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五案7

第七章 九九VS归一

 

 

莫斯瑞,张悦,施晓溪的状况较为严重。送去了军医院。

赵虎听到动静也赶过来。王朝去替换马汉了。

 

说是先吃点再说,公孙策还是提出了专家的意见,让医务室的护士来给白玉堂他们打了针营养剂。喝了点粥,然后稍作休息,过会儿输些葡萄糖。

 

一行人消停下来等吃的,白玉堂发现王凤不见了。“哎,展昭,前面那个和你们一起,打扮的人模人样的是谁啊。”

“哦,你说那个啊,他是王凤。让他去办点事。”

“哦。啊?!他就是那个变【咳】态王凤?!”

“哎哎。人家是老板的秘书长。现在的年轻人啊,没有涵养!”欧阳春很正直的对白玉堂的态度予以了批判。

公孙策咳嗽了一声。“诶呀,欧阳啊,这个小白他只是比较容易说实话。我们可以当做没有听到啊。”

 

白玉堂瞅瞅展昭:“你让他干啥去了?”

展昭将大概的情况跟白玉堂说了一翻。白玉堂随即就明白了——查段暄那条线去了呗。王凤他们肯定已经有很多资料了,只是恐怕不会都和他们透露。这类事情让王凤出马是最合适的了。

 

饭上来的时候蒋平来了一次消息,表示自己很丢脸的没有反黑成功。白玉堂很不客气的将这一个院子长大的哥们儿嘲笑了一番。连粥也不喝了。

展昭打发蒋平去查ML山全图以将功补过,然后亲自将粥重重摆在白玉堂面前。“吃东西。”

 

白玉堂素来不喜欢喝粥的。若不是实在饿得紧又不能吃别的,以他强悍的脾胃,其实是很想吃点别的的。

他们在这头吃,公孙策展昭在那头继续看资料。赵虎在处理剩下的杂事。

 

公孙策看出这位特侦队第三小组的组长同志非常的心不在焉。“我说,你家小白好好的,你在那儿走神个什么劲儿?”

展昭怔怔回神。而后理直气壮道:“看他阿。”

 

公孙策无奈。“哎哎,张龙和孩子们还去向未明,你能不能好好工作?”

展昭不满:“我一直有好好工作。现在的工作就是让小白他们不吃饱喝足,恢复精神!剩下的,我们俩在这儿干着急也没有用阿。”

最后公孙策决定干脆不干活了,叫了食堂的外卖和白玉堂他们一起吃饭。也是晚饭的点了。

 

白玉堂赵祯和欧阳春在那儿磕着下巴看三个人大鱼大【咳】肉。白玉堂首先发难:“我说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刺激我们是吧?”

赵祯也在一旁应和。“就是的,真过分。来,”说着将三人的口粮夺了下来。“跟我们一起,喝粥!”

同桌的只有欧阳春显示出他的组长气度。慢条斯理的啃咸菜。“诶呀,你们啊。就是见不得人家过的比你们好。”

 

“这叫同甘苦,共患难,培养坚实的同志友谊。”白玉堂掷地有声。不要误会,此同志非彼同志。虽然展昭和白玉堂两种都需要培养。

 

展昭从善如流,十分战友情谊的叫外卖又送了三碗粥来,陪白玉堂喝白粥吃酱菜。

公孙策才不干呢,跑去给马汉打电话:“怎么样?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动静?”

“政委大人啊。报告政委大人,我这儿除了刚才小白引起了一场雪崩之外,什么别的也没有发生。”

“那那里的一个两个仪器也没有发现山里有些什么动静?”

 

“没有啊。政委大人,这大山那么好探测动静,还要我们救人干啥呢。直接派机器人进去就好了嘛。话说回来,公孙政委,您那儿发生了什么事?劳烦您亲自给小的打电话。”

果然是四只猴子之一。正事干不好,白乎的本事倒不小。“去去。就你知道事儿。小白他们回来了,要求我们陪他们喝粥。你说这是什么世道。”

“同甘共苦的世道嘛。上下一个步调,深入人民大众内部。政委啊,您赶紧去吃饭去吧。哦不对,喝粥去吧。”

 

——果然是只有展昭才压得住的四只猴子。公孙策怒。“哎,小展组长。张龙的事情赶紧处理。你倒是真不怕他出事啊。”

展昭放下碗。“政委,我刚刚恐吓好人家山神,人就给我送了份大礼。咱再给山神同志一晚上放人好不好?”

