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四案6

第六章 嫌犯VS嫌犯

 

白玉堂喊了一声“调档!——我明白了!”

周围的公孙张龙赵虎包括展昭,都感到万分吃惊。这事情和调档有什么关系?

根据展昭对白玉堂无厘头程度了解,他第一个明白过来:“呃,你是明白了你应该在脑袋里调档吗?”

“是啊是啊。”

集体昏倒。小白你这真的是熊猫啊,这话说出来,别人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那你到底想到什么了?”包养主就是不一样,对自家大熊猫了如指掌。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我就说,一听说孩子不是方鸿生的,我怎么就觉得特别对劲儿。——孩子失踪案出来以后,我看完录像,把三个月来我市新生婴儿母亲的名单和照片都扫了一遍。但是我的确没有看见方鸿的名字。”

“废话,张明月不是已经说了么。孩子是在家里生的。”

“家里生难道就不上户口了吗?”

“诶,对哦。那这是怎么回事?”张龙挠挠头。

赵虎也皱眉。“那这孩子的户口,是上在哪里的?”

众人都看白玉堂。白玉堂也会看他们。没吱声儿。公孙策有一种很坏的感觉:“小白你不会就明白了这一个事儿吧?”

展昭眼皮就开始跳。白玉堂那么的如梦初醒,应该还有点别的啥吧。

所以说,他是最了解白玉堂的一个人。白玉堂对着众人看了半天。缓缓道:“可是我记得我看到过一个很柳春花很像的名字。之前一直想不起来。于是我把那些名字都重新想了一遍,就发现问题的根结了——那个很像的名字是:花春柳。”

“靠小白你看一遍就能重新回忆出来啊?!”赵虎虽然昨天已经知道他家副组长不是打酱油的了,但是这这这,脑袋长成这样也太可恶了吧?!!

展昭倒不吃惊。

白玉堂的瞬间记忆,其实记住的只是画面,而不是画面中包含的信息。这和他们阅读速度惊人,并不是一回事。阅读速度的提高,是依靠用眼睛来缓存信息。但是白玉堂的瞬间记忆,则是不处理信息的。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不理解的记忆和理解的记忆的差别。好比对数理化公式的记忆,只是把公式当图片记住的人,常常无法在合适的时间运用适当的公式,但是理解了公式所包含的信息的人,则大多能运用。所以在看到柳春花的名字时,白玉堂没办法把信息匹配到花春柳的画面上,而要重新想一遍画面,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去理解。

“记录上写的接生结果,好像是‘先天死胎’。”

“哇,这么惨。”

“那也不太可能立刻下地当月嫂吧。这也忒彪悍了。”张龙拿出了他仅有的一点妇科知识。

众人都去看专家公孙策。公孙策挑眉:“是会对身体有影响,但也没什么不可能。”

“这样啊……”赵虎感叹了一声,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

 

一行人说着,上了车。张龙开车。

车上有车载电脑,坐在副驾驶的赵虎打开电脑后,将花春柳的名字输入进去。果然查到了白玉堂所说的信息——花春柳就是在那家著名的妇产科医院做的接生,而且是在婴儿失踪的同一天。

他立刻打电话让郑岚查询相关的信息。郑岚那头正因为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柳春花的信息,要在特征三组两大帅哥面前丢脸而感到沮丧呢,这下可让她逮着验明正身的机会了。顾念立刻卯足了劲儿的干活。一行人还没到办公室,她就将资料发出来了。

花春柳,27岁,网名“春天”、“和日”、“乐乐”、“go_with_sunshine”。G市本地人口。单亲家庭出身的,大学本科学历,材料检测专业。自小由父亲带大。但其父在三年前得了神经萎【咳】缩类疾病,长期住院。花春柳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日本服装公司工作,供养老父。一年半前,和一个叫做何九东的人结婚。网络日志上一直有她的状况更新,一直到宝宝出生前一个月,大多数都是何九东代替花春柳写的。怀【咳】孕期间,花春柳并没有间断工作。

何九东,32岁。K市人口。本科学历,从事贸易工作。主要进口新西兰的红酒、奶粉和牛百叶。收入颇丰。一个月前出车祸意外死亡。

展昭将大致情况告诉了王朝马汉,正巧两人也根据沿路问道的线索,正找到花春柳的住处附近。这样一来,两条线索就对上了!

