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案 5

第五章 谜团VS可能

 

白玉堂在听说bobbi是被李晓捡到的之后,和身边的人都有同样的感受——囧。

当然他还有一些个人感受:热衷于捡狗好像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展昭我错了啊错了。

 

展昭在外面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对白玉堂说:“问问他怎么捡的。愣着干嘛。”

愣着是因为囧啊!白玉堂想着,还是继续问道:“怎么捡的?你和她一起捡的么?”

谌罡天没什么犹豫,立即摇了摇头:“不是的。”

“接着交给艾队和倪组长吧。”

 

艾虎和倪继祖正想上场。只是刚才被白玉堂瞪了一下,这话展昭说得恰到好处,于是倪继祖站起来,请白玉堂出去。看得出谌罡天稍微有点心里不安。白玉堂抱着bobbi出去后,艾虎开口道:“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没有跟我们说?”

谌罡天赶紧摇头:“没有没有,上次你们来问的时候。我真的知道的都说了。我的室友也证明了,我和晓晓真的有一阵没有联系了。”

 

“那你怎么不报案?”

“我又不是她谁,再说了,我们学校是半军事住宿制的,我周一到周五是不出校门的。这个周末学生会有活动,我和晓晓之前说过的。我们约了周六见面。这个我都和你们交代了啊。——我问你们晓晓到底什么事情,你们也不说……”

“呀,还挺能说的!”艾虎嗤笑了一句,但是又谌罡天首先在身高上就不符合展昭的推测,对女朋友冷淡倒是真的,也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还比较合群。好像嫌疑本来也确实不大。他是空院的学生,又是学生会的,学校对学生的保护比较强硬,艾虎他们对这些学生询问的时候也会相对比较客气一些,“那为什么刚才说话吞吞吐吐的?你瞒了我们什么?——你要搞清楚,知情不报,是妨碍司法。我可以现在就申请逮捕你。”

 

威胁恐吓。看起来艾虎还挺拿手。在外面的白玉堂问倪继祖:“你们之前问他的时候,没用这招么?”

倪继祖摇摇头:“恶性抢劫杀人案大规模的排查容易打草惊蛇。效果有时候会适得其反。”

白玉堂摸【咳咳】摸下巴:“是这样嘛?可是你们不是都排查过了么?”

“那是很简单的排查,只是问一下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是不是认识,之类的。只有对发现现场的邻居有比较详细的询问。还有对门卫有做了一些工作。”

“那不是说是仇杀么。”

“嗯,因为之前排除了谌罡天的作案时间。而且侧面了解了一下,谌罡天为人还不错。所以不想影响学生的前途。”

白玉堂和展昭于是很好好学生的点点头。

继而好学生白玉堂继续发问:“那么你们本来打算怎么查这个案子呢?”

倪继祖无奈的挠挠头:“我们手头的案子不止这一个。这种尸体破坏程度较大,案发超过四十八小时的案子,如果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又没有目击证人破案的可能性非常小。通常只能通过排查,可是没有对象的话,根本没办法查。我们已经给每一个住户发了信件,希望他们如果有看到或者听到相关事情的邻居能够和警方联系,但是暂时还目击者。我和虎子周末讨论过这个案子很久,说实在的,很难。当初我和虎子听到门卫说你们抱着bobbi去的时候,还以为有头绪了,谁知到空欢喜一场。”

 

白玉堂想了想:“我们也看了案卷。没有看到你们排查记录呀。”

倪继祖笑了一下:“这个都不是我们做的。下面的人如果没有发现疑点,是不会写到记录上的。——你们不是警校出来吧。”

白玉堂和展昭互看了一眼,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们没什么经验,真的是过来学习的。”

倪继祖也笑了笑:“你我相信。不过小展感觉上很有经验的样子啊。”

白玉堂挑挑眉毛:“他啊……呵呵。对了,那根据展昭之前的心理分析,你们排查过的人中间,有没有符合条件的?”

