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五案5

第五章 断臂VS白骨

 

 

张龙赵虎接到公孙策第二次入山的命令时,赵虎曾经大呼小叫的说他不去。可还是被公孙策强行送进了山里。

背着食物和水,有了展昭的故事,虽然展昭说那肯定是人为的,但是未解的山道和那个大眼睛忽然出现又会忽然消失的小孩,还是让他非常的恐惧。特别是,还有白玉堂的那通离奇的电话。

公孙策怕他被吓到之后会乱说话,所以并没有将实情都告诉他。这虽然很能营造效果,可是赵虎真的是很怕阿……

 

他战战兢兢的抱着手中的武器,生怕有一刻就被鬼夺了去。

“张龙阿。你会不会真的有那种东西阿。”

“不知道。”

“哎哎,听说鬼也怕子弹的。”

“我只听说僵尸怕子弹。”

“哇……”赵虎现在真的想哭。这跟胆子什么的没有关系,不管那是神是鬼,脸展昭那么彪悍的都没有办法,公孙策派他们去不是送死吗?

 

两人好不容易到了洞口,张龙伸了一条手臂给赵虎:“拉着我,行了吧。”

赵虎努力点点头。提了提背上的背包。

 

两人打开额头上的探照灯。张龙开着通讯器:“喂,政委阿。我们到了。”

公孙策那头有些杂音,但是传来的话并没有什么异样。“收到了。你开着红外探测仪器呢?”

“是的。”

“很好。一旦出现什么人,赶紧往回走,知道么?”

“好的。”

赵虎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稍微有了点底气。政委还不是有点人性的。这么想着,不由也胆子大了一些。

 

他们就这么一路走着。一路上都是很正常的石壁。赵虎四下张望着,想着,如果那个小孩的出现和消失是人为的,那么一定会有破绽。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拉了一下张龙的胳膊,却猛然觉得手里的力气不对。低头一看,手里抓着的,不知何时,竟已变成了一段鲜血淋漓的胳膊。

 

“阿——————————————”赵虎毫不犹豫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张龙猛的回过头。奇怪着这叫声怎么如此遥远。低头的时候,才发现,抓着自己手臂的,早已经不是赵虎,而是一截血淋淋的断臂。

就是听展昭说过这是伪灵异,但是变故突生的时候,也不由得他冷静。

他转身往回跑去,但是却看不到原先的出口,跑了一阵子,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迷宫一般,怎么走都不对。

 

这时候才想到联系公孙策:“政委政委,你还在么?”

公孙策一直跟着红外和音频监视器上的动向,所以通讯回路从不曾间断过,所以反应极快。“我在。怎么了。刚才是赵虎的声音。”

“是的。而且我出不去了。”

 

正说着的时候,张龙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滴答滴答落在他的衣服上。抬头一看——全如展昭描述的那样,光线照射的尽头,他看到一只躺着血的手。

“政委,我看到一只手。”

公孙策看这监控仪。“你手里还拿着一只手。”

张龙被他一提醒,手一抖,那条手臂掉落到地上,一条通体漆黑的甲虫从手臂中露出两跟长长的触角。“政委,是不是真的人手阿?”

“热源反应和光谱反应上来说,两条都是真的人手。而且是小孩的手。”

 

张龙不由的觉得有些恶心。但是马上想到了赵祯的孩子赵祈。“不,不会是……”

 

“别慌。”公孙策的声音格外镇定起来。另一只耳朵里塞着王凤最新送来的通讯器材,蒋平正在做红外的技术分析。

而在这个时候,赵虎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

“政委政委。我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小孩了……”

 

“你还活着阿。”

“你们不要这样无情阿……差一点就死了,还好我身上带着我媳妇儿给我的避邪符。”

“得了吧。”公孙策不以为意。“你手上不是也有红外探测仪吗?为什么不开?”

“我开着啊。就在包里。我没有手拿阿。现在更不敢拿了。”

 

“干得好!”公孙策不知道为何来了这么一句。关掉话筒,对另一头的蒋平道:“蒋四,听到了吧?那段视频留着吗?”

