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案by:firefish

【现代互攻】看猫鼠抓犯人

By:firefish

主要人物简介

展昭:  特侦队第三小组组长,特种部队反特工组待役,中校。心理学博士。27岁,183cm。
白玉堂:特侦队第三小组副组长,海军航空兵试飞员。少校,空气动力学博士,23岁,180cm。

张龙:特侦队第三小组组员,专长:语音分析。32岁,185cm。
赵虎:特侦队第三小组组员,专长:情报分析。29岁,178cm。
马汉:特侦队第三小组组员,专长:中长距离狙击。31岁,180cm。
王朝:特侦队第三小组组员,专长:罪犯交涉。28岁,172cm。

包拯:  国家武装特别侦察队队长(简称:特侦队)。43岁,176cm。
公孙策:特侦队政委,法医学博士。35岁,178cm。

卢方:  特侦队公关协调员。42岁,175cm。
韩彰:  特侦队拆弹组组长。37岁,177cm。
徐庆:  特侦队缉拿协助组组长。36岁,187cm。
蒋平:  特侦队电脑分析专员。30岁,178cm。

 

颜查散:市公安局局长。48岁,174cm。

艾虎:  市刑侦队队长。36岁,172cm。

倪继祖:市刑侦队重案组组长,罪犯交涉。35岁,177cm。

周超:  市刑侦队重案组组员,特长,中短距离射击。29岁,174cm。

吕明:  市刑侦队重案组组员,公关协调员。28岁,178cm。

苏晓颖:市刑侦队重案组组员,女警,特长就是让敌人掉以轻心^^。31岁,164cm。

刘信长:市刑侦队重案组组员,资深警探,年轻时候做过卧底。57岁,170cm。

 

柳明杰:市刑侦队技术分析员。28岁,169cm。

雨墨:  市刑侦队法医。32岁,175cm。

刘士卿:市刑侦队技术分析员。28岁,178cm。

孙箌人:市刑侦队鉴证科主任。35岁,174cm。

宴皖茹:市刑侦队鉴证科组员。27岁,161cm。

 

展泽:飞行试验研究院副院长、海军G军区航空兵试飞团团长。大校。29岁,185cm。

 

【楔子      天骄】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J-156D(1)轰隆的涡喷发动机散热口中喷发出的热气,却将它周围的温度炙烤得超过了摄氏九十度。

机身对地上仰角度已经超过了六十度,不远处的指挥台里一片惊喜之声。

指挥员拍了拍手,对通讯兵道:“让小白保持这样的角度垂直起飞(2)。”

通讯兵哢巴了一下下巴。上仰六十度角垂直起飞。这战斗机能当地对空导弹了。

想归想,还是对机舱的飞行员道:“小白,头儿让你垂直起飞。”

原以为对面会骂人,谁知到却听那人轻笑了一声:“要不要红外弹道模拟一下啊。”

指挥官挑了一下眉毛:“这可以考虑啊。”

另一边的副官拿手中的书砸了他一下:“第一次试飞,不要太大意。”

指挥官吃痛的摸了摸鼻子。

通讯兵照实传达了副指挥官的意思。机舱里的人对指挥台比了个了解的手势,才将舱内的反光玻璃合上。发动机喷气角度正负四十五度,鸭翼变相角度一百八十度。今天的天气,没有什麽风,飞机的升力系数本来就很小。机翼对地面积只有原先的二分之一,热压推力和空气浮力都会减小。居然要要垂直起飞。──该死的展泽,故意给他出难题。

机舱内的白玉堂缓缓翘起嘴角。薄薄的嘴唇抿成很好看的弧度。看了一眼机舱的操作界面,脑中回想了一下刚才看的操作说明,按键张开两片侧翼,一脚加速器,手里操纵杆一转:“对地加速十。微速起飞。执行完毕。”

话音未落,只听机身轰鸣著,以及平缓的速度,慢慢离开了地面。

指挥台再次响起一阵掌声。指挥官也笑了笑。起身离开指挥台,伸展了一下胫骨。看著银白色的J-156D缓缓升到了一百多米的高空。不由点了点头:“剩下的空中作业随他玩吧。”

机师收到命令後,很响亮的一声响指从扩音器中传来。清越漂亮的声音同时响起:“了解!~”

机身在空中上上下下转了几圈之後,不多时候就将测试动作成串地做了一遍。最新的试飞机在空中,就像入了水的游鱼一般,即使从那动作中,也能感觉到机师刚才那一响指之间的飞扬畅快劲儿。

底下还有几个试飞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也不由滋滋感叹了一片。

“诶呀,这圈转得真漂亮。”

“难怪总部宁放到外面乱玩也不肯批准他退役!!”