公孙策愣了一下。“好,很好。反正我是来给你们当医生的。你说了算。不过你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孩子还在里面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也不好交代。我不是危言耸听你。我知道你有想法,不过这不是打仗。这是营救。你脾气一上来,什么事情都敢来。但是也得防着人家狗急了跳墙。”

 

展昭这回被公孙策说住了。眨眨眼睛。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他倒不至于脾气一上来什么都敢来,只是接下去的行动白玉堂是很重要的一环。他不就是有点私心想把让人养养嘛。再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们现在虽然掌握了不少信息,但是就这么贸然进山救张龙,也未必能有好。他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但是这个想法若是要实现,必须等这里的这些人把精神养足才行。

哪知道人家还不领情。白玉堂一副哥们义气的样子。“政委,骂得好!”说完拍拍展昭,“看看,大家都知道你的本性。赶紧的,吃完开工!”一边说,一边还抹抹嘴巴。展昭瞪了他一眼。心里哼唧: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好好,开工。副组长大人说开工就开工!——开工也要等吃完啊!”

说完,不由看了看赵祯碗里没怎么动的食物。——白玉堂恐怕是担心他的这个发小的心情吧。只是,不能着急。越是分秒必争的时刻,越是不能乱了阵脚。

 

“那我们可以帮忙找地图,或者实际探测地形也可以啊。”洛飞也不甘这么等着。

连杨舟都站起来:“我可以帮忙处理信息。”

 

展昭沉了脸色。“吃完,干得动的留下。谁都不许逞强,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白玉堂杨舟洛飞毫不犹豫的都表示自己没问题。

 

到底都是年轻人啊。欧阳春看看白玉堂和自己组里洛飞和杨舟也都跟着白玉堂起身,不由感慨。自己身上的力气还没找回来呢。公孙策到底考虑得比较周全。用眼神问他是不是一起。欧阳春伸展了一下。“哎哎,老胳膊老腿了。我可得休息一下。”

 

白玉堂吃完打算开工。正巧智华和特侦组的爆破专员韩彰到了。

“怎么只来了你一个?”展昭看到智华的时候不由愣了一下。很少有组员和组长开行动的事例。

智华耸耸肩膀。“我手里的案子还没完呢。我还是被包老亲自调出来的。”

“啊,那他到这儿来不就好了吗。”

“这个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包老是从这里出去的嘛。”

“哦,对哦。”原来是为了避嫌去的。

 

稍微聊了两句大家便开始工作。一群人围在一起看已有的红外和录像资料。

根据蒋平之前的分析,他们从张龙和赵虎那里接收到的红外信息,真假参半。赵虎那路因为对方疏忽大意,因此留下的真实影像比较多一些。

 

可是所有的影像资料里,都没有关于那个两只断手是什么时候分开两人的信息。

 

智华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将资料看了两遍。

其他人分成两组,分别都只反复看了半段资料。

 

集中讨论的时候,智华没有先提意见,而是让白玉堂先说。他早就听说了特侦三组来了两个鬼才。但是白玉堂瞬间记忆的本事他实在不太相信。“来来,小白,你说说。”

“啊?我啊?”被点名的“外行”人士很吃惊。“好吧,我说就我说。”他说着将张龙和赵虎的两段影像资料放在一起。

“首先,这两个图像传输的速度有1-2秒的延时。”白玉堂说着将两个图像按照调整到同一时间点开始播放。赵虎走在张龙后面,看到的图像在同一时间点上当然是不一样的。然后他又将几帧画面定格,指出特定的石头凹槽等处作为参照点,从而将赵虎身上的红外摄像机摄录的影像同张龙的同步。并让人注意两者相差的时间,大约在2.5-3秒之间。“张龙和赵虎的身高相仿。都经过专业训练,步调非常一致。他们身体之间的距离在……?”白玉堂说着示意性的看赵虎。

赵虎领会他的意思,道:“45-55厘米之间。一般是50厘米。”

 

白玉堂点点头。“张龙的传感器是拿在手上的。赵虎的背在背上。也就是说,两个传感器之间绝不超过1米的距离。从红外摄影的图像上,可以推断他们两个在山洞里的步行速度。在每小时3公里左右。可以说走得非常小心。”