蒋平那头轻巧了一声:“半个小时里的没问题。”说着打开了另一条录像通路。

 

一个巨大的热源出现在赵虎的上方。

公孙策也同时在画面上看到了这一现象。

 

“赵虎,抬头。”

“啊啊啊啊啊——————————————”

赵虎只看见自己头顶上,那个大眼睛的小孩,正咧着嘴朝他笑着,然后慢慢消失在石壁里。

 

“政委政委。”

“别慌。”

“你看人挑担不吃力阿!!!”张龙这时也抱怨起来。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本来因为赵虎比他更恐惧,所以一直没有插话。但是事实是,他们俩个现在分开了,而且都是同样的前途未卜!赵虎拉着他,他们两个一直都有确认对方的存在,什么时候变成断手的?!!而且,为什么他往回跑,居然变成了和来时完全不一样的通道。

 

正在这个时候,张龙忽然觉得眼前一亮,随即一个小孩的脑袋在不远处缓缓冒了出来。渐渐的眼睛,鼻子,嘴巴,下巴,然后是脖子。和展昭描述的同样是一模一样。这也就是张龙,还有功夫看一眼红外显示器。但是上面明明白白的显示着,这真的是活物!!

“哇哇!!!!——————————————”

 

公孙策取下耳塞,拿得远了一点。再次关掉麦克。

“蒋四,怎么回事?”

 

那头的蒋平显然对这一反科学事件格外的感兴趣。“我也不知道,我得分析分析。这他【咳】妈【咳】的太刺激了!”

公孙策的神色稍微有点不好看。“张龙。开枪。”

“哇,可是政委。这是个活的孩子阿!!!!!”

 

“开枪,有什么问题,我负责……等,等一下!”

公孙策还想继续命令的时候,一直坐在一边的王凤忽然抓【咳】住他的手,对着他拼命摇头。然后示意他,赵祈还在他们手上。这种情况,你不知道自己会打到什么东西。

 

公孙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张龙,还在么?”

“在阿政委。怎么办阿?”

“你敢走过去吗?”

“不要吧。”

“试试看。”

“哦...”

 

“你走了吗?”

“走了阿。”

公孙策和王凤一同看了红外仪器上的显示一眼。——屏幕上并没有显示任何变化!!

 

“别走了。”

“哇!政委,我建议你下次派个机器人来阿!!”

“我会考虑的。你现在留在那里,先不要乱动。”

 

 

公孙策和王凤同时都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屏幕上的显示会不一样呢?“张龙,你的红外探测仪上的显示有变化吗?不要低头,视线不要离开那个孩子。把红外探测仪举起来。”公孙策传达着蒋平那头,刚刚进入检控室的智华的意思。

 

张龙一边在心里骂人,一边用自我暗示法克制恐惧。曾经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素质让他迅速的恢复到正常状态。慢慢按照公孙策说的做起来。

 

“有变化。”

“好。”公孙策点点头。那测试仪上显示了什么。

“热消耗非常低。但应该是一个生物体。”

公孙策深深的皱起眉头。那头智华是特侦组专门搞迷案的。所谓的迷案就是那种乍一看无从破解的案子。

能够被列为迷案的,通常有三大类。其中最具有侦破价值也是数量最大的,被警方内部称为“不可能”案。其中人们最熟悉的,就是所谓的密室盗窃/杀人案。虽然从各种警局的档案和课程中,所有的案例都会告诉你,所谓的密室是不存在的。可是那些都是已经破掉的案子。破不掉的密室杀人案,在全球范围里数不胜数。还有一种也比较常见的,被称为“零目击者”案件。光天化日之下作案,却没有目击者。虽然有的时候团伙作案可以做出这类假象,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可以用团伙案来解释。第三种主要的“不可能”案,被警方称做鬼怪案。例如体内无迷【咳】幻【咳】药成分的情况下,不可能被杀/自杀的死亡。包括自己把自己掐死(因为人在被自己掐死之前手会先没有力气);从不明高处落下死亡(即是周围没有任何高建筑的情况下,从高处摔下致死)。又比如,不可能消失案。比方说,被害人在一幢大楼里,乘坐电梯上下楼。然后就此不见了。

