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四案7

第七章 高山VS仰止

 

说不加班,就不加班!

大家回家好好睡觉。

 

清晨的时候展昭白玉堂的电话铃又响了。两人就是一激灵——不要把!

好好,这是看守所的人打来的。说是包拯让打给他们的。因为听说展昭让三组的人集体放羊,所以亲自来看了一趟关押的三个嫌疑人,然后给审了一下,然后就真【咳】相了。

这下可把展昭弄得郁闷了。“真【咳】相是啥?”

“包队说,你过来他告诉你。”

展昭郁闷了,摔话筒,蒙头睡觉。

 

白玉堂看看他,笑了笑自己先起床了。做上早餐。今天他想吃粢饭卷,可是既没有油条,昨个儿也没泡糯米。捏了捏鼻子。看展昭那架势还有得睡,他洗了个澡,穿了衣服出门溜达一圈。

回来见展昭还没动静,放好东西决定正式骚扰那只懒猫。先拉开厚厚的窗帘。展昭感觉到光线,翻身把头钻进被子里。白玉堂脱掉外衣,爬到床【咳】上亲人额头一口:“小懒猫儿,起床了。”展昭晃晃脑袋。“呜……不要……”

 

这分明是猫儿撒娇了。

爬到床【咳】上给人按按。展昭舒舒服福的趴着。然后侧头问:“今天干什么?”

 

白玉堂一边沿着展昭的脊骨按,一边道:“嗯,起来先吃点早饭,然后包队这是摆明了要我们加班么?我们就不中他计!吃完早饭我们去接大哥,我刚才查了一下他的飞机。”

“哦……”展昭还是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白玉堂从他身上翻到床【咳】上。跪在他身边,给他按小【咳】腿:“别乱动。”展昭支起身子继续笑。抬起脚轻轻的挠白玉堂身上。

 

白玉堂被他挠得心【咳】痒,就又亲【咳】亲他,顺带手上还不老实。展昭意识到自己要不爬起来,就要喂耗子了……嗯?是喂耗子呢,还是起床呢?——又喂?!昨晚刚喂过……岂不是又要腰酸了。于是他挣扎着决定起来。

白玉堂目的达到了,虽然也有点想在床【咳】上干架的心思,不过,这事儿还是应该张弛有度。

他这么想着,满意的从窗扇爬下来,下楼去了。

 

白玉堂想想也是。“你洗一洗?我买了早餐回来。”

“不要,要你做。”展昭说着,笑嘻嘻抱住白玉堂,蹭蹭。

 

白玉堂看他一眼:“饿死你!”小bobbi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了屋子,想要跳到床【咳】上,被白玉堂禁止了——昨天你没洗澡!

Bobbi灰溜溜的跑了。

展昭挺乐,穿着拖鞋踢踏踢踏的去洗澡,白玉堂把东西摆好。有粢饭团,还有展昭喜欢吃的芝麻饼和胡萝卜炸糕。

展昭提鼻子嗅了嗅,“你买了酱鸭子?”酱鸭子是两条街外面张家妈妈做的。每天限量五十只。他和白玉堂都是稍微起早点都有可能会去看一眼的,运气好的话就能买到。

 

“你今天怎么这么体贴?”通常展昭不提要求,白玉堂都是被体贴的那一个。虽然自从他受伤以后这种情况有所改观。不过未免自己很狗血的表达出感动来,展昭故意把问题拿去刁难白玉堂。

 

白玉堂转转眼睛,然后笑着道:“看你今天赖床嘛。”

诶呀,小白学会回避话题了……展昭想。自己的招数都被这人学去了哎。

 

没事,咱还有绝招!展昭想着,凑过去亲了白玉堂一下。“亲爱的你真好~~要保持!”

白玉堂揉揉他的头发:“行啦!酱鸭子等哥回来再吃,先吃早饭,吃完出去溜达溜达,今儿天气挺好的。”

 

“说起来,你这周除了昨儿早上,就没做过饭。这周好像应该是你做饭的。都在外面吃了。”

“那是工作原因吧。”

“下周你补做吧。”展昭一边嚼大饼,一边理直气壮的蛮不讲理。

白玉堂伸手捏了一下展昭的鼻子。“什么都是你的道理。”

 

吃饱喝足的展昭抹抹嘴巴。“吃饱了。”

白玉堂也吃差不多了。于是收了碗筷。展昭在他擦桌子的时候凑过去蹭蹭他:“小白你现在越来越体贴了。”

“那你喜不喜欢啊。”

“当然喜欢啦。我们找个时间去度蜜月吧。说了好多次了。”

 

“切,还说呢。明明是医生不准你出去吧。”

“可是说过了今年十月就可以了。我们去新年蜜月吧!”

 

“好啊!你说的啊,不准到时候又赖皮!”

 

展昭努力点头。白玉堂洗完了碗,擦擦手。看着展昭的样子不由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带着小bobbi在小区的花园里溜达。

小区里住的都是空军的人,溜达溜达就能遇到认识的。聊聊近况什么的。大家看展昭恢复得都看不出受过伤了,都是十分的高兴。

 

刚坐进车里想去机场,手机却忽然同时响了起来。两人对看了一眼,认识到可能有事。果然,是包拯那边打过来的电话。展昭接起来,“小白和你在一起?”