“这一点我会刚才交代周超去问了。等会儿应该会有结果。”

 

外面说着的时候,里面的艾虎已经稍微问出了一点头绪。

李晓因为工作比较忙,而且平时比较独立,和谌罡天的恋爱关系其实并不算是太甜蜜。但是谌罡天因为在空院学习,本来空院的女生资源就比较少,谈恋爱的时间有十分有限。所以和李晓保持的是一种互不干涉的简单情人关系。两个人已经认识两年多了,早就过了激情期。那只边境牧羊犬的来历谌罡天起初也有点怀疑。毕竟是一条名犬,而且只有两个月大,李晓工作又忙,没有时间照顾。

 

“我们查过李晓最近存储的文件。有一些关于边境牧羊犬的饲养的资料。她以前喜欢狗么?”

“没有特别听她提起过。但是在路上她看到狗都会逗逗。确实挺喜欢的那种。”

“有没有上什么论坛,或者参加什么小动物救援会之类的?”

“没有吧。她也没有那个时间。”

 

“听说养一只边境牧羊犬挺贵的。你女朋友是普通白领。家境也一般。我们检查过她的经济情况,基本是月光。要多养一条狗应该会影响她的消费能力。她没有跟你反应过这方面的问题?”

“还好吧。有多少花多少。也不算是多么贵。”

“疫苗呢。”

“她没跟我提过。”

“你好像不太关心她。”

“**大哥,我不是跟您解释过了么。我们的关系不是热恋中,就是很平淡的男女朋友关系。”

“这不仅仅是平淡了吧。你一定有什么没有说。”

 

“没有啦!真的。”

这时候,突然听到展昭对着话筒说了句:“艾队长,你问问他,是不是性【咳咳】冷【咳咳】淡。”

里面的艾虎愣了一下。然后自行发挥的改变了问题:“你是不是喜欢同性?”

“噗……”刚刚因为口渴倒了一杯水喝的白玉堂,一口将水喷了出来。

 

展昭白了他一眼,白玉堂嘿嘿傻笑着挠了挠头。

倪继祖也呛了一口水在那里咳嗽。——虎子同志,这完全是两个问题吧。而且你也太直接了。这人刚刚表达出他对小白的崇拜心理,你这样小白会有压力啊!

 

但是谌罡天果然愣住了。“呃……没有吧。”

“什么叫没有吧?”艾虎这句话,与其说是问谌罡天的,不如说是问展昭的。

展昭想了想:“他不是我们的嫌疑对象,但是他很可能属于自我否定型的同性恋者。也就是说,从小接受的观念、概念,从来没有接受过同性恋的可正义性。因此即使对异【咳咳】性【咳咳】感觉冷淡,但是依然不会发现自己是同性恋者。

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嫌疑对象,可能是通过他知道李晓的。”

 

白玉堂微微有些嘴角抽【咳咳】搐。

他和展昭的联想性思维都是非常恐怖的那种。一般人联系不起来的问题,到了他们那儿就很容易看出可能的联系。实际上,根据展昭的分析,嫌疑人很可能是谌罡天的地下情人,杀死李晓很可能是欲求不满的一种迁怒。这符合他们嫌疑对象的特征。也提供了动机。

 

艾虎和倪继祖都被展昭推论得傻了。倪继祖在外面看着展昭:“小展,这案子你要是破了,我们以后绝对不把心理犯罪分析当电视剧看!”

展昭笑了笑。“行为研究和心理分析都是有统计显著性的。我也从来不骗人。但是当然,要把犯罪心理学研究应用在中国,确实有很大的障碍。中国人的心理沉淀了两千多年用伪装来求生的本能,很多时候自己都不能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更不要说这个人周围的人了。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国人都本能的反感被别人指责为自私。但是自私有什么不对呢?

谁不自私?为什么我们不愿意被这么指责。”

“可是外国人也不喜欢被指责自私吧。”白玉堂永远很不给展昭面子的一针见血在他的谬论上。

展昭冲他笑了笑。“不错,但是西方人很少指责别人自私。——而非常讽刺的是,指责别人自私,恰恰是一种极其自私的行为。——以自己的价值观评价他人,认为天下都是遵照自己的自私和无私标准来运行的,这不是自私是什么?”