第二类叫做“无嫌疑人”案件。比如,他杀案在经过警方排查以后,没有发现有杀人动机和时间的嫌疑人。或者经过DNA对比之后,排除掉所有嫌疑人的。

第三类是白骨案的一个分支,即“身份/死因不明性白骨”案。这种白骨案一般由于案发时间长,当死的侦察和记录手段有限,而致使侦破陷入僵局。而且尸体的肉【咳】身一旦腐化,就会失去许多可供侦破的特征,如果死者的身份还不能确定的话,那的确是几乎无从下手了。

 

欧阳春在特侦组是专门负责侦破各类对国家要员产生威胁的案件的。而智华则是专门负责各类影响较为重大的迷案要案的。欧阳春手里没事的时候也会接一些类似的案子。但总体来说,这类有神有鬼的案子,智华是行家里的行家。

 

“智华,你怎么看?”公孙策问智华。

智华沉默了一阵子。“你和展昭的报告我都已经看过了。我现在还不能具体的说出来。但是既然是人为的,就一定有破绽。张龙带了麻醉枪么?”

 

公孙策马上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个人的脑袋果然有犯傻的时候。“张龙,那个小孩还在么?”

“在……在呢,在飘……半个头已经到石壁里了。”

“用你腿上绑着的东西。”

张龙于是也一下子反应过来。“孙政委!高!”

他说话的同时,已经矮下【咳】身去,瞬间从小【咳】腿侧方拔【咳】出了一把麻醉枪,冲着面前的物体连开了三抢。

 

“怎么样了?”

“打中了,但是好像没什么反应。还在往石壁里飘~~”张龙的声音显然有点发抖。

 

“好了,不要怕,没什么可怕的。你朝着他的方向走。”

“啊?”

“朝着那孩子还没有消失的方向走。”这也是智华的主意。

 

张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遵照公孙策的指示去做。可是他眼角的余光却看到手中的红外热源探测器明明白白的显示着有一个物体正在朝他靠近——那是一个成年人的热源反应,体型上看,是一个男人。

长年训练的反应,使他毫不犹豫地猛然转过身,手中的17式突击枪毫不犹豫的对着那人的肩膀、大【咳】腿就是几梭子子弹。他的身手极快,枪声未落,山洞里便传出一片大块玻璃碎裂后的纷然泄地的巨响。伴随着这响声,有人体倒地的声音和异样惨烈的嘶叫声。

 

张龙浑身的细胞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捅娄子了!那个装神弄鬼的人或者更确切的,那个装神弄鬼的组织很可能会因为把戏被拆穿而展开行动!他直觉而本能的判断,那个有着断手,滴着不知道是不是血的石壁是最安全的地方。想也不想的就靠了过去。虽然没有智华那么丰富的经验,但是在被转到展昭属下之前,他也跟过智华一段时间,懂得这种人为“环境”下,罪犯所使用的基本“心里暗示”手段。一般人越是不会触碰的地方,就是唯一没有“幻境”的地方。而玻璃,是最惯用的手段。

 

听到那玻璃碎裂的声音,连赵虎也反应了过来。

他先前因为那个孩子古怪的身影而被吓到愣掉的神态恢复过来之后,听到的就是张龙和公孙策的一大段对话。被他抓着的那条断手的确是人手没有错。但是里面已经长满了蛆虫。赵虎浑身恶心的把那条手臂丢掉,又拼命拍开爬到衣服上的虫子。

幸好那冲锋衣上没有什么蛆虫感兴趣的味道。他们很快有爬回到那断臂上去。但也有几只被赵虎踩到的东西吸引。赵虎低头一看,忍不住又是一阵反胃——那是一跟剩了没多少肉的骨头。

 

这个时候玻璃碎裂的声响惊动了他的神经。“张龙,张龙,怎么回事?”

