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9 by:firefish

【第九章 天都】

撕裂身体般的疼痛下,黄泉想,他大概就会死在这里了。
如果在这里,他们兄弟三人里一定要死一个的话,他这个已经在未来活过很久的人,显然是最不坏的选择。
用他一个人的死,换来对武君致命一击的机会,确实也能够保护很多在过去枉死的族人。
而若不是早就知道结果,他其实也曾对这招寄予过厚望。

如果,罗喉现在能听他一句,那他这一次,也算是不枉。
“你须、守、诺……”黄泉想,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哪怕罗喉不会听,或者根本没有在听。——“刀无极、是……邪天御武……”

盛起的金芒斩断了涌入他身体的利刃。
月族全力的一击,换来的不过是罗喉脱下隔绝自己与尘世的暗法之袍。

硝烟散落。
期待地盼着大获全胜的月族将士们,绝料想不到,自己看到的竟是一个身着金甲的不世身影。傲然站在满地憔悴的大地上。清俊邪魅的瓷白脸容上,连一丝的伤处都没有。
伤的,是他怀里的人。
除了头顶上的雪白发长发,满身无一处不是血染的红。
“能逼吾脱下暗法之袍。吾允准你们屈膝在吾足下。”

夜麟——
苍月银血心头一痛,不由分说,饿提绝煌朝罗喉飞扑而上,“痴想——”

“可惜啊。”罗喉不闪不避,不知如何运起风劲,挡开了苍月银血的一击。“吾今日兴趣已尽。月族。记得这份战栗,吾会再回来。”
语毕,睥睨苍生是人,如来时一般,不急不缓的离开。

“稍等一下。你刚才做了什么?”幽溟确信自己的攻击明明是对着罗喉而去的。那个角度,除非重伤罗喉,否则不可能触到黄泉。他不相信自己的攻击,居然未到对方眼前,就被引导得转变了方向。
但是对此,罗喉却不屑于回答,“用这样的战术,你们太天真了。”
转过身,一道金雨般的光幕乍起在身后,阻绝了众人追击的前路。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吾名,罗喉——】
山为之倾,地为之分。月明湖劈天的水光,再次为不世的武君洗出一地月华。

留下月族众人,未及回神的惊骇。
竟然……天冥绝式,竟然没能伤到罗喉分毫。
只是那个人,为什么又会离开?

而回归的路上,罗喉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用自己抱着的这个濒死的人和他对话的时间,启动月族的万元归宗,究竟是这个人自我牺牲的战术,还是月族其他人的伺机而动?

如果说是战术,他当然不介意回去之后毁灭掉那个民族。
牺牲别人的性命来保护自己的人,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但他有些介意这个人被击中的一刹那流露的错愕。还有他最后的那句话。
他有些介意自己赌输了,是不是该遵照约定。

然而在他怀里的人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感受不到了。
血染般的眼瞳没有神情的注视着眼前的人。强硬的功体霸道地灌入伤口处,封住了伤势的蔓延。与其说是疗伤,不如说是折磨。
但是至少,黄泉不会因为流光了血而干死。

罗喉不过想要一个答案。他对眼前人的感受和生死,他并不关心。
但收功后,心中却蓦然地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是自对方体内流传过来的。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又好像他自己心里面发出来的一般自然。
细密地绕织在心头。抓不住,却又挥不去。

“这是什么?术法吗?”罗喉心中疑惑,再次去探查黄泉的身体。却没有更多的收获。只是这具身体里好像潜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封藏在一段不存在的空间。
——你让吾,越来越有兴趣了。

派人看住黄泉,罗喉习惯性地走上天都的天台。在那里,有苍穹,有群星,有涛声。而且没有人。没有背叛和险恶。

回归的第一天,他就遇到了一个人。他有兴趣看到那个人醒来时候的反应。

而那个人,也没有让他等多久。

“你醒了。”
黄泉睁开眼睛。逐渐清晰的,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那个他熟悉的,却不熟悉他的天都武君。
“你、月族……”
“你担心月族吗?”
“你……”
“放心。罗喉的承诺,不会反悔。”
看到黄泉的表情一松。罗喉心中涌起一丝不痛快。“他们要杀你。”
“若我、输了。那样,安心。”
罗喉想,黄泉要说的大约是,他的行为,不该阻碍月族本来的战斗。
落注就会有输赢。而且他的赌约,胜负全由罗喉说定。若是因此而输掉全族性命,他一定会责怪自己,抱着内疚而死。
因此月族在那一刻不顾及他的生死,才是对他好的。

轻哼了一声。“你输了,即使那那样做,月族一样是败亡。”
这一次,黄泉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月族的全力一击,根本伤不到罗喉分毫。
但他无需承认。

“你那时候说刀无极是邪天御武。是什么意思?”
居然听见了,而且记住了。黄泉虽然身上不适,但心中竟然还是忍不住地感到高兴。只是自己既然没有死,这样的话,现在说出来,罗喉也不可能会相信了。这世上,有些话,只有从将死之人的口中说出来,才会具有意义。
“你,听错了。”

“是吗。那你休息吧。”罗喉说着,起身欲走。中途却又停下,“吾想知道你的名字。”
“黄泉。”
“嗯。”黑衣的男人走出房间。

天都的天台上,他难得的没有保持一贯迎风眺望风景的姿势。而是微侧过头颅,想着黄泉这个名字。
黄泉,你了解吾。
而你的名字,也让吾感到熟悉。

是因那一瞬间的术法,还是这个人,具有洞穿人心的能力。
但为什么那个人不成章的言语,他亦能够轻易的明白。
天下封刀——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这样特别的人。
刀无极。邪天御武吗?
邪天御武已死。若是活过来,他定能感受得到。那么黄泉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漆黑的战袍扬起压抑的霸道。象征恐惧和集权。
但就是有人民,喜欢这样的统治。因为如此的统治之下,他们也可以将恐惧加诸在更加弱小的人身上。
走下天台,准备去御武殿时,已经有人去通知其他部下准备了。
所以当他走上王座之时,“恭迎武君”的声音,此起彼伏,声势浩大。

“派人传令天下封刀。降活战死。”

刀无后。这是对你后人的礼遇。感谢吾吧。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