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二案 4-1

第四章 解围VS解救


白玉堂到的时候,展昭正在一边啃面包一边给一群**开会。校门口不知情的警卫还把他拦了下来。他给展昭打电话展昭又不接,幸而展昭还记得让刘信长来接他,这才算钻过了警戒区。

刘信长把大概的事情介绍了一下。并道:“我们对学校的门卫和警卫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后,已经有很多迹象显示,两个学生就躲在游泳馆里。派人查看游泳馆后,发现大门的门锁被利器切断,又用胶水粘住,门边有脚印和拖痕。但是游泳馆挺大的,小展正在布置警力,以便能够在展开搜索的同时,不刺激到他们。”

到了地方,周超正在一旁和吕明嘀咕:“他到底怎么想出来凶手是两个学生里的一个的……”

吕明歪头:“人家不是告诉你了吗?是尸体和尸体上的身份证。”

“可是按我看过的犯罪心理学,应该觉得对方是个思维成熟,考虑周密的成年人啊。对不对?考虑得很周全,几乎不露痕迹,计划性很强。这种人一般应该年纪在三十岁以上啊。他们才十八岁,怎么会考虑得那么周到?”

“所以人家是年级正数前十,你是年级倒数前十。”

“正经说话!哎,你说,会不会是两个人合谋的?”

吕明白了他一眼:“我很正经!哦,两个人合谋,藏在游泳馆里等星期一被瓮中捉鳖?你脑子怎么想的?”

“那可能人现在不在了呢?那个拖痕只是之前的痕迹。”

“……”吕明没声儿了,“这倒是有可能。”

艾虎在一边憋不住了:“我说你们两个啊。尸体和身份证!——”

周超一拍脑袋:“哦是啊!完全可以找个地方埋起来,就在校园里也行。至少不用放上身份证。尸体烂成那样了,一下子也未必辨认得出来,又不是失踪人口。”

吕明耸耸肩膀:“你看,所以人家就是找对了方向,就是牛。哎,你看蒋乐天那脸憋的,都快成浆糊贴了。”

这一点周超倒能理解:“他的学弟嘛,成了杀人凶手,当然不高兴啦。”

“可是我说也怪啊,他怎么就没有问学校里的人,最后看到学生是什么时候。”

“都在学校里看到的呗。人家以为学生出走了,当然不会在家边上找——所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简单。”周超摸着下巴,颇有资深探案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线索是他发现的。

“是啊。”吕明也表示同意,“说真的,要没小展,我们找再找个三天估计也不会找到游泳池。回头就像小展说的,到了周一开始打扫的时候,好……一具尸体,一个半死不活的凶手,还要说自己是正当防御。我们就信了,凶手得逞了。”

“可是我说,他们吃的东西哪里搞?”

“诶哟,就两个多礼拜,压缩饼干不就搞定了吗?”

周超咧嘴。不由的叹了口气。——看来智商这个东西,嗯,伤不起啊!

这时候展昭准备得差不多了,让几个小组分头进行埋伏。

“要不要上狙击手?”等人走了,艾虎上前问道。

展昭摇头。然后朝白玉堂走来,“来了?”

“说吧,有我啥事儿?”

“没你啥事。观摩学习。”

白玉堂往后缩了一下脖子。歪头看看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的展昭。抬眼睛看看周围的人,意思里:这猫今儿怎么不对劲儿?你们对他干嘛了?

其他人都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

展昭对众人招了招手。“小白你不准说话。”

“啊?……”白玉堂张嘴反抗了一声,随即没了声音。

展昭道。“凶手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对警方的调查展开程序有一定的知识。我希望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艾虎不明白。

周超也不明白:“一般说明他智力成熟,年龄较大……”然后他闭嘴了。

白玉堂左看右看。心里想的却是:意味着他熟悉警方,那么多半就是高俊诚了。

这也是倪继祖的观点:“凶手是高俊诚。?高俊诚的父亲是刑警,所以他有一定的刑侦知识,知道警方面对类似的情况,会怎么展开调查,哪里是他可以钻空子的地方。他们会为了保护在校学生,而尽量先从周边开始调查。——可是洪宏救过他!这怎么可能?”