“靠的,这山洞里他娘的居然有玻璃。搞什么飞机!”张龙一边骂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形,“虎子,你可别乱开枪。说不定他娘的我就在你隔壁。你喊两声我听听。”

“你TM的别耍我开心。要喊,你刚才不是喊过了么。我怎么没听见。”

 

张龙没有功夫跟他抬杠,对着两边各放了几枪。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走了出去。地上果然有一具东西,但探照灯打在上面,却恶心得张龙不由的倒退了一步。那已经不是一个人了。那是一堆衣服和一具张包着白骨的皮。

 

张龙退开一步。“张龙,你还好吗?”公孙策生怕张龙那边有变,同时也怕赵虎那边出事。问了一声又道,“赵虎你朝刚才的来路放两枪在走。如果能出来就先出来。”

 

赵虎啐了一口:“政委,你让我现在把张龙一个人丢下。这可不成!”——既然有镜子,那就一定人为的。老子怕鬼可不怕人!刚才太丢人了,这回一定要扳回来。谁知道这样的想法却立刻被公孙策驳了回去,“这是命令。让你出来就出来!你在里面有什么用?!你能找到张龙吗?!而且现在你能不能出来还是一个问题。”

 

赵虎没有办法,只得按照公孙策的办法,放了两枪。他稍微想了想,觉得什么都不带点回去很亏,于是从包里拿出一付手套,然后把那节断臂和白骨一起拿在手上。尽量远离自己的,一步一步往来路走。

 

 

赵虎一手拿着枪,一手提着那白骨和断臂。不知道是不是死物有“驱魔”效应。反正,一路上,居然神鬼莫近,就这样让他给出来了!!

连智华和公孙策都觉得很神奇。王朝和马汉开了另一辆铲雪救援车去接他,然后马汉留在原地接应张龙。

 

张龙再次回头看那个孩子出现的地方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踪迹了。他按照智华的指示,朝那个孩子消失的地方走过去。地上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抬头也是一片漆黑的石顶,并没有任何异状。

 

但是他这两梭子一打,搞得原本在休息的展昭躺不住了。他拔了身上插着的乱七八糟的他本来也不需要的也根本没有在工作的管子,一头冲进了公孙策的办公室。倒是把坐在办公室里的王凤和公孙策给吓了个不轻。

 

公孙策这才意识到,张龙这一来,很有可能使白玉堂他们陷入很不利的境地。他把对张龙那边的麦克关掉:“小展,你冷静一点。”

王凤刚才在路上已经领教过展昭了。在路上的时候,他就问过展昭,为什么不让赵祯出来。毕竟,保护赵祯是他们军人的职责。谁知道展昭却毫无顾忌的回道:“我怕如果活到最后的是他,我们一个人都出不来。再说,保护他什么时候成了我的职责的,我可不记得。”

 

早就听说过这个心理学天才的传闻。但是真的打起交道来,不得不承认,真的不太一样。当一个理所当然的逻辑被人质疑的时候,人才会恍然发现,其实这个逻辑的根本是站不住脚的。Of course it's wrong!不代表 It's wrong.

 

这个世界,歪理能掰过自己的人,王凤已经有很久没有遇上了。何况展昭讲的还不是歪理,简直闻所未闻。——是阿,近年来也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不是么。

“年轻气盛阿。”

展昭显然心情不是太好。车子开得飞快。“别感慨了。白玉堂也在里面。他和赵祯死了任何一个,责任我可都担负不起。您还是想想这案子吧。”

 

“你怎么看?”

展昭飞快的插了两个档。“这案子没那么简单。你会出面,更证实了这一点。”

 

王凤摸【咳】摸鼻子。“你在生什么气呢?气公孙让你来接我?”

“没有。你们既然早知道事情那么严重。为什么还把赵祯和我们喂进去。——是因为如若不然,就没有理由可以大动干戈吗?”

“诶亚,我已经很久没有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了。”王凤感慨了一声。

 

展昭此后就没有吱声的继续开车。然后自己躺回病房去了。不知道在那里研究什么。

不过展昭这种把赵祯和白玉堂活着留在山洞里的行为,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阿——是为了白玉堂吧。虽然展昭有各种的解释,但是王凤相信,保留救出白玉堂的可能性绝对是他的目的之一。果真厉害,那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安排这一招!

 

这种冷静代表着,展昭现在这么冲进来,也是别有用意的。是嘛,他这一激动,所有人就都关心白玉堂去了不是么。

 

展昭吸了口气。他耳朵里一直塞着公孙策他们通话的信息。“冷静不了怎么办。”

“你不是相信小白的能力吗?”

