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案 6

第六章 天才VS凡人

 

“反正你们也没事儿,呆着也是闲着,就陪猫儿去玩玩嘛。”看着六个视频逗着小狗的白玉堂,还有闲心插嘴。

被艾虎瞪了一眼:“哪儿都有你,看你的视频!”

白玉堂转过椅子,一脸无奈样,翘着拇指指背后定格的六张画面——看完了。

 

“哈?!”艾虎张着嘴巴不可置信。

他边上的倪继祖一托艾虎的下巴:“不怕下巴掉下来阿。”说着,起身去看白玉堂的“成果”。

 

“这是什么?”倪继祖不解的看着六张画面上黑漆漆的窗玻璃。

白玉堂伸手指了六个黑漆漆的点。“洞!”

 

“我靠!这都能看出来阿。”

“没有发光阿。”白玉堂揉揉鼻子。睡醒了的小bobbi伸着爪子在他脖子和脸周围挠来挠去的。展昭觉得这小东西纯粹是在挑衅它。

 

艾虎和倪继祖把白玉堂摘出来的地方前后看了看——好像真的是个洞。

“可是没有人进来阿。”看了一会儿,艾虎奇道。

倪继祖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很多警报装置都是红外的。但是因为精度和范围的关系,这么小的一个洞,只会导致不定时的报警。可是这和案子的关系到底会在哪里呢?“你是说,案子不是发生在报警器响之前,而是报警器响以后!也就是检查人员进入报警地区以后?”

 

白玉堂笑着站起来拍拍他:“孺子可教!”

 

——勒个日!这小子真是太恐怖了!倪继祖想着,兴冲冲的冲出去找人查案子去了。

艾虎比较无聊的开始想。有了这两个人,以后是不是有很多**要没饭吃。

“好好,小子本事真不小。你等等,我这儿还有很多旧案。再找一个你看看。”——资源要好好利用。免得这个小子闲了,自己会被气死。

 

白玉堂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放下小bobbi让它自己在屋子里玩。

 

艾虎和倪继祖分别回来之后,决定同意展昭的建议!——不管怎么说,白玉堂的人情一定要卖!!而且,展昭这两天在分析犯人心理时候体现出来的能力,也让他们认为,他的办案方法,可能真的会值得他们去尝试。

 

展昭大概交代了一下部署。白玉堂当天下午会有一个空院的讲座,展昭认为谌罡天对白玉堂有爱慕心理,可以以此为契机,让白玉堂刺激谌罡天去寻找他暗藏着的情人。

 

白玉堂趁没人的时候凑到展昭耳边。“你肯定不吃醋?”

展昭气鼓鼓的:“不吃醋!”

白玉堂耸肩。“这可是你说的。”说完把小bobbi抱着蹭了蹭。

展昭咬牙切齿——该死的家伙,居然偷换概念!

 

不出展昭所料,讲座结束以后,白玉堂没去找人,谌罡天已经从灯光室跑了下来。“白教授。”

身边的两个军区保护人员本来想阻拦他,却被白玉堂示意不必。“小谌阿。来来。”

 

师生两个聊了几句,就哥俩好的往外走。白玉堂说要庆祝警方终于有新的调查对象不再纠缠他了,拉着谌罡天去吃东门烤鸡翅。

谌罡天很惊讶:“您也喜欢吃东门烤翅?!”

“是阿,我再也没有吃过比这更好吃的烤鸡翅了。”

“对了,白教授。您是说,警方找到新的调查对象了?”

“是阿。具体我不知道。反正他们给我道歉了半天。应该是找到别的证据了吧。”

谌罡天眨眨眼睛,然后 有些如释重负的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看着边上的白玉堂,深浓的眉毛和扇子般好看的睫毛,混合着记忆中讲台上的飞扬傲气,心便不由自主的狂烈跳动了起来。

 

但是谌罡天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白玉堂在人烟还不密集的小店中吃着烤鸡翅的场景,正落在马路对面拿着望远镜八卦的看这着这一切的艾虎和倪继祖眼中。

 

“泥鳅,你说那展昭搞的什么鬼?”

“不知道。——大概向我们证明他们不是一对?”