赵虎点点头。“我是去打鬼的。当然希望死得慢点。”

——此行为调节气氛相当有用。结果被白玉堂敲了一下脑袋。

白玉堂继续道:“就算是每小时3公里,走1米也用不到两秒钟。如果要两秒钟的话。”

“那么3公里就要走一小时四十分钟。”智华补充完成了白玉堂的计算。这是个很简单的算术题。问题是,谁看录像看这个啊?!真是可怕的时空感知能力。

白玉堂诚恳的点点头。“所以,图像有延误。”

“这代表什么呢?”洛飞还是没有理解。

杨舟于是解释道:“代表我们接收到的每一帧信息都经过对方的处理,只是对方在处理两个图像的时间上有先后。所以从图像上应该得不到有用的信息。”

“展组长怎么看?”智华开始好奇这个把白玉堂拐到手的人是那路神仙。

展昭悠然地接过了智华的问题。他首先肯定杨舟的说法:“某种意义上是这样的。”继而分析道,“但是,处理图像上的时间差,很可能意味着对方的设备有限。”

 

智华点点头,确实不傻。——居然有不是傻【咳】子的人愿意和白玉堂这种怪物谈恋爱。莫非是谣传?否则难道不会受刺激吗?出个轨什么回来衣服上多了两根短头发之类的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出来。

呃,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点点头。“恩,那么小白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别的发现啊。赵虎比较怕鬼。所以一旦放开了张龙的手臂之后,走的明显慢了。”

“副组啊,这种发现,你就不要说了吧。”

“干嘛,诶呀,怕鬼也不是很丢脸的。反正大家都知道了嘛。”

 

智华很明确的得出一个结论——白玉堂这小祖宗就是为了打击人而生的。“嗯。也不是没有用处的发现。”说完,他看展昭。

展昭永远有把白玉堂的发现转化为有用信息的能力。“对方有一定的心理知识,并懂得运用这种知识。比如,他们可以比较容易的假设,如果在走路过程中,一个人是抓着另一个人的,那么意味着后面一人比较害怕行走的环境。这可以进一步推断出,那个人走的时候步幅会比正常情况下小一点。由此可以知道那节断骨放在什么地方,最有被后者踩到的可能。”

 

“哇,这都可以啊!!”赵虎觉得这种生物,和鬼其实也差不多。谁知道智华就很没心肺地点了点头。“展组说得很对。可以做到的。”

 

 

 

“哇,这都可以啊!!”赵虎觉得这种生物,和鬼其实也差不多。谁知道智华就很没心肺地点了点头。“展组说得很对。可以做到的。”

“这也太神了吧。”

智华一笑,“其实一点也不神的,赵虎这样专门经过训练的人是特别容易测步长的。而且你们看,赵虎的红外视频和张龙几乎是同一时间被恢复的。但是踩到人骨是在图像恢复的之后不久。图像恢复的时候,张龙和赵虎已经分开了。也就是说,事情就发生在这图像被替换的十多分钟里。

因为害怕,赵虎一直走得贴山石较近。他不时回头看,但是很少看张龙那边。此后不久他就踩到了人骨。这段骨头有三十多厘米长,来,赵虎你走两步。”

赵虎依言走了两步。

智华看了一会儿。然后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放了一支笔。让他闭着眼睛摸着墙走。

果然赵虎就踩到了那枝笔。

“——说穿了好像真的一点也不身气。”赵虎自己也感慨。

白玉堂揉揉鼻子。“我说智华你很无聊哎。这种踩到骨头的把戏,拿根绳子拴着骨头,看着赵虎的脚来也可以吧。”

智华被他说得一愣——“也是阿……”随即将矛头转向展昭,“你要怪怪他,他引我误入歧途的。”

展昭大喊冤枉。“明明你是专业的好不好?!——诶亚,踩到骨头这样的小事就不要计较了。我们还是说说那个手是怎么被换掉的吧。”

智华点头。“这个也简单。——赵虎你想一想,有没有离开过张龙的手。”

赵虎努力的摇头。

“你先不要摇头。你想一想。一定有过你不注意的时候。很短暂而且自然的情况下,离开了张龙的手。”

“没有,我抓很紧的。”

这回轮到智华郁闷了。展昭拍拍赵虎,走得里众人较远的一个地方,让赵虎坐到他对面。一众人奇怪他要干什么。杨舟想过去,被白玉堂拦下了:“他既然特地走远些,我们就不要影响他。”