“看这顺溜的劲儿,就算一周只训练飞行一天,人家照样顺溜。”

“诶,没有想到这麽年轻这麽帅,居然真的和传说中一样厉害。完美!”

正当大家窃窃私语的时候,突然,试飞机的机身动作微微一滞。

指挥官展泽反应极快,立刻按下手边的两个紧急通讯器:“上迫降缓冲装备。小白,出了什麽情况。”

“不知道,数据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操作杆的压力有点问题,手感不对……”

“那你先下来,让工程组检查一下。”

展泽话音刚落,却听一旁技术员喊了一声:“头儿,发动机压力上升。”

展泽一听就知道不好。还没说话,只听那边传来机师的声音:“给我换直接迫降。前後都要。我顺带可以把舰载降落也做了。”

展泽“好”了一声。又嘱咐了一句:“安全第一。”

“明白!”

 

话音未落,只见机身的尾翼喷射口莫名缓慢却鲜明的飘出了黑烟。

控制室里的实时机舱数据和也突然中断了。控制室里瞬间一片紧张,大家都鸦雀无声的看著天空。

 

银白色的机身带著黑烟,几乎是垂著掉下来似的直落了好几百米。因为距离的原因,普通人很难目测具体的坠降高度,但是就在一百五十米的高空,机身的下坠却突然缓慢下来,改作加速俯冲。等到距地五十米的高空时,机身的速度已经非常高。虽然加速度开始减小。但哪怕只是按照这个速度,恐怕也会撞上指挥台!

 

地面上一片紧张。虽然试飞的意外准备十分充分,但是毕竟是一项十分危险的工作,谁都保不准现在飞机究竟出了什麽事,好在机师对飞行路线还有多少掌控能力。

试飞机在升空之前的技术检测十分充分,大抵也应该不会完全失控。

 

却听展泽叫了一声:“後区!後区跑道尾加三层缓冲!”他居然让加在後区而不是前区?!一般这样的情况机师应该会判断加速下冲吧……至少可以避免撞到指挥台,虽然这种高度继续加向下加速度是非常危险的操作!

 

但这时候没有提出异议的时间。话音落下也就是半分锺不到的时间,众人只看著一个庞大的黑影猛地罩落下来,然後耳边轰了一片,都不自觉的缩了下脖子。等轰鸣声过去了,刚刚把头抬起来一点。又听到卡拉拉拉一片乱响。战机擦著浓烈的黑烟,终於停在了另一侧跑道几乎尽头的地方。

 

高压水车立刻就冲了上去,一阵乱浇。

 

半晌,影像技术员小荣感叹了一声:“我滴妈。差三米我们这儿就报销了。”

“是五米。楼顶抗击层还有两米。”指挥官展泽没事人似的纠正著。

 

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恶寒,却也长长的出了口气。

 

几分锺後,远处的降温工作似乎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机舱迫降的时候没有引起强烈的变形,舱门很顺利的打开了。机师晃荡晃荡从机翼上划下来,上了地面运输车,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的样子。

 

几乎同时,一辆纯黑的Lamborghini Reventon X12杀气腾腾地冲到指挥台楼下。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一身黑色武警服的男人。

那人下来看著远处正在做拖拽作业的J-156。运输车载著机师缓缓驶到了指挥台。机师从运输车上下来。看到那男人,愣了一下。彼此说了两句话,然後跟他碰了一下拳头。那人似乎才松了劲儿,自己坐回车里去了。跑车重新发动,从指挥区退了出去。

 

众人没看到两人的动作,只看到限量款的Lamborghini进出军区,都在好奇。展泽却从指挥室冲了出去。关上门拿起电话。指挥室外传起一片骂声:“有纪律没有啊!谁让他冲进来的?!”

