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孰为一 10 by:小林可可

  “圣上的钰皇叔已被封襄阳为王,本月戊申即将入主。皇上感念叔侄情深,并列禁军仪仗护送襄阳王离京。名单里展护卫、白护卫均在册,以御前之位带领卫队一路随侍。此次关系重大,两位要多加注意。”包拯对展白二人言道。

  展昭颔首称是,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白玉堂,没想白玉堂也正直视着他,那眼光——展昭突然想起大厨王妈拎起刀看着案板上的整块牛肉的眼神,说不出的古怪,他心里有些发毛。

  回神时,眼见白玉堂正在和包拯谈论相关事宜,目不斜视,旁若无人。刚才那个神情……是幻觉吗?

  “玉堂。”绕过偏厅时,展昭唤住白玉堂。

  白玉堂转头——又是那般眼色,只是气势弱了许多,似乎还夹杂了些别的说不明的东西。

  展昭不由稳了稳心神,才道:“这几天都没机会碰到你。……那日你走得匆忙,落在我那里的衣服,我派人送还你府上?”

  白玉堂移步正对展昭面容,脸色更是古怪:“你叫我就是说这个?”

  展昭看了他半晌,恍然道:“那我帮你扔了。”说罢点点头,提步欲走。

  “诶!”白玉堂抓住他的臂膀,脸上有些温怒:“我有事问你。”

  展昭停脚,也不看那鼠爪动作,只静静凝视。

  白玉堂见他模样,突然不知从何说起,他盯着展昭,嘴唇张开、闭上、又张开,展昭忍不住腮帮鼓起,忙偏过头。

  白玉堂火了,扯过他的袖子,恶声道:“不许笑!”

  两人目光相交,白玉堂看着展昭漆黑的眸子笑意盈盈,却还是努力平复了面部表情,突然感到有些脱力。

  他放开展昭,退了一步,只眼睛还紧盯着:“那个……我想问你。”他不自在的变换了一下站姿,“你对龙阳之好,怎么看?”

  展昭闻言一愣,片刻后坦然道:“未对玉堂提及,展某并不斥此道。”

  白玉堂心跳加快,他一动不动,再次开口:“那个宋晟殊是可恶,竟说你我乃是龙阳癖友。”

  展昭额头皱了皱,继而正视白玉堂,表情严肃:“你我之间不同。”

  白玉堂挑起眉:“如何不同?”他直望着展昭眼睛,似要望进那不为人知的深处:“那晚同眠,我睡得并不安稳。”

  展昭瞧着他,嘴角绽开一个极浅极柔的笑。

  白玉堂目光一亮,语气中隐约添了一丝隐藏不住的焦灼:“那你呢,你当时作何想?”

  潭目深邃,泛着粼粼波光。若在平常,白玉堂只会觉得清净、柔和,此际却惊讶——那眼神竟如此晃眼。

  “我当时,和玉堂并无二致。”

  ……

  隔着一步距离,赤色衣摆在微风中微微摆动,不知名的乔木开满了黄中泛白的小花粒,花粒散落,已把地面铺上浅浅一层,像筛子里的小米,空气里好似也飘上了一种淡淡的味道,香甜。

  时年,大宋天子颁旨赵钰入主襄阳,封番为王,赠上金石马匹无数,鸾车禁卫随驾,气派盛大,威风不可言。

  离开京都,大队人马沿管道蜿蜒前进,两名红衣侍卫双马当前。道路曲折间天地逐渐开阔,原野成片,高低错落,官道建设高于地平面,视野极好,楚天舒远,似乎看不到田地尽头。时而渡过一条小河,黄牛成群,有的稀稀落落悠闲的在河边觅食。有的走得远了,伏在田梗路上休息,还有的正被农夫牵着耕地,入目皆是生机勃勃。

  “这里的天地比蜀中很是不同。”展昭手中持剑,勒马缓行。

  “恩,蜀中暮霭浓厚,小家碧玉;汉中天高云淡,宽阔大气。”白玉堂斜视着展昭,接口道。

  展昭也看向白玉堂,眼中含笑,似有水光:“玉堂也喜欢蜀中吧。你到任前几天我曾经到那里公干几天,天府之国,令人印象深刻。”

  白玉堂嘴角一勾,转头正眼瞧向他:“所以连带喜欢上夫妻肺片了?”

  “呵呵,算是吧。只是那股辣味还是难以消受。”展昭面容带上苦色,似乎又回想到那挥袖接汗毫无形象之时。

  “哈哈,如此才够痛快过瘾,都像江南开封吃食一般平淡寡口有什么意思。”白玉堂双腿一夹马腹,拉动队伍加快进程。这次能共同出任,又能和展昭随意闲聊,白玉堂心中很是高兴。他低声到:“小猫儿,天府不胜收之美,你才触其鳞角,赶明儿爷爷有空一定让你多多见识。”说罢已越过展昭马匹一头。

  展昭看着他轻松的背影,笑容变大不及,却是一停:白玉堂,始终是恣意风流的人物。

  眼看日头偏西,队伍却是赶不到下一个驿站,今日只好选择个空旷干燥处露营。生火吃饭后。劳累了一天的皇族兵士歪歪斜斜的在官道路上各自闭目休息起来,不一会便鼾声四起。

  天色渐暗,朦胧中视野也开始不清晰。白玉堂抱着画影,斜坐在一棵树下,左腿弯曲,右腿伸直,遥看着天际。展昭走到他身边蹲坐下来:“困了吧,先休息一下。”

  “这里视线很好,又是辖道,不会有什么乱子,你风寒才好,你先睡。”

  展昭微微一笑,将巨阙搁在脚边,把身子往树上靠去。闭上眼,脑子里就翻腾开皇上临行嘱托,护卫编排,入襄阳事宜,乱哄哄一团没有头绪,心想自己真是累了,鼻中传来白玉堂身上淡淡气息,仿佛带着安定味道,他逐渐头脑空白,脖子一歪,口中咕隆一声:“借你肩膀靠靠。”便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展昭懵懂间意识有些回笼,发觉白玉堂肩并不宽,有些硌人,头挺不舒服,直往下滑,不自觉的靠近他脖颈宽阔处,果然舒服了许多,满足的撇撇嘴,全身放松下来。忽然,感觉一沉,白玉堂将脑袋放在了自己头上,微凉的脸颊挨着他的额际,白玉堂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但很快松弛。展昭心中一颤,一股酥麻之感从头顶窜向脚底,全身被无法诉说的喜悦围着,令他不能睁眼。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仿佛都进入了梦乡。

  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背,展昭抬起头,不对,他怎么枕在白玉堂腿上?估计是睡着了自己寻的舒服所在,展昭的脸有些发热。

  “快看天上。”白玉堂兴奋道。顺着他的手指,展昭看向天际,登时激动不已。

  星星,满天都是耀眼闪烁的星,好似要铺天盖地向他们袭来,好像伸出手就能抓下几颗。星光密密麻麻,亮得刺眼。

  激动的心情好像要满溢而出,展昭转头看向白玉堂,那人也看向了他,双目闪烁,竟似与星光融成了一片。两人都不想说话,只愿看着这景色,沁在这景色当中。

  展昭忘了自己一只手还放在白玉堂膝盖上,但却永远忘不了那只手不知何时被另一只手覆上,十指交错,紧紧的扣在了一起。


评论(4)

热度(3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