杨舟有些奇怪的看了白玉堂一眼。白玉堂没搭理他。

智华摸着下巴觉得这事情有些个奇妙。

展昭让赵虎闭上眼睛。“想像你现在在山洞,你抓着张龙的胳膊,你们两个一起走。你看到周围都是湿【咳】润的山石。”一边说,他一边将自己的胳膊递送给赵虎。

赵虎抓这他,展昭的声音变得特别平缓而且悠扬。这种不带起伏的温和音色很容易让人平静。如果是演艺类专业的老师会告诉你:这很容易让人睡着。

展昭凭着自己对录像的回忆对赵虎说。“你们俩个就一直走着。你问他会不会有怪物出现。”

“张龙还嘲笑我。”

“恩。然后你回头看身后。洞口离你越来越远。”

“是的,我害怕就抓紧了张龙。”展昭脸上抽【咳】搐了一下,显然是赵虎抓得太紧了。

“这样很疼阿。”

“对阿,然后张龙就抱怨了一声,伸手把我的手拽开了。”

“哇……”洛飞忍不住感慨了一声。“这样就想起来了。这是传说中的催眠吗?”

赵虎睁开眼瞪洛飞一眼。“催什么催。催眠的话老子早被你吓成神经病了。”

展昭笑了一下:“别和他抬杠。张龙抓开了你的手,然后呢。”“然后他甩了两下手。我又抓回去了阿。”

“还抓在原来的地方?”智华显然有些生气。刚才明明还说没有放开过!!

赵虎摇头。“当然不是拉,这次抓在衣服上。但我确认过的,之后就没有放开了过了。”

智华续问:“当时的环境是不是很黑。”

赵虎想了想。“是很黑。但是我们都有探照灯阿。”

“可是你并没有确认过,抓的是张龙的手。”

“我抓的肯定是张龙的手!”

智华怒了。“来来,窗帘拉上。关灯。给我四个探照灯。”

白玉堂很好兄弟的拍拍赵虎:“兄弟,你踩到老虎尾巴了。”说完起身去找探照灯。

赵虎欲哭无泪阿。

智华瞪白玉堂一眼:“你,走前面。”

白玉堂伸出两手,一副将自己推离对方的样子:“喂喂,不要这样。你看我一个病号。咱不带这样迁怒的是不是。政委大人,您要不解围一下?”

公孙策哼:“展组长得罪了人,为什么要我做替罪羊。我不要。”

——这都是个什么组阿。

展昭没想到智华这么小器。“我说智组阿,您哪儿来的火气阿。”

“赵虎同学不配合我工作!难道不该找你这个组长吗?看在你刚才帮他回忆,这次就原谅你,让你的副组长出马。”

“出马就出马。”白玉堂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洛飞临走还抓着展昭问,那个是不是催眠。展昭只能表示说,催眠是一种心理学范畴中较为热门的技术,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无法成功。他刚才用的只是简单的记忆提示法。这种方法只要得当,人都能回忆起过去发生过的事。人类的大脑是十分神奇的存在。这是记忆心理学范畴的东西,他懂的其实并不多。只学过一些基础课。

他们说着的时候,白玉堂和张龙已经穿戴好了厚实的衣服。智华在屋子里摆【咳】弄了一阵,好一会儿才叫他们进去。两个人走进门,开始演示行动。

洞里的光线很暗。智华让众人留在门外,叫白玉堂他们往里面走一点,让展昭一点一点的把门关上。

等光线完全暗去后白玉堂转头,将赵虎的手拿开。嘴里还嘟哝了一句:“我说你还真往疼里抓。”

赵虎别开头避开白玉堂前额过于刺眼的探照灯。抓了他的胳膊。遂转头确认了一眼。

两人在黑暗中沿着墙走了约莫有一圈。白玉堂觉得赵虎抓着自己的手时松是紧的。感觉有些奇怪。遂回头看了一眼。就照到智华的脸,蹲在地上。智华猛地大吼一声,从地上窜起来。

白玉堂将脖子往后面移了移:“你干嘛阿……?”

“我靠!你什么人啊。至少应该被吓住一下吧。”

两人正说着,就听见不远处的赵虎大喊了一声。“哇——————”

众人开门而入,就见到智华拉着白玉堂,而赵虎手里拿着一截假肢。

赵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智华。“这、这、这……这不可能阿!!”