白玉堂眨眨眼睛开始想。

倪继祖也沉默下来。

展昭继续道。“我提出这个问题,不是要表达任何观点。也不需要你们同意。我想说的是,中国人的心理,比西方人复杂很多,所以简单的将西方的犯罪心理学放到我国,肯定听起来更像是个笑话。但是这并不表示这些统计完全没有用。

倪祖,就像我之前告诉过你的那样,人和人非常相似。这种相似程度,到达一种程度,使我们可以通过了解西方人来帮助了解我们自己。

——我知道你还是不相信,不过我们可以试一试。事实总是胜于雄辩的。”

倪继祖点头。“这个对,我同意!我会拭目以待的。”

 

正说着的时候,只听谌罡天回答道:“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没有特别想要找女朋友的需求。当时追晓晓的时候,是因为寝室里的同学都有女朋友。觉得没有的话很没面子。**大哥,这个不犯法吧。我不关心晓晓是我不对,可是我真的没必要害她啊。”

 

“那你知不知道,她有没有其他异性的朋友?”

“这个,我不知道。她没怎么跟我提过。我们一般都是一周之前说好下周什么时候见面。然后在外面见面。一般每周都会有一次或者两次。晓晓忙着加班也可能一次都没有。”

 

倪继祖看了看口供。和周日还有周二时候谌罡天的口供都是吻合的。

 

但是这一次,艾虎因为受到展昭和白玉堂在外面“观察学习”的压力,而且由于死亡时间变得不确定,谌罡天重新有了作案嫌疑,故而采用了细节询问法。询问了谌罡天和李晓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以及之后都做了什么。

倪继祖在外面查看了谌罡天的手机。里面有几条和李晓的短信。并没有什么可疑。

李晓的手机在现场没有被发现。SIM卡的信号是在4月2日晚上消失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客户的。因为没有SIM卡的原因,短信已经很难追查了。倪继祖看了一会儿进出短信的资料,也特别注意了收发短信的时间。和谌罡天的说法并没有出入。

 

里面的艾虎详细问了谌罡天从4月2日到4月9日尸体被发现的时间里面的活动。尤其问了吃了什么,和谁一起,在哪里,又问了上课是时间,内容,和谁一起。还有自修的情况。他一边问,倪继祖在外面通知工作小组的警员对外确认。依然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展昭和白玉堂在外面一直看着。艾虎问了一圈,再次问谌罡天,知不知道李晓可能有什么仇人。

谌罡天已经被问了四个多小时,中间虽然吃了一顿盒饭,但是显然也已经有些疲累了。忽然冒出一句:“**大哥,你们是怀疑我吧。是不是打算疲劳询问法啊。我知道的都跟你们说过了。真的。我不知道晓晓有什么仇人。我要是知道,难道还会不告诉你们吗?晓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倪继祖在外面笑了一下。“空院的学生果然不一样。还知道疲劳询问法。小展,你怎么看?”

 

展昭想了想。“比较难办。你介不介意,让玉堂去给他做一个性格测试。”

白玉堂瞪着眼睛:“为什么是我?”

展昭笑一笑:“你说呢?”

“我说什么?喂喂——他很危险,还是潜在同性恋者。我不去啊。”

展昭很无害,笑着问:“你怕什么?”

“怕!我才不怕!”——我最多怕你回去找我茬。白玉堂继续瞪着展昭。

“你功夫那么好,他对你构不成威胁的。”

倪继祖被他们两个说的有点莫名,但是也摸出了点门道:“小展,你是想让小白去激怒谌罡天嘛?”

 

展昭回头一笑:“嗯,是呢。他去最有用了。只要试一下,就是知道谌罡天是不是会在愤怒的时候出现偏激的行为。”

白玉堂满脸黑线。——“我没念过心理学,不会!”

 

展昭于是继续笑得人畜无害。“诶呀小白,你去就好了,我教你。”

 

白玉堂迫于无奈。在艾虎出来后不多久,开门走了进去。说是**还没询问完。要和谌罡天在一起等。

然后立即收到的展昭的第一条指示,居然是——“勾引他。”

——死猫臭猫烂猫神经猫,看到心理学就没人性的大笨猫!——我跟你没完!

倪继祖和艾虎也是一愣——这工作,太有难度了吧。虽然白玉堂,诶,确实长得很帅。但是怎么勾引啊?这好像也是个技术活啊。

当然是个技术活。白玉堂也不会。于是愣在那里。

展昭无奈:“小白,对他笑一个。”

白玉堂于是笑得比哭还难看。嗯,主要是因为,笑不出来嘛,所以硬扯出来的笑容比较诡异。好像闻了一氧化二氮。

 

谌罡天也有点诧异,看着白玉堂:“白教授……?”