过了一阵子,又是一嗓子:“才几天啊,就没纪律啦。你当我空气啊。”

 

於是众人了然──啊,原来刚才进来的那个,就是头儿那刚从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弟弟展昭。难怪呢。据说是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医生说至少得修养四年才能复役。所以现在待在特侦队。所谓的特侦队,就是国家特别刑侦队的简称。隶属总参谋部管辖,编制属於武警,实际上游离於民警、武警和军队之间,基本什麽都管又什麽都不管。

──待役在特侦队=v=|||这是又是个什麽人呐=v=

 

展泽正骂著,却见白玉堂已经走了上来。於是展泽把电话也挂了。“没事吧?”

白玉堂笑嘻嘻的:“没事。能有什麽事儿。涡轮的压控大概有点问题。技术书上没说,我乱飞了吧。──你给罩著点,否则我又要写检查了。”

展泽笑了一声。知道白玉堂虽然脸上嘻嘻哈哈,其实是怕技术兵挨骂。心中估计著风扇的涂层技术恐怕还是不过关,於是走过去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没事就好。”

 

两人十分亲近的走进了指挥室。

大家愣了一晌,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虽然试飞没有成功,但是相对的来说,机师所展现的应对能力和飞行知识及技巧,却是更让人敬佩的事情。

试飞机师本来就是一个极其稀缺的角色。一般都有固定的试飞机种,而且试飞之前要做不少时间的模拟训练。像眼前这样多机种全能,模拟几乎一次搞定,还能提前做出可能应急判断的人,实在不可谓不是空军基地的唯一独苗!──国宝啊!

 

过去有两个老资格的试飞师还不信,今天见到可算是服气了。

 

“小夥子果然了不得啊。”

“是啊,厉害厉害。”

众人的一片称赞声音中,白玉堂笑了笑,然後似乎有些不知道怎麽对付的挠挠头。才和大家一起坐下来,做试飞分析。

 

因为试飞中出现了问题,原本最多只要一个半小时的总结会延长成了五个小时。

最後出来的时候,众人早都已经饿得肚子叽叽叫了。三个老资格的试飞师邀请白玉堂一起去食堂吃个便饭。却被拒绝了。

 

白玉堂匆匆离开後,几个人有些不高兴的咕噜了几句。

本来就嫉妒了,这回更有道理生气:“神气什麽啊。”

“算了算了。人家本事大,看不上我们,走吧。”

也有说好话的:“别这麽说。小夥子挺没架子的。可能有事吧,看他走得挺急的。要是看不上我们,难道连头儿都看不上?”

“哦,好像也是啊。”

“好吧好吧。”

 

众人咕噜咕噜的散了去吃饭。

展泽又打了个电话。“接到你家小老虎了?”

那头“嗯”了一声。就听到关车门的声音。然後就听展昭强调了一句:“是耗子,不是老虎!”

展泽哈哈大笑。因为家里人都说展昭脾性像猫,所以他非要压白玉堂一头,说对方是耗子。

“哥你不搭车回去麽?等下还要开会?”

“嗯。”

“那我不多问了。今儿不好意思啊。您给顶著点。”

“算了,谁不知道你关心组员。大家都熟了。没什麽坏影响就算了。下不为例啊。”

“行。”

 

展泽挂掉电话,笑了笑,正好碰到那几个试飞的老兵,就拉了一起去吃饭,顺便跟他们谈谈今天的状况。

  

注:

(1)J-156D:设定为第五代舰载歼击机。

我国现在报道的三架最新战机应该是歼-15,歼-20和歼-16。歼-15是舰载第三代歼击机。歼-16说是用来代替飞豹的,看起来好像是歼轰机,使用的是矢量涡喷发动机……

歼-20号称是第五代隐形歼击机。有人说像F-22,有人说像米格,本人只有拼高达的经验,觉得都不太像orz而且我也不喜欢它的长相。又据说成飞在研制歼-25将取代歼-20,因而被称为黑丝带的歼-20,就被我抛弃了。这里的J-156D,是歼-15+16的後代咩~~

(2)垂直起降对机身重量限制很大,英国最早研制垂直起降的战斗机,现在已经基本放弃了这一想法。这里只是用於测试发动机的变动角度。并不是飞机的本身性能。

 

 

评论(14)

热度(38)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鱼鱼这一系列真是太经典了!被模仿借鉴太多次!哈哈,果然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