一车人立刻隐隐的兴奋了起来。特征组出马,无往不利实在太有面子了!赵虎忽然就有一种非常天的幸福感。——诶呀,看来前面三个多月的恐吓信,那是天之欲将大任于斯也啊!!

 

展昭看了一眼花春柳的简历信息,却不禁皱起了眉头。

如果孩子真的而是花春柳的,那么她看起来的确有这样做的动机。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吓信的问题就依然没有解决……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白玉堂拿胳臂捅了他一下。

展昭回头看他。白玉堂正拿着他的手机在看何九东的个人信息。

何九东从事的是食品进口工作。孩子出生前那阵子,国家正在拟定新的进口法,预备再次提升进口食品的关税。这条法案两会上也已经提出了。——很显然,因为这个事情,何九东以及另外几个大的食品进口商都在努力找门路。

也就是说,花春柳连写恐吓信的动机都有了。

“怎么看?”

“副组,又有发现啊?”赵虎也转身凑过来。

 

白玉堂将大概情况说了之后,公孙策和张龙也感到好奇。

偏偏展昭显得有些不解。

“难道你觉得花春柳写不出那样的恐吓信?”

白玉堂跟展昭处理了两次案件之后,虽然不可能做出展昭那样的分析和判断,但是已经能够从他的表情神色中,猜出展昭的想法。

展昭高兴的抓了抓白玉堂的手,重又皱眉:“虽然我没和她交谈过,但是从她的简历来看,确实不太像。”

“什么意思?”赵虎觉得展昭这说法简直很神棍。

展昭却显得很从容。“从简历来看,应该说柳春花属于非常平凡的那种人。”

赵虎继续摇头:“组长你标准太高了吧。我觉得她挺不容易的。”

“呃,猫的意思是说,没有特别之处。”白玉堂试图解释,但是显然和没说也差不多少。

赵虎依旧不解:“她是单亲家庭长大,还那么懂得孝顺。我觉得她挺特别的啊。”

展昭搔搔脑门:“虎子你让我先说完行吧?”

“哦,好。”

“柳春花成绩不是特别突出,大学也算一般,没有其他艺术或体育类的特长,对自己人生道路的选择也非常常见。综合这些情况,她应该是一个很努力想要在普遍价值取向里,做到出色的人。那么她的成绩所显示出来的现象就是,她不会有特别多的时间,看课本以外的书籍。而她工作以后,还要照顾父亲,就更加不太会有闲置的时间了。”

众人听了都是点头。

“所以组长你觉得,花春柳不是那个写恐吓信的人?”赵虎听完也不蹦跶了,而是认真的思考起来。

展昭肯定了他的想法。

 

这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办公楼。

一行人下车。后面鉴证组的两台车子也到了,公孙策去验尸。张龙赵虎和展昭白玉堂继续研究情况。王朝马汉已经找到了花春柳。对方显得非常吃惊。但之后就采取了一问三不知的态度。

 

两人发来了花春柳的照片,见过她的公孙策和展昭白玉堂,都表示这人就是柳春花。无奈的是对方一口咬定她不知道什么柳春花,杨春花的。

“问她这几天都干了什么。”

马汉传声筒了一下。柳春花前阵子养孩子,孩子死了,之后就一直在家休养。

展昭又让马汉问她怎么解决吃食的问题,花春柳说有的时候叫外卖,有的时候出去买。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挑起嘴角一笑:“王朝,去查查她家的信箱。”

王朝下楼去一看,乐颠颠的就夸展昭:“头儿你简直是半仙啊!她的那信箱,都快塞爆掉了!这得多久没开信箱了啊!”