白玉堂觉得还是和人交流比较方便。终于自然的淡淡扯出个笑容,“呃……你是空院的研究生?”

“嗯,不是的。我是博二在读。”

“哦,挺厉害啊。空气动力学么?”

“嗯。”显示出有点紧张。

白玉堂继续笑。是真的觉得看着人紧张有点心情舒畅——这是什么恶劣的性格啊!!然后坐到对面去,磕起下巴:“很好的专业啊。我当年也想学来的。可是被逼着去开飞机了。”

 

——完美啊完美。展昭一边在外面看一边想:我家小白真漂亮。

艾虎和倪继祖也相互看了看。这两个人真的很有问题!嗯。不过想不到白玉堂懒洋洋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啊。慵懒而不失张力,嚣张的气息却让人觉得高雅!

谌罡天愣了一下。

就听展昭对白玉堂继续道:“做得很好,现在,同他随便聊聊,让他对你建立起一种信任关系。不要涉及生活上的事,就聊聊你的讲座,或者专业上的事。”

偶像的力量无穷啊无穷。白玉堂胡乱问了谌罡天几个专业的问题。一边问一边不断的点头。外面的三个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展昭明白白玉堂的意思,对方的回答都十分正确。

 

“小白,他的知识很扎实么?”

白玉堂点头。

“有没有非常精深?就是说,远远超越应有知识的那种。”

这一次白玉堂没有点头。

 

展昭在纸上记录了两笔。然后敲打敲打桌面,显得有些困苦起来。随后问倪继祖和艾虎:“他是本市人,父母是个体户主,家里环境一般,是这样的么?”

两人都点了点头。展昭显得更加困惑起来。艾虎就问,“小展,你碰到什么难题了?”

展昭摇摇头,却忽然一笑,然后跟白玉堂说。“小白,我们有一次看电视的时候讨论过,在寒冷环境下被困的时候,应该是不时运动保持体温,还是应该尽量不运动保持体能的问题。你和谌罡天聊聊。站在和谌罡天相反的观点上,然后尽量和他用非知识非逻辑的臆断讨论问题。”

 

白玉堂于是有瞪了展昭一眼,意思里是:我咬你!

展昭嘟起嘴巴表示自己非常无辜。

 

谌罡天似乎看到白玉堂几次往窗玻璃外面看。于是终于忍不住问道:“白教授,你在看什么?”

由于科技的发展,耳塞已经被改进成了粘在内耳上面一个小的发生器,所以谌罡天并不知道单反玻璃后面坐着人。只能相信白玉堂信手拈来的胡扯:“哦,那块玻璃特别脏,看着难受,我有洁癖。”

 

“哦……难怪您喜欢穿白的。”

“是啊。”

 

还没聊两句,展昭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意思是:小白你赶紧和他聊科学家的话题啊!白玉堂直接翻译为:笨猫终于吃醋了。于是很有些志得意满的开始转移话题。

因为之前已经被询问了很长时间,加上白玉堂一通只有“科学家”说的,毫无理论依据只有权威论断的言论果然使得谌罡天显得有些焦躁。甚至在几次企图转移话题之后,选择不再和白玉堂说话。

 

最终白玉堂灰溜溜地从询问室里被艾虎换了出去。

 

展昭的定性结论是:完全排除谌罡天的杀人嫌疑,但是也完全确定谌罡天对白玉堂的爱慕情愫。并认为,他很可能认识凶犯。

白玉堂对展昭的这一判断非常赞同。“我觉得他看bobbi的眼神就很奇怪。”

他一边说着,一边蹭了蹭bobbi。小狗儿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新主人,白玉堂伸手捏了捏它的小爪子。

展昭觉得白玉堂看bobbi的眼神也很奇怪!!“他看你的眼神也很奇怪!”

白玉堂皱眉瞪展昭一眼:你这是什么话,明明是你让我去的。

展昭自知没道理。委屈的转开头去。

白玉堂忽然又冒出了一个想法:“哎哎,你说,这bobbi如果当时在现场,它不出声,会不会是因为,杀人的是它的前主人?”

展昭瞅了白玉堂一眼:“第一,养狗不符合罪犯的心理。即使他真的是小bobbi的前主人,或者说,可能是他利用bobbi来接近了李晓,但是为什么要丢弃它呢?”

“为了不让自己被怀疑啊!”

