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中部-番外1

番外 致命的礼物


HD山庄,百亩青碧草场,既有平阔山坡,也有起伏延绵的林场,间有湖泊澄碧,风景绮绣脱俗,难得的是还十分适合作为高尔夫球场,是商务人士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只是这地方刚刚开张,暂时还没有对外正式开放。只接待一些董事会的客人。所以服务到位,谈事情也非常安静安全。


赵祯知道展昭白玉堂这个周末得空,正好周六又是白玉堂的生日,便邀了两人和他新近的女友以及介绍人顾濬及爱人一起放松享受。


展昭和白玉堂都没怎么玩过高尔夫。实在是没有时间。连杆子都没有,就找赵祯要。顾濬也不怎么玩,好在还有球杆。

“诶呀,知识分子嘛,不管会不会打,杆子都是要买了装装样子的。”


顾濬那是自嘲,也是谦虚。可是白玉堂这家伙天生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顾老真是了解知识分子啊。”

顾濬愣了一下。倒也不是有什么不愉快,只是很意外。

赵祯扔了一套球杆给白玉堂:“你的杆。给我去一边跟你家的练习推杆去。”

“顾老师说他也不会打。他不练吗?”

从第二句话里,顾濬立刻发现眼前的家伙是真的傻。不由奇怪地看了正在研究球杆的展昭——原来他喜欢傻的吗?虽然说聪明人喜欢傻【o(* ̄︶ ̄*)o】子也很正常。不过黄蓉配郭靖这种故事毕竟只在小说里见过。现实还是头一槽。

“是啊,我也要练的。”


四人一起到了练习场。两个女士说先看他们玩一会儿。便坐在一旁聊天。

赵祯做了几次示范,纠正了一下展昭和白玉堂的动作。让三个人自己练习一会儿,便陪女朋友去了。赵昕上午要参加一个帮困的公益活动,估计晚上才能到。正好赵祯想等展昭在的时候再让儿子见他的女朋友,于是并不觉得着急。


赵祯一边聊天,一边也不忘看看顾濬他们那儿。

展昭和白玉堂到底都是军队出身的,运动感觉极好。不多久就掌握了控球的技巧,加上他们训练得多,做动作并不会觉得困难。倒是不多久就把顾濬也给甩出去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顾濬就扔杆子了。

“老咯,比不得年轻人啊。”顾濬说着擦了把汗,拿了球要回去。

展昭便拉了白玉堂跟他一起回。


路上展昭跟顾濬唠了两句。白玉堂走着走着还在那块儿练击球的动作。刚才他听完了规则就觉得好有趣。“打个double eagle(1)多帅啊。猫儿你反正最近闲,你打两个我看看吧。”

展昭拿球杆照着白玉堂的屁【o(* ̄︶ ̄*)o】股挥了一杆:“来,小eagle,飞一个!”

顾濬只得咳嗽了一声。

白玉堂朝展昭得意一笑:你的前辈都看不过去了!然后自己跑去找赵祯了。


“你确定他跟琼瑶有什么关系?”顾濬最终还是没忍住八卦。白玉堂实在太特别了。

展昭毫不犹豫地摇头:“没有。一点都没有!”

顾濬听完也笑起来。“嗯,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喜欢他了。”

“是吧。”在他心里,白玉堂当然是讨人喜欢的。尤其是大家都是学心理学的,这种情绪就更加容易共鸣了。这种听到《当狼爱上羊》这首歌后,会直接问你:“狼难道不喜欢羊吗?没有羊他们就会饿死了。”的家伙,可以让你喜欢得恨不得踹上两脚!


白玉堂找了赵祯,跟他女朋友讲他和赵祯过去在一起时候的事情。把人家姑娘和顾太太都是逗得几番地乐不可支。


展昭和顾濬走得慢,看到他们正在笑,就出球室自己溜达了一会儿。顺便叫了点饮料。


等坐下的时候,看到两位女士还在笑,展昭就问白玉堂:“说什么呢?”

“哦,我告诉他们,有一回,赵祯喝酒,醉得厉害还非要上飞机。结果把人家头等舱吐得别的客人都投诉。之后也不知道是谁知道了报复他,每次他坐飞机,不管哪家航空公司,都只给他空少!”虽然这年头不流行性别歧视,但是对男人来说,看美女大多数时候还是要比看帅哥养眼得多得多了!