 

展昭的黑眼睛立刻湛湛闪出 了光泽。对王朝说了几句。

白玉堂张龙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王朝回到花春柳的屋子后,低声用花春柳能够听到的声音对马汉说:“方鸿救过来了。”

“什么?!”马汉大吃一惊,“砒霜还能给救过来?!秦老头配了蛋白质变性还原剂怎么的?!”

这秦老头,本名叫做秦业扶,是个老军医了。年近六十,精力倒是很十分旺【咳】盛,且经验丰富,但是快到退休年龄了,上面想给他找个有意思一点的闲差,所以给特侦组做G市的后备大夫。负责各种抢救的活计,但不接到人命官司的时候不出场也不出外勤。

秦业扶有的徒弟叫管隆,才是特征队正式的抢险大夫,不过管隆跟着到欧阳出外勤去了。

王朝挑眉:“可不是吗?据说是因为方鸿吃下去的量比较小。”

 

两人谈话都让花春柳听到了。花春柳满脸诧异,却又有些惊喜。轻声细细的问道:“两位警官,你们说的,是真的?”

王朝回头:“什么是真的?”

“就是,吃了砒霜,也能给救回来的事儿。”

“管你什么事?”王朝顶了花春柳一句,马汉捶了他一拳。“你哪来的脾气啊?好好跟人说话不会吗?”

“她明明就可疑。信箱里都堆得塞不下了,还说一直住在家里。哪怕五天下楼一次,也不能堆那么厚吧。”

“我……”花春柳惊恐的抬了抬头,“我之前撒谎的。我确实就是你们找的人。警官,我不是故意地。但是方鸿不是我杀的。我去只是带我的孩子,其他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是真的。方鸿既然没有死,我愿意跟她当面对质。”

王朝吸了口气。他是专门做犯罪交涉的。这种情况,他应付起来非常得心应手。当对手主动露出弱点的时候,千万不能乘胜追击。一定要争取对方的信任和更多的信息。他先是装作愣了一会儿,上下打量花春柳,不作声儿。

马汉知道王朝对这情况有主意。也不出声儿。

花春柳可有些着急了:“是真的。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是因为我怕说不清楚。”

“可是你的孩子是先天夭折。你为什么说方鸿的孩子,是你的?”

“有人……告诉我的……”

 

“哇,这位姐姐不要紧吧?”白玉堂他们在那头一边找资料一边听动静。听到这里白玉堂实在忍不住了想要搞怪的情绪了。展昭拿起手中的纸,拍他的脑袋。白玉堂缩了一下脖子。赵虎哈哈拍手,“副组你这话我爱听!决定跟你混了。”

“哇虎子你也不要紧吧?”这回说话的是张龙,“这事儿不是早就定了么?”

“那我夸奖一下我们副组长年轻有为,有号召力!能团结我们组员,这有什么问题?”赵虎还瞪眼来劲儿了。张龙刚打算回嘴。被展昭制止了:“都严肃点!”

 

王朝那边马汉躲厕所去了。他平时倒是不苟言笑的,但是他是老实人,不太擅长骗人,怕自己的表情穿帮。

王朝还在继续套话。“那我想你总要验证一下的吧?”

“是这样的。我生产不顺利,是破腹产的。麻药醒了之后,护士一直隐瞒我孩子的去向。我开始没觉得,后来很着急,再后来才被告知,孩子是死胎。可我总觉得那护士神色不对,就盯着她一直一直问。最后她私下里告诉我,孩子其实是找不到了。给我看的尸体,是别的孩子的。

我当时就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还是什么了。但是护士的说法是私下的,人家也表示了,公开场合不会帮我的。我当时也却心眼,没有录音什么的。她还说了,警*在找人呢,说不定就能有消息了。但是事情关系到医院的声誉,所以只能这么处理。

我找同学商量,还写了举报信,可是完全没有回音。大概过了十天左右的样子,有个女的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知道孩子在哪里。还能够帮我安排月嫂的工作。让我去带自己的孩子。又告诉我,要怎么带孩子。

你们是男人不知道,方鸿那孩子不是自己的,我虽然一看就手生,但是方鸿也没怀疑,显然是不伤心的那种。”

“就这些?——你有没有想过,你这可能是偏见啊?”