“这是一只纯种的竞赛犬!代价也太大了一点吧?”

“……哦……好像也是。”

 

艾虎对谌罡天又进行了一番轰炸式的疲劳询问。但是最终,还是显得十分徒劳。不过总算是有几点收获:

首先,边境牧羊犬bobbi确实来历不明,可以作为线索追查。

其次,谌罡天可能是凶手行凶的因素之一,值得跟踪。

 

因为李晓的经济情况在初步调查之后被证实为自力更生,而且通过同事了解,没有获得她有大肆消费的行迹,所以也基本排除了为钱杀人的可能。

实际上,除了展昭和白玉堂提供的两条可能,警方也没有其他的着眼点。所以虽然艾虎和倪继祖还是本能的认为,展昭的分析虽然听着很有道理,但是实际肯定不可行,但是也只能试着从这两点出发追查。

 

通过在对入境犬只的调查上,随后证实了bobbi不是李晓所购,也并没有上户口。

两个半月前,入境处登记过一只一个月大的边境牧羊犬的入境记录。犬主季科是一民英籍华裔,认识不少官方人员,因此那条小边境牧羊犬入境后没有进入隔离区,只是做了病菌测试,就被季科带走。带走以后,在当地派出所进行了登记,但是两个月前,季科由于一起交通事故,意外身亡,当时那条边牧也在车上,但是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季科的家人都在英国,过来办理了丧葬手续之后,也没有人记起这件事情。bobbi在年龄和疫苗注射的信息上,都和那条入境犬吻合。

 

 

白玉堂一边看资料,一边嘟哝了一声:“bobbi肯定有抑郁症了。”说着挠了挠怀里的小狗。

bobbi转转脑袋,已经大好了的小狗宝宝显示出爱跟人玩的本性。抬起爪子和白玉堂对挠。

白玉堂说什么都会表示支持的展昭再次表明立场:“小白说得有道理。李晓对bobbi的感情,可能和我们假设的不太一样。”

艾虎和倪继祖感觉这种对话实在太穿越了——这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么?

但是白玉堂显然没有这种不适:“猫儿,你难道是说,bobbi是被李晓所遗弃的?”

展昭点点头。“李晓养bobbi是她喜欢炫耀的个性使然,她可能喜欢狗,但是无法长期满足bobbi想和人玩的需求。你明白的,这么小的犬只,如果没有主人长期的陪伴,一定会有失常表现。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随地大小【咳咳】便。李晓可能是因此,而遗弃了它。”

 

“那她家里那么干净,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可能是她因此进行了打扫。”提问的是倪继祖。

展昭摇头:“她或许会拖地,但是不会因此整理冰箱和碗柜,也不会因此,家中找不到清洗后晾在外满或者未清洗的内衣吧。

她可能因此回去倒垃圾,但是不会因此留下红酒杯和苹果核。这些生活信息都证明,她是在遗弃bobbi后被杀的。而凶手,没有给我们留下指纹和脚印。”

 

倪继祖不得不服气的点头:“有道理。” 

 

“可是被遗弃的地方离她家很近。它应该可以自己找回去吧。”发话的是白玉堂。

“可能正是因此,李晓才决定出去踏青。我们当时在楼道里说,bobbi是李晓托我们养的,并没有人怀疑,这说明,他们确实有几日没有见它了。”

“还好前两天有下雨,否则没有饿死,也要渴死了。”白玉堂揉揉怀里的小狗。对方呜呜了一声,趴在白玉堂肩膀上面蹭。——小东西的生命力真是顽强啊。

 

于是这条线索,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关于那个长得像李晓的女生的身份。还没有任何头绪。就好像是凭空冒出了这么一个人。因为711在小区路口,中间有一条小弄堂可以通向李晓所住的地方,因此交警的监控录像中没有记录下那个人购买了一大袋子甜品的人之后的行踪。

小区里也没有找到相关的目击者。当时付款的时候,因为使用的是现金,所以无法对此人的身份进行核实。

空院里面没有监控录像,而且空院的进出是严格限制的。只是那一天的讲座因为种种原因,租借了空院边上M大的礼堂,这才个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的进入带去了可能。也给侦察工作带去了很大的难度。

 

终于,还是艾虎憋了半天,才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发现这个人的存在信息的,总是小白你呢?”