“我也希望不是。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有个心理准备。”

这时候,苏晓颖抱着一只猫走进了警戒区。 “小展,这只行不行?”那是一只通体泛黑,但四爪雪白的喜马拉雅猫。

“你哪里弄来的?——这猫哪点像流浪猫啊?”

“找朋友借来的。不像也行吧,我可以装作寻找自己走失的猫的主人啊。”

“……”展昭皱了下眉头,“家猫会没事溜达到校园里,还走那么深吗?难道是树上跳下去的?”

“我是家属嘛。后面不是有一片家属房吗?”

“那也离得太远了吧……”

展昭接过来,小黑猫的尾巴傲娇的翘着,令展昭心里略微有些抽【咳咳】搐。

所谓的同性相斥,小猫在展昭怀里一点也不安分。嗯,比较显然的是,它看中了在展昭身边的某只耗子。一边挣扎,一边拿那双碧蓝的眼睛乌溜溜的盯着白玉堂。

展昭这次稍微觉得有点满意。“小白,你看,是猫都喜欢你。”说着把猫往白玉堂手上一塞。

果然,猫儿满意了,展昭也满意了。“等下带这只猫去游泳馆。”他说着拍了一下白玉堂,“这回你的任务艰巨了!晓颖,和他一起去。”

白玉堂挠挠头, “行吧。”

展昭拿下小猫脖子上原来的项圈,套了个发光的并一个铃铛在小猫脖子上。

“项圈上贴了追踪信号发生器。以保证这猫不会丢。把猫放进游泳馆,然后你们进去搜寻。看到任何一个人,都不要表现出任何异常。可以表现出吃惊,也可以同他们攀谈。但是不要让他们发现你们试图带走他们。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设法稳住他们,我会就他们的反应来安排下一步的计划。这是两人的照片,这是洪宏,这是高俊诚。”展昭大概给白玉堂解释了一番。

白玉堂和苏晓颖都觉得这方法很新奇,答应着准备开始行动。

“这猫叫啥名儿?”白玉堂抱着猫,就像抱孩子似的。猫儿舒舒服服的在他肩膀上趴着,睁着眼睛四处张望。

“小黑。”

“哦。”白玉堂伸手把小猫抱下来。“小黑,去,到那个很远很远的游泳馆去!”

展昭于是踹了他一脚:“严肃点!猫跑了怎么办?”

小黑在白玉堂脚边蹭过来,蹭过去。白玉堂十分得意:“会吗? ~~”

展昭再一次……无语。“快点抱起来,行动了。”

白玉堂不再闹了,抱起小黑,跟着苏晓颖朝游泳馆走去。

可问题是,小黑太喜欢白玉堂了,就算放到地方也赖着人脚边不走,怎么赶也没用。展昭绝倒,赶紧让苏晓颖抱住小黑,不让它看见白玉堂的动向。然后派艾虎换下了白玉堂,并将人藏好。

幸好小黑不是狗,找不见了白玉堂也就好奇的往游泳馆跑去了。展昭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自己在白玉堂身边蹭来蹭去。这次换白玉堂黑线了。“严肃点!”

展昭笑笑,只管蹭,也不说话,耳朵却聚精会神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艾虎和苏晓颖两人一路叫着“小黑”,在游泳馆里搜索起来。

忽然,苏晓颖尖叫了一声。一众守候的人都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艾虎赶过去问了一声:“怎么了。”

苏晓颖没有说话,通讯器里只有浓重的呼吸声。然后传来艾虎的声音:“这是什么……”音色里有鲜明的毛骨悚然感。

“发现了什么?” 展昭感觉事情似乎和他预计的有些不同。按照他的想法,高俊诚会控制住洪宏的行动自由,但是现在肯定不会杀他。有什么东西能够令他艾虎和苏晓颖那么吃惊?