“不是偏见。真的!”

王朝知道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好刺激。赶紧转换方向:“你方鸿出事的时候,你在场的啦?”

花春柳点点头。

“我在的。她今天和两个警*聊了一会儿,然后回来泡了杯花茶休息了一会儿。我开始也没在意,但是后来孩子尿了,我想她搭把手。就叫不醒她了。我只好自己洗好孩子,然后再叫她。但是推了两下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再一探,没有呼吸了!我吓坏了。想着孩子又是我的,到时候说不清楚,好在用的是假名。于是我就想到了溜之大吉。本来我想带回孩子的,但是想着如果我带着孩子,我这儿莫名其妙多了孩子,孩子还闹。吵了邻居肯定引起怀疑的。所以就,留下了孩子。那通报警电话还是我打的呢!”

 

展昭一听差不多,就让王朝马汉把人带过来。“和方鸿对质”。

这时候公孙策擦着手,笑嘻嘻的走进了展昭他们的办公室。一脸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神情:“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事。

“毒不是下在杯子边上的。”

公孙策卖关子,几个人都看着他等下文。他只好咳嗽了一声,自己说下去,“而是下在这个胶囊里的。”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褐灰色的避光塑封袋,里面有小半片胶囊的囊衣。“运气不坏啊。如果它被胃酸完全溶解了,恐怕我们就被骗过了——不过嘛,还留下了一小片。我检查了一下,胶囊上的囊衣两侧,毒素残留有明显的差别。

这意味着两点:

第一,这颗胶囊,是死者死前除了水之外,吃的最后一样东西。砒霜的发作速度比较快。没有太多时间让她再吃别的。如果真的有,这胶囊的囊衣恐怕也就留不下来了。

第二,胶囊的囊衣曾经和浓度很高的毒素接触。如果浓度那么高的毒素是在胶囊外部的,那么囊衣就没有机会溶解了。

所以——”

“方鸿死在这颗胶囊上,为什么杯口验出了毒素残留呢?”展昭适时的给公孙策帮腔。

公孙策高兴的点点头。

“还有。”这次说话的是张龙,“砒霜中毒的人,死时很难受。为什么对方张明月在房间外面,竟然完全没有听到声响呢?”

 

展昭这一次,却默不作声了。

白玉堂看他这个样子,似乎又猜到了什么,也没有说话。

赵虎左看右看。“小蛇你的意思不会是……罪犯是我们今天问的那个小姑娘?!”

张龙摔了椅子,跑去掐赵虎。“我明明给你说过,张明月的声音声带紧张,是紧张,不是害怕或者难过。你这个笔录员都给我录了什么?!——”

赵虎嗷嗷叫着蹿逃出了办公室。

 

白玉堂跑去揉揉展昭:“猫儿你出师不利啊。才一共办了四件案子,三件是青少年犯罪。”

“两件!”展昭懊恼的纠正着。

“算啦,一切都只是猜测。等人过来问明白再说咯。”

 

当天夜里,特征组联系了相关警员,搜查了张明月和叶巧巧的居处。在张明月的房间里,找到了多包婴儿奶粉,同恐吓者寄出的婴儿食品完全一致,里面也发现了五氧化二砷。

又在他们临时住处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罐空的美容胶囊瓶子。展昭他们估计,这是用来装有毒美容胶囊的。可是奇怪的是,美容胶囊的发票,确是在叶巧巧的抽屉里找到的。而且各种迹象表明,张明月并不吃这种美容胶囊。

 

展昭想着明天是周末,于是决定加个班把案子审掉。

谁知竟然又审出了件头疼的事情:张明月和叶巧巧,竟然争着认罪!

 

展昭点点头。“行吧,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在这儿住两天吧。——下班,睡觉。不加班!”

 

评论(2)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