“哈?”白玉堂也傻了一下。但随即明白了艾虎的意思。“你难道怀疑我?”

“不可以吗?”

“你丫脑子被驴踢了。我和她非亲非故。”

“你也不是空院的学生啊。也不是M大的学生啊。你为什么会见过她?而且学生说见过她,也可能是看错了,毕竟说见过她的学生并不多。你却那么确定,她当时在礼堂的第五排。”

“那是因为小白记性比较好。”展昭人畜无害的笑了起来。艾虎却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凉风。展昭继续道,“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嗯。随便写一串超过长于十三位的数。给他看两秒。”

 

艾虎傻乎乎的写了一串十六位的数字,然后给白玉堂看了两秒。展昭接着递过去一张纸:“来,小白,把刚才看到的数倒着写出来。”

白玉堂用笔拍了展昭一下,却也还是照做了。写完一对,果然一个数不差。

展昭把纸条递还给艾虎。“你可以随便找个心理学专家,问问他们这个结果代表了什么。当然,你也可以找专门研究大脑构造和记忆逻辑的心理学专家,他们可能可以解释得更加专业一点。”

 

“可是就算他能够记住。那为什么那张收据又是他发现。那条狗还是他捡到的。”

“那是因为我和案子有缘吧。嗯。”——果然神经大条得可以。

 

展昭习惯了白玉堂这种我行我素的逻辑,也就是在一边笑笑。“呐,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案子了吧。艾队长。”

 

艾虎和倪继祖却是一脸的苦相。“还是觉得没有头绪。”

 

倪继祖解释道:“一般法【咳咳】医验尸有一套规律。比如说伤口的测量,凶器推断。还有指甲和皮肤上的痕迹。但是这些东西在严重腐烂的尸体上就没法做了。指甲里没有纤维物残留,按照小展昨天的说法,也可能是凶手做过清理过。死者内脏已经严重腐坏。胃里没有迷【咳咳】药残留,但是结论不完全可靠。邻居没有听到相关动静,房间不大,鉴证科的同事做过声音测试,证实如果死者有喊叫的话,不可能不惊动邻居。但是死者颈部的那一刀切伤了颈骨,应该是切断了静脉、声带和大动脉。肺部可能也被戳伤。这两处会是致命伤。

被子上里有大面积的血迹。鉴证科的说其他地方没有测到血液反应,所以判定是用被子和床单裹住作案的。法【咳咳】医认定书上也说了,颈部那一刀,肯定切断了静脉和声带。所以死者没有喊叫,可能是因为无法发出喊叫。没有挣扎的声音,可能是因为被限制了行动能力。

虽然墙上的那一条血痕就像小白说的那样,很像是《朱迪丝斩首赫洛夫尼斯》的场景,的确可能是凶手故意的,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这样个案子,既不知道案发时间,至今也没有发现嫌疑人。排查已经做了四天了。坦白的说,破案的可能性并不大。”

 

“嗯,我知道。一般一个星期里没有找到嫌疑犯的案子,都破不了。”白玉堂毫不客气的给倪继祖做总结性发言。

艾虎的脾气不好,被白玉堂这种轻蔑的口气给刺激到了:“你怎么说话的你。没当过**只会添乱,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白玉堂不以为意,反问了一句:“我说的不对吗?就算看纪实节目也能看出来。总是宣传什么,在多少时间里面就破了一起案子。很显然是因为过了这个时间段就不可能破了吧。要不就是后面发生相似的案子,归并后后面一起给破掉了。我说错了么?”

 

“呃……”

“说错了么?”艾虎的弱势却更唤起了白玉堂的得意劲儿,“搞到连菜刀都要管制了,还在这里耍队长派头。猫儿不是告诉你们嫌犯的特征了吗?你们不相信他还找借口说破案的概率不大,分明是怕证明他是对的,怕承认自己不如他这个没当过**的吧。”

 

“管制菜刀又不是我下的命令。”

“管你谁下的命令……”白玉堂还待在说下去,就被展昭拉了一把,“好了玉堂,哪儿那么大脾气呢。”

白玉堂于是哼了一声。

 

一旁的倪继祖也拉开了艾虎。随即道:“我知道小展的分析可能会有帮助,但是说句不好听的,这方法并没有得到证实,你不可能让我们就按照他的说法去寻找。我们有自己办案的方法。就算要采纳小展的意见,也是在正常程序之后额外的加料。你说是不是这样?