智华气不打一出来,指着赵虎的鼻子骂:“他看你的时候,你根本没看自己抓到的是什么!还信誓旦旦跟我说你确认抓的是张龙的手。我说你能不能实事求是一点啊!”

“可是我马上就看了阿!”

“可是你那时候抓的其实就已经是这截假肢了。”

众人随即都露出崇拜的目光。洛飞道:“智组,你是怎么做到的呀。”

智华坐下来。“要知道,其实抓疼白玉堂的人其实并不是赵虎。而是我。

他们当时的注意力一个高度集中在前面,一个高度集中在后面。而当两人同时去看对方的时候,都被对方的探照灯晃到了眼睛。但其实晃到你们眼睛的也不是彼此的探照灯,而是我的。我刚才就站在他们中间。可为什么你们谁都没有发现我?因为高度的光亮会导致视觉瞬间的致盲。而且白玉堂拿开了我的手,赵虎的手被我拿开了。所以你们都思维定式的认为,自己抓的还是对方。继而我抓【咳】住了白玉堂,而将让赵虎抓【咳】住了这个假肢。可是为什么赵虎看我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抓的人不是白玉堂呢?因为你根本没有看脸。而白玉堂受到了我的干扰。我挤进你们之间的时候逼他往前又走了一步,这一点赵虎你也是不知道的。”

 

“怎么说的我们俩像傻【咳】子一样。”

“不是你们俩,是你。”智华很不客气的白了赵虎一眼。“我推小白的时候他就发现我了。我只是为了告诉你,错觉是很容易产生的。而且这类错觉一般都是由于思维定式引起的。”

 

赵虎看看手上的那截断肢,有心不信,却是铁证如山阿……

智华续道:“所以根本没什么灵异的吧。好了,我们接着来解决下一个问题。”

 

“等等等,我还没搞太明白呢。”杨舟是专门搞技术的,对这种离谱的事情,是不亲自体会一下不肯罢休的。“要不您也让我试试。我还是不太能接受。”

智华瞪:“别以为你组长不在我就不敢教训你。现在什么时候?是给你做实验的时间吗?”

 

“……”

展昭笑了一下,他还指望大家能睡一会儿呢。“实验的问题等营救结束了在说吧。还有什么问题吗?”

 

赵虎是好问的好学生:“为什么张龙往回走走到的却不是一个地方呢?”

 

智华笑了:“这个问题说容易很容易,但是无法证实。我必须到实地去看了才知道。大抵应该有些类似于所谓的迷宫。但我觉得不完全是。洞是完全直的吗?”智华说着抬头,看向展昭和赵祯。——明显的不信任赵虎。

 

展昭和赵祯互看一眼:“其实不完全。——阿……我知道了。”

智华郁闷:“我说展同志,你可不可以不要知道的这么快。我还想继续吃这口饭呢。”

展昭摸【咳】摸鼻子:“那好,我不说了。我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智华彻底黑线了。“说吧说吧。你知道什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山道里很黑。有些地方路很窄,路旁有堆积起来的碎石。如果这些碎石的另一边还有一条山道,很有可能就被我们错过了。就算会回头看一眼,若是有玻璃之类的计算好角度,反射【咳】出山壁,我们也很可能会忽略。

反之亦然。如果将来路以玻璃挡住,张龙往回走的时候可能就走进了一条自己认为是原路的岔路里了。”

 

 

“?就这么简单?”

“黑不溜秋的,人的感官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我们进去的时候又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但是我进去的时候知道阿。”

“但你一直觉得是灵异事件嘛。”

“可是张龙不觉得阿。”

“等你的手变成一个死人手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啦。”

 

赵虎被他说的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展昭遂道:“其实对方已经挺厚道了。没有给我们个峭壁什么的。否则我当时在跑的时候就难保不掉下去。张龙更是,他一定觉得那条路熟,不会有问题的。所以,就给我们看了点鬼片,还免费。我们知足吧。”

 

“那他们的主要目的到底是什么?”白玉堂将动机再次提上议程。

——如果说,是他们当初推断的那样,是冲着赵祯去的。为什么要砍孩子们的手呢?