“哈?一样的对戒,每天同进同出,还要高调的揉来揉去。这叫不是一对儿?”

倪继祖摇摇头。“不知道。他让我们盯着谌罡天,就盯着呗。”

 

白玉堂面对着谌罡天其实胃口不是很好。因为这个人害羞的小样子让他实在没有什么兴致。虽然他理解谌罡天。但是理解能当饭吃么。能的话他已经饱了。但是为了钓鱼阿钓鱼,木有办法。按照展昭的说法,他要先闲聊几句制造气氛。然后每一件事情都要谈得比较细节,这样子,到了问题的重点,再谈论细节,比如你某一天的几点在干什么之类的,就不会感到突兀。

展昭的原话是,“每个人都会在自己心中,给想要隐藏的事情筑起一座高墙。外人越是接近中心,遇到的阻力就会越大。但是你可以通过自己垫起台阶,来一步一步在对方没有意识的情况下翻越过那些障碍。等你真正进入那秘密地带的时候,就会发现,对方对你已经产生了倾诉欲。关键是你要慢慢来,从共同的兴趣开始,先让他觉得,你是可以倾诉的人。”

 

“哎,我说,你平时都爱玩什么?”

“玩什么阿。呜……我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踢球吧。听音乐算么?您呢?”

搭讪真苦恼。“我阿。打游戏算么?”

“什么游戏?CS?”

“你也打?”

“偶尔玩。有助于锻炼反应吧。白教授一定玩得特别好吧。”

“还行。消遣嘛。对了,你为什么会去听我的讲座?”——我最近讲的和空气动力学又没有多少关系。

谌罡天腼腆的笑了笑。“您是很多学员的梦想,试飞员呢。就听您说说试飞时候的各种经历,又刺激又叫人崇拜。”

“是么。”白玉堂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挠挠头。这是他不知道说什么时候的经典反应。——确实不知道阿!每次都被问,为什么能做到,在空中是什么感觉。词穷阿词穷。

 

好在谌罡天似乎没有深究的意思。只是再次显得有限局促:“对了。白教授。”

“恩?”

“那个。”

白玉堂内耳里穿来展昭的一声轻笑。——更生气!深呼吸,我忍~!“怎么了?”

谌罡天的目光于是落到白玉堂的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顿了一会儿才说。“那个。不知道这么问是不是冒昧。”

“要问什么就问吧。”不要拖拖拉拉的,我想早点回家。

 

“白教授,对同性恋的问题怎么看?”

“啊?”摸下巴,“同性恋阿。除了有点降低社会造人的生产力之外,没有什么问题吧。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困扰。前两天在警局的时候,有一个**问我是不是喜欢同性。我这两天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我觉得他说的好像是对的。但是我的很多男同学还是很反感这个啦。虽然平时说说什么的都表现得比较okay,而且社会普遍也接受了。”

白玉堂幽幽一笑:“那你为什么来问我?”

 

“呃……”

白玉堂拿一双好看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谌罡天。第一次和他对视的谌罡天只觉得那眼睛灿花花的,好像不断泛着波光的水面。一时之间更加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说话?”

“呃,哦。是,是这样的。对认识的人说我比较紧张。完全不认识的人,又不会听我说。自己憋着有点难受,所以……”

——所以就抓着我吐糟么?心里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很大方的笑了笑:“所以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那个。白教授,您……”搓衣角。

白玉堂皱眉头。“怎么了?”

“您,有没有和男人,那个过?”

白玉堂觉得这个对话很戏剧,自动脑补了一个常见的片段“哪个呀?”“就是那个,那个呀!”“哪个哪个呀?”——随即觉得这画面好闺密感觉。立刻囧起来。

擦擦手,然后拿边上的啤酒喝了两口。交叉起双手,下巴磕在手背上:“哪个?上床么?”

“呃……”谌罡天点点头。

白玉堂笑得稍微有点恶劣,但是心中已经知道,谌罡天将要谈论的话题,可能正是展昭在寻找的!“怎么,你有过?”