“还真别说,上次我也有个同事说过一个事儿。”这次说话的是顾太太,“她是西班牙航空的技术员,她们那儿有个机长据说特别和美女同机。每次飞行,也总要调度给她安排女的副机长同机。有一次他飞南美洲的航线,据说那个航线特别长,飞完以后要在当地,和机组成员一起休息四天才能回航。

上机后,她们调度突然听到他发出了一声惨叫:这是谁干的?!怎么12个空乘都是男人啊?!!”顾太太说完后,举座都笑起来,顾太太于是拿眼睛看看边上的姑娘,“看,男人啊,都没有好东西。只喜欢这种低级的笑话。”


顾濬好冤枉:“老婆,你真是不将道理。我给你将高级笑话,你说我掉书袋。然后又说我只会讲低级笑话。”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看,女人都很难伺候啊!


“吃东西!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顾太太塞了一瓣榴莲到顾濬嘴巴里,以堵住丈夫的嘴。

白玉堂仰头看身后还站着的展昭:“我也要吃榴莲。”

“你不会自己动手吗?”展昭坐下来,拿了餐盘里已经剥好的榴莲,掰了一瓣,塞到白玉堂嘴里。

白玉堂高兴地看着他,以示“猫儿最体贴”的奖励。展昭也自己掰了点来吃。


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四个男人去点菜。

两个女士看着桌上电子菜单发现,其实明明是可以不用出去点的。

路上展昭和顾濬把赵祯跟人家姑娘的发展情况又八卦了一遍。其实主要还是展昭需要八卦。

白玉堂听完还评价了一句:“你们折腾了两个星期,连电影都没出去看一次啊?”

“慢点好。这种事情不着急的。”

赵祯很无辜地来了一句:“那她也没叫我出去啊。”

“同志!你是男人!”

“现在不是男女平等了吗?”

“那是嘴上叫叫的。等平等到男人都可以理直气壮把女人和小孩都甩给社会的时候,才知道平等有多好。”

“顾老哪儿来的抱怨啊。”

“没什么,前阵子来了一个于默奥大学的认知心理学的女教授。人家抱怨的。可有趣了。再说,感情还计较平等?你给我主动点!”

赵祯这两年看到女人就躲,一下子让他主动倒也有点困难:“那我这不是一个周末都跟她一起了吗?还不够主动?”

“就是。你们两个不要就知道给人压力。”白玉堂很义气地站到了赵祯这一边。


结果四个人二对二的阵营一直从出门进行到点完菜回来。


下午赵祯和顾濬去坡上的正式场地打球。

展昭和白玉堂也不甘落后地跟过去。结果别说double eagle了,par都没见展昭打了几个。“看来耍帅真心是不容易的事情啊!”

展昭还纳闷呢:“那三杆洞怎么打double eagle啊?”

结果被白玉堂毫不留情地教育了一顿:“你现在连par都没打到!就别想打double eagle了好不好!”

展昭还不服气:“那我不是想打double eagle吗?这就跟跳水高难度动作容易失败一样么。如果我的目标是par当然就容易了!”

“凡事应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这不是为了让你高兴吗?”

“嗯……是这样啊。”白玉堂忽然有点负罪感。

结果赵祯实在听不下去了:“三杆洞标准杆就是三杆,double eagle的话,只有异能力才能打进去,好吧?!”

展昭点头,认真道:“所以我正在思考,怎么才能做到!——”


顾濬和赵祯都是一脸的囧。只有白玉堂好心地告诉展昭:“等你打四杆的时候再double也不要紧啦。不着急的。”


展昭却突然眼睛一亮。“哦!有办法了!”

他说着,把一个球放在了击球线上。“就是这个球!你们先玩,等我半小时!”

说着亲了身边的白玉堂一下,就匆匆跑了出去。

到门口急急换了鞋,穿上大衣就走了。


白玉堂跑出去还纳闷展昭怎么跑得那么快:“哎!你搞什么飞机?!”

展昭对他挥挥手:“你先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白玉堂回来,正看赵祯一脸的贼笑。就是一挑眉:“你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啊!”

白玉堂不信:“你一定知道!这不是你找的地方吗,怎么可能不知道?”

“天地良心,我找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你喜欢double eagle啊!”

白玉堂想想也是。不过展昭到底干嘛去了,总觉得神神秘秘的。

虽然他其实很享受这种等待展昭送他礼物的感觉。不过如果展昭跟赵祯串通了送他礼物,那岂不是他了解展昭还不如赵祯了解得多了?!

眨眨眼睛,一下子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好像不太讲道理:“这倒也是啊。”


小白很好骗的。这是白大哥的经典名言!