“我怀疑整个山洞都被他们做了手脚。”展昭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种不安,决不是源自于他对白玉堂能力上的不信任,这是一种不能与之同历险境的不甘和不可抑制的对亲人的担心。诚然,如王凤所料,如果需要冷静,他不是做不到。只是现在不需要罢了。他拿起对智华的通讯道:“智华,灵异骗局什么的我是不在行,可是我肯定,我和小白进去的那个山洞,绝对不是我出来的那个山洞。”

 

“哦?”智华在那边听着,忽然觉得有什么想法滑过脑子。“你等等,我想想。”

展昭虽然没有智华的经验和知识,但是他的心理学知识足以让他懂得如何去启发别人的思维,“比如说,小白的眼睛不舒服。我认为就是对方为了防止他看出破绽。我们都知道,要骗过小白的眼睛比骗过普通的人的眼睛要难许多。”

“这个对。但你不是认为对方不希望白玉堂出去吗?”

“就他们刚才借用小白的名义打的那通电话。我认为他们很谨慎。而且,我们乘坐的直升机,不可能就此消失。一定在山的某个地方。再加上我们看到的监控图像和实际的并不相同。很可能是他们在图像传输的时候做了手脚。既然张龙的红外热感图像可以被掉包,我们的直升机定位也一定可以。”

“可是小白的方向和距离感那么好。”智华提出异议。

“就是因为这么好,才让对方有机可乘。我们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上面不会有问题。”这事展昭这两天想来想去得出的结论。他对此显然很确定,“而且那时候小白的眼睛不舒服。又在他不熟悉的雪地里。会出现判断偏差其实是很正常的。”

 

“对!你说的有道理!”智华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如果不是一个地方的话,那么整个事情就显得容易解释多了。

“你好像明白了。”公孙策也听出了智华的声音中的兴奋。

“恩。”智华那头听起来非常有信心。“虽然我还不能判断他们运用的手法。可是魔术不外乎这几种。视觉欺骗加上利用思维定式是最不可或缺的。小展阿,你果真很有想法阿。”

“有什么想法。你赶紧给我想!”

“诶呀,别急别急。你让我想想阿。”智华一边安抚展昭,一边忽然觉得思维分外开朗。

只是以整个山洞做为背景来变魔术可真有挑战性。那些人不当恐怖分子,去做魔术师的话一定能成为中国魔术第一团!

 

这回连公孙策都急了:“智华,你倒是想到什么了。”

“诶呀政委大人,您怎么也跟着一起催。行了行了,来张龙同学,往你的脚下开个枪试试。”

 

公孙策白不到智华,只好在心里翻了一记白眼。继而如实传达了智华的意思。

张龙郁闷。“我掉下去怎么办。”

“快点啦。试试嘛,不试怎么知道呢。对了,别说我没提醒你阿,子弹会反弹你别自己打到自己呀。”

“你当我傻的阿!”张龙怒。

公孙策嘿嘿笑了两声。

 

通话器那头传来了一片乱响。乒乒乓乓的。公孙策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回音。过了一阵子,才听到张龙气喘吁吁的声音。“我滴娘。不带这么害人的。”

“怎么了?”公孙策感到莫名其妙的。

“不知道,我才开了两枪,突然就震了起来。塌陷了一大【咳】片。跑死我了。”张龙一边说,显然一边还在跑。

 

这一说,忽然令展昭来了劲头。“来,张龙,停下。”

 

“不要。”

“赶紧停下!”

 

“你要我死阿!”张龙显然是生气了。突然不出声了。展昭无奈的皱了一下眉头。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才听到张龙的声音。“诶哟妈呀。展昭你干嘛叫我停下来。”

他连问了三声。公孙策和王凤都转头看展昭,才听展昭郁闷的道:“我想看看,是不是你停在哪里,两条路都是对称的。”

 

“哇————组长,你怎么不早说阿!!!”

“也不一定阿,你自己走走看,没准我判断错了。”

 

一个小时之后。张龙十分沮丧的告诉展昭。他猜对了。

与此同时,王朝和赵虎那边传了了另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那条断臂和那节断骨,不是赵昉的,但分别属于失踪的那群孩子中的两个。

 


评论

热度(1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