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中部-第一案8

第八章 遗落的记忆


一夜无话。次日展昭起了个大早。问过了各组任务执行的情况,驱车赶往Y大。

进场的时候,他看到因为场子太满而只能站在外面的邹燕。展昭带着她到后台去听他的报告。邹燕越发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曾教授……我……”

“没关系。来吧。”风度这种东西,除了对白玉堂,展昭从来都是不吝啬的 。至于白玉堂嘛:对着耗子哪还顾得上风度啊!每次想到那生龙活虎的耗子时,展昭的心顿时就只剩了一片甜软。


两个小时的讲座说得坐下热血沸腾。之后的提问时间更是被一延再延。直到12点45分大家终于不得不为了下午的另一场表演开始收拾场地,学生们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了展昭。

出门的时候还被两个学生堵着要签名。结果毫不意外地被身边的保镖给“挡驾”了。

“对不起,因为曾教授常需要与犯罪分子对弈。笔迹需要绝对保密。”这是官方台词。

展昭也很无奈。其实按照他猫科动物唯我独尊的个性,是完全不介意给人签个名的。

可他如今,只能无辜地看着两个失望的学生。“真抱歉。”

“哦,没关系。”

“曾教授为什么不来我们学校教书呢?”

“对不起,曾教授比较忙。”

展昭怀疑地瞪了身边的保镖一眼。还让不让他说话?——好吧,肯定也是包拯或者展泽吩咐的。

低调。做人要低调——


展昭努力告诫自己,一边用眼神对学生们道歉,一边跟着保镖往外走,还不忘吩咐让他们带上邹燕。


在Y大心理系的一间会议室里,邹燕见到的是正捧着饭盒吃饭的“曾教授”。

展昭看到她,指了指面前的另一盒盒饭:“饿了吧,吃了再说。”

“呃……这……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展昭可不关心他现在的行为,和那些蹲在巴黎老佛爷边上捧着盒饭,准备尽快吃完冲进去买LV的人们有多少相似之处。他比较关心自己的肚子。还有……

“吱,吱吱,吱吱吱~~”他手机里白玉堂专属的电话铃,如他害怕的那样响了起来。

“猫儿,听说你今天没有吃早饭,还不打算吃午饭。”

“亲爱的,我吃早饭了!而且我正在吃午饭。”展昭表示自己好冤枉。虽然他早饭只喝了一杯咖啡——但是这个而绝对不能让耗子知道!

“可是你有不吃的打算。于是我被骂了。怎么办?”

“等你回来奖励你。”

“这还差不多。不许不吃饭啊。我先挂了。”

展昭挂掉电话,叹了口气。蒙头继续吃饭。吃了大半,才看到邹燕没有动。“怎么了?你不习惯在这儿吃饭吗?”

“嗯。”

“那你自己出去吃吧。吃完再过来。要不,这里有三明治。三明治吃起来比较没有那么怪。”

邹燕决定接受展昭后面一种提议。

“曾教授。上次耽误您时间,真的不好意思。”

“没事儿。”见邹燕是展昭见白锦堂的挡箭牌,所以就算邹燕早告诉他,他也是要“耽误”这点时间的。


两人吃完,抹抹嘴巴。

展昭看着邹燕。在取得了信任之后,他开始将同邹燕之间的话题导向刘浦江和邵杰两人。

人其实大都比自己认为的更加敏锐。他们知道什么事情是反常的,什么事情是正常的,哪怕往往主观的去说服自己忽略一些不正常的事。


“和浦江交往一年以后,他说想和我发生关系。我一直不答应,觉得那事情好可怕。那时候我以为我们就要分手了。可是浦江突然不再提那事了。之后就一直挺好的。”

邹燕和刘浦江开始交往,是四年半以前。一年后,也正是三年半以前。“我记得你说过,他比较自私。但是这件事看来,他似乎也还是懂得尊重你的感受的。”

“嗯……”邹燕也点了点头,“是的,所以我和他还交往了挺久的。那件事情以后,他对我真的上心了一阵子。后来大约是熟悉了吧。慢慢又成了公子哥儿的样子。”

“他的家境很好吗?”

“我不是很知道。他是跟着妈妈姓的。爸爸,据说是个挺大的官。所以吃穿用度什么的,一直很宽裕的。”

“你能不能具体回忆起来,他开始对你好的时间?”

“我高一那年的三月十五号。”——奸杀案发生在3.14号晚上。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点?

“这么明确?”

