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三案 3

第三章 碎尸VS白骨

 

“诶呀,睡到自然醒,真是舒服哇~~”白玉堂走进市刑侦队办公室的时候,肩上扛着bobbi,还不忘伸了个懒腰。

小bobbi也很适时地打了个哈欠。展昭很怀疑这样下去,他回去捏bobbi的小纸人。哦,不对,是小纸狗!

 

倪继祖黑着眼圈瞪了白玉堂一眼。“舒服?!快来看案子!——”

“哇不是吧。世界这么不太平?!这市刑侦队都这么忙,区刑侦队还怎么活?”

“少废话了,来来,快来看看。”

展昭先走了过去。凑脑袋一看,桌子上堆了一大堆的照片。工地,然后照片里可以看到白色的骨头状的东西。

 

“市郊VM区开了一片新的地。这是打地基的时候挖出来的。”

“哇,这年头还有新地?!”

展昭斜了白玉堂一眼。“正经点。”

白玉堂灰溜溜的“哦”了一声,然后继续看照片。谨慎小心的轻声问:“你们确定了这是人骨头?”

艾虎瞪了他一眼:“废话!”

“确定这儿以前没做过阴宅?”

“阴宅?!谁把家里人的骨头敲成这德行埋掉?”艾虎白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咧了一下嘴。“那不一定,没准他们信奉藏教……”

“哦,信奉藏教敲碎了不去喂秃鹫,给埋在地底下。”

白玉堂眨眨眼睛不说话了。

艾虎这才消停,继续解释。

照片上的地点处于距离G市中心400多公里的NK镇。属于当地的VM区管辖。那里过去曾经是一片农田。五六年发现了地热资源,就有开发商觉得这块地方地多人少,动了开发旅游区的打算。

结果打地基的时候,就发现了白骨。据说第一块骨头是去年10月发现的。但是当时没有引起注意,工人们觉得可能是什么动物的。可是越挖骨头越多,虽然全部都是碎骨,但是还是有两块能够看出,很像是人类的盆骨。包工头将这一情况汇报了开发商,开发商怕事情闹大,并没有及时报案。直到有一天,他们挖到了一块像是头盖骨的东西,还偏巧被路过的人看到了,才不得不报了警。

VM警方一开始是想把挖出来的骨头拼一拼。结果两瓣头盖骨根本拼不到一起。通过DNA分析也证明了尸骨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人的。

这就引起了VM警方的高度注意。他们向相关部分租赁了一台专门的红外探测装置,用于搜索埋在那一处的尸骨。

最终被证实,尸骨的埋葬地点,位于地下10~15米之间。在大量挖掘工作结束之后,通过DNA分析,证明骨头来自于12名不同的死者。骨质的荧光反应显示,死者的死亡时间,最早的在38~40年前,最晚的在14~16年前。

VM警方后来把案子交到了NK地方刑侦处,NK区今天早上报到了市刑侦处,希望派人过去看看情况。

 

“早上给你们打电话,一个都不接。” 艾虎说完还数落了两人一句。

展昭和白玉堂都咧了下嘴,没有表示什么。展昭回避话题,扯回到案子上:“DNA的频谱分析出来了吗?”

苏晓颖点头:“当然出来了,十二个死者的结论就是DNA分析得出的。

罪犯真够的丧心病狂的。

根据VM他们的调查,碎骨发现的地点是在不同的农户所属的地块。分布非常之广,没有集中性。埋骨的地方又比较深。

他们已经对过去住在那里农家进行了三轮调查。既没有住户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的邻居,也没有人表现出什么惊惶或者异样。警方还在失踪人口里面找了很多时候,只确定了其中两名死者的身份。

这是两个死者的照片。”她说着,从堆得跟小山似乎的照片里面翻出两张照片来。

两例都是女性。一个在十七年前出门旅游时失踪。

另一个在十九年前来G城打工,后来家里就没有再联系上。

“十五年前摄像头刚刚开始推广。那一带还属于无监管地区。”这也就意味着,这次不能再靠视频解决问题了。

 