“好像是动物的尸体。”大约又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艾虎终于说话了。

展昭闻言几乎一下子跳了起来。“把灯打开。”

边上有专门管理电闸的,将体育馆原本关着的电闸打了开来。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苏晓颖的眼睛首先适应了光亮环境,对展昭道:“是动物的尸体,还有皮毛,但是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了。”

“搜人!”他说着,对边上的搜救队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进去之后,不管见到什么人,不要掉以轻心,先保证他们身上没有危害性的物品,再将人带出来。行动!”

边上待命的周超吕明等一脸茫然。都不知道展昭为什么突然改变行动计划。

但是展昭这一天之间树立起来的威信着实可怕。蒋梦天虽然还是不相信他有如此神通,但也不再随意挑战他的结论。

“凶手杀了人之后明显心态起了变化。同时,可能另一个被害人指责了他杀人的手段,这激怒了凶手,以至于他企图通过杀害动物排解心情。这是犯罪心理学上所谓犯罪升级,按照动物尸体的残碎程度可以判断他心情的狂躁程度。现在任何动静都可能刺激到他,很可能只有强制手段才能阻止他的下一步行动。”

白玉堂拿起枪,带上通讯器。“我也去。”

展昭点头:“没必要待在这儿了。”说着,倪继祖、蒋乐天、刘信长、周超、吕明等一并配枪往体育场跑去。

无巧不成书。

就在白玉堂他们刚刚走进游泳馆的时候,一个紧张而声嘶力竭的声音在十米跳台的后方响了起来:“都不要过来!”

一众人吃惊的抬头,只见一个高大的男生拿着一把小刀架在另一个比他略微矮小的男生脖子上。因为又高又远,所以大多数人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可是就算从身高也能分辨出双方的身份来。

白玉堂侧头看展昭:“猫,拿刀的是洪宏。” 

展昭没有立刻说话。

在他沉默的时间里,过去做犯罪交涉出身的倪继祖已经开始同对方谈判起来。“洪宏,我们知道你不想这么做。告诉我们你到底想要什么。”

“出去!——你们都出去!”

被洪宏架着的,正是高俊诚。白玉堂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慌失措。那么高的地方,能够肉【咳咳】眼看清他表情的,或许也只有白玉堂了。他似乎对洪宏说了什么,但是因为太轻,没有人听清。

倪继祖当然不会就此妥协:“你明白,这不太可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都是你最好的朋友,发生了什么事?”

“出去!我叫你们出去!”为了将声音传出来,洪宏把每一声都喊得很响。

展昭给白玉堂打了眼色,然后张开五指,做了个托起的手势。白玉堂会意,悄悄退了出去。展昭走到倪继祖身边,对倪继祖说了两句话。倪继祖把喇叭往他手上一塞。 

展昭有点无辜,拿起喇叭。 

沉稳而动听的金属音色自扩音器中缓缓流淌出来,“洪宏,你明白,自己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我让你们出去。“ 

“我们出去之后呢?你很清楚,这不能解决问题。”

“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杀了他!”

“你不会的。”展昭对自己的这个答案显得无比笃定。

下面一众人,都看向蒋乐天和倪继祖。但是倪继祖没有动,蒋乐天也没有动。——这要是真出了人命,谁负责啊?!

好在,一切如展昭所料。洪宏真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他几乎完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洪宏不说话。

游泳池下面的**也不说话。

双方僵持了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展昭看到白玉堂在跳水台下面一层台阶的侧廊上,给他比了个拇指,意思里是东西准备好了。

展昭重新拿起扩音器后,语出惊人:“洪宏,你应该明白,即使我们出去,你也救不了他。”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就像传说中的一语定乾坤!