白玉堂决定和赵祯、顾濬继续打球。可是打了两个小时,顾濬已经有些累了。便下坡去找正在做足疗按摩的女士们。

三杆洞打起来果然是有趣多了,打球之间还可以走走路,聊聊天。非常休闲。白玉堂和赵祯正好也接机会谈谈最近一阵的事情。


半个小时一瞬就过去了。忽然,白玉堂听到一阵熟悉的直升机旋翼转动的声音。他就皱了一下眉头。视力好的人听力通常都很一般,视神经发达到白玉堂这种程度的人,听力还能达到正常人的水平基本上就是算是上帝厚待了。

可是鉴于他对飞机和空气动力学的熟悉程度,他还是敏锐地发现,这台直升机,不但正朝着他们飞过来,而且,速度可观!机型似乎也很特别。


赵祯自然也听到了。

初时只道是什么直升机经过此处。白玉堂因为好奇那机型,所以认真的等着看。很快,一架灰色的双翼直升机出现在了视野。

V-P9“鱼鹰”!

白玉堂愣了一下。皱了记眉头拿起电话就要打。赵祯给拦住了。“不急不急。”

白玉堂侧目看他:“你知道?”

一瞬间,他的眼神凌厉得让赵祯都觉得有些陌生。

小白是不能得罪的。得罪了就会突然不傻了。小白不傻的时候很可怕的。


不过赵祯自信自己在小白心理,这么点分量还是有的。他讨饶地笑了笑:“等一下嘛。”

“那是新型的鱼鹰!”白玉堂皱了下眉头,还是感到不可置信。这台鱼鹰从形状来看,并不是美军部署在日本的V-22,而是更新了一代!


他们说话的时间里。直升机已经清晰可见,速度也开始放缓。


在白玉堂的注目礼下,浅灰色的直升机正正降落在他面前的草地上。螺旋桨刮起的烈风把地上展昭原本放着的白色小球吹得在地上剧烈地滚动。转瞬就不知了去向。


白玉堂安静地盯着那慢慢停稳的直升机。好像一旦从里面走出来的不是展昭,他就要用眼神将之击毙似的。


机舱门打开。登机梯展开,一个白玉堂熟悉无比的身影果然出现在了实现。

但这个人,不是展昭!


“大哥?!”

白玉堂飞快地跑了过去。

展昭也很快捧了个大大的圆盒子从机舱里钻了出来。


白玉堂和白锦堂深深地做了个拥抱。

白锦堂高兴的对自己小弟道了声:“生日快乐。”

白玉堂几乎不敢相信地瞪着眼前的这个家伙:“它?!”

白锦堂见白玉堂高兴,心中十分满意:“嗯!喜欢吗?”

“当然!大哥你怎么搞到的?!开过来不怕被打下来吗?”

“所以我可是冒了生命危险的!”这次说话的是展昭。

生怕白玉堂把他忘了似的,把蛋糕往白玉堂手上一送:“小白生日快乐!”

这时候赵祯也过来了,在边上凑了一句:“生日快乐。”

白玉堂毫不客气地把蛋糕往赵祯手里一搁,抱着自己的猫咪:“怎么?今儿你当机师了?”

“不好吗?等会我们去海边看观光。你来评定一下我的驾驶水平!”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开飞机?”

“你不知道我的还多呢!看,还有个三杆的double eagle!”展昭一指着刚才放球的地方——白色的小球早就没有了!

白玉堂捶了他一下。然后翻开他的手。一枚白色的小球,正在展昭的手上:“看!还会变魔术了!”

“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急什么,咱有一辈子,你可以慢慢发掘。”

“那我怎么办?”

“我也有一辈子可以慢慢发掘你呀。”


白锦堂和赵祯互看一眼:哎,情到浓处,旁人都是流水啊。


还好白玉堂还有良心:“哥。这么搞进来真的不要紧吗?”

白锦堂一笑:“不要紧。没看我叫人从G市开到这儿,都没被二炮打下来吗?”

白玉堂又看展昭,意思里: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的!能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直升机里又钻出几个人来。

当先的是赵昕。“爸爸!白叔叔!”

小孩子被后面的一个刚才说话的男人抱着落了地,跑着到了赵祯和白玉堂身边。被白玉堂一把抱了起来。“昕昕,好久不见了!”

“是呢!爸爸都说白叔叔最近一直很忙。”

白玉堂笑着刮了记孩子的小鼻子。

突然之间,“嘭”地一声,一蓬彩带从赵昕不知什么时候从怀里掏出来的罐子里喷了出来。

赵昕很亲白玉堂,他看白玉堂震了一下,便搂着甜甜地叫叔叔生日快乐。同时,还拿着白玉堂的头发玩。


白玉堂笑着夸他。又转身问刚才抱赵昕下来,现下又去抱另一个孩子的男人:“二哥,你怎么也来了?”此时,展泽的大儿子正被展泽抱在手里,再往后一看,萧紫抱着他们的次女,正从机舱里走了出来。

展泽听白玉堂问,白了他一眼:“什么意思,我不能来啊?”