 

展昭摇摇头。“心理变【咳】态的人的目的,一般很难猜。需要有进一步的病情给我做分析才行。砍孩子们的手也可能就是为了让赵祯着急。我现在倒是觉得,赵昉是最没有危险的人了。他们要宣传,可能会说,你们看赵昉好好的。赵恒动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

 

“有点道理。”白玉堂说完,拍拍赵祯,“看吧,没事。包在这只猫身上了。”

展昭皱了下眉头。——小白是不是他家的?真是的。

 

正这个时候,蒋平的通讯过来了。“展组,地图给你们弄好了。”

“这么快。”这次连展昭也有些吃惊。

蒋平在那头不无得意:“那是。诶亚,看我蒋平一出,谁与争锋阿。”

 

展昭看众人一眼。“怎么样,明早五点集合。行不行?”

众人看表。已经快十点了。纷纷点了点头。

只有洛飞和张龙私交也不错。问展昭:“展组,不如今晚去吧。大家拼一把。”

 

哪知展昭摇了摇头。诡秘地一笑。“他们肯定觉得我们今天会出手。累他们一晚上再说!”

——啊,今天晚上有耗子可以抱着睡了。真幸福~~

 

 

展昭高兴的抱着他家耗子好好睡了一晚上。晚上还做了美好的春梦。梦到他初恋的情人娇美的身材裹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在漫天冰雪里很乖顺的在他怀里任他随便怎么啃。

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有点被自己雷到。因为他很明白那白色代表什么,那冰雪代表什么,还有他初恋的情人又代表了什么(1)。

 

——要是让小白知道他就死定了……

还好他为了提早起来研究蒋平发来的地图,调了四点的闹钟。集合时间是五点,白玉堂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五点整,王凤开车,智华、欧阳春、白玉堂、洛飞、杨舟、赵虎、马汉、韩彰加上自告奋勇的赵祯,九人在车上吃饭。展昭和公孙策留在指挥室里。最舒服的蒋平满脸梦游状在他的电脑控制室里吃粢饭团配豆浆。

 

联系了王朝确认一晚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孩子们和张龙的消息之后,展昭让九个人分三拨进洞。一拨由欧阳春、杨舟和韩彰组成,从欧阳春、白玉堂他们出来的地方入洞。一拨由智华、洛飞、赵虎组成,从欧阳春,也就是张龙和赵虎他们入洞的地方进洞。还有一拨由白玉堂、赵祯和马汉组成,从他和白玉堂还有赵祯进洞的地方入洞。

 

九人身上都装备了智华最新带来的定位和红外探测工具。

“蒋平,给他们每人开两个频道。一个公用,一个只用于和我交流。”这意味着展昭这里将有十二个频道。进洞的九人加上王凤还有蒋平各一路,一路公用。各人手中的通讯器都简单的支持A、B两种通讯模式,耳麦和耳塞别在耳朵上,腰上有一个频道控制器。这不单对指挥者有较高的要求,对通讯器持有者也有一定的训练要求。否则紧张的时候谁还管是哪个模式。但是好在个人出错的代价怎么都不是太大。

蒋平挑了一下眉头:“展组你打算干什么阿。”

 

展昭很恶劣的笑了起来:“我要看看,他们捣鬼的速度快能不能跟上我的九头并进。”

“噗————”蒋平一口把豆浆喷了出来。——不带这样玩的吧。

 

听到展昭豪言壮语的九个打算进洞的人展昭组里的人,一下都干劲十足。智华和欧阳春还有洛飞杨舟算是第一次正式和展昭合作。

欧阳春有些好奇:“我们不是只有三头吗?”

“进去就多了。”

智华稍微理解了一下:“你是打算同时对我们九个人下达不同的行动要求?”

 

“是的。”

 

“蒋平,给我一个井字分频。我要跟踪他们每个人的行走路线。”

“好勒。”

 

这个时候,最近的智华他们已经到了洞口。“展昭,我们到了。进去吗?”

展昭看了一眼屏幕最上面一排智华等三人的定位信息。“进去吧。”

 

智华于是对另外两人点了点头。简单做了个手势。

 

展昭对自己的队员特别关照了一下:“虎子,这回你没心里阴影了吧。可别给我丢人。”

“是!组长!您放心。”

 

智华抗议:“不带这么开小灶的。”

“我哪里是开小灶。我是关照他不要拖你们后腿。”

 

公孙策在后头听着偷笑。合着这么多条线就是让展昭这么用的吗?