“嗯。”

 

白玉堂的电话也随即不响了。展昭打开了扩音功能。

 

“包队,什么事呀。”

“嗯。挺大的事。欧阳他们在查的案子你知道吧?”

 

展昭一听这口气就觉得不太对劲。“知道。”

上周,老大赵恒的孙子赵昉去CX玩的时候,周三下午,整个团突然都没有联系了。欧阳带的特侦一队立刻就飞了过去,这事情他们当时都知道的。当晚传来消息说,当地发生了小面积的雪崩。已经派出了救援队了。赵昉是跟学校出去的,赵恒当时也没想出事。不想把小孩子惯过了。所以地方没有接到通知说赵昉到了CX。那是个自治区,欧阳到了之后,地方也紧急加派了搜救的人手。之后展昭就没关心这事情。毕竟是个立功的机会,关心过了惹闲话。展昭本来也没有这个意愿,遂不打算惹这个麻烦。

 

“欧阳刚才发了一条SOS讯息出来。然后我们试了很多方法都联系不到他了。”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一惊。

“什么叫联系不到?”

“不知道,地方说,他们和救援队发生了一点冲突。自己去一个山洞里找人了。然后就突然失去了联系。据说那个山洞当地人都不肯进去。也不许别人进去。说是山神居住的地方。智华手上还有案子不能走。你和小白【咳】带人马上过去,空军基地有运输机等着。到了以后随机应变。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通知我。装备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气象预报说晚上其可能会有大风暴。赵恒和赵祯都搁我这儿跳脚呢。”

 

“你不会打算让小白风暴的时候飞雪地吧。”

“他不飞总得有人飞。目前来说,他飞的成功率最高。”

“那我跟着一起飞。”白玉堂踩了展昭一脚。展昭抽脚,脸上却不为所动。

 

包拯那边叹了口气。就听赵祯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我也没有这么不近人情吧。如果小白说不能飞,我也不会非要他进去。毕竟就算进去了,也救不出人来不是么。还有,我跟你们一起去。”

 

展昭没有吱声,只是看了白玉堂一眼,示意:“怎么说?”

白玉堂和赵祯私交很好。遂笑了一声:“放心,你儿子我会尽量找。你就不用去了。回头你也找不到,老包还不上吊去了。”

 

赵祯笑了一声。却没置可否。

挂了电话。白玉堂回去换以前那台柯尼塞格的车钥匙。展昭趁他离开的时候,问包拯婴儿的那个案子审出了什么结果。

包拯叹了口气。“说来很复杂啊。人是叶巧巧毒死的,张明月的恐吓信,是张坤生让她寄的。”

“什么?!”

“就是说,张坤生想做,但是内部得不到通过,所以他想出了这么一招。”

“哇,这爹当的!这都什么招啊?!可是花春柳的孩子究竟是谁抱走的?”

“是一个团伙。就是毕剑辉他们在查的那个犯罪团体。”

“诶,这说不通啊。”

“这牵涉就深了。医院也是有关系的。现在医院护士和护工的工资都低得吓人。就算是再大的医院,多的也只是医生的工资。所以虽然偷走一个婴儿获得的利益并不大,但是还是足够让一些低收入的人铤而走险,走漏相关孩子的消息。尤其是有些地方不喜欢女孩子,还有些人,就像方鸿那样,需要一个孩子来抓【咳】住男人。和他们相反的,有些女人,单身怀【咳】孕之后,不想要那个孩子。医院对这些最有了解。有工作人员,就和那些倒卖人贩子的人说好。有什么单身女人来生孩子,就报死胎,然后把孩子弄出来。这种办法还据说他们用了两年了。”

……展昭倒抽了口冷气,这该有多荒唐啊!!!

包拯知道他的意思。这世上真的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我们会知道这个案子,是因为这三个月来,要孩子的多,不要女孩子的少,死胎不够。方鸿那个事情,因为方鸿出了高价,一定要在那段时间里找到个孩子,所以那伙人计划得不如过去周密,这才出了漏子。

叶巧巧和花春柳是事后联系上的。药是花春柳换的,杯口上的毒也是花春柳涂上去的。”

 

“包队你是神人啊!这么复杂都给你发现真【咳】相了?!!”

“好好学吧!”

 

白玉堂跑回来了。展昭挂了电话,换车和白玉堂直冲军用机场。这台备用车唯一的用处就是在需要日晒雨淋的时候,可以不心疼的祭出去——

路上展昭给白锦堂打了个电话,顺带把包拯说的告诉了白玉堂。

白玉堂啧啧感慨,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啊。“猫儿没事,你的专业不是刑事侦查嘛。”

“你这是安慰我还是讽刺我?”

“我说的是大实话。”

“收起你的大实话!”展昭揉了揉bobbi。Bobbi委屈的呜呜了两声。

 

结束语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人们若干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美国)《独立宣言》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说:“我们的生命是天赋的,我们惟有献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

但我们有没有权利献出他人的生命,来得到他人的生命。

当追求幸福的权利挑战了生命的权利,又该如何取舍。

 

古谚说,虎毒不食子。然而这世上,却为什么会有父母,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亲手埋葬的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有很多很多的人们,甚至在我们知道的地方,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剥夺他人生命;又为什么还有的人们,会去忍心将他人的孩子转手,以获得自己所需的金钱——甚至不是幸福……?

 


评论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