苏晓颖在边上指指展昭。“他拿着刀哎。小展,就算你猜错了凶手,也已经很厉害啦。但是……”

展昭对她轻轻摇头,见洪宏不说话,自己继续道:“高俊诚,是男人就拿出有担当的样子来!——你自己说句话吧!”

语不惊人死不休,再一次的。

就在众人还没有理解展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的时候,高俊诚忽然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他猛地冲着脖子前面的小刀迎了过去。鲜血刚刚破开表皮的同时,洪宏一抖手,小刀嘡啷落到了地上。高俊诚朝十米跳台冲着水池的方向跑去。

洪宏本能反应的跑上前去拉他。

白玉堂迅速的一按手上的一个按钮。一只八爪钩以300km/h的速度从他脚下的发射器中射了出去,笔直的穿向游泳馆斜对角的栏杆立柱,一张巨大的网随之张开。大网另外三头已经分别固定在了泳池的三个角落。

几乎是同时,高俊诚从十米跳台上冲了下来,而洪宏也跃出了跳台。

众人看得无比清楚明白的是,洪宏是追着高俊诚出来的,且空中有很明显的拉拽高俊诚的动作,而最后竟然是他先落到了那张张开的大网上。这一次白玉堂使用的,是可变形高韧特制高空救援网。大网受力向下坠去,几乎一路就垂到了游泳池底,且没有反弹。

边上有几个**一忽儿冲了过去了,压人的压人,搜身的搜身,两条本来被用来找人的警犬也牵了出来,用来寻找两人栖身的地方。但是警犬首先找到的却是动物们的尸体。

拍照取证工作随即展开。

展昭让人先把洪宏带走,然后走到高俊诚面前,看不出情绪的问: “你后悔吗?”

对方低头没有言语。

展昭转头看了眼散落在室内的动物尸骸:“为什么伤害这些动物?为什么伤害你自己的同伴?你觉得,自己这么做很了不起吗?”

边上的人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展昭在说什么。

但是看着高俊诚的反应,众人就多感觉出些什么了。

只还是很多疑惑。苏晓颖打听事情的能力最强,她一头雾水中,立刻发现了一个不迷茫的人——白玉堂。她跑到白玉堂身边。“哎哎哎,小白,展昭在说什么啊?凶手不是洪宏?”

“你觉得,如果凶手是洪宏,他会跳下来吗?”

“呃……他脑子一时发热呢?”

“我猜猫的意思是,这些小动物都是高俊诚杀的。他可能是对洪宏发【咳咳】泄【咳咳】了某些情绪,而洪宏为此感到难过。刚才的做法,可能是他不想高俊诚因为那些情绪做错了事情,而受到惩罚。”

“哇……”苏晓颖缩了一下脖子。就听白玉堂继续道,“或许洪宏真的喜欢高俊诚。”

而展昭还在那里继续对沉默中的高俊诚发难:“请说话,为什么不说话?”

“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样,洪宏伤害过你吗?”

高俊诚再次皱了下眉头。“这就看你怎么定义伤害了。”

“怎么是伤害?他刚才那样做也是为了伤害你吗?!”展昭说着,顿了一会儿。

高俊诚显然震动了一下。展昭的神色略微放松了一些,这才继续道,“我希望你自己好好想一下。今天晚上,我们会让你和洪宏好好谈一谈。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自己说清楚。然后我明天再来问你。”

说完,便让人将高俊诚也带了下去。

蒋天问展昭接着怎么办。展昭看倪继祖,倪继祖看艾虎,艾虎看白玉堂。白玉堂眨两下眼睛。“带回去让两个人自己谈谈心。先不要通知家长,对校方也要保密。明天再说。现在除了鉴证科,和带两个学生回去的人,都可以回家了!”

蒋梦天傻了。忍不住问艾虎:“他是谁?”

“哦,他啊。小白。展昭的搭档。他说了也算。”艾虎倒是很大方。

蒋梦天揉了揉眼睛。心说:这市刑侦队的管理怎么乱七八糟的。


评论

热度(25)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