 

这时候展昭同时按下了智华洛飞赵虎三路通话线:“赵虎洛飞,你们尽量回忆当时自己走这条路时候的样子。如果有什么问题马上告诉我。”

赵虎洛飞同时答应了。

 

这时候蒋平通知展昭说,有人打算切入系统。“你的系统有这么不稳定吗?”展昭怒。

蒋平嘿嘿笑了两声。“我看展组您现在还挺闲的。”

“你丫有毛病。闲了发荒好好陪他们玩。我给你说,这里的通讯断了任何一路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智华你们那里有什么情况吗?”

“暂时一切正常。”

 

“虎子,抬头。”

“啊啊啊啊啊————————————”赵虎只看到一张小孩的笑脸在自己的头顶上方。

洛飞和智华被他吓到了,纷纷问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白玉堂那条线来了对话,白玉堂喊了一声:“展昭。”

展昭把智华三人的出线关上:“小白。你们到了?”

“是的。”

与此同时,就听到智华在那里传来了一声玻璃碎裂的巨响。然后就听到智华数落赵虎。“昨天都白教你了!”

展昭笑了一下,顺便对白玉堂道:“进去吧。”

说完,便将出线再次换到智华他们处。“智组,还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在上面用玻璃照了个小孩的脸。要不要上去看看。”

“上面还有路吧。张龙他后来走的可能就是那条道。我说您可别乱打了。回头打到人怎么办。”

“你小子还来教训我了。我有分寸的很!”

“好好,当我什么也没说。让赵虎上去看看。他攀岩技术不错。您好洛飞继续走。”

 

赵虎可怜兮兮的答应了。

智华哈哈大笑起来。

 

 

展昭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有些闲的无聊的把白玉堂赵祯马汉那边的通讯又打开了。“赵祯啊,重走一次感觉怎么样?”

“你嫉妒我和小白一起吗?我现在可好了。很有信心。”

——“那就好。”展昭嘴上说着好,暗地里却咬了咬牙:哼,看我等下叫你最不好!

 

关上这一路通讯。又切到欧阳春处:“欧阳,你们组很没有干劲阿。人家都进去了。”

韩彰最知道展昭:“你小子闲了找茬吧。马上就到了。”

“我是闲阿。”

 

展昭正无聊着,忽然瞥见智华他们两人的定位信息忽然急速的移动起来。“智华,有事吗?”

就听到那头一阵扫射的声音。

隔了一会儿,智华那里才传来声音:“我靠!这里面怎么有蛇啊?!!还是好几条!!”

说着,就听洛飞“嘿”了一声。“智组,这什么怎么回事?”

“怎么了?”展昭跟问了一句。

智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传来了两声枪响和玻璃碎裂的声音。“他娘的跟老子来这套。没事,就是又给老来了一堵墙。”

“但真的很逼真哎。”洛飞强调起来。

 

正这时候,赵虎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展昭将扬声器关掉。就听赵虎道:“组长。那小孩,又出现了……就在我面前……”

“看住他!不要移开视线。”展昭一边说,一边在另一个屏幕上将赵虎手里红外探测仪的信号调了出来。

赵虎显然已经快到极限了。“组长你……你……它……它朝我走过来了。组长~~~”

“不要动。抬枪,朝你后面的上方打一枪。”

就听到“轰”地一声。这次没有玻璃的声响,但是从高处坠下了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箱子一样的东西。孩子的影像瞬间消失了。赵虎往后退了一步。忽然觉得脚下一空。他的整个重心都在后面的脚上。还好他训练有素,展昭又提过悬崖的说法,立马反应过来,手上刚才攀爬用的工具正好还在。总算给他爬上来了。

 

欧阳春那处报告他们已经进洞了。展昭先将自己对赵虎的声音关掉:“欧阳,杨舟,你们是从这里出来的。让韩彰走你们前面,你们倒着走试试,看看能不能用追溯法回忆起出来的路。”

“好的。”

 

然后切回赵虎那边:“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差点摔死。”

展昭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还好。”说着又看了一下红外探测仪的显示。和地图,“等下你到下面去看看。现在先去看看那个箱子里是什么。应该有个活人。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小心点。”

 

他说话的时候白玉堂那里来了个通讯,说发现了一个岔路口。

智华那里也来了个通讯,说天花板上震了两下,掉下来几块石头,把他们的退路给堵上了。不过上面应该还能走。

展昭一边听智华说,一边对白玉堂那边吩咐,让赵祯沿着岔路走。

 

跟着将通讯切到智华处:“我听到了。智华组长,您接着往前走。可接下去别再乱开枪了。赵祯在往你们边上的那条路走。你们的距离应该很近。”

 

智华答应了一声。

展昭顺带问洛飞:“洛飞,你现在走的路和当时走的相似吗?”