“嗯,因为是消费者权益日,我们班级组【o(* ̄︶ ̄*)o】织了活动。他当时高三,当然不能参加。可是晚上我跟他在一起,他很关心的问我有没有累到。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这样子的。我印象特别深刻。”

“那在此之前,他不关心你吗?有没有强迫过你做什么事?”

“嗯。那种事,也不算强迫吧。”

“他动过手吗?”

邹燕有些疑惑地看展昭一眼,似乎在问他为什么问这么详细。忸怩道:“我,不记得了。”

展昭恍然明白自己是问得太露骨了。赶紧扯个幌子,把真实目的捂捂牢:“是这样的,有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们容易说服自己去忽略。但是如果不面对它,并把它抹杀掉,它实际上一直都会在那里。你的害怕可能也是由那个而起的。”

“可是,不是说是压力吗?”

展昭一笑,在桌面上叉起手:“我们的大脑是个很复杂的组成。”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大脑的简单形状。“各种信息都在我们的脑海里交汇。当它自行反馈信息的时候,会把它接收到的东西融合起来。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对于你的大脑,男朋友,就是男朋友。它很可能会把刘浦江和邵杰混为一谈。而恐惧呢,就是恐惧。各种形式的恐惧也可能会被混杂起来。你看电影时候感到恐怖的情节,以及你现实生活里接触到的让你恐惧的人事。只要有相似相通的地方,就可能被结合起来。进一步,我们的大脑会把原先完整的东西打碎,再重新组【o(* ̄︶ ̄*)o】织起来。于是看起来就和现实没有多少关系了。可是其实所有的这些,都是从现实里衍生出来的。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害怕的缘由,我们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相关的细节。当然,如果你不想找,我也说过,有其他方法可以让你好起来。”

展昭的以退为进总是显得很有效。邹燕想了想。“嗯,他有一次挺粗暴的。就在三月十二、三号的样子吧。我吓死了,差点就决定再也不要见他了。”

“然后你说你高三毕业之后,跟他一起出去旅游?”

“是的,那时候我们已经挺长时间了。我觉得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了。”

“会担心他突然又很粗暴,这样子吗?”

“会。但是我想他应该明白那不对了。”

展昭点点头。“能够原谅他人犯过的过失是很难得的品质。你真是个好了不起的姑娘。”

“呃……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个男朋友不容易而已。”

展昭还是温和一笑,以示安抚。“能详细谈谈你们的那次旅游吗?”

这时候如果吕明周超在展昭边上,一定已经发现了,展昭对付邹燕的杀手锏就是——美男计。

没办法,谁让他长得如此之帅呢。浪费资源是可耻的!


邹燕开始回忆一年多以前的夏天,和刘浦江去川藏一带旅游的情景。

“当时策划都是浦江做的。我们先做火车到西安。在西安玩了一周。第一天在西安玩,还骑车绕城墙转了一圈。”邹燕描述的时候眼睛很亮,可见她的确是很开心。“第二天去爬了华山,住在山上想看日出的,但是没看到。第四天去看了兵马俑。第五天去了周陵和茂陵。第六天去了柞水溶洞,那里可漂亮了。最后一天就吃吃小吃,看看戏。我喜欢那样的旅游。”

“爬山的时候刘浦江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邹燕的脸一下子有些沮丧:“他都不怎么管我。我说累了,他就知道催我上山。因为我喜欢拍照,所以爬得比较慢。后来就一直爬。他担心天黑了还上不到山上。那次不是太开心。但是也就那样。”这同邹燕最开始说刘浦江的事情是吻合的。只是如果说邹燕因此觉得和刘浦江在一起不会幸福,现在听来又似乎有些牵强。毕竟之前那么不愉快的都经历过了。

不过展昭不打算打断邹燕。

“从西安坐火车,我们到了成都。看了武侯祠、平乐古镇。本来想去峨眉山的,可因为华山爬得不高兴。就没去了。浦江本来也就不想去。我们就在成都呆了三天,去了一下天台山。成都好吃的很多,就是太辣了,我吃得都发痘痘了。第三天中午的时候,我们搭车去黄龙。然后是九寨沟。来去一共是五天。那几天都是有人来接的。条件非常舒服。

回到成都以后,又休息了一天。跟另外一队人一起,租车走茶马古道,去海螺沟。中间还一定去看了一下著名的泸定桥。邵杰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他看到路边的标牌,有康定情歌城和泸定桥,就问我们去看看泸定桥好不好。”邹燕说这一段的时候,显得特别高兴。是那种谈到恋人时候,不自觉的娇羞和自豪。

展昭就安静地看着,并不去打断她的回忆。

“因为去了泸定桥,我们就临时决定改道去一下丹巴。第二天再从丹巴到海螺沟。这样虽然拖延一天,但是丹巴真的非常漂亮。这样,我们第三天看了红石滩。第四天就到了稻城。路边一直都是坚挺的胡杨。满路满路的胡杨。我们在剪子弯山口打了会儿雪仗。那里竟然有雪呢!”