“死者都是女性吗?”就算不能确定身份,却可以通过DNA确定死者的性别。其实这才是展昭问题的重点。这个问题如果得到肯定的答案,那么至少就有了作案规律。但是周超却否定了展昭的这个猜测。“女性多一些,但也有男性。从技术分析的角度来看,现在能够分析出来的尸骸,七具来自于成年女性,年龄在十八到三十五岁之间。四具属于成年男性,年龄在十八到四十岁之间。还有一具属于孩童,年纪大约在八到十岁之间。残骸位置很分散,骨头又被敲碎,拼出完整的尸体几乎不可能。除了那个孩子的头盖骨,其他人的头盖骨也都不完整。男性大多缺少左半边颅骨,女性缺少右半边。”

 

展昭白玉堂都拿着照片和成堆的资料开始研究。

其实艾虎他们也需要进一步研究。

白玉堂忽然很无厘头的来了一句。“艾队你都没有别的案子管,天天呆在重案组啊?”

“哦,别的有副队长管。重案组的案子一般比较有意思。”——这是什么话这是。艾虎回答完就有些理亏的打了一下白玉堂的脑袋,“你还有空想别的,快给我看照片吧。”

 

白玉堂低头重新去看。一个上午就在收集各种文字图片信息的过程中流过。

展昭越看越觉得案子难办。

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动机,在展昭的心理学世界里,每个身边过客的一个抬头,一个起身,背后都有生理和心理的动机。犯罪也好,生活也好,人类一切行动的动机,高度概括而言,可分为三个大类:利益,感情和基本本*能。

利益,包括金钱、权势和地位的争夺;感情,包括爱情、亲情,仇恨和争执中发生的一时情绪冲动;而基本本*能,则包括一切人类与生俱来的对幸福的向往以及原发性和后天性精神冲动。

 

犯罪心理学也不例外。对于警方而言,前面两者是较为容易理解的。精神冲动是最难入手的一部分,也是犯罪心理学研究的重中之重。它因人而异,人人不同。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中,任何一个细小的挫折或成功,都可能成为今后犯罪的一个诱因。它们就像一颗一颗的种子,在人生的一个又一个不可察觉的时刻埋入一个人的意识,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成长、进化或蜕变,最终综合为某一个行为的推动力。但相比这类症发性精神疾病,还有一种原发性精神病患者。这些人天生就具有感情残疾(1),大脑的一部分因为先天的某些因素而受到损伤,或是因为另一些因素而注定无法正常发育成熟。这使得能够令普通人获得幸福感的友情、亲情和爱情都无法让他们获得快乐,他们中有一部分会因此而表现出精神分裂等异常举止;但是还有一部分根本看不出来,甚至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空虚因何而起。但是如果这些人突然发现了令他们感到快乐的途径,不论那方式将如何不可思议,他们都有可能会反复去走那条路。看似正常的原发性精神病患者的病症,在中国文化中很难得到理解,更妄谈承认。所以这类人会朝着比西方的一些犯罪行为更为隐蔽和忍耐的方式发展,从而变得更加难以捕捉。

 

但这堆白骨制造者的动机,属于上述的哪一类?这是一起团伙作案还是个人作案。主导者是男性、女性,还是两者皆有?他/她(们)是否会继续杀人?这些问题,都不可能仅仅从现在这个发现尸体的现场找到完全的答案。

 

有经验的西方刑侦人士,在经过了大量的案发现场后。如果还学习了犯罪分类和心理学,可以通过现场的细微相似处,找到凶手的类型,并进行有针对性的打击。比如说,对于感情犯罪的凶手,也就是那些因为自身感情受到伤害,而杀人的凶手。问询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站在他们相同的角度,来降低凶手的心理防线,从而套出杀人细节以确定凶手。对于无目标性杀人,他们可以或者通过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同凶手进行交流,合理的利用凶手的心理缺陷来诱使凶手走到警方的眼前。

 

但对于展昭这样的人来说,他天生就可以通过很细微的一个表象,抓到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弱点所在。在他过去许多年从事犯罪心理学和反侦察工作的时间里,还从来还没有遇到过哪个对手,居然让他像面对今天这个凶手这样困惑过。

 

会是什么令凶手(们)想要杀人?是什么令他/她(们)躲过的周围数十双甚至数百双的眼睛?又是什么,让他/她(们)如此的行为怪诞,花这么巨大的功夫将尸体埋藏到这么深?

