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槐花09-10 by:黑釉双耳罐

设定介绍:北宋背景的大学校园故事

前文链接

01-02 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9cd5f1

03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a1a0ec

04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a3de48

05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a3e02b

06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b90042

07-08http://mercyfulyou.lofter.com/post/1df5744a_ac46e17


09.
当事人白玉堂对这场“惊天动地”的架描述却平平。那时候他浑身沾着的脏水已经开始黏腻发热,气味一蒸腾,相邻院系的摊位便不约而同地捂紧鼻子对他们这头怒目而视。他急着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之后赶紧去换(已经随着录取通知书一道或可抵达通济渠下游的)衣服,显然没工夫全方位立体声地展示他到底多么能打。


“就那俩小瘪三还想劫船,我把包袱一扔,先抢了一个人的刀。另一个要跑,我从后头补了一掌,他就砸在船舵上晕死过去。前头那个还想给他兄弟报仇,叫我直接踩到船舱里了,谁知道那小子那么不经踩,还死沉,咕咚一下就砸穿了船底。舵上头还挂着他兄弟,一时掌不稳。再后来船就沉了。”


欧阳春的表情就随着白玉堂有限的描述而激烈地上下起伏着:“所以你的行李就跟船一块儿沉了?船若沉了船上的人岂不……”


白玉堂神色微妙:“那倒没有……刚沉到一半,路过的商船就把我们船上的人救下来啦。”


“那你的行李……?”


白玉堂神色愈发微妙:“咳,我打之前,不是把包袱一扔嘛。”


……哦。


无证报到的新晋学弟抬头看了眼坐他对面的两位前辈满脸的黑线,连拧脏衣服水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眼珠溜溜转了两圈,找补出一句:“我真不是故意往那扇开着的窗户扔的……”


10.
欧阳修揉揉被烈日晒得紫红的太阳穴:他脑仁疼。作为已经在汴大念了三年的老学长,他头回亲历这样近乎段子的真事,一时有些难办。


他看了看眼前水灵灵(字面和深层意义都是)的少年人,两道粗眉毛皱得十分深刻:“可是本门门规,没有录取通知书……”


“不是吧?”白玉堂简直出离震惊,“大哥你看看我,如假包换好伐,再说就这专业还能有谁希得冒名报到啊?”


他目光一瞥隔壁刚送走一批立刻又人满为患的政管系招新摊位,又一瞥对面人头攒动的经管和法学院,再一瞥他学长手上轻飘飘的登记表。


——同学你好像还没入学就黑了一波你的专业哦。


欧阳春本能地想捍卫他的学术追求与价值判断,不幸组织了半天语言之后发现他自己被说服了:“……白同学你说得好有道理。”


他转过头,和坐一边看了很久热闹的展昭交换了一个默契又带点悲壮的眼神。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位转转手上的笔,替他一向兢兢业业规规矩矩的室友拍了板:“行吧,就冲这觉悟,这小朋友我罩了,大不了老夏那儿我去讲。”


欧阳春瞬间恢复了忠厚朴实的笑脸:“说好了,老夏那儿你去讲。”


“我去,闹半天在这儿等着我哪?你不是我欧阳学长!妖精,还我欧阳学长!”


欧阳春不动声色还他装疯卖傻沉迷表演的室友俩字儿:“呵呵。”


“哎,世道变了啊……”展昭摇摇头站起来,一脸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拽过白玉堂就走,“小白同学咱还是走吧,我跟你讲跟这种人待久了容易被他污染。”


白玉堂听他两个学长打了半天毫无意义的嘴仗,还没想好先吐槽拽他的这位神经病一样的演技,还是先吐槽欧阳春乍一看婆婆妈妈一板一眼实则拿他开涮的口不对心。他被展昭拽离了座位,走出好几步忽然想起件重要事体。


他伸出另一只空余的手戳了下他这位学长的肩膀,迎着后者看过来的目光挑挑眉:“这位学长,要罩我也先报个名号啊?”


------------------

作者p.s.吧→【 小白:这个人好中二哦一眼不合就罩我???小爷用得着他罩吗???】


作者p.p.s:卡卡2016年生贺


 @黑釉双耳罐   么么哒~~

评论

热度(22)

  1. 琰羽黑釉双耳罐 转载了此文字
  2. 河梁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釉双耳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