“你们都违法乱纪什么的。”白玉堂虽然很高兴,但还是对平日里一直教育他要遵守记录的兄长们可以这样违法乱纪,深表不忿!

展泽还不知道他的心思,笑着哼了一声:“不满意啊?不满意就把它充公了!”

“不要!怎么可以这样?”

“那你还说我们违法乱纪吗?”

“确实是嘛。”

白玉堂说完,突然发现不对:“大哥,你什么时候到?这家伙为什么会从G市开过来啊?二哥二嫂一家子什么时候上去的?”

白锦堂和展泽都哈哈大笑起来。白玉堂才恍然发现了什么:“哦!是不是军区那帮子研究员已经把它拆吃过了?”

“不要说得这么粗【o(* ̄︶ ̄*)o】鲁。是研究过了!没有拆!”

“大哥!你都不给我个一手的!”

“诶诶!你这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就是!没有比你更没良心的了。昕昕,过来爸爸这里!”

白玉堂于是将赵昕放下。赵祯顺手就把蛋糕塞到了白玉堂手上。然后将赵昕抱了起来。“我们进去吧。”


天色也渐渐有些暗了。

一大家子抱蛋糕的抱蛋糕,抱孩子的抱孩子,从山上走了下去。

到室内的时候,正好的灯火辉煌。

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蛋糕的架子也都已经准备好了。


白玉堂这下可真是有点吃惊了。悄悄地问边上的展昭:“你和大哥还有赵祯串通了多久啊?”

展昭一笑,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喜欢吗?”

“喜欢!”白玉堂为了表达喜悦,亲了展昭一口。

“小心蛋糕。”白锦堂在一边压了一下蛋糕的盖子。

“哥。嫂子没回来吗?”正问呢,就见门后面跑出了三个小男孩。最小的那个边跑还边喊,“二叔二叔,daddy说,等下you’ll drive us a helicopter tour to see海南archipelago。”

白玉堂一听,这神马中文啊?!“说中文!二叔不懂英文!”

小男孩有些无辜地眨眨眼睛,这时候跟在后面的方叶到了他边上。小男孩眨着眼睛看妈妈。“妈妈,helicopter tour怎么说?”


方叶无奈地看白玉堂一眼,蹲下【o(* ̄︶ ̄*)o】身对孩子说:“二叔会带我们坐直升机去看海南岛。海南岛是island,不是archipelago。”


白玉堂放下蛋糕。看大哥:“还有什么节目?”

白锦堂看他:“先喝点小酒。休息一下,四点半咱们开出去看海景。这边今儿五点三刻日落。正正好。看完日落我们再回来。”


“猫儿今天你开飞机?”

展昭看看他,揉一下脑袋:“我开!你敞开喝!”

白锦堂瞥了两人一眼:“敞开喝在晚上,现在就是提提神。放松放松。”说完了看白玉堂,“晚上有你喜欢的酒。”

“有大哥真好!”——虽然这个大哥过去到处跟人说他是白家的妹子。不过不要紧,被大哥欺负只赚不赔!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例子。


展昭开飞机的时候,白玉堂就坐在副驾驶上。偶尔还要对飞机滑行的角度做一番指点。比如“这样子孩子们比较舒服”,“这样子可以看到最好的风景”,“这样子大家可以拍照”。展昭基本上没听进去什么,只觉得被白玉堂搂着一起开飞机,感觉好极了。

“玉堂,生日快乐。”

白玉堂一笑:“谢谢,亲爱的。”

“坐我开的飞机感觉怎么样?”

“简直好极了!你真是个大惊喜!”

“再夸夸。”

“我家的猫儿是世上最神奇的猫儿!”


落日通红了整片暮云。金色的光变镶嵌在紫红云霞上。

碧蓝的海水泛着粼粼波光。热带的椰子树,和加勒比海棕榈树,逆着阳光,折射着生机勃勃的碧绿。

灰色的双桨机在天际留下了一排流畅的白雾,带着孩子们兴奋的叫喊声,在海与天的尽头回荡——




注:

(1)double eagle:双鹰,高尔夫术语,是在高尔夫球场上非常罕见的一个成绩,就是比标准杆少了三杆的意思。具体来说,就是四杆或五杆洞用一杆或两杆完成。也叫golden eagle。

所谓的标准杆就是球员根据设计,将球从发球击入球洞所应该使用的杆数。高尔夫球场中有短洞、中洞和长洞之分。短洞的标准杆为三杆,也称三杆洞:也就是说,球员打三杆,就应该将球打入洞中。依次类推,中洞的标准杆是四杆,称四杆洞;长洞的标准杆是五杆,是五杆洞。

后面提到的par是指按照标准杆规定的杆数将球击入洞中。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