“诶?您怎么知道?”谌罡天毫无防备的惊叫起来。随即看看周围,缩了缩脖子。

——当然是那只猫猜的。白玉堂好笑的想。“要不然你打算跟我说什么?总不能是八卦我的私人生活吧。”

“恩。”诚实的孩子点点头。

白玉堂磕着啤酒,然后继续看对面有些举足无措的谌罡天。“然后呢?是不是上了人家却没得到满足?”

谌罡天的脸色白了白。“您……真的……是?”

“是什么?”

“没有。”——其实白玉堂和展昭合的关系虽然没有刻意公开,但是也没有刻意隐瞒。谣传总是有的。尤其是白玉堂这种前女友满天下的人(好吧,满天下是夸张了点),突然从良了,却不见到有女人在他身边出入,谁没有点想法。

 

白玉堂挑挑眉毛。挤牙膏阿。我挤~~“没有?明明就有。我果然是什么?同性恋?”

“呃……不是不是。您果然有经验。”教授的压力还是很大的阿,很大的。

白玉堂乐得他不问下去。不过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我有什么经验?”

“呃。不是不是。是找您果然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

“那叫有知识对不对?”——远程监听中的展昭几乎要被白玉堂的这一句拍案叫绝:我家小白居然用来“对不对”而不是“好不好”。这么温柔的词汇,谌同学你不倒还等什么呢。

果然,谌罡天十分受宠若惊——想不到白教授那么好说话,而且那么健谈。虽然还是紧张。但是心里却觉得有点踏实。这在心理学上叫做倾诉欲。白玉堂虽然偶尔露出让展昭很萌的表情,但站在讲台上对学生摆谱的时候,绝对一副优秀机师模样的人,其实很容易让他的学生觉得,不管对他说什么,都不会被出卖。而当这样的人温柔着来搭理人的时候,绝对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倾诉欲。

 

“对对。只是……这样是不是就是说,我其实,确实可能是同性恋。而且,还是扮演女人的那个。”

白玉堂一愣。没有马上接话。监听中的展昭知道白玉堂明白重点开始了,所以在等他的判断:“你不是有李晓么。你对她完全没有感觉么?”

白玉堂很开心:传声筒比较容易当嘛,恩。

谌罡天摇摇头。“我对晓晓有过几次关系。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对,和她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她其实问过我,是不是对女人没兴趣。但是我那时候没有当真。”

展昭想了想。女人有了第一次那之后多数都是如狼似虎阿。居然还怀疑过谌罡天是同性恋。“那你女朋友呢。她居然没有因为怀疑你,而跟你分手?”

谌罡天苦笑了一下:“彼此都没有更好的对象吧。她工作比较忙,也没有时间找。但是我知道,她有时候会玩419。”

 

“哦。”歪头,“那你呢?因为知道她玩419,所以也玩了一次419?”

谌罡天点点头。

白玉堂继续追问:“然后呢?因为和男人做也没有感觉,就觉得自己其实不是?”

谌罡天有些困惑的皱了皱眉头。“其实……也不是。”

“啊?”白玉堂不解,然后叹了口气,看看表。

 

谌罡天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我其实有对方交往过一段时间。但是不长。就在去年六月到十一月。”

“哦?”果然有!猫儿真不是盖的!“然后发现不行?”

“恩。你同学们知道么?”

“他们不知道的。我不敢让他们知道。对方其实很好的,但是,他太温柔了。我不喜欢。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哇,真的被当作感情顾问了,我哪点像感情顾问阿=v=。低头,奶白色上装,白底,细金紫双股斜纹的衬衫,棕底金纹领带。深绿色西裤。这搭配怪异极了。那只猫非说这大地系色彩看起来有亲切感,看来是真的阿。

 

白玉堂挠挠头。“诶亚,怎么办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的。我看你那么烦恼。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阿?”

“没有喜欢的人抓到篮里就是菜,有什么好烦恼的。有求而不能得,这种时候才最烦恼吧。”白玉堂怕拉拉说了一通。展昭越听越没谱,咳嗽了一声。“小白你打住。虽然发挥得很好。但是他会觉得你有厌倦情绪的。”——我本来就有厌倦情绪!

 

谌罡天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点头。“恩。您说的不错。”

“哇。那就追阿!”

笑:“人家有人了。”

“有人怕什么,抢过来嘛。”

“真的?”