“展昭组长,这乱七八糟的,谁还记得啊。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虽然刺激,可也没有这么刺激啊。都快成侏罗纪公园了。”

展昭切了一下他和智华的画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热源体:“这是传说中冬眠的棕熊吗?”

“我的姥姥啊。开始我还以为是假的,谁知道光束军刀一砍就是一只热乎乎的熊掌啊!这次被困住食物不用愁了啊!诶哟——”

 

“怎么了?智华你还好吗?我准许你们给这家伙一炮。激光加农的。”

说着的时候欧阳春那边说,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个很亮堂的地方。但是四周都没有路了。展昭问他们光是从哪里来的。

 

说完切去赵虎那处。他从红外信息上看到赵虎在捆人。“虎子,男的女的。”

赵虎呼哧呼哧喘息了两声。“废话,当然是男人。你见过女人那么平胸的吗?”

“那好。扒光了把他所有的东西扫射一遍。然后给我把能问的都问出来。给你十五分钟。”

“好,这个任务我喜欢!”

 

这边在说的时候。欧阳春和白玉堂同时来了消息。

欧阳春说,光线感觉上很自然,像是天光。但是他们把洞里都找了一圈,只有他们来的时候的那一条路。展昭看了看他们的定位信息和雪山的地图。看起来像是山的一侧,距离外面很近。很可能的确是天光。“你们找一下,应该是有路的。看着红外找。记得用雪杖。”

 

白玉堂那边也说山路到头了。没有岔道可以走。他和马汉正在爬碎石。展昭鼓励了他一下:“小白好样的,就知道你最能干。”

 

公孙策在一旁哼唧了一下。真是亲疏有别啊!!

欧阳春那里变成了最诡异的情景。他们不但没有找到出路。连来的路都不见了。

 

“这次被困得很彻底啊!”

 

展昭将他们三人的红外资料调出来看。

智华那边报告他们将熊搞掂了。赵祯说他面前出现了一条三岔路口。

地图上的信息显示。白玉堂和马汉正在赵虎的下方。两者垂直距离十分接近。

而智华和洛飞同赵祯的距离更加接近,只是完全不在一个平面上。

 

他一边看着欧阳春他们的红外图像,一边对赵祯道:“你往最左边的那条路走一下,我看一看再说。”赵祯依言走入。

展昭有对白玉堂道:“小白,你和马汉注意一下上面。最好用聚光灯什么的打一下。”

 

他这刚说着,就听到赵虎大叫了一声:“展组长,我前面突然有鬼光。”

展昭给他气的乐了。“来,应该是小白打的。我给你把他的通讯接起来,”说着,他按了两个键,“你们讨论一下这问题。讨论完了告诉我你的审问结果。”

 

赵虎那边答应了之后,就听白玉堂和赵虎做起了实验,什么我打一道光,你打一道光。倒是玩的不亦乐乎。

 

展昭对着欧阳春他们的红外信息所显示的情况感到很有些头疼。——的确是转了一圈,来时的路都没有了。他接通了智华的通讯:“智华,欧阳他们被困住了。我把情况传给你。让洛飞给你略阵,你看看。”

 

智华答应了一声。

现在情况最好的就是白玉堂那边,最差的还是欧阳春那头——山神居然还挑人欺负的吗?

 

 

注:

(1)不负责任的作者解释一下展大人的梦(此分析法参照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白色代表白玉堂,冰雪代表那伙装山神的人,初恋情人表示性/欲,乖顺代表他对小白的那点点积累起来邪恶的占有欲,随便怎么啃代表他打击“雪山守护”组织的征服欲。总结来说,展昭此刻有强烈的打击那伙“雪山守护”组织的人,同时猫大人被憋到了。就素酱紫……(展大人您的梦好直接……展昭:还不是因为你笨!!某P瑟缩的爬走……)

 


评论(2)

热度(19)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