破案的确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也看到了,电视里小说里讲得那么精彩,那是因为作者都知道往哪个方向查。我们这个连怀疑对象都没有,摄像探头又有布局和像素限制,确实很难查的。不过现在破掉的案子,已经比过去要多很多了嘛。”

 

“是吗?”白玉堂被倪继祖这一说可有来劲儿了,“现在案子也比过去多吧。”

——倪继祖于是只好嘿嘿笑了两声。心说这小子果然一把刀子嘴,得理不让人。

 

好在展昭总算把白玉堂的气焰给压住了。“倪组艾队,破案很多时候靠的是经验和感觉吧。你们经验那么丰富,感觉一定也有的。我知道你们不可能现在就接受我的说法,我们真的是来跟随学习的,我也希望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你们觉得谌罡天有没有嫌疑呢?”

 

倪继祖和艾虎同时摇了摇头。“不像。”

“这个案子怪就怪在这里,至今我们接触过的人里,就没有可疑的对象。”

“更要命的是,白玉堂同志还目击到一个像死者的人。可是他是周三下午目击到的。周三晚上死者的邻居就闻到了异味,除非死的不是李晓,不然怎么可能呢?现在分析科的人明明已经证实了,死者就是李晓。再说,她没事装神弄鬼的不出门上班,也不出去见人。她有毛病啊。”

“那电脑上的活动记录是怎么回事呢?”白玉堂习惯性抢白。

 

“所以说不明白啊。而且你也看到了,机器记录下来的活动非常少。鉴证科的昨天提取了键盘上的指纹和掌纹,也没有发现不妥当的地方。真是让人觉得撞鬼了!”艾虎抱头。

 

“那多有意思^^”白玉堂继续刺激艾虎。又被展昭瞪了一眼。

白玉堂这次决心给瞪回去——干嘛又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就瞪我。

展昭于是在下面踢了他一脚——我们第一次办案。你能不能谦虚一点,谦虚一点会死啊会死啊。回头这个案子真的破不了,我们又要回去天天看恐吓信了。

白玉堂想了想。——诶,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展昭得意状——当然有道理。我是谁。

——是谁?!

——你说呢?

 

于是轮到白玉堂抱头了:“啊,线索在哪里啊在哪里。诶哟,已经没有线索了,那么就按照猫咪说的去查查谌罡天周围的人嘛。”

“这个……”艾虎这回似乎觉得白玉堂要表达的事情不是那么没道理了。——他们到底是怎么吵起来的,自己真是有点莫名其妙。想着便点点头,“行!我们这就派人去查。”

 

所以说,其实有时候,同样的事情,不同的表达方式,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

艾虎出去通知,倪继祖给展白找来两摞资料:“说起来,小白你既然记性这么好,来来,给我看点资料,找找有没有相同的人名。

小展啊,你能分析心理,给我们看看这个案子,有没有办法把他的同伙的消息给问出来。”

 

展昭踢了白玉堂一脚。白玉堂乖乖去看资料了。展昭听说要审问犯人,不由也跃跃欲试,拿过资料翻看起来。

他翻得极快,倪继祖不由有些发毛。“小展,你这能看进去吗?”

展昭抬头笑了笑。“呃,大概吧……”可是他回答得虽然很谦虚,翻页的速度嚣张依旧。

 

就这样,展白二人开始正式在刑侦组里学习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周四的中午。谌罡天那儿依旧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小展,都已经问过了。没有人知道谌罡天有男朋友。”

“嗯。”艾虎和倪继祖的潜台词其实是:你的推断不对。至少这一点上不对。

艾虎叹了口气。其实他也不希望这样的结果。

 

展昭倒没什么,只是很温和的笑了笑。“有可能。但是小白今天下午在空院还有一个讲座,我们再试一下行不行?下午四点多结束吧,我想要两台警车,就你们两个还有周超吕明那俩小子就成。大概两三个小时的样子。”

 

艾虎和倪继祖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面面相觑的看了起来。

实际上,展昭这两天详细分析了李晓、谌罡天和凶手的心理。越来越觉得,他的分析没有问题。那么既然谌罡天不主动去联系凶手,他就必须做点什么,能够让他去寻找那么他隐藏着的情人了!

 


评论

热度(31)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