头盖骨的缺失,是不是因为凶手(们)有收藏“战利品”的嗜好?那又是为什么,那具孩童的头盖骨竟然没有缺失?

 

无数的问题在展昭的脑袋里冒了出来。

 

如果利用典型的刑侦手段,这起案子恐怕非常难以侦破。虽然展昭还不能确定他的分类,但是凶手的智能和残忍程度都是显而易见的。这类凶手很难通过走访来发现,除非展昭亲自去挨家挨户的走。但就算是从个人的曝光率角度考虑,他也不能这么做。

并非每个失踪人口都会备案,即便他们都备案,庞大的DNA对照工作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和人力,也很可能使这件案子无疾而终。如果凶手会继续杀人,他/她(们)已经隐藏了三十七八年,甚至更久,什么手段才能让这项耗资耗时巨大的调查得以继续下去。考虑到案件可能带来的影响,警方不会同意让媒体介入报道,而实际上,媒体的介入也未必明智,它极有可能令杀人者遁形或升级。犯罪人很清楚,媒体的部分报道会受到警方的管理,这会提高他/她(们)的警惕。

 

案情几乎无从入手!——显然艾虎和倪继祖他们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小展啊,这次真是要靠你出马了。来来,跟我们说说,这案子你看出啥了?我们怎么查才能尽快找到凶手?”

“哇,艾队长,你太看得起我了。你干脆给我个乌龟壳,再加上两面小旗子,我来天灵灵地灵灵一下。”

“诶呀小展,不要谦虚嘛。这样子,我们给你说说我们的看法,你再说说你的。集思广益,啊。而且你这个解读凶手的本事我们都狠佩服啊,对不对。你肯定能看出什么的。”

 

展昭看了看周围不吃午饭打算学牛顿的一群人。不由咧了下嘴。

“好吧,小白你去买饭,我们先开会。”

“哇……”白玉堂心里想着:行吧我最没用,我看出来了。想着,对小bobbi招招手。Bobbi正趴在窗台上看另一边的警犬训练,还颇有些舍不得。可叫它的是白玉堂,还是伸着小【咳咳】舌头,摆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跟上。

 

艾虎倪继祖周超和苏晓颖其实已经有了比较统一的意见。所以吕明和刘信长上午并不在,他们在早上的会议之后,先行驱车去了NK刑侦队布置调查任务。

艾虎等人认为,凶手很可能在那些住户里。而且因为时间跨度大,弃尸时间长。不太可能是临时过来走亲戚什么的,应该是在案发时间跨度内一直住在那里的人。他们正在研究弃尸的方式。凶手,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如何才能在这么广的范围内弃尸,而且将尸体埋得这样深,很可能是挖了地道之类的。可惜的是土地已经被大规模开挖,就算有地道,现在也很难找到蛛丝马迹。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有排查的范围。

但是令他们不明的是,调查工作已经展开了有三个多月了。居然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凶手杀了这么多人,邻居怎么可能完全不注意呢?

而那些死者,为什么会成为目标?凶手如果只是为了劫财,资金上一定有可疑。但是警方已经对各家各户的资产情况进行了一定调查,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展昭沉默的听着,大概过了十五分钟的,才开口道:“倪组,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和小白对你讲过福尔摩斯的那个理论?”

倪继祖“啊”了一声。“记得记得,你们说,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是不现实的。但是可以从现场留下的证据来使用二分法提问。来缩小嫌疑人的范围。”

展昭点头。“我先提几种假设,我想排查人员会用得上他们。

第一种,凶手住在很远的地方,确实挖了一条地道到这里来弃尸。

第二种,所有附近的居民都是凶手。或许信奉某种宗教。他们杀害路人,分割他们的尸体,然后埋入地下,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种祭祀,没有人会因此感到罪恶。

第三种,经过时间的推移,凶手已经死亡。

第四种,凶手没有罪恶感,但是他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因此任何的盘问,都难以将他/她或他/她(们)从其他人中区分出来。暂时我也没有想到能够辨认他们的方式。

希望这些能帮助刑侦人员发现些什么。错过任何一个细枝末节,都可能令调查陷入歧途。

那么接着来说说我的想法。”

展昭说着拿出几张碎骨的照片。

其中好几张是头盖骨的。

“下面是我能找到的一些问题。

第一,这些骨头都碎了。我没有在照片中看到一块完整的骨头。而由警方挖掘出的骨头上都没有明显的伤痕。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是将骨头连着肉埋下去的。

凶手是怎么将人的每一块骨头敲碎的?用什么工具,为什么要把每一块骨头都敲碎?