“当然是真的!”白玉堂很义气的对着谌罡天举举啤酒瓶子,“怕什么。我挺你。”

“那如果我喜欢的人是你呢?”

“噗——”好吧,我傻,我真傻,真的!幸亏没有喷到人,也没喷自己身上。回去会被那猫嘲笑死的。我这都发挥了什么阿我。

谌罡天那头没有说话。展昭也不说话。

白玉堂囧。。。自己用纸巾到处擦干净。“呃……咳咳。你开玩笑的吧。”

“不是。我认真的。”

“你女朋友刚出事,我跟你见面都在警局里。”白玉堂抓头。本性显露无疑。那边展昭好像回过神来了,白玉堂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小白,送他回家。”“WHAT?”“现在,火候正好。送他回家。”“哦,好好。我一会儿就回去。”——死猫还有点良心。

白玉堂挂掉电话。一改刚才的吃惊:“其实被人喜欢总是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不过我是有点吃惊。而且你最近有点压力过大了。我还有点事,送你回去吧。”

 

“呃。”白玉堂这不算接受也不算拒绝的态度让谌罡天有点尴尬。但是己然说到这里,他也拉不下脸来继续说。“我,这两天因为李晓的事情,不住学校。”

“你家住哪里。送你回去。”

“这。不用吧,您忙吧。”

白玉堂已经拿起了风衣,然后拍拍谌罡天:“这有什么,真是的。”说着拉着谌罡天出来,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将人先塞了进去。

谌罡天有些无奈的坐在白玉堂边上。“司机”展昭不爽的瞪了一眼后视镜。白玉堂回瞪了他一眼。

 

一路上没有多少话。到了谌罡天家小区门口。白玉堂也没有坚持送人进去,谌罡天和他打了个招呼后下了车。然后等到展昭和白玉堂离开后,重新打了一辆出租车。“他果然不是回自己家!”最先感慨的倒是另一车里的倪继祖。

白玉堂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展昭听到倪继祖的话,一点都不意外。他现在只觉得出租车的保护架很碍眼!

 

他们打开白玉堂刚才拍谌罡天时候贴在他身上的发信器。跟踪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

有刑警周超和吕明通过发信器知道小区地址后,早就伏在小区里,为防发信器有失,对谌罡天进行了现场跟踪。

 

突然,窃听器里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震。

“你舍得来啦?”那人的声音有点——呃,真娘。听得所有人都是一抖。

谌罡天叹了口气。然后声音远了一点,想必是他将外衣脱掉了的缘故。所有人都将监听器开大了一点。

“前阵子**盯上我了。我不想惹麻烦。”

“那今儿怎么舍得来了?”

“今儿听说**抓到嫌犯了。”

——原来展昭的设的陷阱在这里?!倪继祖和艾虎相互看了一眼——这样都可以?!

 

“你的白教授告诉你的吧?”

谌罡天一楞。“你在说什么呀?”

“骗谁呢?你是被人拒了欲求不满才想到来找的吧!”说着,有重物扔在床上的声音。展昭和白玉堂互看了一眼。展昭很想现在打个电话给那人——“私拍小白照片,每张肖像费一百万人民币。请在一周内把钱打到一下帐户:XXOX-OOXX-XOOX-OXXX-OX,收款人:展昭。”

 

“你……你什么……你竟然跟踪我!”

“跟踪你怎么了?”

 

得知自己推论正确的展昭完全没有兴趣继续窃听——赶紧办完事回家才是要紧!“周超吕明,敲门搜查!”

“阿?我们没有搜查令阿。”

“谌罡天家的搜查令有吧。”

“哦,对对。”

展昭突然就竖立起了绝对的权威。两个小**想也没有想,直接就去敲门了。敲完,展昭对艾虎他们车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艾虎去压阵。艾虎有点莫名其妙,还是带上常配的通讯器材,从车子里走了出来。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周超叫了一声。“哇!李晓?”“没死?!”艾虎一抖脖子:“小展,怎么回事阿?”

 

展昭笑了笑:“你听下去就知道了。”

 

果然,马上就听到对方笑了一声。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总算周超和吕明还能应变,双双掏出证件:“**!”

