然不知梦如芸是如何得到刀龙战袍的,但想来一定是她爱子心切,不如如何从刀无极处取得的了。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想到此,虽极力控制,黄泉仍是忍不住勾了下嘴角。
幸好此时天黑,幸好他凤目狭长,不易被人看穿了神色。否则恐怕就要引起梦如芸的疑心了。
再次验查一番,证明确实没有能伤害到刀无心之物,黄泉这才对梦如芸点了点头。“随我进入吧。”
为了不让自己我不表现得高兴过头,他还不忘转头对九州一剑知道,“不包括你。”

九州一剑知想要说什么,却终于,只是悻悻地回答道:“那我在这里等。”
利用父母对孩子的爱,而令他们投鼠忌器,是世上最卑鄙的行为。
但是历史,不正是这样写罗喉的吗?

罗喉,真抱歉。我又给你的污名添上了一笔证据了。
黄泉想着,将对方引入天都之内。
天都外围的护罩,能够感应到外人的进入。但梦如芸本身不会武功,又有苍月银血相陪,因此也没有伤到梦如芸。只是不知道罗喉会不会因此感受到什么。

算了,为了这件刀龙战袍,冒个险也是值得的。黄泉这样想着,引梦如芸来到牢房。
虽然隔着铁栏,梦如芸仍旧是亲自服侍刀无心吃穿。
黄泉留给了两人一段独处的空间。自己和苍月银血守在入口的地方。

苍月银血的脸色看上去比方才要缓和了不少。或许是因为他同意让梦如芸进来的关系。
黄泉则盘算起了要不要将刀龙战袍之事告诉罗喉。
罗喉现在并不信任他。如果得到刀龙战袍却不告诉他,就怕被他发现后,会更增加对他的戒心。不过对此,倒也不必太在意。信任是不能强求之物,总要慢慢的来。反而是如果把事情告诉了罗喉,却又不能说清个中缘由,倒有可能被罗喉当做贪利小人,失了对他的欣赏。这比失去信任可严重得多。
左右这东西就算给罗喉,他也一定不会穿。黄泉最终决定,还是不将事情告诉罗喉了。
再说,刀龙战袍乃是邪天御武的东西,穿在罗喉身上万一适得其反岂不是他亲手害了罗喉。

苍月银血活下来后,他便无法知道他还会面临怎样的危机。若是能将刀龙战袍骗着他穿上,倒是最理想的。
他对自己的如意算盘很满意。打算过一阵子有机会了,就想办法将刀龙战袍透过幽溟交给银血。

幽溟的处事方式比苍月银血婉转很多。倒的确是适合做月王的性子。苍月银血对之言听计从,如果是幽溟给他的,他应该不会怀疑来历。也就不太可能因为知道刀龙战袍乃是刀无极之物,就给人还回去。
而且现在这个时间,知道刀龙战袍的人并不多。他也不必担心会被人看出来,使苍月银血成为刀无极追杀的对象。

只是不知道刀无极那边知不知道此事。想来,刀无极也不会为了刀无心,而将刀龙战袍交给梦如芸。夫妻两个回家怎么内斗,黄泉没有兴趣。只要刀无极不会因为刀龙战袍不见而找上天都就好了。

正满意着自己的考量,一个声音缓缓地由远而近:“听说你们放了一个女人进入天都。”
“是我放的。”
“吾有准许你这样的权利吗?”
“若是没有,那一定是哪个人玩忽职守了。”
罗喉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跟黄泉磨嘴皮子没意思:“为什么放她进入?”
倒是不意,这句话把黄泉给问住了。“他是刀无心的母亲。我……”
一素寡言的苍月银血,难得地有机会帮了把黄泉:“他自小被母亲带大。可能触景生情了吧。望武君宽容。”

“是这样吗?”
“算是吧。”
“那好吧。”
“……谢谢。”
罗喉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加了一句:“黄泉,没下次了。”

真是耳熟呢。黄泉在心里笑了一声。
罗喉,你对黄泉,总是如此纵容。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