你们再看这个头盖骨。人的头盖骨非常坚硬。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碎的。但是同样的,你们看,每一个都碎了。但并没有碎到不足以看出是人骨的程度,其他这些骨头也是。”展昭一边说,一边拿出边上的两根能够拼起来的腿骨,“几乎每一根骨头都碎了。几乎每一根都碎成两到三段。” 

苏晓颖咧了一下嘴。“这个凶手真变【咳咳】态。”

周超却沉思起来。“小展你的意思是,凶手有偏执狂?喜欢敲骨头?”

“或许凶手是干屠夫的?所以砸骨头不会被人发现?”艾虎还是比较关心怎么更快找到凶手的实际问题。

展昭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自己继续提问:“第二,至今没有找到完整的能够拼接出来的尸体。但是这一具是拼出来的尸体中最为完整的一具。被害人的骨头几乎分布在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而且埋得很深。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让我们难以找到尸体呗?”

展昭摇头否定了苏晓颖的猜测。“确认一个人死了,只要找到头盖骨就可以。是不是这样?”

“是啊。”

“如果凶手这么做是为了让我们无法确认尸体的存在,他至少应该把头盖骨好好处理一下——比如,砸得更碎一些。他有力气去把每一块骨头都砸一下,为什么不多花点力气把头盖骨给砸碎一点呢?——三十多年前,DNA辨识技术在国内还几乎没有开始使用,如果找不到头,就很难辨认尸体的身份。”

 

一屋子的人又沉默了。大白天的,众人都被展昭说得阴嗖嗖的。

展昭仍旧继续下去。“第三,受害人在性别、年龄上没有任何集中性。他们是怎么被埋到这块地下面的?是他们都经过了那片农田,还是有人出去将他们带过来的?他们是活着被带到了原先的农田,还是死了之后被刻意搬过来的?

最后,埋葬他们的土地,多久没有被翻动过了?也就是说,这些白骨,是不是从他们被埋入地下开始,就一直在那里?”

 

这时候白玉堂提着大袋小袋回来了。一开门:“哇——你们怎么一个个儿的都这么严肃啊。猫咪你讲鬼故事呢?”

“是啊,讲鬼故事气氛都被你这鬼见愁打破啦!——好了好了,吃饭吃饭,边吃边说。”

 

众人其实早就饥肠辘辘了,被白玉堂带回来的食物香味一“勾引”,哪里还忍得住,于是纷纷打开餐盒吃了起来。

周超一边吃一边看着边上的照片。“小展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不是在这片地方杀的人。甚至可能是最近才把骨头埋下去的??——这个思维方式好奇特。”

展昭看了周超一眼。却听倪继祖给他解释起来:“小展的意思是,不要被定向思维所迷惑。”

展昭点头。跑到边上的白板上写了一串数字“12?4”,请众人填写问号可能代表的数字。

众人一致黑线——“小展你给我们一个不是3的理由……”

展昭倒是很爽气。“还可以是2啊。”他说着举起表,“现在是12:24分。也或者,这串数字的规律还可以是,第n+1位的数字,是第n-1和第n位数字的乘积:1*2=2,2*2=4。”

虽然第一个解释令众人绝倒,但是第二个解释却令众人——更绝倒。

 

大家一致的想法是:跟着小展有饭吃。我们吃饭就行了……

 


注:

在精神疾病中,研究者将那些天生就有具有精神异常的案例统称为:原发性精神病。原发性精神病患者在人群中非常少见,但确实存在。他们的谈吐、行为、作息等,看起来和正常人完全一样。但他们的精神架构和大多数人完全不同,他们无法产生普通人的感情,也无法共享他人的感情。不会同情、内疚、懊悔,也没有焦虑。但是这种人并不一定会成为罪犯,恰恰相反,他们中的一部分,思维能力异常出众,会成为平凡人向往的精英甚至天才式人物。

 


评论

热度(25)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