“可以冒昧地问你,是和谁打了雪仗吗?”

“嗯……浦江……”邹燕皱了下眉头。似乎有些困扰,“浦江好像有些不舒服。我是和邵杰在玩。”说完又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展昭轻轻眯缝起了眼睛,这是猫科动物看中猎物时候都反应。

他让邹燕详细叙述了从他们出发去丹巴以后的事情。但是邹燕努力想了良久,还是只能做出非常笼统的描述。“并没有发生什么,到了丹巴,我们就休息了。第二天早上,我没有怎么睡醒,就开车了。”

可是你说丹巴很漂亮。——为了避免刺激邹燕,展昭并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可是邹燕模糊的描述和之前的具体相比,答案已经很呼之欲出了——她的记忆,存在着选择性缺失。

只是不知道,是内因引起的记忆隔离(Isolation),还是外因制造的记忆消除。


“曾医生,您觉得,我的问题跟那段时候有关系吗?”

“有可能。我觉得你忘掉了一些东西。”展昭觉得这一点不用隐瞒邹燕。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邹燕显得有些不舒服。“怎么了?头疼吗?”

“嗯。”邹燕揉着太阳穴。“曾医生,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太舒服。”

“没关系。头靠在椅背上,休息一下。不要去想丹巴的事情了。”展昭到边上到了一杯热水,加了半块咖啡用的糖。“喝一点水。”


“嗯……”邹燕呻【o(* ̄︶ ̄*)o】吟了一会儿,又趴到桌子上。

“别再想丹巴的事了。闭上眼睛。

想象你在大渡河边,和邵杰在一起。


慢慢吸气。


听大渡河的河水。

那个时节河水丰沛,你会听到滔滔的声响。剧烈恢宏。



慢慢呼气。


邵杰在像你介绍泸定河的历史,那每一块都写着历史的铁索……”

展昭以很慢的声音,指导邹燕安抚情绪。

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邹燕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


展昭随后告诉她,不要再勉强回忆丹巴旅行时候的细节。

“我们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你也累了。这周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还有,不要问邵杰这件事。”

“为什么?”

“相信我。我很快会给你答案的。”虽然这个答案你不一定想要。展昭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邹燕低着头。没有回答

展昭还挺喜欢这个姑娘的性格。“你不相信我?”

“可是……”

“我不叫你问,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的那段回忆里,究竟发生了会引起你头疼的事。这件事可能邵杰也不想告诉你。可能告诉了你未必是好。你也不想让邵杰担心是不是?”

“那,我们下一次见面能早一些吗?我很担心。”

“下次恐怕有些麻烦。我周一要去一次日本。周五才会回来。如果你方便的话,之后任何时间都行。”

“那……我们本来是周四见面。明天也是周四。”

“你需要休息。”

“……”

“不然,后天你有时间吗?”

“这么着急?”

“我……有些害怕。”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我们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失去的时候才发现它曾经一直存在。正如有些记忆,被我们忘却前,不觉得珍贵,当发现它缺失了的时候,又会觉得一定要找回来不可。

展昭想了想:“我周五下午在JWA那边,两点左右能抽【o(* ̄︶ ̄*)o】出半个小时,如果一定要见面,我们可以在附近找个茶室。” G市的交通折腾一次有时候还是挺费劲儿的。他时间紧迫,可真没空耗在堵车上了。

“我可以去的。”

“那就后天见。”


邹燕离开后,展昭立刻打了电话给正在调查旅游记录的周超和赵虎。让他们详细调查邹燕和刘浦江在从泸定桥到丹巴之间发生过什么。最后还关照了一句:“问话的时候注意技巧。”

“小展,可以联系当地警方吗?”