“**?干什么?”

周超和吕明掏出一张搜查令:“我们要搜查谌罡天出入过的所有地方。”

隔了一阵子,大约是对方在看搜查令。结果蹦出一句话:“谌罡天是谁阿?”——好冷静!

 

“就是你屋子里的那个。难道你要说,你屋子里没有人么?”

“没有阿,哪里有人。”对方说着,倒是把周超和吕明放了进去。但是两人找了一圈,屋子并不大,看起来好像真的并没有人。

这时候,艾虎已经到了。

 

“艾队。”“艾队长。”两人打过招呼,艾虎也出示了证件。虽然有心理准备,也联想到了面前的人可能和那个长相同李晓相似的人有关,但是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还是有种死人变性复活的惊忪感。

好在因为有了准备,艾虎还是够镇定:“对不起了,这位同志。我们在追查一个重要的逃犯。现在怀疑他逃到了你的家里。为了防止他躲在什么地方侵害您的安全,我们必须对您的屋子进行全面的搜查。小周小吕,你们带这个人做一下口供。”——老大的气势就是不一样。说完,也不管对方阻拦,直接冲到了屋子里。

 

乍看之下果然空荡荡的。但是估计谌罡天跑得匆忙,所以他的外套还留在衣架上。艾虎直接把衣服取了下来:“这件衣服是你的么?”

“是啊!”对方眼神中虽然有些着慌,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扯谎。

艾虎一笑。打量了一下:“你这身材,穿着衣服也太不合适了吧。”

 

说完,在屋子里到处看了看。忽然打开一扇厨门,“别躲了。出来吧。”

衣橱里震动了一下。

却听外面有人叫了一声:“别上当!”

艾虎于是歪嘴一笑:“你跟谁说话呢?”

 

谌罡天没有办法,终于从厨里一个放内衣的抽屉架后面钻了出来。

 

随后,周超和吕明给两人上了手铐。三人在室内搜寻了一翻。艾虎对着耳麦上的扩音器道:“小展阿。他们家连菜刀都没有哎。”

展昭舔舔嘴巴。“那水果刀有么?”

“这倒是有两把。但是不是很大。”

“先带回去吧。”

 

倪继祖咋舌。“小展,你怎么会想到那个像李晓的其实是个男人的?!还知道他是谌罡天的地下情人?地下得没人发现的那种……”

“因为身高不对。而且谌罡天对艾队问题的反应,证明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者的可能。这暗示着,他可能意识到了凶手是谁,但是在包庇凶手。”

“那他今天对小白的表白……咳咳……”为咩觉得脖子后面有凉气呢?压力很大阿……

 

展昭顿了一会儿。“就是因为他不喜欢凶手,对对方有愧疚感,才会包庇对方的。”

“可是如果那个像李晓的男人就是凶手,他为什么周三的时候要出现呢?”

“为了混淆视听。他如果不刻意打扮的话,其实不是很像李晓。但是因为今天知道谌罡天会到他那儿去,才刻意打扮的。”

“这样……”

 

“是的。倪组,没什么事我们先撤了阿。我会把车子开回局里去的。”

“阿?哦……你不跟我们一起审案子么?”

“都已经解决了,还审什么。”

“可是凶器还没找到呢!”

展昭笑了笑。“倪组,您没好好看法【咳咳】医的验尸报告吧。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如果水果刀上没有验出李晓的血迹,我给你一百万。”

“哇!我不要赌。”

展昭哈哈一笑,车子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白玉堂系上保险带:“喂喂,这不是跑车,开那么快干嘛。抖阿!”

“回家,吃饭!”

“哦。”白玉堂以为展昭还没吃。倒是觉得答案很正常。“哎,倪继祖刚才为什么不和你赌?虽然概率不大,但是有白拿一百万的便宜事情,居然不做。”

“玉堂阿。所以说心理学家碰到你多数要疯掉。一般人都会觉得,那句话的潜台词是,如果验出李晓的血迹,他要给我一百万吧。”

白玉堂显得非常无辜:“可是你没有说阿。那还不赶紧敲定下来。”

 


评论(5)

热度(29)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