展昭想了想:“你们刑侦队除了重案组,还有其他小组吧。”

“有。”

“好,你等我一小时。”


展昭这一次是要求借调市刑侦队支队人手的权限。包拯答应他可以调两个人。重案组的刘信长和苏晓颖牺牲以后,艾虎一直没有中意的人选。一时没有大案,也就暂时搁置了。调两个人也在情理之中。

展昭调到人手以后,让艾虎通知两人立刻准备出发去丹巴。

“去干嘛?”

“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他们。”远程调控是展昭的拿手好戏。


除了艾虎和马汉,其他人都多少弄回来一点资料。展昭大概看了一下。


周四的时候,他对众人的工作做了一点调整和指导。

因为不能外勤,便就在办公室里看众人发给他的一些资料。再抽【o(* ̄︶ ̄*)o】出点时间给白锦堂。


周五他又见了邹燕一次。

邹燕的情况让他觉得很奇怪。

应该是被人催眠擦去了一段记忆,又重新植入了新的部分。但是他用了一些方法,竟然连零星的片段都没有帮邹燕回忆出来。

这种情况如果是真的。那么邹燕的惊恐发作就又没有道理可言了。

除非——当时是邹燕同意对方这么做的!

但是当时到底放生了什么令邹燕具有如此负罪感的事情?


展昭回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案例,决定回去找来重新看看,试试能不能找到启发。

回去前他确认了一下众人的工作进度。

由于下周要去日本,他必须把下周的调查工作也进行一定的安排。


吕明和张龙将调查邵杰的重点放在邵杰休学前的那段时间上。“我们还是以警方的身份出面的。不过是找校方说,我们领导看中了他,要调查一下他的同学关系。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样,邵杰是在他大二的五月,他提出休学申请的。根据他当时同宿舍的同学反映,他从三月中下旬的时候,就有些精神恍惚。然后说话做事,都让人觉得不正常。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休学。他当时和他的辅导员可能提到过原因,可招人在半年前就出车祸死了。我们还略了解了一下他退学前后的各种表现,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关于他的个人履历,我们调了校方的档案。非常奇怪,他在学校的履历,就是错的。”

“重点查得很好。张龙你跟邵杰本人聊了过吗?有没有什么看法?”

“按照你的想法,我跟他聊了一下。他好像很想成为警【o(* ̄︶ ̄*)o】察,所以很配合我们的谈话。看起来不像作伪。从他的口音来说,是GZBJ那一带长大的没错。

你给的几个问题,我们也都问了,等下email你。”

“好。周末了。你们看看还有什么要做的,没有了就先回家。”

展昭这边大度完了,转身就打了个电话给艾虎,让他派两个人盯住邵杰。挂电话前还特地强敌了一声:至少给我派两个。


周超和赵虎那边查到的跟邹燕说的完全吻合。两人正在沿途排查他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


接着是倪继祖和王朝。倪继祖多年办案,经验非常丰富,“小展。你能不能给我透露一下你想查什么?”

“倪组长查到了什么?”

“你小子!”倪继祖无语,“我们大概问了一下。那一年刘浦江高三。根据他当时任课老师的反应,他之前一直不怎么正经学习。但是到了三月中旬前后,好像突然之间收敛了心思。最特别的就是这一点,成绩也在短期里有所提高。我现在在他家里,王朝在把风。但是这人没有记日记的习惯。电脑也换过了,查不出什么其他信息。”

“问过他那个叫辛臣的铁哥们儿了吗?”

“又问了。他说刘浦江对奸杀案一般避而不谈。我让他回去想想,如果有什么再告诉我。”


艾虎和马汉昨天刚刚到BJ市。艾虎抱怨地跟展昭说:“这地方真是太鸟不拉【o(* ̄︶ ̄*)o】屎了!”

“得了吧。头上沾一坨鸟屎的滋味可也不怎么样。”

“……”阿Q这种精神可不是人人都可以效仿的。

“你们慢慢查。不要惊动他们,但是要设法查一查邵杰的家。马汉你知道我要找什么。”

相对于艾虎的大手大脚,马汉的沉稳实在令人安心。就听对面传来一声很稳妥的男中音:“明白。”


展昭将事情都安排完。天色已经大黑了。

想着白玉堂今天也不知道回不回家。略微觉得有点无聊。看看差不多是晚饭点了。白玉堂不来电话那就是不回家吃饭了。他打了个电话给白锦堂:“哥,今晚有约会没有?”

“约了人,怎么?你没饭吃了?”

“嗯。”

“那一起吧。反正那人你也认识。”

“谁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

嘿,还神秘了。

展昭耸耸肩膀。可以傍大款,幸福得不得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